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四卷西山县长第282章柳暗花明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似乎为了掉人的胃口,阿拉贡在宣读最终的结果的时候在最关键的时刻竟然停了下来,然后看了看台下三个面试人员的脸色,他发现新笑县副县长的脸色是苍白的,紧张的,他的双手竟然隐隐有些发抖,莱阳县的武钢脸色是通红的,双拳是紧握的,胸脯一起一伏,显然也是十分紧张。当他的目光落在刘飞脸上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自己有些失望,因为他从刘飞的脸上看到的是一脸的平静,没有丝毫的紧张和变色,阿拉贡不由得笑了!看到刘飞,他想起了一个中国古老的成语——无欲则刚!没错,这个年轻人看起来似乎一副无欲无求的神色,否则他也不会提出那么苛刻的合作条件了吧!

    扫过一遍之后,阿拉贡才大声的宣布道:“我们洛克菲勒财团最终的选择是——西山县!”

    这个结果一宣布完毕,就如同平地里响起了一声炸雷,整个会议室再次陷入了一片嘈杂声之中,人们在不停的议论着,猜测着,有的甚至是愤愤不平:“凭什么选择西山县呢?他们的条件那么苛刻?难道这群老外的脑袋真的被驴给踢了、被门给夹了不成吗?”

    张群书和李庆安听到这个消息,已经再也控制不了兴奋的心情,四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张群书更是大声的笑着对刘飞说道:“刘县长,我们赢了,我们居然赢了!”

    而刘飞却依然是那副风轻云淡的样子,好像赢了才是正常的一般,笑着说道:“我们肯定是要赢的。”

    张群书和李庆安则是一脸的不解之色,李庆安则问道:“刘县长,为什么阿拉贡选择我们,而不选择优惠条件最好的新笑县呢!难道老外不知道成本越低利润越高的道理吗?难道老外大发善心了,想要做些慈善事业不成?”

    刘飞冷冷一笑:“哼,老外大发善心,你太看得起他们了,这群老外可是精明着呢,他们怎么肯做亏本的买卖呢!他们选择我们,难道你们以为他们安的是什么好心吗?”

    张群书和李庆安听到刘飞居然用这种语调说话,不由得全都皱起眉头说道:“刘县长,难道这群老外还有什么别的目的不成?”

    刘飞默默的点点头,正要给两个人解释一番,这个时候,大厅里面的人全都安静了下来,因为众人已经看到新笑县的副县长肖沈阳已经站起身来,快步走到主席台前,颤抖着身体大声的说道:“阿拉贡董事长,我有一事不明,想要当面请教一下。”

    阿拉贡看到肖沈阳,不由得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非常客气的说道:“肖县长你好,请上来座,对于你这个救命恩人,我们四个人还是非常感谢的。”

    肖沈阳轻轻的点头,在阿拉贡对面做好。主席台下的人则全都伸长了耳朵静静的听着,他们都想知道,阿拉贡为什么选择西山县而不选择优惠条件最好的新笑县,这是众人都想知道的事情。

    阿拉贡等肖沈阳坐好了,才笑着解释道:“肖县长,我非常感谢你们新笑县能够为我们洛克菲勒财团提供这么优惠的投资条件,我能从中感受到你们的诚意,而且说实在的,即使是在其他的地方,像你们这样优惠的条件也已经很难找到了,但是我们要从很多角度来考虑问题,这是我们投资商与你们政治家考虑问题角度不同的地方,你们首先考虑的是政绩,所以才会有那么优惠的条件,但是我们投资商考虑的角度则是由不同的基数组成的,优惠条件只是其中的一种,诚然,你们的优惠条件可以降低我们的成本,但是却也大大提升了我们投资的风险,举个例子吧,你们的优惠条件里面有一条是为我们提供3000亩的免费土地,也许这一条你们能够做到,但是我们要考虑的是这其中的风险问题,土地也许你们可以给我们,但是那些失去土地的农民他们怎么办?你们是否能够妥善处理好与农民之间的关系,土地补偿问题如何解决!你们新笑县县政府在提供优惠条件里面并没有提到这一点,但是这一点却恰恰是我们非常关心的问题,因为这个问题将会直接关系到我们投资的风险大小!如果失去土地的农民不能妥善安置,他们万一闹事起来,对我们来说是得不偿失的。此为其一!再举个例子,你们的优惠条件有一条是说,你们当地工人工资的待遇很低,可以帮助我们降低成本,我非常感谢你们能够为我们考虑,但是你们有没有为你们当地的人民考虑呢!但是我们,却必须要考虑这一点的,否则万一发生富士康那种十二连跳的事件,那不仅是对工人的一种损失,对我们企业的信誉来说也是一种损失,现在的华夏已经过了低成本招工的时代了,我们投资商现在更关心的是当地的政府能否为我们投资商提供一种良好的投资环境,比如稳定的民商关系等!所以,从这一点来比较的话,虽然西山县的条件有些苛刻了,但是他们所提出的合作条件却恰恰解决了我们投资商的后顾之忧!对于我这样解释,你满意吗?”

    阿拉贡说完,肖沈阳顿时呆若木鸡!这种论调他还是第一次听到,他实在想不到,自己精心准备的优惠条件,居然成为自己失败的根源!他不甘心啊不甘心,最后,肖沈阳咬咬牙,决定打出自己最后一章底牌——人情牌!

    肖沈阳非常沉痛的点点头,然后说道:“阿拉贡董事长,你说的听起来倒是非常有道理,不过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没有当初我们新笑县全体干部、官兵的全力营救,您和戴维斯先生以及两位总监能否活着出现在这里呢?我们华夏有句古话,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难道您就不能看在我们不眠不休辛辛苦苦工作了十多个小时才把你们四位从泥石流里面挖出来的情分上,选择我们新笑县吗?从这一点来看,我们新笑县绝对是最人性化最具有爱心的一个!”

    肖沈阳现在是活出脸皮去,准备进行一下最后的挣扎了,因为他曾经得到了市委的许诺,只要能够拿下这个项目,市委将会考虑将他扶正,成为名副其实的新笑县县长!他认为,当自己打出这张人情牌的时候,阿拉贡怎么也得考虑一下了。

    然而,肖沈阳万万没有想到,阿拉贡在听到他说完以后,脸上竟然隐隐泛出一股怒色。就连阿拉贡旁边的戴维斯和两个总监脸色也变得异常难看!

    此时,整个大厅的人全都愣愣的看着,他们被眼前的事情跟惊呆了,谁都没有想到,肖沈阳居然救过这四位的命!很显然,这是一张非常犀利的牌!

    张群书和李庆安听到这里,肺都快被气炸了!张群书颤声说道:“无耻……实在是太无耻了,这天底下竟然有如此无耻之人!携带电视台记者抢夺我们救人的功劳也就罢了,此刻居然想要用这种抢夺别人的功劳拿来换取人情的人存在,实在是太无耻了!”

    刘飞却轻轻的拍了拍张群书的肩膀时淡淡的说道:“张县长,稍安勿躁!是我们的东西,谁都拿不走的!就让我们在这里好好的看看这位肖县长在这里表演吧。”

    这时,李庆安突然问道:“刘县长,刚才我听阿拉贡说的话好像很有道理啊,你说他说的是真话吗?”

    刘飞轻轻的摇头说道:“哼,真话,他说的要是真话那才见鬼了呢!他不过是在为自己的真正目的寻找的托词和掩饰罢了!”

    李庆安奇怪的问道:“刘县长,那你说阿拉贡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呢?”

    刘飞笑笑:“可燃冰技术!可燃冰技术才是阿拉贡此次前来西山县的真正目的!否则你以为他会心甘情愿的拿出20多个亿来兴建什么工厂吗?不会的,很多人都被阿拉贡那一套套的假话给欺骗了!他们的投资肯定是真的,但是他们的真正目的是可燃冰这绝对也是不会错的。”

    李庆安突然瞪大了双眼说道:“刘县长,你的意思是说,阿拉贡为了得到可燃冰技术,不惜投入巨资来西山县投资建厂,以掩饰他们要采取商业间谍或者其他手段来得到可燃冰技术的真正目的?”

    刘飞点点头:“没错!陆地可燃冰技术到目前为止,只有我们西山县的技术人员谢文东才真正掌握了,而且已经开始运用到实际操作中了!就算是美国这种技术发达国家都没有掌握这种技术!”

    李庆安感觉自己的后脊背一阵阵发凉,感叹道:“刘县长,这阿拉贡真是老谋深算啊!他不会真的得逞吧?”

    刘飞却轻轻的摇摇头:“这可不一定,每个人的间谍手段实在是太多了,这次回去之后,我们必须采用妥善的措施来防止***事件发生,否则这种陆地可燃冰技术被外国得去,不仅对我们西山县是一个损失,对于咱们国家的能源战略来说,也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这个时候,主席台上发生了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在阿拉贡听到肖沈阳打出人情牌以后,脸色突然一变,声音似乎也变得阴冷起来:“肖县长,你的意思是说,自始至终,把我们四个人从泥石流里面挖出来的人都是你们新笑县的人做的了?”

    肖沈阳看到阿拉贡的表情和其实突然变了,顿时一种不好的预感从心底传来,但是此刻,他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他咬着牙说道:“没错,从头到尾,都是我们的人做的,您是不知道啊,我们为了救你们,还专门发动到了附近的村民前来帮忙呢!那些村民最后连一点酬劳都没有索要就离开了。”

    阿拉贡轻轻的点点头,眼神中闪过一丝怒色,但是他还是强行压下心头的怒火,说道:“哦,是嘛,肖县长,我有一个疑问还请你解答一下,当初我们四个人被困在车内的时候,有一个人一直就站在扯边,和我们用英语进行沟通,请问这个人也是你们的人吗?”

    肖沈阳一听,心中暗道不好,不过他还是咬着牙说道:“没错,这个人是我们新笑县的英文翻译。”

    阿拉贡怒极反笑,“那好,请肖县长让这位翻译和我通通话吧,我想听听他的声音,和他沟通一下那天的事情,对他表示一下感谢。”

    肖沈阳的汗刷的一下瞬间就打湿了全身,谎言一旦被揭穿,肖沈阳及新笑县将会承受到一种难以想象的压力,但是此刻他已经毫无退路了,直着脖子坚持道:“对不起啊阿拉贡先生,我们的翻译最近回老家去了,他的手机打不通了。”

    阿拉贡突然站起身来,狠狠的一拍桌子怒色说道:“肖县长,算了吧!咱们都不是小孩子了,难道你真的以为我阿拉贡的耳朵已经聋了吗?难道你真的以为我眼睛看不见了吗!你看这是什么!”说着,阿拉贡突然从口袋中掏出一个胸牌扔到肖沈阳的桌子上!

    肖沈阳拿起那个胸牌一看,顿时傻眼了,因为胸牌上赫然醒目的贴着一张照片,这张照片他太熟悉不过了,因为今天他一直在和对方交手,而照片下面写着一行文字:西山县县长:刘飞!

    肖沈阳拿着胸牌的手不由得颤抖起来,声音也颤抖起来:“这……这个胸牌怎么到您的手里了?”

    阿拉贡冷笑着尖酸的说道:“这个胸牌为什么不能在我的手里呢,因为这个胸牌的主人在营救我们的时候,一直在用英语和我们进行沟通,在他为了撕开一块铁板的时候,这个胸牌的绳子被铁板隔断,胸牌就掉落在我的手中。肖县长,实话跟你说吧,我们早就知道真正营救我们的是西山县的刘飞和他的团队了,因为我也懂得汉语!”说道最后,阿拉贡那句话是完全用汉语吼出来的。

    肖沈阳傻傻的瘫软在椅子上,他知道,完了,一切都完了!谎言被揭穿了!等待自己的将会是什么样的结局呢?他不敢在往下想下去!

    而此时,张群书和李庆安已经振臂高呼起来!因为直到此刻,营救事件的真相终于在当事人的亲自证实下,真相大白了!肖沈阳已经完全傻*逼了!

    刘飞的脸上也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

    突然,刘飞的手机急促的响了起来,刘飞不由得皱起眉头,拿出手机一看,是西山县县委书记周文夫打来的电话:“刘县长,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刘飞心头就是一颤,因为周文夫作为县委书记,一般的事情是不会表现的这样失态了,刘飞急忙问道:“周书记,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周文夫急促的说道:“刘县长,可燃冰技术专家谢文东失踪了!你的司机黑子也不见了!已经整整一天都找不到他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