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四卷西山县长第198章收买人心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4759

    回去的路上,刘飞给黑子打了个电话,让黑子去租一栋别墅去。他已经想好了,谢文东这个人自己不能让他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因为西山县的情况实在是太复杂了,刘飞担心谢文东出事。黑子的办事效率很高,当刘飞他们在县城里找了个不错的酒店要了一桌子好酒好菜的时候,黑子的电话便来了:“老大,我已经办妥了。地点就是县政府旁边那一堆别墅区内。”

    刘飞很欣慰的点点头,这个黑子自从来到自己身边以后,给自己带来的帮助是十分巨大的,有时候他甚至想,以黑子这样强大的实力,给自己做司机实在是太浪费人才了,不过他实在想不明白黑子是怎么想的,对于这种枯燥而琐碎的工作做起来那样认真而执着,刘飞心中对这位曾经的狱友、真正的朋友、现在的司机黑子十分感激。

    “黑子,辛苦你了,办完事赶快来湘君府牡丹亭包间,我们就在这里等你!”刘飞的声音十分柔和,黑子听出了刘飞声音的异样,便知道刘飞的心思了,极为罕见的笑着说道:“那好,老大,你等我一会,三分钟之后马上就到。”

    于是,西山县城之内,突然之间多了一辆风驰电掣一般狂奔的出租车,那出租车开的那叫一个快啊,几乎就在众人眨眼之间,便已经消失在眼皮底下,3分钟以后,出租车出现在湘君府的门口。车门一开,黑子那高大提拔的身影走了出来,然后他从口袋中掏出一叠百元大钞递给司机说道:“师傅,对不起啊,用你的车连闯了3个红灯外带超速,这是4000块钱,应该够你缴纳罚款了!”说完,黑子转身走向酒店。

    那个出租车司机颤颤巍巍的接过那厚厚一叠人民币,飞快的揣进口袋内,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拉开车门,身体探了出来,双手扶着车门,弯下腰哇的一下便大口大口的呕吐起来。等他呕吐的差不多了,才看了一眼黑子消失的门口处心中说道:“娘的娘我的姥姥啊,这哥们是不是法拉利的赛车手啊,就我这破夏利在县城内居然能开出150迈的速度,真是吓死我了!漂移啊,这个哥们居然在这3分钟内做了4次漂移!真***牛逼!看来哥们我这10年的司机真是白当了啊!”

    黑子自然不会想到他这三分钟的车程居然把出租车司机愣是给吓吐了,进了牡丹亭包间,便看到刘飞和谢文东正坐在桌子旁一人一根烟,坐在那里吞云吐雾,桌子上,热气腾腾的饭菜已经摆了一桌子,但是两个人却一筷子都没有动。

    就在那一刻,黑子感觉自己心灵深处的那块软肉好像被人波动了 一下,瞬间眼眶竟然有些湿润了,什么叫好兄弟,这才叫好兄弟,人家一个堂堂的县长,外带一个超级牛逼的人才,居然就这样干等着自己一个小小的司机,这样的气度,这样的方式,怎么能不让人感动。

    黑子在刘飞身边坐下,那黑漆漆的脸上露出一丝勉强的笑容:“老大你们怎么不先吃啊,在等一会菜可就凉了。”

    刘飞还没有说话,谢文东便抢先说道:“我说黑老兄啊,不是我不想吃,而是刘飞不让吃啊,他说了,要等着你来了一起吃,哎,看来我这个人才还不如你在他心中的地位高啊!”

    黑子听完之后更是动容。他可是知道刘飞为了这个家伙已经抛出去1000万了,后续还将会追加更多的投资。

    刘飞便笑着说道:“老谢啊,你也不用吃味,如果今天换成是你在黑子的那个位置上,我也会等的,因为现在,你们都是我刘飞的朋友,我刘飞的兄弟。来,既然黑子来了,咱们三个就先走一杯!”

    桌子上,服务员早已经给三人各自倒满了一杯酒。

    三个人端起酒杯来一饮而尽!畅快!

    今天,就连平时酒量不怎么大的谢文东都毫不犹豫的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因为他的心中十分畅快,刚才刘飞那句话,让他和黑子两个人的心里敞亮敞亮的!什么才叫会收买人心,人家刘飞这就叫会,虽然黑子和谢文东都知道刘飞是在收买人心,但是男人,还就最吃这一套!因为刘飞的所作所为,是那样的坦诚,让人心里舒服,让人佩服!而且两个人都知道,刘飞的前途是不可限量的,跟这样的人做朋友,那绝对是一件人生快事。

    这顿酒,三个人从夕阳西下,一直喝到月上中天!3个人,4瓶五粮液,4捆啤酒!

    喝到最后,酒量最小的谢文东已经倒在椅子上呼呼的睡着了。

    刘飞和黑子喝到尽兴以后,两个人相视一笑,由黑子背起谢文东出了酒店,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黑子新组的别墅。这个别墅小区叫绿岛小区。

    黑子所租的别墅是一栋2层楼的小别墅,楼上楼下有十多间房子,面积有300多平方米,地方极其宽敞。这一夜,刘飞便留宿在这里,没有回县委宾馆。

    二天一大早,刘飞便准时起床,便看到黑子居然系着一个围裙,把早餐都给准备好了,3个煎鸡蛋,3杯热牛奶!黑子的那身打扮差点没让刘飞笑岔气,用手指着黑子笑道:“黑子,你……你居然也会做饭?”

    黑子那黑脸之上就是一红,只是刘飞看不出来罢了,他嘿嘿一阵干笑:“老大,你就吃你的吧,你可别忘了,我可是特种兵,野外生存是最基本的技能,做个饭算的了什么,如果你喜欢吃的话,我可以用眼镜蛇来给你做汤吃。”

    刘飞使劲摆摆手:“算了算了,还是免了吧,那东西听起来就怪慎得慌的。谢文东呢?”

    黑子用手一指楼上说道:“还睡着呢,叫都叫不醒,我已经把饭给他准备好了放在保温箱里了,他起来直接吃就成了。”

    吃完早饭,黑子开车送刘飞直接来到县政府。

    早晨九点,县政府一次有宫春山参加的县长办公会正式开始。

    参加会议的人有,县长刘飞,常务副县长宫春山,县委常委副县长张群书。负责城乡规划、建设等方面工作的副县长赵海军,负责科技、教育、卫生工作的副县长王旭存,负责农业、水利、扶贫工作的副县长李冰。到场的只有这六个人,其中负责工商、个体私营经济的副县长胡慧峰因为去市里开会,缺席了此次会议。

    刘飞坐在主席台上,目光从在场的其他五位副县长脸上一一扫过。

    毋庸置疑,张群书肯定是支持自己的,其他四个人刘飞心中却一点底都没有,因为即使是其他人全都支持宫春山,因为自己和张群书都是县委常委,和对方四个人也算是持平。毕竟话语权还是非常重要的。只是如果真的出现那种情况的话,自己还真有点丢面子。

    刘飞的目光落在副县长赵海军的身上,他和赵海军在上次县长办公会上是交过手的,他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长得跟李咏似的,一张大驴脸拉的老长,眼角往下耷拉着,一看就不是一个善茬,这个家伙是宫春山的铁杆嫡系,肯定是和自己对着干的。

    在往下看,主管科级、教育工作的副县长王旭存,这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身体微微有些发福,戴着一副金边眼镜,穿着一件白色衬衣,看起来倒也文质彬彬的,一副学者模样,不愧是搞教育工作出身。上次刘飞刚到西山县烧的二把火就是针对虹桥镇希望小学建设的问题,不过那次事件刘飞并没有把火势扩大,只是趁机拉下了虹桥镇的镇长、镇委书记以及教育局的局长,这位主管教育的副县长倒也安然无事。

    刘飞并不知道这位副县长在那次事件中到底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但是刘飞对这位副县长看起来并不怎么顺眼,他总是觉得在这个貌似儒雅的男人身上,似乎隐藏着一丝丝令他十分不舒服的阴沉。

    最后一个是分管农业、扶贫等工作的副县长李冰,这是一个五十多岁身材魁梧的男人,刘飞来西山县一把火便是针对扶贫工作展开的,不过在那次事件中,他只是对事不对人,直接处理了扶贫办副主任陈永路。

    刘飞不由得苦笑了起来,除了自己和张群书,宫春山和赵海军以外,本来应该处于中立状态的另外两个副县长居然在不知不觉中,都算是被自己得罪过了,看来今天这个县长办公会的形式还真是有些艰难啊。

    刘飞主持会议:“各位同事,这次会议的主题是关于经济发展专项资金到底是用在东开发还是西开发区的建设上,大家可以各抒己见,谈谈自己的看法。”

    宫春山首先发言了:“我认为西开发区目前经济发展势头良好,园区面积广大,园区内企业实力比较强,所以应该重点发展西开发区。这样才能集中优势资金,发展我县的经济。通过发挥西开发区的龙头带动作用,带领全县经济迈上一个新台阶。”

    “啪啪啪!”下面传来一阵热烈的掌声,刘飞扫了一眼,是赵海军和王旭存!刘飞的眼神便多了一丝忧郁。果然自己的感觉没有出错,看来这个王旭存也是宫春山的爪牙了,好你个宫春山啊,7位副县长中你居然已经掌握了3票了,就是不知道另外那个去市里开会的副县长胡慧峰到底是不是宫春山的人。

    “我反对!”张群书副县长大声的说道。

    会议室内的气氛随着张群书的这句话,陡然之间变得紧张起来。众人都知道,县长刘飞和常务副县长宫春山之间的政治较量,已经随着张群书的这句话正式拉开了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