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四卷西山县长第276章这就是我的底线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7453

    1个小时以后,刘飞让杜宇给宾馆前台打电话,让那两家公司上来。

    过了一会,韩国当代集团金永南一行人和日本丰田集团宫本熊二一行人同时走进刘飞他们所在的会议室内。

    两家公司的人见面谁也没有打理谁,而是默默的找到座位坐下。

    然后两家公司的人便冷冷的看着坐在对面的张群书和李庆安,来的的早的那个韩国翻译一眼就看出之前和自己说话的那个华夏人居然没有在场,这让他十分纳闷。在他看来,应该是那个华夏人是这群西山县的头头,但是现在,这么重要的会谈他居然不在场,这西山县的人到底想做些什么?韩国翻译便把自己的顾虑小声的凑到金永南贰耳边说了一下,金永南听完也是紧紧皱起眉头,当即脸色就沉了下来,冷冷的对坐在对面的张群书说道:“你好,我是韩国当代集团的总经理金永南,请问你们二位是?”

    金永南的话通过翻译说了出去。

    张群书表情沉稳,整个脸就如同一张没有表情的面具一般,看不出一丝一毫的表情元素,沉声说道:“我是西山县副县长张群书,我身旁的这位是我们西山县的秘书长李庆安。”

    金永南一听是副的,顿时眉头就皱的更紧了,说道:“我们今天是来和你们西山县谈合作事宜的,你们能做的了主吗?”

    张群书脸上依然没有表情,只是淡然说道:“有什么事情你可以先和我谈,我们县长正在和一个大型商业伙伴就可燃冰项目进行沟通。”

    金永南当时就愣了一下,“大型商业伙伴?难道对方的规模比我们还大吗?”

    张群书默默的点点头,但是脸上的神色却是异常坚定。这下反倒是把金永南给镇住了。这本来金永南还想着在谈判的时候,利用自己韩国排名二位的超级大财团的身份好好的震慑一下西山县的众人,以取得心理优势,然后在抛出准备与西山县在可燃冰项目中进行合作,以自己的真正目的也就是要大规模购买可燃冰打下伏笔,这样一来,在心里优势和投资的***下,西山县怎么能不乖乖的进入自己早已设定好的陷阱,心甘情愿的把可燃冰产品用比较优惠的价格卖给自己呢?

    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时候西山县的县长居然没有时间出来接见众人,只派出了一个副县长来应付,最为关键的是,对方居然和一个比自己还要庞大的公司进行沟通,难道对方的真正目的也是可燃冰产品吗?一种危机感油然而生,金永南脸上露出了一丝凝重的表情。看来西山县可燃冰项目已经成了众矢之的了啊,这次想要痛快的便宜的拿下可燃冰产品的道路恐怕是充满了崎岖啊!

    这个时候,坐在金永南不远的日本丰田公司的总经理宫本熊二也已经听了翻译说的话,神情也变得极为严峻起来,他的算盘和金永南打的都差不多,这也是外国公司对付华夏政府和企业最常用的手段,压之以威,诱之以利,以此来掩盖他们的真正目的,最终常常导致华夏国损失惨重。

    而这还仅仅是外商常用的手段之一,外商还有一招最狠的,也是最绝的,那就是在进入华夏市场初期,先以超低廉的价格赢得华夏的市场,站稳脚跟之后,便开始继续以低廉的价格开始进攻,一点一点的蚕食华夏的市场,逐渐的把一些小的华夏企业淘汰出局,当外商一旦真正的掌控了某个领域市场主导权的时候,他们就会露出阴森恐怖的嘴脸,到了这个时候,他们就开始拿出杀手了——提价!这个时候,华夏的政府或者是企业对于外商公司这种作为已经无能为力,只能望洋兴叹了。比较具有典型代表意义的便是华夏国目前的粮油尤其是大豆油市场。2009年,华夏海关总署发出了“外商投资企业在华夏粮食领域的控制力正在加强”的预警。其中,以ABCD(ADM、邦基、嘉吉和路易达孚)四大国际粮商为代表的外资企业,利用并购、参股、合资等形式,已经控制了中国近60的油脂企业。{ 一 小 说 }

    会议室隔壁的小会议室内,刘飞静静的依靠在椅子上,正在电脑上查阅着关于韩国现代集团以及日本丰田公司与可燃冰项目的有关信息。

    足足花费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刘飞才从一个英文网站上搜到一条非常不起眼的报道:“韩国现代集团正在尝试着把可燃冰作为替代汽油的新型动力能源!”刘飞在看看这条新闻的时间,已经是5年前的事情了,5年的时间,足够研发一种新型产品了,尤其是汽车产品,看到这条新闻的时候,刘飞笑了,他的笑容中充满了嘲讽之态。他现在总算是明白韩国现代汽车集团为什么连总经理都亲自出动来“纡尊降贵”的与西山县来谈判了。恐怕日本丰田集团的目的和现代集团也差不多。

    刘飞淡然一笑,脸上带着笑容就推门走进会议室内,此刻,他已经做好煎熬棒子汤和鬼子汤的准备!因为他始终坚信,知彼知己者才能百战不殆!

    而这个时候,韩国当代集团的金永南和日本丰田公司的宫本熊二等人正在默默的翻阅着从西山县展台上得到的关于可燃冰项目的资料,静静的等候着刘飞的回归,因为他们知道,在华夏的制度上,这种重大的事情没有一把手拍板是定不了的。

    看到刘飞走出来了,张群书和李庆安全都笑着站起身来,纷纷向两旁挪了一下座位,把正中间的主位留给了刘飞。刘飞毫不客气的坐了下去,笑着说道:“对不起啊各位,让你们久等了,我在这里表示歉意。”刘飞说完之后,张群书给刘飞引见了一下金永南和宫本熊二,又给两人引见了一下刘飞,双方再次坐定之后,刘飞才问道:“金总,宫总,不知道你们找我们西山县有什么事情?咱们是这样开放式的谈,还是我和你们一家一家的谈?”

    金永南和宫本熊二对视了一眼,纷纷选择一家一家的谈。于是,日本丰田集团的人退场,现场只留下了金永南一行人。

    金永南仔细观察了刘飞几眼,发现刘飞这个县长居然比其他的几个西山县的领导年轻的多,心中有些诧异,因为他也稍微了解华夏国的制度和规则,尤其是官场规则,那是想当讲究论资排辈的,而眼前这个年轻人居然坐了县长这个职位,而且其他的人看起来对他颇为尊敬,他心中不由得就提高了警惕,心说这次还真不能掉以轻心,于是,他笑着说道:“刘县长,是这样的,我们韩国当代集团看到西山县经济发展速度越来越快,经济发展环境也非常好,准备在西山县投入巨资兴建一个汽车配件工厂,专门负责加工汽车配件。”说完,金永南满脸笑容的看着刘飞,心说有这个诱饵在前面,我就不信你不上套。

    张群书和李庆安一听,顿时喜出望外,西山县现在是穷怕了,有这么一个国际大财团建一个汽车配件厂,可以解决多少人的就业问题啊,这绝对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消息,于是,两人全都一脸渴望的看着刘飞,希望刘飞赶快答应下来。

    然而,刘飞听完之后,脸上平淡如水,只是轻轻的哦了一声,说道:“是啊,金总,你们准备投资多少钱啊?”

    金永南淡淡一笑,“前期大约**千万到一个亿左右,后期将会视情况而定。”

    张群书等人表现的就更加高兴了,然而,刘飞依然平静似水。

    金永南说完之后,一直在仔细观察着西山县这几个人的表情,看到张群书他们几个兴奋的表情的时候,心中估摸着这事情应该也差不多了,但是看到刘飞表情的时候,他可就有点头痛了,那没有闹懂这位年轻县长心中到底想的是啥,为什么自己说出这么优厚的条件的时候,他咋一点反应都没有呢?难道他以为他是韩国棋手石佛李昌镐啊!

    “刘县长,你有什么异议吗?”金永南一看,刘飞居然没有继续谈下去的意思,只能自己去引导他了。

    刘飞笑笑:“金总,对于你在我们西山县投资建厂我们是热情欢迎的,尤其是兴建汽车配件厂之事,我们就更是举双手欢迎了,只是我想,这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吧?虽然投资建厂是双赢,但是在其他任何地方也都可以,尤其是汽车配件厂这种低技术含量的企业。金总一定有什么附加条件吧?我想咱们还是提前说明了好!”

    金永南听到这里,心理咯噔一下,坏了,难道这个年轻人看穿自己的心理在想什么了吗?不过他的脸上却还是露出一丝自信的笑容,说道:“刘县长你说的没错,做买卖是要讲求公平的,我们当代集团希望能够在可燃冰项目中与贵县合作,希望能够入股可燃冰项目。”金永南开始漫天要价了。

    刘飞却轻轻摇摇头:“对不起,目前以可燃冰项目股东资金实力完全能够操作这个项目,不需要其他人进行合作参股了。”

    金永南早已料到这一点,所以退而求其次,说道:“那既然这样的话,我想和贵县签订一份可燃冰项目代理协议,我们当代集团希望能够取得可燃冰产品独家代理销售权。”

    刘飞还是摇摇头,他发现这个金永南的心理攻势到做的真够绝的,先提出那么一个天大的诱饵来***自己,然后提出一个又一个比较高的要求让自己拒绝,等他提出自己的真正目的的时候,自己这边肯定因为前面拒绝了太多次了,而无法拒绝最后一个看似合理,其实隐藏着极其阴险目的的要求。

    金永南见刘飞一直在摇头,不由得有些怒了,说道:“刘县长?你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们西山县没有与我们当代集团合作的诚意吗?”

    张群书、李庆安一看刘飞居然接连拒绝了对方的意思,这心理可就有点急了,心说刘县长啊刘县长,你就赶紧答应了吧,要知道,西山县这么多年了,还没有诞生过一个超过5000年的项目呢!现在好不容易有这么一个投资商准备投资了,千万别给搞黄了啊,而张群书更是在旁边轻轻的拉了刘飞的衣角一下,向他试了一下眼色,意思是让刘飞悠着点。

    刘飞冲他微微点头,示意他不用着急。

    然后刘飞猛的脸色一变,看向金永南说道:“金总,我也不想和你绕圈子了,实话跟你说吧,半年以后,一桶可燃冰产品就会出来。而且我也知道,你们当代集团已经研发出了利用可燃冰作为动力的新能源汽车,如果你们当代集团真的想要与我们合作的话,我们希望的合作方式是,当代集团在我们西山县投资兴建一个可燃冰汽车制造厂,这个制造厂当代集团和我们西山县合营控股,各占50%的股份,由当代集团负责提供汽车制造技术和销售,由我们西山县提供土地和各种优惠政策!这样,我们可以给你们当代集团可燃冰产品在韩国的代理权!”

    听到刘飞提出这个条件,张群书和李庆安眼神都狠狠的收缩起来,天啊,这刘飞简直就是敲诈,赤×裸裸的敲诈啊!当代集团怎么会答应这种苛刻的条件呢!

    听到刘飞的条件,金永南差一点气的蹦起来!他铁青着脸说道:“不可能,不可能!这种条件我们当代集团不可能接受!”

    刘飞冷冷一笑:“对不起,如果你们不能接受,我也无能为力。我刚才说的就是我们的底线!没有一丝一毫可以变动的余地!”

    “你……”金永南气呼呼的用手指着刘飞,他现在真想狠狠的给刘飞一嘴巴,因为刘飞这个条件实在是苛刻的出乎他的想象,更是超出了他的底线。

    刘飞轻轻的点点头:“没错,这就是我们的底线。”

    金永南看到刘飞眼神中的坚决,无奈的耸耸肩,说道:“那好吧,刘县长,我们今天的谈判就进行到这里吧。”

    刘飞毫不犹豫的点点头。

    接下来,金永南带着韩国当代集团的人退走,刘飞跟日本丰田集团的人依然是故技重施,提出了同样的条件,丰田集团的人照样当场退走。

    等这些人都走了,张群书满是担忧的对刘飞说道:“刘县长,你提的那个条件是不是太苛刻了啊?”

    刘飞淡淡一笑:“苛刻?我这条件不算苛刻,与当初他们与我们那些汽车企业谈判时候提出的条件想比,这条件都算是比较优惠的了,我这不过是替那些企业收回一点利息罢了!想在我们西山县的土地上占便宜,他就得做好吃亏的准备,你放下吧,可燃冰项目这么大的利润,他们是不可能放弃的,明天他们还会来的。”

    就在刘飞、张群书他们煎熬棒子汤和鬼子汤的时候,在五星级世贸大酒店里面,一场充满了妥协和退让的谈判也在同时进行着。

    美帝亚集团的威廉姆斯带着一个谈判团队与宫春山的团队在会议室内对面而坐。

    宫春山满脸笑容的说道:“威廉姆斯先生,首先感谢你给我这个机会,与你们伟大的美帝亚集团进行谈判。我想了解一下,贵集团准备在我们西山县投资什么项目,现在有具体规划了吗?”

    威廉姆斯没有说话,只是用眼神看了一眼旁边的副总经理乔治,乔治点点头,看着宫春山说道:“宫县长,我们威廉姆斯总经理已经决定,在西山县投资12个亿,建一座大型化工制药企业。”

    宫春山听到12个亿的数字的时候,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剧烈的跳动着,他怕自己听错了,连忙追问了一句:“多少个亿?”

    乔治非常肯定的说道:“12个亿,人民币。”

    哗的一下,宫春山感觉到自己浑身热血都已经沸腾起来,天啊,我是不是好事做的太多了,所以这么巨大的馅饼才掉落在我的头上啊,如果能够签下这个投资协议,恐怕刘飞就是在厉害,恐怕也比不过我的业绩了。12个亿啊!

    看到宫春山那激动的神情,威廉姆斯的眼神中露出了一丝轻蔑之色,心中说道:“哼,短视的华夏官员,你可知道,我这化工制药企业在我们美国早已经是属于严禁立项的严重污染企业,虽然能够带来丰厚的利润,但是却会给生态环境带来毁灭性的污染,哼哼,你真的以为我们集团是什么救世主不成?你大错特错了,不光是我,恐怕那些其他的外国企业之所以在你们华夏国投资化工制药行业,就是因为大部分行业在欧美国家都属于高污染企业,根本不让开罢了!”

    这时,乔治又接着说道:“宫县长,我们投资这么大,你们有什么优惠政策吗?”

    宫春山满脸激动,口若悬河哗哗说了一大堆的优惠政策,然后乔治最后却是摇摇头,说道:“宫春山,我们威廉姆斯总经理对贵县的可燃冰项目比较感兴趣,希望能够获得可燃冰项目在美国的独家代理权,你看你能办到吗?”

    宫春山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咬着牙说道:“没问题,我能办到!”

    看着宫春山答应了,威廉姆斯的脸上露出一丝冷笑:“刘飞啊刘飞,你的死期已经不远了。看看你这个下属吧,他和你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你早晚会死在他的手上的。这个宫春山真是我的福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