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四卷西山县长第153美女也嚣张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薛灵芸不由得重重的点点头,她突然发现,在不知不觉中,刘飞突然之间好像长大了,再也不是四年前那个神态张扬意气用事的年轻人了,他的身上多了几分稳重,几分睿智还有几分成熟,更多了几分责任感.薛灵芸心中暗暗说道:“刘飞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协助你把西山县的经济搞上去的。”

    “哈哈,老大,终于看到你了。”刘飞的身后突然响起一阵豪爽的笑声。

    刘飞回过头去一看,顿时愣住了,然后使劲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不可思议的说道:“天啊,死胖子,你怎么会在这里?”

    薛灵芸看着刘飞身后的小胖子,也笑了起来,跟他打招呼:“刘臃,你怎么来西山县了?”

    刘飞身后的胖子正是刘飞大学时候的好兄弟,公安部副部长的儿子刘臃。

    刘臃也不客气,一屁股便坐到刘飞身边,先是冲着薛灵芸大声喊道:“嫂子你好。”随即又冲着服务员招呼一声说道:“服务员,添一副碗筷。”

    薛灵芸很快就被刘臃那一声大嫂给弄得满脸通红,顿时低下头去。

    “刘臃,你咋跑西山县来了,老实交代,否则……”说完,刘飞便邪邪的笑了起来。

    这一笑可笑的刘臃有些头皮发麻,他可是太清楚了,这可是老大整人之前的特有表情之一啊。

    连忙高高举起双手说道:“老大老大,我老实交代,你还是放过我吧,我可不想被你整,我半年之前就来西山县了。”

    “你不是一直在公安部当你的小科员吗?怎么跑西山县来了,难道西山县发展前景比公安部内还好不成?”刘飞顿时不解的问道。

    刘臃嘿嘿一阵贼笑:“老大这你可说错了,虽然在公安部内混有我老爸照应着升职可能会比较快,但是那样就比较容易惹人闲话,但是半年之前,我老爸突然跟我说,你半年以后可能会来西山县工作,问我要不要提前下来给老大你趟趟路。我一听马上就答应了,虽然我不知道老爸为什么会猜出你半年后会下来,但是我相信他的判断,更何况我下来是为老大你趟路的,虽然西山县条件艰苦了一点,但是能够和老大在一起干,这点苦算得了什么!嘿嘿,没有想到还真让我老爸给猜对了,半年后你真的下来了,不过当时你告诉我你要来西山县的时候我可没告诉你我在西山县,我要给你一个惊喜。怎么样老大,够意外的吧?”说完,刘臃一副贼贼的表情看着刘飞,冲着他挤眉弄眼十分搞笑。

    刘飞看着刘臃那副得意的样子,顿时就比较来气,当的一下弹了一下胖子的脑袋气呼呼的说道:“意外,我是挺意外的,这下你满意了吧!”不过刘飞的心里却感觉到热乎乎的,看着这个大学时候就跟着自己混的好兄弟,现在又将和自己一起在人生的道路上携手并肩作战,刘飞怎么能不高兴呢,何况刘臃提前下来为自己趟路,光是这份心意也是一笔天大的人情啊!更何况刘臃还是在他老爸的安排下来的。看来公安部副部长刘建清已经是铁了心要将他的宝贝儿子丢给自己照顾了,其良苦用心可见一斑。刘飞只能心中苦笑,心说刘叔叔你还真看得起我刘飞,不过你放心,即使没有你在其中,只要有我刘飞一口吃的,就绝对不会让我弟兄饿到了。

    虽然被弹了一下脑袋,刘臃反而哈哈大笑起来,“老大,你可是有好几年没弹我脑袋了,想想那个时候我们天天在一起混的日子,真是怀念啊。”

    刘飞也是满脸回忆的点点头。

    就在这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了起来:“老大,你看这张桌位置怎么样?靠着窗户,还凉快。”

    说话之间,一群七八个年轻人已经走到了刘飞他们这张桌上,刚才说话的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满头的黄毛,耳朵上还戴着一个耳钉,穿着一身花花绿绿的衣服,而在他的身后,几个和他打扮差不多的年轻人簇拥着一个穿着一身休闲服,头发梳理的油光水亮一丝不苟的年轻人。这个家伙穿的虽然人模狗样的,但是却长了一张麻子脸,双三角眼,蒜头鼻子,往那里一站,真可谓是人见人恶心。但是却被这些年轻人极为恭敬的奉承。

    “老大,你最帅了,在咱们西山县我就没见过你这么帅的男人。”

    “没错,老大,我敢保证,只要你轻轻一招手,西山县的美女肯定就会跟你走,在西山县有谁能有你这样英俊潇洒,有谁有你家有钱,在西山县所有男人当中,你是第一个开宝马的!老大,你就是我山鸡的偶像。”

    一路行来,这麻脸男人身边的小混混们马屁声滔滔不绝,而这位麻脸男人则是笑着眯缝着一双三角眼,yin*邪的目光在整个大排档里面女人们的身上一一扫过。

    随着那个黄毛小混混的声音落下,这个麻脸男人的目光也正好落在刘飞他们这张桌上,最终定格子在薛灵芸的身上,看着薛灵芸那张吹弹可破的脸蛋俊俏的犹如电影明星一般,那白皙修长的玉颈宛如高傲的天鹅,那娇艳的红唇在灯光下闪烁着迷离的光彩,那丰满的酥胸高耸而坚挺,在那一瞬间,这个麻脸男人就感觉自己的心好像被一股电流嘭的电了一下一般,再也迈不动步了。

    这时,薛灵芸听到那个黄毛的声音抬起头来看了一眼,正看到麻脸男人正色迷迷的盯着自己看,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她不由得感觉到一阵阵害怕,往刘飞身边凑了凑。

    美女,绝色美女!这个美女在看我呢,难道她对我有意思吗?恩,一定是的,老子我天生就风流潇洒玉树临风,又有才多金,开着宝马住着别墅,这西山县还有谁比我更配得上如此美女呢。想到这里,这位麻脸男人走到桌旁,直接无视刘飞和刘臃,冲着薛灵芸嘿嘿一阵傻笑说道:“美女,你叫啥名?是不是看上哥哥我了,走,跟哥哥走,哥哥我带你开着宝马兜风去,然后咱们一起去去我的别墅里,哥哥让你见识一下男人雄风!”

    薛灵芸一听这话,气得小脸通红,原本一向胆小的她看了旁边刘飞一眼,顿时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不由得冲着麻脸男人娇斥一声:“滚!”

    一声娇斥,清脆悦耳,却又底气十足。

    一时之间,原本热热闹闹的大排档内鸦雀无声。人们的目光纷纷看向那个麻脸男人。

    西山县城那么小,有几个不认识这个麻脸男人呢,这位可是西山县首富何亚星的独生子何必生!这个小子的名声在西山县和他老爹一样,尽人皆知,这个小子从8岁开始就偷看女人洗澡,10岁开始就偷窃女孩内衣,12岁就开始为小保姆坚持身体,14岁就开始祸害女孩……而且到现在为止,他做下的坏事简直数不胜数,但是依靠着他老爸何亚星西山县首富的地位,以及他老爸那广博的人脉关系,他从来没有犯过事,哪怕是在恶劣的事情,只要他老爸一出面,基本上都能摆平。曾经有一个保姆被这个何必生给强*暴了之后,从他家别墅跳下楼去摔死了,最后也只是稍微赔偿了几万块钱了事。而且西山县人都知道,这位何必生大少爷可是一个急脾气,遇到不事情就喜欢报警,偏偏这西山县的警察局的大队长也姓何,是何必生的叔伯哥哥。

    所以,当众人注意到这个何必生大少爷注意上薛灵芸这个大明星一般的美女的时候,众人都已经开始为薛灵芸惋惜起来:哎,姑娘啊,长得美不是你的错,可是让这位何必生大少爷看到就是你的不是了,你就自求多福了,基本上西山县被他看到的女人,还没有一个他弄不到手的。

    可是当薛灵芸冲着这位何必生大少爷娇滴滴的骂出一声滚的时候,所有人既感到意外,又感觉到痛快。多少年了,西山县从来没有人敢这样痛快淋漓的骂上他一句,可是今天,一个千娇百媚的大美女竟然当着大厅中这么多人的面,把这个坏蛋痞子给骂了!

    众人纷纷看着何必生的反应。

    果然,何必生听到薛灵芸那一声娇斥以后,顿时脸上乌云密布,犹如一块黑布一般,他沉重脸,一双三角眼内邪光四射,用手一指薛灵芸大声吼道:“抽丫头片子,你让谁滚呢?”

    薛灵芸看到刘飞向她点点头,顿时心中就有了底气,用手一指何必生娇斥道:“就说你呢,你刚才说的是人话?开辆破宝马就了不起了,姑奶奶我随便一个电话,就能调集他百八十辆砸着玩!”

    说完之后,薛灵芸双手叉腰,露出一股娇蛮女生的架势,眼神中却流露出一丝调皮之气看向刘飞。

    刘飞伸出大手轻轻的在薛灵芸的小屁股上拍了一下,顿时惹的薛灵芸娇嗔的白了刘飞一眼,两人旁若无人的调笑,根本没有把何必生放在眼中。而刘飞旁边的刘臃此时早已怒火冲天,只是看到刘飞没有任何表示,他也就强压怒火坐在那里,一直没有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