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四卷西山县长第258章三顾茅庐上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8968

    刘飞是属于那种雷厉风行的那种人,尤其是当谢文东提到可燃冰项目很快就能启动的时候,刘飞内心的激动是无以复加的,因为他非常清楚,可燃冰项目的启动会给西山县带来怎么样的变化!想起那种变化,刘飞心中充满了渴望和期待。

    可燃冰项目是一个超大型的项目,预计总投资将需要几百亿甚至是上千亿的资金,光是启动阶段,就得20个亿左右的资金。资金的事情,刘飞并不是太担心,因为有新源集团在后面撑着呢。真正让刘飞激动的是,这个项目的启动,将会直接解决西山县劳动力人口过剩与耕地不足的问题,那个时候,光是进行基础建设就需要上万人,至少要足足干上一年,当基础建设建成以后,便是招工问题了,可燃冰项目的启动,至少能解决上万人的工作问题。而可燃冰项目的启动,必然会带动其他相关配套行业和基础设施建设,那样一来,西山县大部分人将不会因为工作而发愁。西山县老百姓的生活水平也将会因为这个项目的启动而得到提高。

    所以当天晚上,吃过晚饭以后,刘飞就让黑子备车,带上谢文东,三个人连夜赶到了省会南平市。二天一大早,刘飞便出现在省委书记徐光春的办公室内。

    徐光春本来正在看文件呢,但是看到刘飞那布满血丝的眼睛,不由得心中有些心疼,让自己的秘书给刘飞倒了一杯茶。这才对刘飞说道:“你怎么这么快就来了,昨天晚上没睡好吧?”

    刘飞就傻笑道:“呵呵,没事,我身体好着呢,倒是可燃冰项目我可是很着急啊,徐书记,您昨天和我提到的那个能人到底是何许人也,我倒是想要早点去拜会拜会他,可燃冰项目早一天启动,西山县的老百姓就早一天脱离贫困。”

    徐光春笑着摇摇头说道:“刘飞啊,你知道吗?我最欣赏的就是你这一点,肯做事,做实事!不过这次,恐怕你会遇到很大 麻烦!你要去见的这个人,是80年代的老牌大学生,为人十分高傲,在加上前几年在官场上经受了很大的打击,现在已经万念俱灰,对官场之事恨之入骨,也曾有过许多的大型公司想要聘请他出山,但是全都被他给拒绝了。”

    刘飞一听,不由得皱起眉头,但是眼神中却反而斗志昂扬起来,身为官场中人,官场生存的一要素就是会辨识人才、招揽人才、控制人才,只有做到这一点,才能在波涛汹涌的官场洪流中,屹立不倒!刘飞现在不担心对方是不是难请,最担心的是对方是不是人才,只要对方是人才,刘飞不介意仿效刘备三顾茅庐,稍微思考一番,刘飞谨慎的说道:“徐书记,您能给我介绍一下这个人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吗?”

    徐光春点点头,先把秘书喊过来,告诉他半个小时内不接待任何客人,然后才给刘飞仔细介绍起这个能人来:“我给人介绍的这个能人叫诸葛闲,一向以诸葛亮后人而自居,他上个世纪80年代毕业于清华大学化工专业,后来在核能与新能源技术研究院读研究生,研究生毕业后在胜利油田工作了整整10多年,在九十年代中期,作为河西省重点引进的专家型人才,被安排在河西省能源集团担任副总经理职务,两年后,升为总经理,级别为正处级。在他担任总经理的6年间,省能源集团从一个濒临倒闭的企业,一跃而成为全省大型重点企业,年营业额几十个亿。”

    听徐光春说道这里,刘飞的眼神中不由得露出一丝欣喜之色,凡是那些有大才之人,都是一些能够扭转乾坤之人,从这一点来看,这个诸葛闲倒是一个真正的能人。

    徐光春接着说道:“到了2002年左右,一纸调令,诸葛闲被掉到省政协做了一个最清闲毫无实权的副主席,而这个诸葛闲个性高傲,他对于这个调令非常不满,三番五次找领导申明不想调离,后来领导烦他了,就说了一句:要干就干,不干就走人。这个诸葛闲真是够倔强的,当时就辞掉官职,回家了。”

    刘飞这下可就不解了,问道:“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要把他给调走呢?”

    徐光春苦笑一下:“还不是因为有人盯上了这块肥肉,一年几十个亿啊,很多人早就眼红了,但是这个诸葛闲却是一个油盐不进的主,他在位的时候,任何人的手都插不进去,所以一些人联合起来,直接把他给拿下了,来了一个明升暗降,级别是给他提到了副厅级,但是权利却没有了。哎,我们有些官员啊,他们想的根本不是为人民做事,盯着的都是自己的利益。”

    刘飞心中对这个诸葛闲便多了几分同情,这个诸葛闲是很有才的,可惜对于官场之事还不是特别精通,只能吃了个哑巴亏!

    “他的近况怎么样?”刘飞问道。

    “听说辞职了以后,自己做起了小买卖,日子过的挺艰苦的。这一点也正是我向你推荐他的原因,他在担任能源集团总经理期间,从来没有往自己的口袋里装过一分钱,拿的都是实实在在的工资。而他老婆身体又不好,还要供孩子上大学,所以现在日子过的紧紧巴巴的。”听到这里,刘飞心中倒是有点谱了,看来,这个诸葛闲在任的时候倒是一个难得的清官。而要想做点事业,还就得启用这样的人。所以刘飞已经决定,这次说啥也要把这个人给请出山。

    接着,刘飞又和徐光春汇报了一下关于新能源项目的发展规划问题,得到了徐光春的肯定,临走的时候,刘飞笑着说道:“我去李省长那边也汇报一下。”

    徐光春满意的点点头:“去吧,你小子现在做事终于开始上路了。”

    刘飞嘿嘿一笑,立刻拍了一个马屁:“那还不是多亏了徐书记的指点啊。”

    看着刘飞的背影消失在门口,徐光春的目光中多了几分欣赏,现在自己看刘飞,好像是越看越顺眼了,想起和刘飞一次见面,就被醉酒的刘飞给吐了一身的囧事,徐光春不由得笑了。

    刘飞来到李开复办公室的时候,李开复非常开心,他早就听秘书说刘飞已经去徐书记的办公室汇报工作去了,而且徐书记为了见刘飞,更是宣布半个小时不见客。当时李开复就猜到肯定是有重大事情发生了,如今看到刘飞来了,他就知道,刘飞现在做事已经开始上路了,也是破天荒的让秘书给刘飞倒了一杯茶,刘飞道谢之后,便把新能源项目启动的事情和所面临的困难的事情和李开复说了一遍,然后又把徐书记推荐的人选的事情也跟李开复提了一下,让刘飞没有想到的是,李开复听完诸葛闲的这个名字后就笑了,说道:“刘飞啊,这个诸葛闲的确是一个难得的人才,你的确是要下一番功夫,我给你提供一个消息吧,诸葛闲有个儿子叫诸葛聪,去年大学毕业了,到现在一直没有找到一个稳定的工作,而且听说最近正在筹备结婚呢,你可以从这方面下下功夫。”

    刘飞顿时喜出望外,他刚才从徐书记办公室出来的时候,正在头痛怎么做诸葛闲的工作呢,没有想到自己居然在李省长这里得到一个这么重要的消息,所以刘飞自然是对李省长千恩万谢,同时对于自己来向李省长汇报工作的行为也十分满意,心说以后还真得经常向领导来汇报工作。

    从李省长办公室出来已经是上午10点左右了,刘飞和黑子、谢文东三个人先去找个地方吃了点东西,便坐在车内寻思着如何才能请诸葛闲出山。

    谢文东看到刘飞愁眉苦脸的模样,就诧异的说道:“老大啊,不就是请个人吗?怎么把你愁成这个样子啊?”

    刘飞苦笑道:“你是不知道啊,之前我去找徐书记和李省长汇报工作的时候,他们两个对这个诸葛闲都是持肯定态度,说明诸葛闲这个人的确很有能力,但是他们两个人也提到,这个人非常高傲,不贪财、不好色,你说咱们应该从哪里下手呢?”

    谢文东就笑了,“我记得网上曾经流行一句话,“这人无完人,只要是人,他就有***,关键是看我们是不是找对了对方的***所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谢文东似乎是非常随意的。因为他对官场上的事情了解的太少了,他只是想表达一下自己的看法。

    然而,当他说完,刘飞却感觉到自己在朦朦之中,好像抓到了一丝曙光,但是具体的,却又抓不到,不过听了谢文东刚才的话之后,刘飞的自信又变得更加强烈了,笑着说道:“文东你说的没错,这世界上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我相信,我能请的动他。”

    三个人正在饭店里面说话的时候,窗外天气突然大变,原本有些阴沉的天气突然之间变得更加阴沉,整个城市的上空就好像盖了很大很大一块黑布一般,光线一下子就消失了,一阵阵的狂风也凑热闹似的,开始怒吼起来,过了不一会,******的雪花从天空上纷纷扬扬的撒了下来,不一会的功夫,地上便铺上了厚厚一层棉花。

    等三个人吃晚饭出来的时候,全都愣住了,好一片白茫茫的世界啊!要知道,现在可是三月底了,南平市很少有在这个时候下雪的!

    随着雪花的飘落,天气有些阴冷。谢文东把领口紧了紧,防止风和雪花往衣服里面灌,皱着眉头说道:“老大,我看今天就别去拜访那个诸葛闲了,明天再说吧,我看这雪好没有停止的意思啊!”

    刘飞坚定的摇摇头道:“不,我们必须速战速决,早一天请他出山,我们的项目就能早一天启动,西山县的人民就能提前一天脱离贫困。”

    黑子自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但是当刘飞这句话落下去以后,黑子便启动汽车,按照吃饭时刘飞提供的地址,一路飞驰而去。

    不得不说,黑子的开车技术那是相当的牛,一路之上,因为积雪的缘故,很多汽车都开得小心翼翼的,但是黑子却依然按照正常速度行驶,看的其他的司机目瞪口呆。

    车内,谢文东还在抱怨着:“老大啊,你说都这天气了,人家能见咱们吗?万一人家不见怎么办?”

    刘飞却笑道:“我们有诚意便行了。”

    汽车停在省能源集团宿舍的小区门口。

    刘飞按照徐书记提供的地址,来到小区1单元2号楼,顺着楼梯爬到五楼,看了一眼房间后,最后在501房间门前停下,抬头看了看,是一个非常单薄的绿皮防盗门,那绿色的油漆已经斑驳脱落,看起来十分陈旧。

    “嘟嘟嘟,嘟嘟嘟!”刘飞很有礼貌的敲门,敲了半天,却一直没有人出来应答,这让刘飞十分纳闷,心说都这个时间了,怎么还不出来开门啊,不会徐书记给我的地址是错的吧?

    正在刘飞焦急万分的时候,隔壁502的那道黑油漆的看起来十分厚重结实的崭新的防盗门一开,一个五十多岁的妇女探出头来问道:“你们找谁啊?”

    刘飞笑着说道:“这位阿姨,我们找诸葛闲先生,不知道这是他家吗?怎么没有人出来啊?”

    那个妇女就笑了,说道:“你们地方倒是没有找错,不过这个时候,诸葛闲正忙着呢?”

    “忙着?这外面正在下大雪呢,他忙什么啊?”谢文东在旁边诧异的问道。

    那个老妇女叹息一声说道:“哎,这不是诸葛闲的儿子要结婚吗?诸葛闲家里有没有几个钱,所以最近一段时间他是豁出去老脸了,在小区门口卖煎饼果子呢!”

    刘飞一听,脑子里立刻想起来进小区门口时候,看到的那对老夫妻,原来他们就是诸葛闲夫妇,刘飞立刻对妇女进行感谢,然后转头就往楼下跑。

    还没到小区门口的时候,刘飞远远的就看到了在小区门口的那个煎饼摊,煎饼摊前,一个穿着灰色羽绒服的老头和一个老婆正瑟瑟缩缩的站在煎饼摊前,守着炉子在那里烤火,***的雪花落在他们的身上和头上,他们却没有时间去擦一下,那个老头更是顶着风雪在向路边过往的行人喊道:“煎饼果子了,煎饼果子了。”

    走的近了,刘飞便看到老头和老婆的脸冻得红通通的,嘴里不断的哈出热气,这时,看到刘飞和谢文东他们两个走进了,老头便冲着他们喊道:“年轻人,来套煎饼果子吧!”

    刘飞看到老头虽然在做煎饼果子,但是身上穿的却是异常干净,脚上皮鞋更是擦的倍亮,心中不由得就多了几分酸楚,这可是一个堂堂的前任能源集团的总经理啊,他凭借着一个人的力量就把一个濒临破产的企业给救活了啊,现在却落得这么一个凄惨的结局,是他的错吗?如果他当时哪怕稍微伸一伸手,现在开汽车,住别墅,绝对是小菜一碟,但是他愣是没有去做,你可以说他傻吗?

    刘飞笑容有些勉强,饱含着心酸,声音有些哽咽的说道:“来3套。”

    老头一听老生意了,顿时高兴的喊了一声:“好了,煎饼果子3套!”一边吆喝着,老头一边熟练的挥勺,打鸡蛋,不一会,3套煎饼果子便做好了,老头给刘飞包好递给刘飞,笑着说道:“每套2块5毛钱,一共是7块5。”

    刘飞接过煎饼果子,掏出10块钱递给老头,说道:“老伯,不用找了。”

    老头却笑了,不紧不慢的拿出2块五毛钱递给刘飞说道:“年轻人啊,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做生意,讲的就是公平买卖,不能贪婪。这零钱你收好。”

    看着刘飞收好之后,老头又开始冲着过往的行人叫卖起来。

    刘飞把煎饼递给谢文东,然后搓着手说道:“老伯,我冒昧的问一句,您是诸葛闲先生吗?”

    老头就是一愣,看着刘飞不解的说道:“我是诸葛闲没错,不过年轻人,咱们好像没有见过面吧?”

    刘飞点点头,说道:“诸葛老伯,我是衡阳市西山县的县长刘飞,今天来是想请您出山的。希望您能够帮我们运转一个大型能源项目。”

    然而,刘飞不说还好,刘飞的话音落下,老头诸葛闲的脸色刷的一下就沉了下来,声音变得十分冷漠,说道:“对不起,你可能找错人了,我不懂什么能源部能源的。”说完,他转过头去,又再次冲着过往的行人吆喝起来。

    刘飞一看,心中不由得感觉到有点郁闷,尤其是谢文东,他本身就是一个海归,也是一个超级高傲之人,心说你这老头也太不识抬举了,你知道你面前站着的是什么人吗?这可不是普通的人,论才华你能比得过我吗?开玩笑,当年美国排名二的大财团勒布朗集团董事长亲自来邀请我去他们集团发展,我都没有答应,最后我还不是跟着刘老大混了,你连我都比不过,日子都混成这样了,还敢跟刘老大耍牛逼,靠,看来我不骂骂你是不行了,想到这里,他上前大声喊道:“喂,老头,你以为你是谁啊,在这里装什么牛逼,我告诉你啊……”

    刘飞在旁边一听,就知道要坏,连忙一伸手捂住谢文东的嘴把他给拉到一边气呼呼的说道:“在这呆着,不许说话。”

    谢文东不服气的看了老头几眼,却碍于刘飞的面子,也只能忍了下来。

    刘飞再次走到诸葛闲的身边,歉意的说道:“诸葛老伯对不起啊,我这位兄弟脾气不太好,不会说话,我在这里向您道歉了,您看您这样行不行,您今天的煎饼果子我全买了,耽误您一点时间,咱坐下来谈谈。”

    然而,刚才谢文东的话已经把诸葛闲给激怒了,他冷笑着说道:“对不起啊,刘县长,我不过是一个卖煎饼果子的小商贩而已,我的确啥也不是,您肯定是找错人了,至于你说要全买我的煎饼果子,对不起,我不卖,因为我的煎饼果子,是卖给需要它的人的,而不是卖给你们这些官僚的。我生平最痛恨的就是官僚!”

    说完,诸葛闲则再次转过头去,撤着嗓子向过路的行人推销起他的煎饼果子来。

    这时,诸葛闲旁边的那个老婆对刘飞说道:“小伙子啊,你走吧,我们家老头脾气倔,他是不会跟你们谈的,以前也有很多大中型企业的人过来请他出面当总经理,他都把人家从家里给捻了出去。哎,心病啊!”说完,老婆则叹息着摇头,把手放在炉子边开始烤起火来。

    “哼,都混成这样了,还装什么装!老大,咱们走!咱不受他这鸟气,大不了让新源集团直接派人算了!”说着,已经气急败坏的谢文东一把拉过刘飞,向外面走出。

    刘飞一看这情形,也知道今天这闭门羹是吃定了,只能叹息一声,随着谢文东向黑子的车走去。

    等刘飞他们走了,诸葛闲却皱起眉头来,口中轻轻的说道:“新源集团,这些人居然这么大的口气,到底是什么项目呢?”

    这时,诸葛闲的老婆说道:“老头子啊,我说你这脾气啥时候能改改啊,你说说你,那么多人来请你出山你就是不肯,现在可好,儿子都快要结婚了,这连请婚车的钱都凑不够,你说这不是急人嘛!要我说啊,今天来的这个小伙子比以前来的人都强,你看看,这么大的雪,人家还亲自前来拜访你,你咋就不考虑考虑呢?”

    然而,诸葛闲却是轻轻的摇摇头道:“官场上的事情,你不懂的。就连我,都不太懂。”

    二天,那纷纷扬扬的大雪依旧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整个南平市笼罩在一片白茫茫的雪花下,躺在宾馆的床上,谢文东把头埋在被子中问道:“老大,今天咱们还去吗?”

    此时,刘飞已经穿戴整齐,很坚定的说道:“去,当然要去,赶快起来。”

    然而,当刘飞、谢文东、黑子一起走出宾馆的时候,却发现,地上的积雪已经足足有一尺多厚了,交通早已经陷入瘫痪状态,汽车的车轮都已经没了半截了。

    谢文东一看这情形,转头看向刘飞:“老大,车都开不了了,咱们还去吗?”

    刘飞却坚决的摇摇头,语气坚定的说道:“去,一定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