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四卷西山县长第325章父子见面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刘飞接通电话,却听到里面没有人说话,他正在纳闷的时候,一辆红旗轿车缓缓停靠在刘飞身边,车窗缓缓摇下,就听到电话里面传来一个很威严的声音:“刘飞,上车。”

    刘飞低头看去,只见车内一个看不清样貌的男人正在对着手机说话,很明显,他就是那个神秘男人,刘飞只是冷冷的扫了他一眼,然后毫不犹豫的上了红旗车。

    红旗车缓缓启动,穿行在燕京市的大街小巷,最后缓缓驶进一个门口处有荷枪实弹士兵站岗的守卫森严的别墅小区内。刘飞虽然没有来过这个地方,但是看到门口那些站岗的士兵,在透过玻璃窗,看着外面进进出出的车辆牌照便知道,自己走进了一个真正高层的世界,看着那一栋栋独门独院的别墅,刘飞就知道,这座别墅小区里面随便一个别墅里面走出来的人,恐怕跺上一脚,整个华夏都得颤上三颤,摇上三摇。

    自从刘飞上车以后,那个神秘男人一直都没有和刘飞说话,但是刘飞却敏锐的感觉到,这个神秘的男人一边开车,也在一边仔细的打量自己,然而,刘飞表情却是一片平淡。如果说之前等候的时候,他心情还十分焦虑的话,此刻,刘飞反而没有什么感觉了。

    一面而已,仅此而已。

    然而,当红旗车缓缓驶入一座别墅大门的时候,刘飞的心还是砰砰的剧烈的跳动起来,这里是什么地方?难道我的母亲与这里的人有关吗?难道我也是所谓的“高*干子弟”?

    “到了,下车吧!你父亲就在正厅里面等你呢,自己进去吧!”神秘人那冷漠的声音在刘飞耳边响起。

    刘飞轻轻的点点头,心情遽然又紧张起来,他现在突然明白了那句“近乡情更怯”的诗句真正的含义,下了车,刘飞的目光在别墅里面扫了两眼。这座别墅在整个别墅小区里面,论面积绝对属于比较大的,光是别墅区外面的这个停车场就足足有两三千平方米,停车场上,停放着十多辆红旗轿车,放眼望去,看到那些红旗车的车牌,刘飞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就这些车牌,有一辆车是辽东省的省委二号车,一辆车是江浙省的三号车,还有一辆是闽粤省的二号车,其他的车,也明显都是燕京市、津门市等地比较显赫的车牌。刘飞心中暗道:“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怎么这座小小的别墅内,居然有三位巨头的车子停放在此处。”

    刘飞的视线越过停车场,向前望去,就看到在别墅外面三个一群两个一伙的站着十七八个人,这些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正在交谈着。

    刘飞眼神沉淀了一下,想起刚才神秘男人对自己说自己的父亲就在大厅内,刘飞便迈开大步向别墅方向走去。只是刘飞心中一直有一个疑问,刚才那个神秘男人只说自己的父亲在大厅内,却没有说自己的母亲在哪里,那么自己目前到底在哪里呢?

    看到刘飞迈步走了过来,原本正在谈话的众人纷纷停止交谈,向刘飞看了过来。

    刘飞只是冲着他们笑笑,也没有说话,继续往前走去,因为这些人刘飞一个都不认识,也没有打招呼的必要。

    然而,当他刚刚走进这些人的时候,便听到一个有一个让他心中冒火的声音。

    “哼,不就是一个私生子吗?有什么了不起的,看他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说话的是一个穿戴满身名牌的女孩,看起来也就二十四五岁的模样,但是看向刘飞的眼神,充满了不屑和鄙视。

    刘飞的目光冷冷的从她脸上扫过,不明白她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女孩眼中的那种蔑视和不屑刘飞却是看的清清楚楚,眉头便微微皱了起来,心说我没有得罪你吧,用不到用这种眼神来看我吧?

    刘飞撇撇嘴,干脆无视这个女孩,继续往前走去。

    刚刚迈出一步,就听到一个男人气呼呼的说道:“真不知道爷爷是怎么想的,非要弄这么一个私生子来认祖归宗,有这个必要吗?不就是一个小小的副厅吗?咱们姐妹几个里面,职务最低的好像也是副厅吧,哪个不比他强啊!你们说爷爷是不是老糊涂了。”

    “嘘,不要这样说,让大伯听到了会说你的。虽然我也和你一样想法,但是这种想法最好咱们都烂在心中好了,爷爷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决定的事情,很少有人能够改变的。”

    “哼,就凭他这样的下贱的乡下女人的儿子也想进入我们刘家大院,我不服气,看一会我不给他好看才怪,等着吧!”

    一个个难听的声音不时的出现在刘飞的耳边,让刘飞眉头越皱越紧了,私生子、乡下女人的儿子,认祖归宗?难道他们说的是我吗?

    穿过这些闲聊的人群,刘飞走进别墅。

    这是一座红色的二层高的别墅,在别墅的入口处,站着两个身材挺拔的军人,虽然没有佩戴***,但是他们那犀利的眼神从刘飞身上扫过,刘飞还是感觉到后脊背一阵阵发凉。但是刘飞紧紧是淡淡的扫了两个人一眼,便迈步向大厅内走去。

    进了大厅,刘飞首先看到的是两个老头并肩坐在两个面南北北的沙发上,一个手中拿着一只异常精巧的紫砂壶,一个手中拿着一个大烟斗,两个老头正满眼含笑的望着走进来的刘飞。

    刘飞的目光与两个老头对了一下,便稳稳的站在那里,冲着两个老头一抱拳,说道:“两位老人家你们好,我是刘飞,有个人告诉我我父亲在这个大厅中,不知道两位能否告知事情原委?”

    两个老头相视一笑,那个拿着烟斗的老头笑着说道:“你就是刘飞啊,听说我孙女谢雨欣和你关系不错啊,怎么样,你没有欺负她吧!”

    刘飞一听谢雨欣居然是这个老头的孙女,顿时老脸一红,心说我倒是没有欺负她,就是经常吃她的豆腐而已,想到这里,刘飞连忙一躬身说道:“谢爷爷你好,谢雨欣那么可爱,我怎么会欺负她呢!”

    拿着烟斗的老头笑笑,冲着拿着紫砂壶的老头得意洋洋的一笑,然后说道:“刘飞啊,来,我给你介绍一下。我身边的这个老头就是你的亲爷爷,共和国的功勋人物,刘统勋。”

    “刘统勋?”听到这个名字,刘飞的脑袋嗡的一下子,瞬间就好像被雷给劈了一般,彻底傻眼了。共和国的功勋元老级人物刘统勋,谁不知道啊,那可是颇受世人尊敬和敬仰的前辈,有着极高的社会地位,难道他就是我的爷爷?这……这世界是不是太疯狂了一点!

    这时,那个手中拿着紫砂壶的老头眼神慈爱的从刘飞脸上扫过,笑着说道:“刘飞啊,你在西山县干的不错。”

    面对这个老头,刘飞的嘴嘎吱了嘎吱,但是爷爷那两个字并没有出口,虽然他能够感觉到老头眼神中的那种慈祥和关爱,但是二十多年的抛弃之苦,却不是一时半会就能让刘飞释怀的,他只是看着老头,淡淡的称呼了一声:“老爷子您好。”

    一句老爷子,让谢雨欣的爷爷脸上露出一丝氤氲,他没有想到,自己都介绍完了,刘飞愣是没有喊出一声爷爷来,而反而自己却得到了谢爷爷的称号,他不知道自己是该高兴,还是该苦笑。

    拿着紫砂壶的刘老此刻脸上也露出尴尬之色,他也没有想到,刘飞会叫自己老爷子,要知道,现在哪怕是很多一省的省委书记见了自己,都会尊称自己一声老***或者是刘老,而自己的这个亲孙子却管自己叫一声老爷子,虽然这话也是尊称,但是比起那声爷爷来,亲疏立判。

    谢雨欣的爷爷一看,连忙接着介绍,他用手一指坐在他们两个老头左手边沙发上中间的那个长得颇有气质的男人说道:“刘飞,他就是你的父亲,如今的长安省省长刘枫宇。”

    介绍到刘枫宇的时候,整个屋子全都安静了下来,因为大家都知道,今天的重头戏到了。

    听到谢爷爷说道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自己亲生父亲的时候,刘飞的心一下子就激动起来,脸色也变得异常红润,额头之上青筋暴起,目光缓缓的在那个男人的身上扫过。

    这是一个五十来岁的男人,无情的岁月在他的脸上留下一道道印痕,他的额头上已经多了不少皱纹,鬓角发梢已经开始露出点点白发,但是尽管如此,从他的脸上依然可以依稀看到昔日的英俊模样。此刻,这个男人就仿佛一座高山一般,静静的坐在那里,脸上一片平静,只是看向刘飞的眼神充满了慈爱和激动,西装下,他的手和腿也在微微的颤抖着。

    在刘飞打量着刘枫宇的同时,刘枫宇也在默默的打量着刘飞这个二十多年来都从来没有抱过一次、打过一次的儿子,看着这个只能通过刘飞一张张的成长照片,来感受着儿子一点点的成长的儿子。他的心中酸甜苦辣咸可谓是五味俱全。谁不想让自己的亲生儿子陪在自己的身边啊,谁不想亲自抚养自己的亲生儿子啊,但是他不能。

    儿子会怎么样看自己?儿子会开口叫自己父亲吗?刘枫宇不知道,他真的不知道,他只能默默的望着刘飞,眼神中充满了渴望,儿子,叫我一声父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