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四卷西山县长第255章刘飞的愤怒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4208

    一份份文件被刘飞批阅完毕,然后通过秘书处转发到各个单位。

    整整一个上午,刘飞忙了个天昏地暗,秘书杜宇可是清楚的记得,他曾经亲自进屋帮刘飞续了8次茶水,而刘飞,愣是整整一个上午都没有站起身来休息过一次。这种情形让杜宇十分感动。他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西山县的老百姓特别爱戴这位年轻的刘县长了。

    这种忙碌的情形一直到中午11点半左右的时候,才被一阵悦耳的电话铃声给打破。

    听到熟悉的声音,刘飞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苦笑,这电话是谢雨欣打来的。

    谢雨欣已经在半个月之前,就来到西山县电视台报道,成了新闻部的主任,这绝对是降级使用的。刘飞非常清楚,谢雨欣在省电视台的时候,已经做到了新闻部主任的位置,那可是实权的副处级干部,而现在到了县电视台,她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新闻部主任,虽然同时编辑部主任,那级别可是差了太多了。但是谢雨欣这次却非常低调,随便整了一个副科级科员的身份就来了,整个西山县除了刘飞和他的朋友以外,都没有人知道谢雨欣的身份。谢雨欣这次为了刘飞,可是下了血本了,她决定这次一定要紧紧的把刘飞抓到手中。

    而真正让刘飞头疼的是,最近徐娇娇已经得知了谢雨欣来到西山县的消息,也正在积极办理转院手续,据说也要来西山县医院。

    电话通了,谢雨欣那熟悉的声音敲打着刘飞的耳膜:“小流氓,中午赶快过来接我一起吃饭,你要是在不来,我可要被别人给强拉走了。”

    刘飞一听,可就有点急了,这几天他可是听谢雨欣说他们电视台的副台长是一个非常好色的小老头,最近总是去骚扰谢雨欣,让谢雨欣不胜其烦,一直在向刘飞抱怨。于是刘飞就皱着眉头说道:“还是你们电视台的那个秃顶的杨副台长吗?如果是他的话,我找机会撤了他算了。”

    谢雨欣便嘟起小嘴说道:“不是他,最近我一直没有给他好脸色看,他收敛了很多,不过前两天我去市电视台开会的时候,开会的时候遇到一个省文化厅主管广电行业的副处长,这几天他一直从市里跟到县里,一直纠缠着我,让我做他的女朋友,哼,他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那满脸的麻子也就不说了,就他那个头,连我的下吧都不到,要想亲我的话,最起码脚下也得垫两块砖才行!如果他在跟着我,我都想踢他了!”

    刘飞一听谢雨欣这语气,就知道谢雨欣现在实在是烦死这个家伙了,便笑着说道:“好吧,那我现在就去接你吃午饭。”

    谢雨欣则气呼呼的说道:“哼,你要是在不来,我就跟那个讨厌的家伙一起去吃饭。”

    刘飞苦笑着摇摇头,这谢雨欣的脾气,还是向以前那样大。不过这个女孩对自己倒是非常死心塌地的,尤其是最近这几天,总是有意无意的穿着睡衣去自己的房间里面转悠,如果不是因为刘飞最近头疼徐娇娇也快来西山县的事情,没准就真的把谢雨欣给推倒了。但是刘飞不推倒谢雨欣,不代表刘飞不喜欢她,更不代表刘飞希望谢雨欣被别的男人追。因为刘飞本身是一个控制欲十分强烈的男人,他希望能够把所有事情的主动权都掌控在自己的手中,而这也是刘飞一直没有推倒谢雨欣的真正原因。

    下楼之前,刘飞便已经给黑子打了电话,所以等刘飞下楼以后,县委2号车已经等候在楼下了,刘飞上了车之后,直接赶奔县电视台。县电视台距离县政府大约是10分钟左右的车程。不一会,就到了电视台门口。

    刘飞早早的就下了车,戴上了一副金边眼镜,步行走到电视台门前,

    戴上眼镜之后的刘飞,显得十分斯文,多了几分书生之气,在加上刘飞长的比较面嫩,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在校的大学生一般。

    但是门卫可是亲眼看着刘飞从二号车上面下来的,在加上刘飞在西山县早已经是家喻户晓的人物了,虽然戴上了眼镜,那眼尖的门卫也认出了刘飞,所以当刘飞走进来之后,那些门卫立刻站起身来向刘飞问好,刘飞则笑着冲他们招招手说道:“你们做忙你们的吧!我来的事情不要声张。”

    众人都以为刘飞是来微服私访的呢,顿时就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努力的坐起自己的工作来。

    刘飞刚刚走进县电视台的大门,就看到谢雨欣正站在县电视台主楼的大门前东张西望的,脸色十分焦急,在她旁边,站着一个个字直到谢雨欣下巴的瘦子,那个瘦子刘飞远远的看了一下,简直就跟瘦猴一般,估计掐吧掐吧也就能够得上七八十斤,刘飞不由得摇摇头,心说这年头还真***怪,有个官职就敢色胆包天的泡美女了。这个男人也不看看,谢雨欣那可是一米七五左右的个头,极品身材,虽然说身材苗条吧,但怎么也得100斤左右,心说就你这种男人居然还敢泡谢雨欣,这样的女人你驾驭得了吗?

    然而,这个男人显然不是这样想的。这个男人自己可骄傲的不得了,他叫庞虎,他老爸庞龙是省文化厅的常务副厅长,也是很牛逼的人物,所以他虽然刚刚三十岁,也在文化厅混了一个副处级的位子,所以这个庞虎虽然人长得不怎么样,但是在文化系统却博得了一个风流才子的美名,依仗着他老爸作为靠山,他着实睡了几个漂亮的女主持人,但是他没有想到,就在几天前他去衡阳市主持一个广电系统会议的时候,在会场里遇到了代表西山县参会的谢雨欣。顿时惊为天人,以前虽然睡过不少漂亮的女主持人,但是那些女主持人早已经全都是昨日黄花,没有一个比较纯的,但是看到谢雨欣之后,以他***的眼光,顿时一眼就看出来谢雨欣现在还是一个雏了。所以他的心那叫一个痒痒啊,所以等到衡阳会议开完之后,他根本没有立刻返回省厅,而是直接以所谓的考察西山县广电系统业务的身份,跟着一起回了西山县。这几天他是天天来电视台报道,每次下班的时候,总是要纠缠谢雨欣和他一起去吃饭,但是每次都被谢雨欣以各种理由给拒绝了。本来啊,以谢雨欣的脾气早就想上去揍他了,但是谢雨欣是带着征服刘飞的目的来的,所以这次她是想要低调一点,不想惹事,所以对这个小子一直容忍着。

    然而,庞虎这次是得寸进尺了,他手中抱着鲜花来到谢雨欣面前,大声的说道:“谢雨欣,中午咱们一起吃个饭吧,这束鲜花是我献给你的礼物,是我们两个之间爱情的纯洁的见证。”

    谢雨欣听到庞虎这话都想吐了,正巧,她一抬头便看到刘飞正在向这边走了过来,顿时脸上露出十分开心的表情,一把甩开庞虎快步走到刘飞的身边,笑着挽住刘飞的肩膀,甜蜜的依靠在上面说道:“对不起啊庞处长,我男朋友来接我来了,所以不能陪你一起吃饭了,至于做你女朋友的事情,我看还是算了吧,你各个方面和我男朋友比起来,差的实在是太多了。而且我看到你就想吐!”

    既然刘飞来了,谢雨欣可就不怕麻烦了,因为在麻烦的事情,自然有刘飞出面去搞定,所以他也不担心***自己的身份了。

    看到谢雨欣突然发飙,刘飞就知道,这个小丫头肯定是开始给自己找麻烦了。不过身男人,最重要的一条,那就是要带给自己的女人以绝对的安全感,不能让自己的女人受欺负,受委屈,所以,刘飞这个时候,毫不犹豫的站了出来,淡淡的冲着庞虎说道:“我说麻子脸瘦猴啊,你这个人实在有点不地道啊,挖墙角居然都挖到我身上来了,是不是感觉自己的皮子有些紧了,想让我给你松松啊!”

    庞虎生来最恨人喊他麻子,喊他瘦猴,这是他一生之中最难堪的伤疤,此时被刘飞给毫不留情的揭穿了,他顿时就恼了,冲着谢雨欣大声的骂道:“你这个臭***,从哪里找来一个小白脸啊,老子那点比不过他了,你真是瞎了狗眼了!”骂完了谢雨欣,他又把目标对准刘飞,怒骂道:“你这个小白脸,有人生没人养的***,你除了会玩女人还会做什么,信不信老子一个电话就搞得你鸡飞狗跳,家务宁日,让你永世不得翻身!”

    一团愤怒的火焰冉冉从刘飞心底深处升起,这么多年了,刘飞的身世是他心中永远的痛,到现在为止,他都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小的时候,有的小孩知道他没有父母就骂他***,每到这个时候,刘飞就会急了眼的拼了命的和对方厮打,哪怕对方是比他高比他大的孩子,他都从来没有怕过,后来,他身边的孩子没有一个人在敢骂他一声***!因为他们都被刘飞那种疯狂的举动给吓怕了。

    而现在,眼前这个家伙居然骂自己是有人生没人养的***,刘飞眼睛都红了,他一把推开身边的谢雨欣,迈开大步就向着庞虎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