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四卷西山县长第156章西山首富的报复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何亚星一听,顿时气得一声怒吼,一把推开那两个双胞胎女孩,站起身来,露出一副高大的身体和大大的肚腩,一双三角眼中射出两道寒芒,蒜头鼻子忽闪忽闪的耸动着,气呼呼的吼道:“谁敢欺负你,告诉老子,老子派人拧下他的脑袋.还有那个何有德是怎么回事,你让他接电话。”

    何必生把电话塞给何有德,何有德一听是何亚星的声音,顿时就蔫了,小心翼翼的陪着不是:“二叔,您听我解释啊,是这样的,不是我要抓必生的,是必生惹到了新上任的刘县长和新源集团的总裁,当时正好我们公安局的常务副局长刘臃也在现场,而且必生持枪威胁人还被刘副局长当场拿下了证据,是他命令我把表弟抓进警察局的,我一想如果我不抓,他肯定也会找人抓,万一其他人对表弟不利怎么办?还不如我抓呢,这样即使进了警察局,也可以让表弟不受一点委屈。”

    何亚星气呼呼的听完何有德的解释,越听到后面他越是皱眉,尤其是听到何必生居然持枪出现的时候,他几乎气得要把手机给摔了,口子骂道:“这个畜生,闲着没事光给老子惹事,你惹谁不好,偏偏去惹那个新来的刘县长,**老母的,你他妈不知道现在就连宫县长都不得不逼其锋芒。”不过骂归骂,儿子毕竟是自己的,他现在对新来的现在刘飞可是恨之入骨了,“刘飞啊刘飞,就算你是新来的县长又怎么样?我何亚星可是西山县的首富,西山县的首席纳税大户,听说你小子想要发展西山县的经济,没有老子,你玩的转吗?还有那个刘臃,这小子根本就是一个棒槌,老子请他出来吃饭他说啥都不出来,真他奶奶的不给老子面子。哼,现在居然整人整到老子头上来了,老子不给你们一点颜色看看,你们就真的以为这西山县就真的太下太平了吗?哼,恐怕现在已经没有几个人记得老子的出身了吧,那老子明天就让你们看看,我何亚星到底是何许人也!”

    此时,刘飞、薛灵芸和刘臃正在西山菜大排档内大口吃菜,大口喝酒,根本不知道,就在夜幕的掩映下,就在西山县夜来香娱乐场内,一个个电话从何亚星的手机上打了出来,黑夜中,一个个未知的人物从黑暗中醒来,张牙舞爪气势汹汹的赶往西山县县城。

    “老大,我搞定了。”坐下来之后,刘臃淡淡的向刘飞一笑,脸上露出从容淡定的神态,只不过最后那道贼兮兮的眼神显露出大学时候的那种心有灵犀。

    刘飞笑了,轻轻的点点头,从兄弟刘臃那淡定的表情上,刘飞便知道,现在的刘臃经过4年公安部机关内的磨练,已经成熟了很多,4年了,刘臃身上原来那股轻浮之态已经悉数收敛,表现出来的已经是一个非常成熟的公安局副局长的威严了,如果不是最后那道贼兮兮的眼神,刘飞真的以为刘臃这个家伙真的成熟了。不过刘飞也知道,经过4年时间的沉淀,他们兄弟都已经成长起来,只是兄弟之间那份真挚的情谊和彼此之间那份无拘无束却依然还是像以前一样。刘飞当然明白刘臃那贼兮兮眼神的含义:“老大,你够强悍啊!”

    刘飞回了刘臃一个很牛逼的眼神:“嘿嘿,哥们本来就是这样强悍,我马子漂亮不?”

    刘臃又是回了一个贼兮兮暧昧的眼神:“老大,你小心身体啊。”

    刘飞:“嘿嘿,哥们身体非常强壮滴,金枪不倒,红旗飘飘。”

    两个家伙在那里眉来眼去的用眼神交流,薛灵芸在一旁却看的满头雾水,心说这哥俩在这干嘛呢,怎么你瞪我我瞪你的,有时候还往自己身上瞟那么一眼,越快她越郁闷,后来干脆也就不管他们俩了,自己慢条斯理的对付起眼前的美食来。对于美味的东西,薛灵芸一向不吝啬胃口的。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三人这才分开,刘飞和薛灵芸一起回了县委招待所。

    晚上,薛灵芸并没有留在刘飞的房中过夜,毕竟现在众人都知道刘飞是县长,不能落人口实。省的传出谣言来。官场之上可是众口铄金积毁销骨,一不小心就会成为别人进步的阶梯,尤其是作风问题,更是很多政客们喜欢使用的手段。所以对于这一点,刘飞也是相当小心。

    晚上躺在自己的床上,刘飞便开始琢磨起明天的工作来。

    今天在回西山县县城的车里面的时候,刘飞便已经给秘书冯源打电话了,让冯源联系一下西山县仅有的几家比较有名的国企企业家进行座谈会,他准备听取一下几个企业家领导对当前形势下国企如何发展说说自己的意见,而刘飞心中却早已做好准备,对这些国企该改改制的改制,该关门的关门,他要把整个西山县当做一盘棋来运作。现在在很多地方,国企已经成了当地尾大不掉的一块心病,食之无味,弃之不得。刘飞跟着蒋正元这么多年了,自然知道如何取舍。不过刘飞也知道,在西山县国企之中,到也有一个国企办的还算不错的,那就是坐落于叶家庄的企业春辉罐头厂。整个罐头厂算是整个西山县唯一的一家比较赚钱的国营企业,而罐头厂的厂长就是叶家庄的村长叶长福。对于这个叶长福刘飞算是早有耳闻,听说这个叶长福为人傲气,但是很有能力。刘飞对于见到这位能人倒是颇为期待。

    第二天一大早,刘飞走出县委招待所,步行赶往县政府。

    然而,当他刚刚靠近县政府的时候,不由得皱起眉头,只见县政府的大门口处,早已被一大群人给堵死。大门口外也是人头攒动,十分热闹。

    顿时,刘飞心头就是一动,难道西山县也出现了集体**件?这事情可就麻烦了。现在全国都在努力建设和谐社会,保持稳定非常重要,各个县市必须保证不能出现集体**件,更不能失控,否则后果会非常严重,根本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当地一二把手直接下台。

    现在,刘飞已经无暇在去思考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而是要快速解决此事。

    他向四周看了看,四周一个警察都没有,这让刘飞十分恼怒:“这些警察都是做什么吃的?为什么到现在依然没有一个警察到场维持秩序?”

    此时此刻,刘飞对警察系统的不满已经到了极限。

    一边往前挤,刘飞一边拿出手机拨通了刘臃的手机号:“刘臃,你做什么呢?”

    刘臃此时也正在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正在办公室打电话喊人呢,突然接到刘飞的电话,便知道刘飞肯定也知道了县政府门前发生的事情,立刻说道:“老大,我正在紧急联系人呢,县政府门前发生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据了解,这些都是乡下来的代课教师,因为对前段时间县政府出台的买断教师工龄的政策不满,都是来县政府讨要说法的。但是奇怪的是,我今天早晨联系警察局的3个大队长,现在他们都处于关机状态,就连下面分管各个片的警察局领导的手机也打不通,真是急死我了。”

    刘飞听到刘臃这么一说,心中便宽慰了几分,虽然这个胖子平时看起来大大咧咧的,但是他的能力还是非常强的,而且颇有心计,这也是刘飞比较欣赏刘臃的主要原因,何况在大学四年,自己对这个死胖子的了解那是非常深的,今天听到胖子的回答他十分欣慰,什么叫兄弟,这就叫兄弟,当你着急为难的时候,兄弟已经把你最需要的信息提供给你了,而且正在想办法帮你解决问题。

    刘飞皱起眉头,说道:“胖子,我估计今天这事情发生的比较蹊跷,这些各个乡镇的教师怎么会突然前来呢,而且还是一大清早就出现在这里,还有,为什么那些警察的电话打不通,说明这里面有事。你就先别打了,这里的事情我来搞定,你准备准备,看看谁的电话打不通,等这事情完了,统统追究责任。警察系统,绝对不允许出现任何问题。”

    听着刘飞那果断的声音,刘臃那张圆呼呼的胖脸上露出一丝自豪之色:“老大,你放心吧,有你做我的后盾,西山县的警察系统,我早晚会全盘掌控住的。付振波虽然厉害,但是我并不怕他。”

    挂断电话,刘飞迈开大步向前挤去,不一会,他便挤到县政府的大门前,但见县政府的大铁门紧紧的关闭着,县政府大院内,几个保安早已吓得龟缩在值班室内,紧张的看着门口处的情况,而门口处,群情激愤,在几个男人的带领下,开始摇晃起县政府的大铁门来。

    此时此刻,就在距离县政府门口不远处,一俩奔驰S350车内,西山县首富何亚星嘴中刁着一根黄鹤楼95至尊香烟,脸上带着一丝嘲讽的笑容,透过单向玻璃窗,看着缓缓走过去到了刘飞。

    这时,他旁边的得力助手马立新满脸谄媚的说道:“何老板,那个新来的县长已经走过去了,这次他一定会死的很惨的。我就纳闷了,他一个毛还没长全的小毛孩子,居然敢和您叫板,真是活的不耐烦了。他也不去打听打听,在西山县有谁敢动您的人,何况是必生少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