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四卷西山县长第190章一个电话与四个亿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艾整人努力的让脸上的笑容变得非常灿烂,对刘飞说道:“刘秘书,早就听说你去西山县做县长了,一直没有机会道贺,真是有些惭愧啊,你看今天晚上有时间没有,咱们找个地方好好庆贺庆贺.”

    刘飞便笑了,说道:“艾局长,你客气了,今天实在是太晚了,等有时间吧!”说完,刘飞转过头来,冲着墨镜男冷冷一笑:“张队长,我只问你一句话,你今天晚上的行动到底是受谁指使的,说不说随你,但后果自负。我给你1分钟的考虑时间。”说完,刘飞便开始看表计时。

    此时此刻,墨镜男张天成的心中早已经开了锅了。如果说之前刘飞的行为他可以理解为嚣张的话,那么艾整人的行动便算是为刘飞嚣张的行为做了一些简单的注释,那个时候,张天成还不认为刘飞有什么了不起的,但是等到那批来去如风的军方小队来过以后,张天成便知道,这个刘飞实在不是自己能惹得起的。他差点没狠狠的扇自己大嘴巴子。尤其是当刚才艾整人喊出刘飞职务为县长的时候,张天成的心中便只剩下后悔和咬牙切齿了,他恨啊,恨何亚星,为什么要蒙骗自己,说刘飞只是一个吃软饭的小白脸流氓地痞,他更恨,自己财迷心窍,居然为了100万块钱就要和刘飞作对,如果刚才刘飞稍微一发话,恐怕那些彪悍的士兵没准就对着自己扫射了。

    他现在已经吓得全身是汗了。

    听到刘飞开始计时,他立刻醒悟过来,大声说道:“刘县长,我说,我全说。是西山县何总指使我干的,不,是何亚星,这个王八犊子居然敢阴我,我跟他没完!”

    刘飞的脸上便露出一丝寒意:“何亚星是吧,等着吧,等我再次回到西山县以后,腾出手来的是很,一定好好收拾收拾你。”

    看到刘飞脸上那阴沉沉的表情,感受着刘飞声音中蕴含着的那浓浓的杀机,旁边的艾整人和张天成早已吓得浑身是汗。

    好浓重的杀气啊!这个年轻人的确是够狂的,够傲的!但是,人家有嚣张的本钱啊!

    正在这个时候,艾整人的手机嘟嘟嘟的响了起来,他冲着刘飞不好意思的笑笑说道:“刘县长,我接个电话。”说完,拿出电话一看,顿时那小脸刷的一下就变色了,顿时露出一副十分欠揍的讨好的表情,眼睛都笑眯眯起来:“钱厅长啊,您好啊,这么晚了来电话,您有什么指示吗?”

    电话那头的人正是公安厅厅长钱太忠。此时的钱太忠心情非常不爽,紧紧就在刚才,两个重量级的省委常委相继给他打来电话,说河西省的治安实在是太差了,尤其是南平市公安局,居然把军区首长的侄女,堂堂的电视台领导当成是卖yin**嫌疑犯给抓了起来,真是令人气愤令人不可思议啊!两位常委说话极其简短,然后很快就挂断电话。

    当时钱太忠听完之后,脸都绿了,此时他正在家里陪着老婆子一起看电视呢,却没有想到会突然之间接到这种无缘无故的批评电话。尤其是其中一个常务还是省委副书记,分管组织部的省委副书记!

    人家管啥的?管官帽子的,现在很明显,侯书记对自己已经非常不满意了,而所有的一切,都来自市公安局给自己制造的麻烦,所以挂断电话以后,钱太忠二话没说直接拨通了市公安局局长艾整人的手机。听到艾整人那副讨好的声音,钱太忠的怒气便消了一些,自从自己上任以来,这个艾整人和自己靠的倒是挺进的,也非常听招呼,个人能力也很不错,不过这些,并不足以消除他心中的那股恶气:“艾整人,你们市公安局整什么名堂呢!很威风的嘛,连军区政委的侄女你们都敢抓,胆子够肥的啊,是不是嫌你头上的拿顶帽子太重啊,如果不想戴的话,我不介意帮你把那帽子给摘下来!”

    艾整人听完,眼珠子都红了,心中那个急啊,他偷偷的看了谢雨欣一眼,心说妈的妈我的姥姥啊,这刘飞到底是啥人啊,怎么他随便结交的女孩都是这种重量级的角色,人家可是堂堂的军区政委的侄女啊,怨不得刚才那些士兵突然出现呢!不过在暗暗吃惊的同时,他也在暗暗庆幸着:“天啊,今天真是太幸运了,幸好老子发现的早,才没有导致事态失去控制,如果万一今天晚上自己不是因为加班加点的工作遇到了这个张天成,恐怕今天过后,自己的这个局长帽子能否戴的住还真是问题啊!”

    不过艾整人心态调整的很快,听完钱太忠厅长的批评之后,立刻解释道:“对不起啊钱厅长,让您受连累了,这次是我们市局做的不好,对此我负有领导责任,不过好在我正巧刚才下班出门的时候,遇到了张天成他们,发现他们抓的人根本不是犯罪嫌疑人,我已经让张天成他们把人给放了,现在证明之前所有的一切都是误会,现在误会已经解除了,您放心好了。这件事情我一定会处理好的。”

    钱太忠听到艾整人这么一说,心中顿时舒服了许多,尤其是听到艾整人这么晚才下班以后,对这个得力的属下又多了几分欣赏。在这个官场上,能够踏踏实实的做实事的人真的不多了。尤其是当艾整人最后说他能够把这件事情处理好之后,就更让他放心了,于是钱太忠就说道:“恩,小艾你做的不错,以后继续努力,我比较看好你哦。”

    事情经过这么一波三折之后,基本上已经接近尾声了,刘飞先把谢雨欣送回家,然后才自己打车回了宾馆。第二天一大早,刘飞便早早的赶到了老省长蒋正元的家中,帮着蒋正元搬运一些行礼和用具,直到把蒋正元送上车,看着蒋正元缓缓消失在远处,才放下一直挥舞着的手臂,轻轻叹息一声:“蒋省长,再见了。祝您一路走好。”

    当天下午。

    省委书记徐光春一个电话打到了省财政厅厅长周亚林的手机上:“老周啊,听说最近衡阳市有一笔财4个亿的政资金还没有下拨是吧?”

    周亚林听徐光春这么一说,顿时就有点摸不到头脑,不过他也是老官油子了,立刻就笑嘻嘻的说道:“是啊,徐书记,那笔资金是衡阳市的市政建设专项资金,本来准备这周末就下拨下去的,不知道徐书记您有什么指示没有?”

    徐光春就笑笑:“指示到没有什么,就是我想提醒你们一下,我听说这笔资金好像存在着一些小问题,你好好的核实一下,一定要做到公平和公正,要让每一分财政支出,都用到实处。”

    周亚林一听就明白了,感情这是徐书记对这笔财政性支出有些不满啊,肯定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了,反正听徐书记的意思,是这笔资金暂时不能划拨下去。于是,他便飞快的回答道:“恩,徐书记我明白怎么做了,您放心,我们财政厅一定紧密的团结在省委周围,本着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确保每一笔财政支出都不存在任何问题。”

    徐光春轻轻的点点头,挂断电话。对于周亚林的表现,还是比较满意的。对于现在自己的掌控力他也是非常满意的,新任省长昨天晚上就已经到任了,想必这次马傲文一定会非常失望吧,因为新任省长并不是呼声最高的他,而是从中央农业部下来的一位常务副部长,李开复,据说这位新任省长背景也十分强大,而且颇有能力,想必这次随着他的到来,河西省一定会再次掀起新一轮的政治较量吧。不过对此,徐光春已经信心满满了,经过这几年的经营,整个河西省基本上已经在他的掌控之下了,即使这位李开复省长在厉害,在短时间内,也必须积极的配合自己,否则想要打开局面是有一定难度的。

    第二天,刘飞便直接回到了西山县。毕竟虽然柳媚烟市长已经私下通知了自己被停职的消息,但是毕竟这个消息还没有发出来明文,所以作为一县之长,他必须回去当差。

    九月的晚风已经多了几丝凉意。尤其今天早晨才下过雨,空气中多了几分泥土的芬芳。

    苍茫暮色之中,黑子开着车缓缓驶入了西山县境内。

    坐在车内,刘飞望着窗外那一闪而逝的田野,望着路两旁农舍中缓缓升腾而起的炊烟,心中多了一丝责任感。看着那低矮的村庄,看着马路边上那些双眼无神的农民无精打采的闲聊模样,他感觉到自己的心在痛。

    咣当!咣当!轰隆!

    汽车在鸣叫了几声之后,终于在一个大坑之中罢工了。

    黑子跑出车外,打开车盖看了看发动机,没什么问题,然后又蹲下身体看了看车下,然后对刘飞说道:“老大,车子陷入坑里了。你在前面掌舵,我去推车。”

    刘飞不由得露出满脸苦涩,说道:“还是我去推车吧,我不会开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