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三卷省长秘书第128章神秘人物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刘飞见两人谈论自己,一开始确实有些紧张也有些兴奋,不过很快他便放松了下来,身体坐的笔直,脸上挂着一丝淡淡的自信的微笑.

    老者虽然一直与蒋正元谈话,但是眼角的余光一直好奇的观察着刘飞,因为他就是专门做人才挖掘、评审工作的,总会在不经意间就会用自己那一套习惯性的方式来观察一个人,当他发现刘飞居然很快就调整好心态,并且脸上居然露出极其自信的表情,以他那专业而挑剔的眼光,也不由得暗暗点头:“人才,这个年轻人绝对是个人才!作为一个人才最需要具备的两个关键因素便是心理素质和自信!这两点这个年轻人在进屋之后做的非常不错,真正让他欣赏的是刘飞在放茶叶盒时候的细节。刘飞在放茶叶盒的时候,并没有随意的就把茶叶盒放在茶几上,而是把茶叶盒的正面正对着老者,让老者能够一目了然!就是这种细节,让老者才真正的欣赏刘飞。老者见过的优秀人才如恒河沙数,数不胜数,他自然知道真正的人才是什么样子的,很多优秀的人才并不缺乏良好的心里素质和自信,甚至很多人都拥有很强大的背景,但是在老者在位的时候,他们只做到了他们能力能够达到的位置,老者观察人才一个重要的参考便是细节!

    细节决定成败!

    老者认为,作为一个官员,必须注重细节,越大的官员,对于细节越是注意,因为很有可能一个细节的失误,会给国家和人民带来巨大的损失。

    老者和蒋正元聊了一会,蒋正元便说出了今天来的主要目的:“老领导,您久在中组部部长的位置上,从您的角度来看,河西省省长位置谁最有可能?”

    老者沉思了一会,才缓缓说道:“目前情况极为复杂,如同三国演义一般,你算一个,但也是竞争力最弱的一个,常务副省长马傲文是一个,他算是实力最强的一个,而且他的常务副省长位置也非常有利,还有一个是农业部的部长孙振华,有个中央常委力挺他空降河西省,而且这个建议也得到了中组部常务副部长贾中奇的支持。他也是这个位置上的有利争夺者。怎么,小蒋,你想争一下这个位置?”

    蒋正元没有掩饰,郑重的点了点头,目前蒋正元刚50岁出头,于仕途来说可谓是正当年,如果能够在现在坐上省长的这个位置,极有可能进军中央委员序列,仕途可谓一片光明,而如果竞争失败,那么他就必须得再等一个五年,五年之后他已经55岁了,那个时候即使可以争上省长的位置,仕途恐怕也已经没有什么大的进展了,身在官场之中,哪个人不想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这也是为什么官场之中人人奋勇争先,甚至跑官要官之人屡见不鲜的原因了。

    对于蒋正元的选择,这位老者十分理解,而且对于蒋正元这个秘书他心中是非常欣赏的,只是目前他已经退了下来,能够用的上力气的地方也不多了,在官场上一向是人走茶凉,一旦你从某个位置上退下去,以前那些整天围着你赚溜须拍马的人就会立刻改换门庭,那种失落感让很多干部非常难受。但是这就是官场!这位老者也不例外!当他从中组部部长这个位置上退下来以后,以前自己在位时年年过来看望自己的部下们一年比一年少,只有蒋正元这个自己一手提拔起来的秘书,20年始终如一,每年都会抽时间来看望自己。

    老者又沉思了一会,说道:“这样吧,我跟国务院孙副总理关系还不错,我跟他沟通沟通,看看他能不能支持你,至于中组部那里,你必须得想想办法,我虽然是从那里退下来的,但是人走茶凉的道理想必你也知道,还有,你必须得做出一番业绩才行。只有双管齐下,才能有那么一点机会!”

    蒋正元自然十分感激,他也知道,这是老领导唯一能够帮助自己做的了。

    从老者家里出来,做到车上,蒋正元才笑着对刘飞说道:“刘飞,是不是很想知道咱今天拜访的是谁啊?”

    刘飞早就心里纳闷了,但一直憋在心里,并没有表现出来,但是听到蒋正元这样一问,他不由得一愣,不知道蒋省长是从哪里看出来自己的心思了,不过他也没有掩饰,挠了挠后脑勺不要意思的说道:“蒋省长,我感觉自己掩饰的挺好的了,怎么您还是看出来了。”

    蒋正元便得意的笑了:“刘飞啊,身在官场怎么能不懂得察言观色呢,眼神,是你的眼神出卖了你!告诉你吧,今天咱们拜访的是我以前的老领导,前任中组部部长石大华!”

    两人上车的时候已经10点多了,蒋正元看了看表,便拨通了现任中组部部长孔志森的电话,想约他中午出来一起吃个饭。然而,孔部长表示今天已经有安排了,改天吧!挂断电话,蒋正元情绪便开始有些低落了。目前正是省长竞争最激烈的时刻,中组部大部分的领导态度都已经明朗了,只有这位中组部权力最大、职位最高的孔部长没有任何表态。

    而且他早就听说孔部长从来不接受任何下面干部的请客吃饭,他今天硬着头皮试一试,结果还是碰了南墙。

    蒋正元的脸色有些严峻。

    刘飞看着自己的领导愁眉苦脸的样子,心中也有了几分悲凉之意。

    作为秘书,他自然知道,领导的地位越高,他自然能够得到的好处也就越多。当然,这种好处并不是什么金钱啊美女之类的,对于这些刘飞根本不放进眼里,而是指的地位和权势。可以想象,一个省长秘书和一个副省长秘书之间的差距!

    不过对刘飞来说,自己的得失并不是那么重要,重要的是蒋省长现在似乎有些沮丧和失落。这才是最让刘飞十分心痛的地方。想起前天晚上自己喝醉了酒,省长如同对待孩子一般照顾自己,刘飞便感觉到心里酸酸的,他感觉到好没用,作为一个秘书,一点忙都帮不上自己的领导。

    虽然刘飞也清楚,以自己的关系网和脉络,根本无法帮得到蒋省长的,因为自己根本就没有那个资格。

    车子在车流中缓缓地蠕动着。

    没错,就是蠕动!今天是周六,街道上车流量特别大!车子只能一点点的向前蠕动,失落的向下榻的宾馆驶去。

    “当当当当~~”高山流水那优美动听的曲调在车内缓缓响起,淙淙的流水声似乎就在身边。

    刘飞拿出手机,蒋正元心情欠佳,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接通电话,刘飞立刻坐直了身体:“徐叔叔你好啊。”电话是财政部副部长徐伟打来的:“刘飞啊,这次来燕京市怎么也没来我家坐一坐啊,还得叔叔我亲自给你打电话请你啊!”

    刘飞便苦笑道:“徐叔叔你这话可折杀我了,去您家吃饭可是我的荣幸,只是我现在不是在工作中呢嘛!”

    徐伟就笑了:“刘飞你这个臭小子也开始知道好好工作了,不错不错,本来今天还想给你介绍中组部的一位重量级人物认识认识呢,看来你今天是没这个机会喽!”

    蒋正元听到刘飞的对话,便小声说道:“刘飞你去吧,别辜负了徐部长的心意。这种机会非常难得的。”

    刘飞突然灵机一动,心说既然徐叔叔说给自己介绍的是中组部的重量级人物,不知道对蒋省长有没有帮助呢,于是他立刻笑着说道:“徐叔叔,我跟我的领导在一辆车上呢,你看我和领导一起去你家讨饶一顿行吗?”

    徐伟那么沉默了一会,然后便传来徐伟的笑骂声:“你个臭小子还真机灵,好吧,你和蒋省长一起来吧!相信你们不会失望的!”

    挂了电话,刘飞笑着对蒋正元说道:“领导,我擅自做主说咱俩一起去吃饭中午11点20左右。刘飞和他的直接领导河西省副省长、省委常委蒋正元按响了财政部副部长徐伟家的门铃。

    铃声还未落下,防盗门便打开了。徐哲满脸含笑的说道:“蒋省长您请进。”随即又和刘飞对视了一眼,并肩往大客厅走去。徐哲家是三室两厅的房子,外间是一个小客厅,里面还有一间大客厅。

    而此时,徐伟已经从客厅快步走了出来,笑着伸出手说道:“蒋省长你可是贵客啊,欢迎欢迎。”

    蒋正元在这位财政部副部长面前可不敢托大,连忙伸出手去,和徐伟用力的握了握,说道:“徐部长,你客气了,冒昧来访还请见谅啊!”

    徐伟笑了:“来者都是客,走,咱们一起进客厅说话!刘飞、徐哲两个就随便坐吧。”

    徐哲领着刘飞来到他的房间门口,笑着伸手说道:“老大请进!”

    刘飞看到徐哲脸上浮现出一种诡异的笑容,就没有进去,而是嘿嘿一阵邪笑,伸手推开门,然后突然一把拉过徐哲,把他往里面推了进去。

    站在门外,便看到一块大大的黑布突然从半空中落下,随后可怜的徐哲便被一个胖子给压到了下面,在后面又是一个人压了上去,而刘飞则慢条斯理的走了进去,咳嗽了两声说道:“恩,不错不错,你们三个看来都是菊花狂嘛!”

    这时,被压在最下面的徐哲也喊了出来:“是我啊,快起来!”

    肖强和刘臃听到声音不对,连忙站起身来,便看到刘飞正满脸邪笑的迈步走了进来,而徐哲也摘掉头上的花布扔到一边,满脸的沮丧。

    肖强这时才嘿嘿笑着对徐哲说道:“怎么样徐哲,我说的没错吧,咱们这个老大他可是整人的高手,就咱哥三想整他,门都没有啊!”

    徐哲只得叹息一声,苦笑着看着刘飞说道:“老大,你咋发现我的漏洞的啊!”

    刘飞嘿嘿一阵贼笑:“嘿嘿,你忘记我是做什么事业的了吗?我是省长秘书,察言观色对我来说现在已经略有小成,虽然你刚才掩饰的极好,但是在临进门的时候,你的眼神中还是流露出一丝兴奋和诡异之色,就在那瞬间我就知道,这间屋子肯定有古怪了。”

    刘臃一屁股坐到沙发上,仰面靠着自己的胳膊说道:“看来官场还真是一个锻炼人的地方啊,以前咱们整老大的时候,十次也能成功个三四次啊,最近可倒好,一次都没有成功过。”

    肖强说道:“刘臃这话说得在理啊,官场就是一个大熔炉,是精英荟萃的地方,只要你是个人才进去熔炼几年之后,只要你能安然出来,绝对是一个人才啊!咱老大才进官场多久啊,还不到1年吧,你们看看,现在他说话的语气、眼神都跟以前不太一样了,如果说以前的老大就像一头初出茅庐的牛犊的话,此时的老大更像一头猎豹,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股浓烈的自信和锋芒。”

    刘臃使劲的摇摇头:“我没有看出来来!”

    徐哲也摇摇头:“我也看不出来,我只感觉到老大的眼神的确和以前不一样了。至于哪里不一样,我也说不出来。”

    刘飞就笑了,挠了挠后脑勺憨笑道:“我有那么大的变化吗?我只知道我进入官场以后惹出了不少事情倒是真的!”

    刘臃哈哈大笑起来:“老大你就别提你惹的那些事了,听到你搞出来的那些事,我们三个简直都快笑翻天了,你真不愧是我们的老大啊,谁你都敢整啊,暴打顶头上司你够嚣张,捶打省长秘书你够牛逼,怒扁小日本你够爷们,救嫂子你血洒长街你够潇洒,还有昨天晚上你就更牛逼了,不用出手便搞定美帝亚集团三大保镖,一出手便干挺美国顶尖黑客,谈笑间扔出8亿人民币,老大,你太牛逼了!我刘臃谁都不服,唯独就服你!”

    徐哲和肖强同时点点头:“同上!”

    刘飞也笑了,然后用手捂着肚子说道:“徐哲,先给找点吃的,我饿了!”

    “噗嗤!”一句话把三人全给斗乐了。

    徐哲笑道:“老大你稍微等一回吧,我老妈和保姆正在做饭呢,一回就好了。”

    蒋正元和徐伟进入客厅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

    直到吃饭之前,刘飞才见到徐伟说要给自己介绍的中组部的重量级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