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四卷西山县长第266章要尊严还是要政绩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5639

    “刘县长,你看我现在应该怎么办?”艾整人看着刘飞,心中有些忐忑,刚刚向刘飞表示完忠心,没有想到就遇到这么棘手的问题,这就相当于省厅的意思是要让自己为难刘飞他们啊!先让他们道歉,然后肯定就是把刘飞他们抓起来在追究责任。弄不好恐怕也要追究到自己头上来。

    所以,现在艾整人的心中非常纠结,他不知道应该如何去做,所以必须征求刘飞的意见。

    刘飞就笑了:“艾局长,不用担心我,你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只要做到秉公执法这一条就可以了。省厅的指示你该执行就得执行,别因为我影响到你的决定!其他的事情我来搞定!”

    艾整人点点头,转手带着自己的人离开了。因为那些日本人也被安排在这座医院里,所以艾整人他们工作起来倒也非常方便,既然已经接到省厅的指示,那自然就是要放人的了。

    这个时候,徐娇娇已经拨通了老爸徐光春的电话,开头一句就是:“老爸,你女儿被人欺负了,刘飞现在也住院了!”

    徐光春正在家中批阅文件呢,一边批阅文件还一边不时的看看钟表,心说这女儿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呢,不会今天晚上被刘飞给拿下了吧!就在他担心的时候,徐娇娇的手机打过来了。一听到徐娇娇说她被别人给欺负了,徐光春当时就从椅子上站起身来,眼神中充满了怒气,待到听到徐娇娇说刘飞住院了,他一下子就火了,但是他越是生气,反而火气逐渐的消失了,心态变得越发沉稳起来,沉声说道:“娇娇,别着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仔细的说一遍。”

    于是,徐娇娇就把和刘飞去迪厅救援的事情前前后后都说了一遍,尤其是提到那四个被日本人给欺负的女孩是西山县的政府工作人员的时候,徐娇娇直接把现场的情况一丝不差的描述给徐光春听,尤其是把那个松下一郎带着个抗战时期鬼子帽的细节也给提了一下,等徐娇娇最后说道,刘飞为了救这些女孩和为了救自己,连续使用了两记重拳,最后又抱着自己去了医院并最终虚脱晕倒在医院里的整个经过讲完了,徐光春脸上依然非常平静,但是在心中,徐光春已经彻底的把刘飞摆在了自己女婿的位置上,现在他对刘飞可以说是百分百的满意,不管是刘飞在对工作的态度上,对还是同事的关心上,还是对女儿的感情上,徐光春全都非常满意!

    最后,当徐娇娇把省公安厅以及马省长的指示说出来之后,徐光春的火一下子就压不住了,狠狠的一拳砸在桌子上,茶杯被震得跳了起来,水洒出来不少!徐光春冷冷的说道:“娇娇啊,你在医院好好的照顾刘飞,我倒是要看看,谁敢追究我女婿的责任!”说话之时,徐光春身上陡然散发出一股强烈的霸气。

    徐娇娇听到之后,顿时感觉到一股暖意顺着电话缓缓滋润进入心田,心头一热,泪水夺眶而出,声音哽咽着说道:“爸爸,谢谢你。”

    徐光春听到徐娇娇那哽咽的委屈的声音,心中的怒火更盛了。

    凌晨23点40分左右,西山县的人在副县长张群书的带领下就已经到了医院里来看望刘飞,等他们看到刘飞居然躺在病床上都不能下床的时候,当时就全傻眼了。

    张群书则握着刘飞的手苦笑着说道:“刘县长,你什么时候好啊,同志们都等着和你一起参加招商会呢,你不再,大家心理没底啊!”

    刘飞只能露出一丝苦笑了:“张县长啊,我也想参加明天的招商会啊,可是这身体条件不允许了,我估计最快也得明天下午我的身体才能恢复过来,这段时间就由你来带队参会吧!我相信你!你们其他的人好好配合张县长,把工作做好,做细致。对了,一会赵春梅你们四个去省委一趟,把今天的事情经过给省委领导讲述一遍,我们一定要把那些日本人给整进警察局去!”

    省委一号院,徐光春挂断电话,立刻给省长李开复打了个电话,就摇滚迪厅这件事情和李开复沟通了一下,沟通完之后,两个人直接给自己的秘书打电话,让自己的秘书给相关省委常委打电话,连夜召开紧急会议。

    凌晨1点左右,省委常委会紧急会议在省委会议室内召开,省委书记徐光春主持会议。

    徐光春表情严峻,沉着脸,无形之中让一干常委们感觉到一股浓重的压力,熟悉徐光春风格的常委们心中非常忐忑不安,因为众人都知道,每当徐光春表情严峻的时候,那就是有大事发生了,没到这种时候,那就意味着徐光春非常的愤怒。而他愤怒的结果,则有人要倒霉了。

    徐光春的目光在再做10名常委的脸上一一扫过,扫到李开复脸上的时候,两个人的目光微微对视了一下,李开复冲他轻轻点点头,徐光春拿过话筒,冷冷的说道:“今天召开紧急会议,是要讨论一项重大涉外事件,下面,我们有请西山县政府办公室的4位女同事现场为大家讲述一下事情发生的经过。”

    在会议室靠边墙边的一排座位上,西山县四个女孩赵春梅、钱晓兰、孙文竹、李秋菊并肩坐在那里,轻轻的抹着眼泪。

    徐光春话音落下,众人所有的目光便聚焦在4个女孩身上,代表四个人讲话的是赵春梅,她使劲的抹了一把眼泪,然后抽泣着说道:“各位领导,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昨天晚上我们和刘县长在忙着布置完省展览馆的展位之后,便分开了,我们四个吃完晚饭后,就去了摇滚迪厅去蹦迪,因为感觉那家迪厅挺有名的,也挺安全的,但是我们万万没有想到,大约在晚上9点多,4个日本人带着两个大胖子走进了迪厅,一开始的时候他们也跟着蹦迪,蹦了一会,他们就不蹦了,开了一个包间,然后就过来一个日本人过来邀请我们进他们的包间去,我们不去,然后那两个大胖子就一人抓两个,把我们强行带进了包间,然后……然后他们就开始侵犯我们……”说道这里,四个女孩一起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哭的那个委屈啊!

    而这个时候,徐光春的目光柔和了一些,看着赵春梅柔声说道:“别着急,别害怕,把后面的事情在说一说。”

    赵春梅点了点头,再次抹了一把眼泪,然后啜泣着说道:“我趁着一个日本人不注意,瞅机会给我们刘县长打了一个电话,让他过来救我们!然后过了大约不到10分钟左右,我们刘县长就和一个女孩一起过来了,他奋力的打到一个大胖子,然后冲了进来,那个时候,李秋菊已经差点就要被那个松下一郎的日本人得手了,这个时候,刘县长进来了,为了救李秋菊,他就把那个日本人给打倒了,然后又来救我们,然后一个大胖子就追了进来……”

    当赵春梅断断续续的把整个过程都叙述完一遍之后,李开复狠狠的一拍桌子,怒声说道:“这些日本人也太不像话了,他们以为这是什么地方,以为这里是日本吗?还是以为现在的华夏还是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的华夏,难道我们现在还能够容忍在我们的土地上再次发生几十年前曾经发生过的惨剧吗?难道我们还能容忍那些日本人在我们的土地上肆无忌惮的飞扬跋扈吗?”

    省委副书记侯国强此刻更是激动的胡子都翘了起来,也是狠狠的拍打着桌面,怒气冲冲的说道:“不能,我们当然不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在我们华夏发生,尤其是在我们河西省的地面上发生,没错,我们现在的经济建设需要来自国外在资金,但是这种资金的获得不是以牺牲我们同胞的身体、牺牲我们民族的尊严获得的,所以,我建议,对这几个涉案的日本人一定要严加处理!按照我国的法律,给予他们应有的制裁!”

    这时,常委副省长马傲文轻轻用手敲打着桌面,缓缓的说道:“话是这样说没错,但是这次松下集团一行准备在我们河西省投资七八个亿,难道我们就因为这么一点点小事,就让这么一大笔资金白白的流失吗?这么一大笔资金能够带来多少的就业机会,能够让多少下岗工人再就业,同志们,我想我们应该冷静一下,从长计议,我们应该从全省经济发展的大局出发,不能因为对方小小的缺点就全盘否定。”

    马傲文说完,会议室内一片沉默。

    众人无法否认,马傲文说的也非常有道理,此时此刻,靠墙边座位上的四个女孩已经停止了哭泣,她们在瞪大了眼睛,静静的等待着结果,在马傲文说完的那一刹那,他们甚至感觉到了绝望。因为如果真的按照马傲文所说的去处理的话,那么她们所受的的委屈都白受了,那些犯了罪行的人却可以打着促进发展经济的幌子堂而皇之的走在大街上,而她们,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然而,徐光春却冷冷的说道:“那就表决吧,我支持依法严惩!绝不姑息,我们绝对不能以牺牲民族尊严为代价,换取投资!在民族大义面前,我宁可放弃那所谓的投资!”

    李开复也举手说道:“我赞成徐书记的意见。”

    侯国强则更是坚决:“我完全赞同徐书记的意见。”

    军区政委谢玉明也表示,完全支持徐光春的意见。

    看到省委书记徐光春已经和省长李开复都达成一致意见了,其他人也知道,这件事情的基调基本已经定了下来,所以除了马傲文以外,其他的常委完全赞同徐光春的意见,最后,省委形成一致意见,那就是对这几个日本人严格按照国家法律办事!

    四个女孩的脸上这才露出一丝轻松的神情,看到会议的结果,她们知道,强大的祖国成为了他们真正的保护神,在祖国的土地上,自己的尊严和权利是得到严格保证的。

    要说今天最忙碌的人,那就得说是南平市公安局长艾整人了,他这刚刚接到省公安厅的指示,让他放人,放了人还不到3个小时呢,他都已经回家睡觉了,在睡梦中就接到了电话,让他必须尽快把那几个日本人抓捕归案。

    艾整人一下子就从床上蹦了起来,急忙把衣服穿上,一边往外走,一边给自己的手下打电话。按理说一般这种事情,他只需要指示手下去做就行了,但是艾整人却不这样认为,现在凡是和刘飞有关的事情,他都会亲力亲为,亲自带队,防止手下万一有哪个不长眼的得罪了刘飞,把自己也给搭了进去。尤其是想起省公安厅的指示才刚刚下发不久,这还不到3个多小时呢,居然就连夜更改了指示意见,并且当时的赵主任说的是,奉省委常委会最新指示,这几个字艾整人可是听的清清楚楚的!

    此时,艾整人再次想起自己临走之前刘飞对自己所说的那句话:“你只管按照省厅的指示行动,其他的我来搞定!”天啊,不会这更改指示又是刘飞操控的吧!那他的能量也太大了一些。

    艾整人同志虽然猜的不全对,但是也不远矣!

    此时此刻,在河西省五星级大酒店世贸大酒店内,宫春山正在和一个人通电话,一边通电话,一边隔着透明玻璃窗,看着浴池内一个90后的小美女在里面洗澡,浴池内,一个身材高挑的90后小美女一边洗澡,一边冲着工春山摆出各种各样的撩人姿势,让宫春山异常兴奋,过了一会,小美女沐浴完毕,浑身一丝不苟的走了出来,宫春山连忙对着电话里面说道:“老弟啊,刘飞的事情就拜托你了,这两天你只要出来露露面就行,等到刘飞他们那边没有业绩的时候,你在跳出来,装作对他们的方案比较感兴趣的样子,到时候,只要他们说上钩了,我就能顺势拿下刘飞,让他永远没有翻身之日!”

    挂断电话,宫春山一把抱住个子比他还高了半个头的身材爆好皮肤爆细腻的小美女,把她按倒在大床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