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四卷西山县长第178章狭路相逢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可是现在,自己的身份是西山县的县长,而自己的真正的强援蒋省长马上就调走了,失去了这个强援,谁还会给自己面子.

    刘飞不由得苦笑一下,官场之上,一向是最为势力的,门当户对、望风使舵、两面三刀、口蜜腹剑、栽赃陷害的人和事情数不胜数,自己实在还是太幼稚了。

    就在这个时候,刘飞的手机突然响了。

    拿出手机一看,刘飞便有些激动起来,是老领导蒋正元的电话。刘飞连忙接通:“蒋省长,您好。”

    蒋正元那浑厚而又充满磁性的声音便在刘飞耳边响了起来:“刘飞啊,听说你受挫了,怎么样,现在失去信心没有。”

    听到老领导那熟悉的声音,听到蒋正元声音中所蕴含着的关切之意,刘飞的声音有些哽咽了,情绪也高涨起来:“蒋省长,我一向不欠缺的就是信心。”

    蒋正元就笑了:“那就好,我相信你能挺过去的。我后天中午就离开河西省赴南粤省赴任了,明天来省里坐一坐吧!”

    刘飞先是一愣,随即明白,蒋省长肯定是有话要对自己说的,连忙说道:“好的,蒋省长,我现在正在前往省里的路上。明天早晨我就去您家里。”

    挂断电话,刘飞的心情好了许多。望着窗外那连绵的雨幕,刘飞心中的惆怅好了许多,明天就要和老领导见面了,也要分别了,人生真是无常啊。

    当天晚上,刘飞便赶到了河西省省会南平市。

    到了南平市,自然要联系一下老朋友。

    原省委组织部长侯国强的儿子侯明自然在刘飞的联系之列。自从在车上刘飞经过黑子的启发决定要寻找自己的强援之后,他也开始思考起如何与众位大领导之间拉近关系了。而后面可以说是刘飞非常重视的一个棋子。

    后面老爸侯国强现在已经由省委组织部长升任省委副书记,主管党群工作,在省委常委里面排名第三位,仅次于省委书记、省长之后,排名在常务副省长之前。在加上刘飞在给蒋正元秘书的那四年里,刘飞和侯明私交甚密,侯明经常去找刘飞请教拳脚功夫以及泡妞秘诀,刘飞在闲暇之余,偶尔也指点一下侯明公司的运作方法,现在,侯明已经是堂堂省第一建筑公司的总经理了,级别也已经升到了副处级,虽然比刘飞低了一级,但是在河西省也算是青年才俊了。而且以侯明所做出来的业绩,即使是最挑剔的政治对手,对他也无可指责,因为省第一建筑公司已经在侯明的运作之下,成为全省首屈一指的建筑公司,所做的工程早已不在局限于河西省,就连燕京市很多工程,都有省第一建筑公司参与其中,当然,这其中更少不了刘飞的功劳,只是没有人知道罢了。

    侯明自然不是傻瓜,他非常清楚自己能够取得今天的成绩与刘飞的指点是密不可分的,所以接到刘飞电话的第一时间,他便热情的表示今天晚上他做东,在海上明月大酒店为刘飞接风洗尘。

    汽车进入市区以后,雨便已经停了,不过天早已黑了下来,街道两旁路灯早已亮了起来。

    晚上20点左右,刘飞和黑子两人直接来到了海上明月大酒店。

    这是一家刚开张不久的大酒店,酒店位于南平市CBD中央商务区最显要的位置,是一家集餐饮、住宿、洗浴为一体的综合性大酒店。酒店的厨师几乎大部分都是特级厨师,更有两人曾经获得过全国烹饪大赛的冠亚军。

    当两人的车驶进停车场的时候,停车场里面几乎早已经被各式各样的汽车给占满了,其中不乏悍马、奔驰、卡迪拉克、林肯之类的名车。

    此时,下了车,刘飞和黑子走向大门口,隔着老远,刘飞便看到侯明正挺着发了福的肚子,站在酒店门口的台阶上面四处张望着。刘飞不由得笑了,与这个侯明认识都4年了,他那急性子到现在都没有改。

    这时,侯明也看到了刘飞两人,立刻从台阶上一路小跑冲了下来,张开双臂准备和刘飞来一个拥抱,可是这哥们却没有注意到,地上不知道是谁比较缺德,居然在那里丢了一块西瓜皮,结果后面一脚就踩在西瓜皮上,整个身子嗖的一下就飞了起来,向前扑倒下去。

    好在刘飞手疾眼快,发现事情不妙以后,立刻身体向前一窜,从侧面伸手一把拉住后面的胳膊,然后抓住他的胳膊,抡着侯明转了一圈之后,总算是让侯明把身体给稳住了。

    侯明也是虚惊一场,大口喘着气说道;“嘿嘿,老大就是老大,这种情况下都能救我。走,咱们往里面请,我已经订好包间了,今天晚上咱们兄弟不醉不归。”

    刘飞笑笑,由侯明在前面引路迈开大步向里面走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刘飞突然站住了。

    因为他看到在台阶上,有一个熟悉的人正满脸不屑的看着自己。

    是宫春山,西山县常务副县长,在他的身边,还有一个身材高大胖乎乎的家伙,那个家伙刘飞也认识,正是西山县首富何亚星,看到这两个人一起站在这大酒店的门口,刘飞不由得一皱眉头,他们两个怎么来这里了?

    这时,宫春山已经笑着冲刘飞说道:“咦,这不是咱们刘飞刘县长吗,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说话之间,言语之中对刘飞连一点点最起码的尊重都没有,反而充满揶揄之意。

    刘飞淡然一笑:“过来散散心而已,和朋友聚一聚,宫县长不再西山县待着,怎么也有时间跑省里来了?所谓何故啊?”刘飞可不是一个吃亏的主,言语之间立刻以同样的语气反击了回去。

    只见宫春山脸上露出一丝高傲的神情,充满自豪的说道:“呵呵,也没什么啦,今天晚上请一个贵宾吃顿家常便饭而已。”

    刘飞看着宫春山那副趾高气昂的样子,便知道他口中所谓的贵宾肯定不是一般级别的人物,要不宫春山也不会露出那副得意的神情,刘飞早就听说宫春山认识省里的大人物,甚至有传言说他是常务副省长马傲文的人,只不过那些都是传言而已,可是今天再此见到宫春山,刘飞心中便对于这个传言相信了七八成。刘飞知道,这次蒋正元调走,马傲文是最有可能接任省长这个位置的。刘飞脑筋转的飞快,为什么宫春山在这个时候来河西省呢?而且还要见什么大人物,他的目的何在呢?

    刘飞思考之间,旁边一直对刘飞怒目而视的何亚星已经瓮声瓮气的说道:“刘飞,听说你的县长职务被拿下了,真是大快人心啊,这下你舒服了吧,哼,也不怕告诉你,我儿子已经放出来了。怎么样,服气了吧,我早就跟你说过,跟我作对不会有好下场的,有些人,是你惹不起的,譬如我!”

    此时,何亚星对着刘飞露出满脸鄙夷和不屑之色。

    刘飞笑了,对何亚星说道:“何老板是吧,你的脸皮还真是够厚的啊,我还没有来得及去收拾你呢,你今天居然送上门来了,是不是想找打了?”

    说话之间,刘飞便挽起了袖子,做出一副想要打人的架势来。

    何亚星吓了一跳,连忙后退,有些气愤的说道:“刘飞我告诉你,这可是在南平市,容不得你胡来的。”

    刘飞笑了,轻轻拍了两下袖子说道:“何老板,你看你这胆子小的,我不过是感觉有点热挽挽袖子罢了,你害什么怕啊,我又不会真的打你的,说实话,我打你真怕脏了我的手。”

    宫春山就冷笑道:“刘飞,别太装逼了,我告诉你,这是在省里,不是在南平市,你在牛逼,也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正处级干部而已,只要马省长随便伸出一根手指头,就够你受的了。”

    这时,刘飞旁边的侯明看了一会,也看出来是咋回事了,原来老大刘飞和着两个人不对付,貌似这两个人也是西山县的干部,既然这样,侯明也不客气了,迈步走了出来重置宫春山说道:“喂,老家伙,你牛逼啥啊,不就一个马傲文嘛,你真以为他官有多大啊,在河西省官位比他高的又不是没有。你牛逼个啥啊!”

    宫春山说完之后,本来正在得意呢,因为他早已在第一时间就得知了刘飞已经被勒令停职反省的消息,所以他在得知消息以后,十分兴奋,所以当时就命令秘书开车连夜超近路赶往河西省省会,最终比刘飞提前了半个多小时就到了南平市了,在半路之上,他就已经通过在河西省省会南平市谈生意的何亚星约好了省委常务、常务副省长马傲文今天晚上在海上明月大酒店见面吃饭,同时他也希望马傲文能够帮助自己一下,争取让自己做到西山县县长那个位置去。对于那个位置,宫春山等了太久了。不过,等宫春山听完侯明的那顿嚣张至极的话,顿时气得的七窍生烟,用手指着侯明怒声说道:“你说什么?你说马省长官位不高,你以为你是谁啊,有本事你也请来一个比马省长官位在高的人过来试试。哼,没有什么本事就别在那里瞎吹牛,年轻人,光知道吹牛是不顶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