精彩小说

第三卷省长秘书第105章刘飞醉酒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酒,是好酒!菜,是好菜!朋友,是四年同窗亲如兄弟!

    迷离的灯光,朦胧的眼神,举起杯,倒满酒,让我们放纵青春,让我们挥洒豪气,杯杯见底!

    这场酒喝得酣畅淋漓,觥筹交错中,徐哲、肖强、刘臃,三个人全都喝得一塌糊涂!刘飞比他们喝的都多,好在他的酒量很大,到最后意识还算清醒,勉强结账后,让服务员扶着三人直接在楼上开了一个三人套间,把他们都扔了进去,还给了服务员一叠钞票让她照顾一下三人,然后他摇摇晃晃的下楼打了一辆出租车赶回下榻的酒店。刘飞时刻都没有忘记,自己是蒋省长的秘书,今天晚上必须回去报道,明天还要和省长一起去拜访新源集团董事长薛仁贵。

    上了车,刘飞把酒店的名字跟司机又说,意识便迷迷糊糊了,倒在车上呼呼睡去。

    出租车司机皱了皱眉头,不过看在刘飞递过来的几张百元大钞上也就释然了,拉着刘飞风驰电掣向目标的驶去。到了酒店门口,他这才叫醒刘飞,刘飞睡得迷迷糊糊之间,听司机说酒店到了,便下了车摇摇晃晃的往里走去。重叠的人影,光怪陆离的灯光,刘飞忽然发现,眼前的这个世界是那样的陌生。

    这时,一个服务员走了过来,问道:“先生您住哪个房间?我送您回去。”

    刘飞说话时舌头已经打弯了,不过还是说出了自己房间号码:“1818!”说完,刘飞便一头靠在服务员的身上再次睡了起来。对于这种客人服务员见的多了,虽然闻着刘飞那满身浓浓的烟酒气味,却也只是皱着眉头,喊来一名服务生一起扶着刘飞乘坐贵宾梯直奔18层。

    这是一间五星级酒店,18层更是酒店中的贵宾专区,能够住在这层的非富即贵,所以服务员对于刘飞照顾的倒也还算不错。

    1818房间是一个里外套间。刘飞住在外间,蒋正元副省长住在里间。

    此刻,蒋正元默默的靠在沙发上,双眼看着电视。电视里正在重播经典电视剧《康熙王朝》,这本来是蒋正元最喜欢看的一部电视剧,每次看他都能有一番新的感悟,然而今天,他眼神的焦点却并没有聚集在电视上,他的眼神有些散乱,身前的茶几上,烟灰缸里面的烟蒂已经塞满了,他的手中还有一根烟在缓缓的燃烧着,袅袅烟雾轻飘飘的升起。他的脸色有些阴沉。

    今天见了老同学鲍春来,从他那里得知原来竞争省长的形势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复杂。

    一个实权副部长支持马傲文,而常务副部长贾中奇倾向于从中央空降一个省长,而中组部部长孔志森态度模糊,没有人知道他在想着什么。蒋正元也知道,省长这个位置是几大派系必争的位置,主要决定权还是在政治局。但是中组部在这个位置上的发言权却也不能忽视。而且他也知道,虽然自己背后的势力肯定会支持自己,但是很多时候,这种支持也是有限度的,关键还是在于自己。只有上下齐心,才有可能拿下省长这个位置。

    然而,目前严峻的形势却让这位一向笑看风云的省委常委、副省长眉头紧皱,久久不能松开。

    这时,门铃响了!蒋正元掐灭香烟,走出房间打开门,便看到刘飞醉醺醺的靠在服务员的肩膀上软绵绵的被两人扶了进来。蒋正元道谢之后,让两人扶着刘飞躺到床上。

    服务员走了,把门带好。

    蒋正元看到刘飞的时候,一直皱着的眉头已经缓缓舒展开来,这个年轻的秘书,一直以来带给了他太多的意外和惊喜。在蒋正元眼中,刘飞绝对是一个怪胎,宦海沉浮数十载,蒋正元从来没有见到过刘飞这样如此让人费心却又如此能够搅局的秘书。而且刘飞这个做秘书的居然不会写稿子,说出去绝对没有人会相信一个副省长、省委常委的专职秘书不会写稿子。但是蒋正元却非常欣赏刘飞,通过最近刘飞身上发生的几件事他也看出来了,刘飞虽然频频惹事,但是从最后的结果来看,他从来没有真正的吃亏过,不管当时形势多么艰难,到最后他总能整出神来之笔,让形势发生根本性的翻转,甚至连蒋正元现在都没有搞清楚,为什么刘飞居然能够得到公安部副部长刘建清和财政部副部长徐伟的赏识,而且居然就连明天要去拜访的这位新源集团董事长居然都对刘飞那样欣赏。蒋正元是唯物主义者,从来不相信牛鬼蛇神那些东西,但是对于刘飞他也只能把刘飞归入到运气强的逆天那种类型里面。

    蒋正元轻轻的坐在刘飞的床边,看着刘飞喷着酒气呼呼大睡,那双睿智的眼眸中露出一丝慈祥之色,刘飞让他想起了自己的儿子蒋晓毅,他比刘飞小两岁,在上海读书。他以前在家的时候,也时常酒醉归来,每到这个时候,他这个站在河西省权力巅峰的大人物都会像保姆一般,细心的照顾他。因为权力在高,那也是对外,在家里,他只是一名父亲,照顾儿子是自己的责任。

    看着刘飞,蒋正元的嘴角上不经意间流露出一股父爱搬的温柔。他发现熟睡中的刘飞和他清醒的时候几乎完全不同,清醒的刘飞身上带着一股子强烈的自信,蓬勃的朝气,他爱冲动,甚至喜欢打架,然而此时此刻,刘飞的眉头紧紧的皱着,脸上似乎十分痛苦,甚至那眼角上还挂着两颗晶莹的泪珠。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刘飞这个样子蒋正元心中竟然有些隐隐心痛,这个刘飞那热血沸腾的冲动背后,到底隐藏着怎样令他伤感的故事,为什么睡觉的时候脸上会如此痛苦呢?不由自主的,蒋正元轻轻用大手安慰的拍了拍刘飞的肩膀,希望能够带给他一丝慰藉。

    突然,刘飞一下子就抓住了蒋正元的手,放在自己的脸庞,泪水倾流而下,哽咽的说道:“爸爸,你和妈妈为什么不要我呢?为什么从小就不要我了呢!我自己一个人真的好孤单好寂寞!爸爸,为什么你们就那么狠心呢?难道是因为我小时候长得不够可爱吗?还是你们知道长大的我比较爱惹事?你们知道吗?小时候同学们都说我是野种,骂我,欺负我,打我!那个时候我痛哭过,沮丧过,甚至求饶过!但是后来发现所有的那些都是无能为力的!于是我选择了拳头!用拳头来征服这个世界!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人敢骂我、辱我,因为我的拳头比他们硬!可是我依然寂寞!看着同学们晚上回家都有父母接送,我的心里痛苦极了,但是我从来不流泪,因为我的眼泪早已流干了!因为我知道,就算是我从楼上跳下去,你们也不会出现在我的面前!我恨你,恨我的妈妈!恨你们不要我!只是爸爸,为什么你会突然派人出现呢,为什么你说让我非得做官呢!我不喜欢做官,真的,我喜欢经商,我喜欢玩游戏,我喜欢做黑客,但是都是因为你的那封信,我改变了自己,我要做官,我要做到副厅级,我要看看那个狠心的抛弃我的父亲到底长得什么样子,我要牢牢的记住你,恨你一辈子!一辈子!”说道最后,刘飞手上的力道越来越大,蒋正元感觉自己的手似乎都有些变形了,很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