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四卷西山县长第199章县长办公会上的较量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4462

    刘飞笑着对张群书说道:“请张县长说明反对的理由。”

    张群书点点头,说道:“西开发区到底是什么样子想必各位心中一定非常有数了,人心都是肉长的,做人和做事要凭良心,别的不敢说,我所负责的东开发区虽然仅仅只有一个工业园区,但是我敢保证,工业园区内每一个企业都是实实在在的正式注册的公司,每一个企业每个月都在向国家向县政府缴纳赋税,绝对不存在任何的虚开账户注册假公司的情况。如果专项建设资金到了我们东开发区,我敢保证,我会让每一分钱都落实到实处,我会用这笔钱来完善一下工业园的硬件基础设施建设,用以提高工业园区的综合服务质量,吸引更多的企业入驻园区。好了,我的话就讲到这里,希望各位同事表态之前先拍拍自己的良心。”说完之后,张群书便向后一靠,静静的等待着最终结果。

    其实他现在非常的紧张,因为他也知道,宫春山在县政府积威甚深,再加上他拥有强大的背景,几乎西山县大部分官员都要让着他三分。所以对于这次能否成功,他心中一点把握都没有。

    刘飞轻轻点了点头,说道:“好,现在基本上局面持平,宫县长和张县长各持理由,大家都表个态吧,说说各位的想法。”

    赵海军把话筒往自己面前拉了一下,咳嗽一声,试了试音质,这才瓮声瓮气的说道:“我支持宫县长,西开发区现在经济发展形势非常喜人,每年上缴的税赋比东开发区多了很多,我认为经济发展专项资金投往西开发区。”

    这个表态早在刘飞的意料之中,所以他并不在意,看着剩下的两位副县长,一个是王旭存一个是李冰。

    王旭存也拉过话筒十分利索的表示:“我支持宫县长。”说完之后,便向后依靠在椅子上,闭上眼睛不再说话了。

    刘飞冷笑两声,心中已经有了计较,这个王旭存看来和宫春山还真是一条线上的,这样说来前段时间教育系统出现的那宗案子,和他还真是没有脱离出一点关系,只是刘飞心中也暗自有些纳闷,当时负责办理这个案子的是纪委书记雷虎,为什么当初雷虎不把火烧到这个王旭存的身上呢,其中到底存在着那些关系呢?不过刘飞很快就抛弃了这个想法,现在还不是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现在六个人的县长办公会已经有3票倒向宫春山那一边了,现在,所有人视线的焦点都看向副县长李冰。

    宫春山的脸上已经露出那种属于胜利者的微笑,虽然宫春山知道李冰和自己关系并不是太密切,但是这个人平时一向还是比较中立的。以往的历次县长办公会上,一旦涉及到得罪人的事情的时候,他往往都投弃权票,今天只要李冰投一张弃权票,自己这边就已经稳稳的站在胜利的天平上了,虽然刘飞可以使用县长一票否决权,但是那样一来的话,他那县长的权威便丧失殆尽,是非常没有面子的一件事情。

    所以他皮笑肉不笑的冲着李冰说道:“李县长,现在轮到你表态了,说说你的看法吧!”

    刘飞和张群书此时此刻也有些小小的紧张,因为他们都知道,李冰这一票的份量实在的太大了。刘飞眉头轻轻的皱着,看向李冰。

    屋子中的气氛因为宫春山这一句话再次陷入了空前的紧张,张群书则紧张的拿起面前的水杯不停的喝水,而宫春山也已经掏出烟来点燃,因为现在,距离宫春山说完话已经过了1分钟了,但是李冰依然没有开口的意思。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落在李冰身上。因为大家都知道,李冰心中正在进行权衡。

    官场之上,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所以当事人对当前形势进行权衡,做出最有利于自己的选择是一种非常重要的本领,这往往直接决定着一个人以后的仕途之路。现在,李冰就站在了仕途之路的十字路口了,到底是站在新来的县长这一边呢,还是站在常务副县长宫春山这一边呢?到底哪一方能够让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呢?

    在心中权衡良久,3分钟过去了,李冰缓缓抬起头来。众人的目光便开始收缩起来,因为李冰要正式表态了。

    “我支持——”说这话的时候,李冰看向了宫春山。宫春山的脸色顿时就是一喜,眉毛也扬了起来,向刘飞飘去一抹挑衅的目光。

    刘飞的心咯噔一下就沉了下来。难道李冰真的要倒向宫春山了吗?难道自己一次召开的正式的县长办公会就要以自己的失败而告终了吗?

    他的心有些纠结,有些抑郁。

    “我支持张县长!”突然之间,李冰的声音比刚才大了许多,然后目光刷的一转,脸上露出一丝轻松的笑容,眼神看向了张群书。

    当啷!张群书拿着杯子的手颤抖了一下,脸上顿时就是一喜,水杯好悬没有倒了,好在水杯一直被他攥在手中,所以没有倒下。

    刘飞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看了李冰一眼,心说老兄,拜托你以后说话不要这样大喘气好不好,还有你那眼神,实在是太具有欺骗性了,刚才就连我都差点以为你要支持宫春山呢!这个时候,李冰也向刘飞投来一个善意的微笑。刘飞点点头,眼神中流露出感激之意。李冰便收回目光,打开自己面前的水杯,轻轻的喝了一口水。终于做出了一个最艰难的决定,自己现在恐怕也已经被宫春山列入政敌的序列了吧!但是他现在已经轻松了,不再后悔了,作为一个主管农业和扶贫工作的副县长,他太清楚宫春山和他的党羽在西山县的所作所为了,虽然表面上宫春山没有收受一丝一毫的贿赂,虽然表面上宫春山看起来官清如水,但是他打那些党羽却一个个的全都混了一个瓢满钵流,整个西山县被这些蛀虫给整的七零八落,到现在还没有脱去贫困县的帽子。

    一直以来,李冰一直保持着中立的态度,就是因为对宫春山十分的不满,但是他却不想断送了自己的仕途,因为他是从一个普通的农民的孩子一步一步爬上来的,在没有任何靠山和背景的情况下走到这一步非常的不容易。所以,即使是在刘飞前任程爱国县长在任的时候,和宫春山斗争的最为惨烈的时候,他也一直没有改变中立的习惯,因为那个时候,他根本不看好程爱国,虽然程爱国也是有那么一点点背景,但是久居西山县的李冰却非常清楚,西山县不同于其他的县,虽然这里很穷,但是这里的势力更是盘根错节,想要硬撼根本是不可能的,他当时甚至已经预见了程爱国的失败。

    但是当刘飞来到西山县以后,虽然刚一上任,便是针对李冰主管的扶贫部门,李冰心中虽然有些不满,但是这却让他看清了刘飞的真正为人,尤其是当刘飞铁拳出击,严惩虹桥镇镇长、镇委书记时所表现出来的那种魄力、那种手段的时候,李冰心中已经对刘飞这个新来的年轻县长颇为欣赏了。

    今天,当宫春山冲着他皮笑肉不笑的进行逼宫的时候,在他心中积怨已久的怒气终于一次性的爆发出来,宫春山啊宫春山,以前我向你服软是因为当时没有人能够和你抗衡,但是今天,我不会在想你服软了,因为这个刘飞虽然年轻,但是从他身上,我却看的了一种叫做正义和魄力的东西,我李冰好歹也是一名党员啊,就像张群书所说的,我也有自己的良知,今天,我要做出我有生以来,最彻底的一次抉择,哪怕是因为这次抉择断送了我的仕途之路,我也毫无怨言,因为我今天终于堂堂正正的做了一次男人的决定!

    刘飞轻轻俯下身体,凑到话筒面前,笑着说道:“我也支持张县长,我认为东开发区是比较合适的。”

    3票对3票!平局!

    现在,宫春山再也笑不出来了,他阴冷的目光在李冰的脸上扫视而过,而李冰却只是轻轻的笑着,根本不抬头与之对视,只是那样轻轻的喝水,眼神的焦点紧紧的聚焦在水杯里面飘荡的几片茶叶上,就好像那茶叶就像是极品美女在跳脱*衣舞一般精彩纷呈。

    宫春山顿时便感觉到一阵阵气结,恨李冰恨得牙根痒痒,好你个李冰啊,想我宫春山对你也不薄啊,你在副县长这个位置上行整整做了五六年了,我从来没有动过你一根手指头,却没有想到你这个白眼狼今天居然反咬我一口,真是忘恩负义的家伙!不过宫春山恨归恨,眼看着县长办公会以平局收场,他立刻就跳了出来,拉过话筒清了清嗓子,引起众人的注意,这才冷笑着说道:“各位同事啊,现在咱们今天的议题因为缺少了一名副县长造成了3票对3票平局的局面,这样是肯定不行的,我看这样吧,这个议题还是留到明天上午举行的常委会在做决定吧!刘县长你看怎么样?”

    刘飞没有想到宫春山突然来了这样一手,这让他多少有些意外,但是现在宫春山正一脸冷笑的向自己挑衅,他怎么可能服输呢,于是身体往椅子上一靠,笑着说道:“好啊,那就明天常委会上在作出最终决定吧!散会。”

    散会了,刘飞望着率先走出会议室的宫春山,脸上露出一丝疑虑:“宫春山啊宫春山,难道你后面还有什么后手不成?你到底在前面给我挖了什么样的陷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