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四卷西山县长第132章赴任途中偶遇于小宝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西山县唯一的一家三星级宾馆国华大酒店内,一个豪华套房内.

    西山县常务副县长宫春山、财政局局长张永昌,公安局局长付振波,城建局局长杨学成围坐在一张牌桌旁,正在洗牌。

    财政局局长张永昌满脸坏笑的说道:“宫县长,你说今天咱新来的这位县长看到咱们这么多人没有去迎接他去,他的脸色一定很难看吧!”

    宫春山笑笑,“他不会生气的,因为我们今天是去下乡考察去了。”

    宫春山是一个50岁左右中等身材的胖子,将军肚向外凸出,面容红润,只是在他的左脸靠近下巴的位置长了一撮黑毛。如果不看这撮黑毛的话,他倒是仪表堂堂,只是眼神有些阴沉。

    公安局局长付振波一边抓起骰子撒了下去,一边笑着说道:“宫县长说的是啊,咱们今天全都下乡考察去了,有县委书记周文夫在那里呢,咱们去不去都无所谓的。再说了,本来这个位置应该是由宫县长来坐的,他一个小屁孩依仗着做过省长秘书就敢来咱们西山县来搅局,我们不往死里整他就是便宜他了。咱们好不容易合力把程爱国(西山县前任县长)给整走了,没想到却给这个小子做了嫁衣,哼哼,我们的嫁衣有那么容易好穿的吗?我这次已经给他布置了天罗地网了,从他刘飞踏入咱们西山县那一刻起,所有的陷阱都为他准备好了,就等着让他自己往里面跳了,到时候不出3个月,保证他自己灰溜溜的卷铺盖卷滚蛋!”

    宫春山笑笑,却并没有答话。有些事情,他只需要表个态,做出一些暗示就行了,没有必要自己亲力亲为的去做,而那些聪明的属下们就会按照自己的意思去把事情办好。这个公安局长付振波就是这样一个聪明的属下,以前付振波只是一个刑警队的队长,后来被付振波看上了,提拔他做了公安局的局长。听到付振波如此说,他便知道付振波已经安排好了,付振波的手段他是非常清楚的,狠辣而刁钻,整起人来无所不用其极。宫春山看上的就是他这一点。在付振波担任西山县常务副县长这几年中,付振波为他顺利的夺权掌控县政府立下了汗马功劳。前任县长程爱国之所以下台,与付振波积极策划和参与是密不可分的。

    城建局长杨学成摸了一张牌,看了看,随手扔了出去,说道:“听说咱们这次新来的县长刘飞才24岁啊,我就奇怪了,市委为什么会下派一个如此年轻又没有基层工作经验的小毛孩来做这个县长的位置呢!咱们县现在可是整个河西省有名的贫困县,他难道还想在咱们这里整出一点啥名堂不行?虽然说艰苦的地方容易出政绩,但是这政绩是那么容易出的吗?”

    几手牌之后,宫春山摸了一张牌上来,便笑了,推倒牌说道:“糊了,自摸清一色!”

    众人便纷纷拿出桌子上的筹码递给宫春山,因为大家都知道,这位常务副县长没有啥别的爱好,就是比较爱钱,比较喜欢美女,尤其是年轻漂亮的美女。

    宫春山结果筹码,笑着说道:“想在咱西山县出政绩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得先问问咱们几个同意不同意。如果他只是来镀镀金的,待上一两年就走了,送给他一点政绩也不是不可以,但如果他是来抢咱们饭碗的,那咱们可得好好招呼招呼他。”

    其他三人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这时,张永昌说道:“宫县长,我听省政府的一个老朋友说,蒋正元现在正在办理交接手续,过几天就会去南粤省上任了。估计可能是临走之前想要提一提刘飞,恐怕他不是来镀金的。”

    宫春山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冷笑道:“哦,是这样啊,那就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稀里哗啦的洗牌声伴随着说相声此起彼伏,烟气缭绕。

    此时此刻,刘飞和衡阳市市委组织部副部长董大泉一起乘坐着市委组织部的小车赶往西山县。

    衡阳市距离西山县并不远,只有70公里的距离,汽车一个小时之后便到了西山县县境内。

    西山县是一个省级级贫困县,刘飞在来之前便已经了解到,西山县地处半山区,人均收入水平很低,西山县还是个人口大县、农业大县、财政穷县。08年财政收入仅仅两亿八千万,财政收入与支出相比较,收支矛盾非常突出,中央每年给西山县的补助就达到几个亿。因为西山县是财政穷县,财力不足,所以办事的钱非常少,主要是保工资。自从车进入西山县境内以后,刘飞便敏感的感觉到了强烈的变化。

    前面平坦的106国道在进入西山县以后,变得坑坑洼洼,汽车开的速度便降了下来。但是颠簸的感觉却十分强烈。在往道路两旁看去,低矮的村庄,没有几间像样的房子,大多都是低矮破落的房屋。有的小院里的树上还挂着一串串金黄色的玉米。

    突然,汽车咯吱一下来了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坐在后面的刘飞和市委组织部副部长董大泉一下子扑倒在前面的靠背上。

    董大泉不由得皱起眉头,问前面的司机:“小李你怎么开车的?急刹车也不提前说一声。”

    前面死机小李是一个老司机了,听到领导责骂,不由得满脸委屈的说道:“董部长,前面有情况。走不了了。”

    “怎么回事?”刘飞皱起眉头,推开车门向前看去。只见前面是一个拐角,在拐角处道路正中央的位置地上坐着一个十多岁的小男孩,小男孩身上穿着打着补丁的旧衣服,满头满脸的尘土,正坐在地上号啕大哭,在他旁边的地上,一只绵羊躺在血泊之中,已然断气了。小男孩身后,几只绵羊正站在路中央咩咩的叫着,似乎是在催促着小男孩赶紧离开。

    董大泉皱起眉头,刘飞则走上前去,蹲在小男孩的面前温和的说道:“小朋友你怎么了,这只羊是怎么死的?”

    小男孩呜咽着说道:“呜呜呜~~我赶着羊回家,过马路的时候被车给撞死了,回家妈妈一定会打死我的。555555555~~~~,这些当官的没有一个好东西!撞死人家的羊也不管~~”

    刘飞的眉头就紧紧的皱了起来,耐心的问道:“小朋友,你怎么知道开车撞死你羊的人是当官的呢?”

    小男孩摸了一把脸上的眼泪,一张小脸更是显得肮脏不堪,他那双幼小童真的眼神中闪现出两道与其年龄不相符的愤恨之色,咬牙切齿的说道:“我当然知道他们是当官的,我可是上到小学3年级呢,我认得车上面写的字。”

    刘飞的心便一动,问道:“那车上写的是什么字?”

    小男孩回忆了一下说道:‘那上面写的好像是“下乡扶贫”四个字。我听我爸爸说过,下乡扶贫,越扶越贫,机关大楼,越盖越勤!”

    在那一刻,刘飞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他的心很痛,这只是一个10岁的小孩子啊,他刚才说他上学上到小学3年级,还是那样一脸骄傲的样子,还有小孩刚才说的那16个字,每个字都像钢针一般,针针刺进刘飞的心里。难道这就是我要治理的西山县吗?难道这就是民众对我们西山县领导干部的认识吗?可是当他的目光落在那只倒在血泊之中的绵羊的时候,他的怒火彻底被点燃了,是谁?是谁在干了这件事之后居然连一点表示都没有就溜之大吉!我回去之后一定要查他个水落石出!

    那只绵羊突然身体挣扎了一下,似乎想要起来,但是很快就脑袋一歪,彻底死去了。

    小男孩原本看到绵羊突然挣扎着想要起来,脸上露出欢喜的表情,但是当他看到绵羊突然再也起不来的时候,就哇的一下再次痛苦出来!

    那幼稚的童音是那样的凄厉和悲惨,令人心酸。

    刘飞轻轻拍了拍小男孩的肩膀,柔声说道:“小朋友不要哭了,叔叔花钱买下这只羊了,好吗?这样你回去以后就不会被你爸爸打了。”

    小男孩立刻一脸警惕的看向刘飞,死死的护住那只死羊说道:“不,我不卖,我爸爸说过,不能轻易相信陌生人的,尤其是那些开着车的人,以前我们村子的矿场就是被陌生人给骗走了。”

    那一瞬间,刘飞的头翁的一下,眼前这个不过才是一个10来岁的小男孩啊,就懂得这么多了。城里的孩子在10来岁的时候,恐怕还在天天被父母接送上下学呢吧。可是听听孩子说的话吧,不能相信陌生人,矿场被骗走了!

    此时此刻,刘飞感觉到自己身体内几年前那冲动的血液又回来了。他的心冷笑起来:写着“下乡扶贫”字样的汽车,骗走村子矿场的陌生人,我刘飞不管你们是什么人,别让我抓到把柄,否则我一定会将你们绳之以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