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四卷西山县长第224章排兵布阵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4342

    在如何对待刘飞的事情上,周文夫有一套自己的见解。他认为,刘飞是一个干才,这样的手下在做事的时候,就应该大力的支持他,因为将来只要他做出成绩来,肯定少不了自己这个一把手一份,只是对于这样的手下要极为小心,因为这样的手下也最容易惹祸,一个弄不好就会把自己也连累进去。现在,虽然不知道刘飞和公安局的刘臃刘局长到底是什么关系,但是看到他此时此刻那布满血丝的眼睛和悲愤的表情,周文夫就知道,自己现在恐怕已经很难阻止刘飞了,所以与其阻止却不讨好,不如大力的支持。所以周文夫立刻很坚定的表示:“刘县长,你尽管放手去做吧!我全力支持你!我现在马上召开紧急常委会议,形成统一决议。”

    很快,在西山县一二把手达成统一共识的基础上,常委会上很快就形成了统一的意见,鉴于目前日益猖獗的***势力活动,西山县将成立严打小组,展开一场声势浩大的严打活动,由西山县县委书记周文夫担任组长,刘飞任副组长,具体活动由刘飞指挥。

    下了常委会议,刘飞立刻带着政法委书记雷虎一起赶到县公安局,召开了局领导大会,部署打黑除恶工作。在会议上,刘飞亲自宣布,打黑除恶工作将会在明天晚上22点准时开始,到时候,全县警力要全部开往各个涉黑场所,对涉及经营黄、赌、毒的场所进行查封。在会议上,刘飞再三强调,“同志们啊,这次会议,大家一定要严格保密,如果谁走漏了消息,被我查出来,一定严惩不贷。”

    刘飞说这句话的时候,坐在刘飞旁边的政法委书记雷虎一直紧紧的皱着眉头,对于刘飞的话他并不认可。他在西山县工作也有好几年了,自然知道西山县各种势力错综复杂,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尤其是公安局这个要害部门,更是各种势力安插眼线的重点部门,他甚至可以清晰的指认出来在场的这20多名干部中,谁是属于哪一派势力的,而其中,至少有2名副局长、三名科室主任是宫春山的人,而宫春山和何亚星几乎就是穿一条裤子的,像今天会议的结果想要不传出来根本是不可能的,难道刘飞这个年轻的县长连这么一点最基本的常识都不懂吗?

    散会之前,刘飞冷冷的扫视了一下会场内黑压压的一片人头,嘴角上充满了冷笑:“哼,想必何亚星很快就会得到消息了吧?”

    刘飞猜的果然没有错,当散会以后,宫春山和何亚星很快就得到了刘飞在会议上所布置的一切信息、包括具体的时间、人员安排。

    何亚星得到消息的时候,正在吃午饭,陪同他一起吃午饭的,是西山县黑道上地位仅次于孔二狗的黑道老大孔杰,孔杰是孔二狗的弟弟,但是他比孔二狗更加心狠手辣,铁面无情,当他得知自己的哥哥被刘飞身边的人用枪给打死之后,脸上没有一丝悲伤的表情,而是很快就着急了西山县黑道上各个势力的代表,举行了西山县黑道大会,在大会上,他宣布了自己大哥被刘飞身边人打死的消息,并且宣布,自己将会接替哥哥孔二狗的位置,成为西山县黑道新的老大。

    对此,没有任何人提出异议。因为即使孔二狗在的时候,众人对孔杰的恐惧也远远胜于孔二狗,孔二狗比较仗义,所以赢得了西山县各个黑道帮派的尊重,而孔杰则是用他狠辣的手段,吓得各个黑道帮派对他屈服的。几年前,孔杰才17岁的时候,就进入了孔二狗的斧头帮,成为了一名最低级的黑道小弟,那个时候,没有人知道他是孔二狗的弟弟,但是4年以后,孔二狗凭借着在一次又一次的帮会火拼中砍死砍伤21人,而他自己也身中十三四刀,但是他命大,活了下来。可是,所有与他交过手的黑道帮派的人,再也没有人敢和他交手了,因为他打起架来的时候,是根本不要命的。

    孔杰谁都不服,包括他的哥哥孔二狗,他认为孔二狗太过于仗义,缺乏黑道之人应有的铁血无情,但是,他唯一服的就是何亚星。因为在他看来,何亚星走出了一个黑道之人应该走的正经道路——利用黑道势力,掘取各种经济利益赚钱!孔杰清醒的认识到,不管是黑道白道,最终的目的都只有一个,那就是赚钱!

    所以,在他成功的成为西山县黑道老大之后,他立刻联系了何亚星,向何亚星投诚,希望获得何亚星在经济上的援助。何亚星则十分豪爽的接待了孔杰,这不,在夜来香***里面最豪华的包间里,何亚星摆了一桌最丰盛的酒宴,找来了***里面最红的小姐来作陪,给足了孔杰面子。

    酒席宴上,孔杰啪啪的拍着胸脯说道:“何总你放心,以后西山县黑道上有什么事情,您只要一句话,我孔杰立刻帮您摆平。”

    何亚星脸上带着一丝平淡的笑容,淡淡的说道:“是吗?孔杰啊,你可不要忘记,现在的西山县已经不再是以前的西山县了。知道刘飞吗?他身边居然有一个带枪的保镖,就是他把你哥给打死了,难道你一点都没有为你哥报仇的打算吗?”

    酒酣耳热之际,孔杰脸上露出一副悲痛的样子,狠狠的一拍桌子说道:“何总,不用你说,这仇我肯定是要报的,此仇不报,何以为人弟!”只是在说这话的时候,孔杰的眼底深处,却掠过一丝阴狠,好你个何亚星啊,害死我哥哥不算,现在居然挑唆起我来了,好,我就先遂你的意思,等我收拾了刘飞以后,接下来首要任务就是废了你,别看你势力庞大,一切不过是纸老虎而已,我知道你在我们黑道中安插了很多亲信,但是那些人早已经被我给整的服服帖帖了,刘飞死亡之日,就是我杀死你之时,只要你到时候一死,那些支持你的人包括宫春山就会转而支持我,这样一来,我就会成为新的西山县首富。

    “好,不愧是黑道老大,果然是重情重义之人,来,我们干杯!你放心,我之前曾经对你哥哥许诺今年多给他300万的预算,这笔钱就转交给你了,我另外在多加200万给你,你尽管放心大胆的组织人手去对付刘飞去吧,只要刘飞死了或者离开西山县,西山县将会重新成为宫县长掌控的天下,那个时候,我们将会成为西山县的主宰!想要挣钱还不跟玩是的!”何亚星看到自己成功鼓动起孔杰对刘飞的仇恨,心中十分得意:哼,早就听说你孔杰是心狠手辣之人,不过在我这金钱***之下,想要摆脱被我控制,门都没有!在这个世界上,只要你有***,就会有弱点,就会成为我的钱下的奴隶。因为我何亚星懂得怎么样去玩钱!

    就在这个时候,何亚星接到了县公安局内线打过来的电话,向他报告了严打活动布局情况。接到电话以后,何亚星很不屑的笑了。挂断电话以后,何亚星笑着用一种带着挑唆的语气对孔杰说道:“孔杰啊,你知道吗?刘飞这次很生气啊!正在着手对付我们呢!明天晚上22点,就要展开严打活动了,我看啊,咱们还是收敛一点吧,别让他给严打了。”

    孔杰一听,顿时脸色就充满了愤怒:“他刘飞胆子还真肥啊,多少县长来咱们西山县都不敢对我们黑道动手,他居然敢这样做,真是傻逼一个,难道他也不知道打听打听,公安局里面,有多少咱们这里面出去的子弟啊!四个副局长,一个常务副局长,其中有2个副局长都是从咱们这黑道里面出去的。哼,敢玩严打,好啊,我这次让他西山县乱成一锅粥,从明天早晨开始,我会派手下的小弟四处惹事生非,我要把整个西山县闹得乌烟瘴气,到时候看看到底是他严打我还是我整走他!哼,年纪轻轻的就想要太岁头上动土!”

    “好,不愧是我们西山县黑道老大,好好干吧,我看好你!为了我们的名头,干杯!”

    这两个各怀鬼胎之人,举起手中的酒杯,重重的碰在一起。

    这一天,整个西山县表面上看起来非常平静,老百姓们都正常上下班。

    只有在西山县公安局内部,依然十分忙碌着,整个公安系统就如同一只忙碌的机器,不停的运转着。此时此刻,全县所有派出所的领导全都集中在公安局的大会议室内。大有一股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

    由刚刚顶替刘臃常务副局长位置的赵飞龙主持会议。

    赵飞龙此时此刻可谓是压力重重。他原本是排名最靠后的一个副局长,手中基本上没有任何实权,但是自从刘臃担任常务副局长以后,经过一段时间的交往,刘臃对他表示了充分的信任,让赵飞龙在公安局内部的地位慢慢的提高了不少,手中的实权也大了不少。尤其是当刘臃被提升为局长以后,他更是被直接提拔为常务副局长,可谓是一步登天。他也知道,今天这个会议的举行,其根本目的可以说是为刘臃复仇而举行的。所以,他非常希望能够把事情做好。所以,布置起任务来十分详尽而周全。

    与此同时,在夜来香***里面,何亚星、宫春山、孔杰则各自享受着温柔的按摩以及***九重天的***服务。因为他们知道,恐怕等不到明天晚上,整个西山县将会变成一个是非之地。

    然而,晚上21点40分钟左右,一辆辆绿色军车悄无声息的开入西山县县城,一辆军车上,坐着刘飞和一个30岁左右菱角分明的军官,整个队伍在夜幕的掩映下,进了县城之后,迅速化整为零,分散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