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四卷西山县长第329章前往岳阳市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毕业典礼在2天隆重的举行,举行完毕业典礼之后,刘飞走出学校的大门,望着党校外面来来往往的车流,心中感慨万千,党校这半年的学习,刘飞不管是从心理素质上,理论水平上,还是政治水平上,都有了较大的提升,因为这半年来,他可以静下来,仔细的思考在过去8年的宦海生涯中,自己所做过的每一件事,仔细的品味其中的成败得失,然后进行总结,有的时候他甚至还会想,当初那件事如果换一种解决办法的话,也许对自己更为有利。

    当刘飞走出中央党校大门的那一刻,他的脸上充满了自信的微笑,眉宇之间飘荡着万丈的豪情。刘飞甚至在想:恐怕诸葛亮当初离开卧龙岗的时候,也和自己是一样的心情吧!

    拿出手机,刘飞给徐哲、**、刘臃、闷棍王、李小璐、红克、死胖子等一一打了电话,邀请几个人晚上一起聚一聚,其他人都表示能够到场,唯有刘臃的回答让刘飞苦笑不已,“老大啊,我正想给你打电话呢,我人现在已经到了鲁东省岳阳市了,市局的局长,老大,你啥时候过来啊?”

    刘飞只能苦笑了:“臭胖子,你小子活动的速度还挺快的嘛,我不过才告诉你3天的时间,你小子居然人都到岳阳了。”

    刘臃嘿嘿贼笑着说道:“老大啊,不瞒你说,早在10多天之前,我老爸就已经得到消息,你去岳阳市基本上已成定局了,所以那个时候就已经开始活动开了,我也是昨天早晨动身的,今天刚刚在组织部报道完毕,马上就去上任了,反正你也不着急,还有七八天的时间呢,咱俩还是老样子,我先过来打前站,摸一摸当地的情况再说,这样等你来了,好有个参考。”

    刘飞就笑了,还是在家兄弟知心啊,做事情都会为自己考虑,“刘臃啊,你自己也多注意身体,现在不要和当地的人发生矛盾,咱人生地不熟的,要先稳扎稳打,站稳脚跟再说。”

    刘臃表示了解。

    当天晚上,刘飞、**、徐哲等人在长城大酒店给刘飞举行了临别送行酒宴,宴会之上,众人相谈甚欢,但浓浓的惜别之情却也尽数写在脸上,尤其是李小璐,更是抱住刘飞狠狠的咬了他肩头一口,说道:“咸鱼大叔,等过段时间我要去岳阳市去找你,你得包我吃,包我住,还得包我玩的开心!”只是说话之时,李小璐的眼角却缓缓滴落两行泪珠。

    第二天一大早,刘飞便与黑子一起,做动车组回到了南平市。

    当天晚上,刘飞亲自去了河西省省长李开复家,拜访了一下李开复,顺便蹭了一顿晚饭。

    一边吃饭,李省长一边对刘飞说道:“刘飞啊,你知道现在夏明哲从我这里把你借走,为的是什么吗?”

    刘飞轻轻点点头说道:“夏书记跟我说,是要我去排雷的,但是具体是什么雷,怎么排,却并没有对我交代清楚。”

    李开复说道:“没错,你就是去排雷的,不过有些话,夏书记不方便跟你说,就由我来告诉你吧,现在的鲁东省,形势非常复杂。鲁东省乃是咱们华夏的工业大省、农业大省,经济发展水平居全国前列,所以每个派系都想在鲁东省插上一脚。这也是鲁东省形势复杂的主要原因。目前,在鲁东省共有3个主要的派系在较量,其中实力最强大的,就是以省委副书记齐茂才为首本地势力,他们因为植根本土,所以势力盘根错节,实力非常强大。其二,是以省长曹少辉为首的曹氏派系,曹氏派系早在十多年前就已经开始在鲁东省布局,现在已经初现成效,省长曹少辉虽然在鲁东省到任才刚刚两年,但是已经隐隐有与本地派系叫板的实力,而且这两个派系在鲁东省争斗的非常激烈,已经隐隐有水火不容之势,所以最近这段时间以来,鲁东省各种案件频发,这让高层极为震怒,所以省委书记夏明哲,则是中央高层的一步妙棋,他此去就是为了平衡和化解两个派系之间的争斗,让鲁东省减少一些内斗,继续沿着经济发展的的大计方针前进。但是夏书记到任还不足半年,所以他现在相比较而言,虽然处于一把手的位置,但是他在鲁东省的发言权却并不足以体现他的地位。鲁东省一共有15个地级市,而他之所以让你去岳阳市,则是因为岳阳市虽然不是省会城市,但是却是鲁东省经济第一强市,但是由于岳阳市已经被本地派和曹系势力控制的死死的,再加上岳阳市的市委书记又是省委常委,所以岳阳市的地位非常重要,夏明哲只有控制了岳阳市,才能加大在省委中的分量。所以刘飞啊,你的任务非常艰巨,虽然短时间内你不可能敲开岳阳市这座堡垒,但是至少岳阳市有什么风吹草动的,你可以及时告诉夏明哲,让他有所准备。刘飞,现在你明白了眼前的形势了吗?”

    刘飞默默的点点头,但是眼神中却猛的闪起一丝兴奋的火焰,挑战,这次绝对是一次强劲的挑战,这次挑战,就好像当年长坂坡前赵子龙单枪匹马闯曹营那样艰难,但是刘飞却是一个喜欢挑战的男人,越是遇到困难的事情,越是遇到强大的挑战,他就越兴奋,刘飞深深的认同太祖的话:“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刘飞相信,只有在斗争中,自己才能不断的成长。

    看到刘飞的神情,李开复就知道,自己已经不需要对刘飞做太多的动员工作了,因为刘飞现在的斗志,已经高涨起来。李开复最欣赏的就是刘飞这种性格。

    “刘飞啊,你准备什么时候去鲁东省报道?”李开复问道。

    “3天以后吧,我准备利用3天的时间,好好的休息休息,调整一下心情,3天后启程奔鲁东省报道。”刘飞笑着说道。

    李开复轻轻的点点头,然后站起身来,打开旁边的一个书柜,从书柜中拿出一卷画轴来,放到刘飞面前笑着说道:“刘飞啊,这是一卷唐伯虎的真迹《落霞孤鹜图》,你拿去吧,去鲁东省报道的时候送给老夏,就说是你送给他的就可以了,他这个人平时没什么别的嗜好,就喜欢画个画,写个字什么的,尤其是对于唐伯虎的字画诗词极为喜爱!”

    刘飞当时就挠了挠后脑勺,傻笑道:“李省长,这样不好吧,这可是您的珍藏!”

    李开复眼珠子一瞪:“怎么,你小子还跟我见外啊,当初你小子请我和徐书记吃大排档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见外啊,让你拿你就拿着,啰嗦什么,我发现你小子命真好,当初徐书记把你托付给我的时候,送给我一副字画,我现在要把你交给夏明哲了,也送给他一副字画!刘飞,你小子可要给我好好的干,以后你的前途,将不可限量,其实我也可以在这里向你透露一点信息,我和徐书记并不是一个派系的,但是我们两个都很欣赏你!好了,就说这么多了,带上字画,给老子滚蛋!”

    刘飞嘿嘿傻笑着,拿起桌上的字画,很潇洒的站起身来,然后从怀中掏出一枚鸡蛋大小的田黄石来,轻轻的放到李开复面前的茶几上,贼笑着说道:“李省长,您看您照顾我都好几年了,我一直没有机会表示感谢,这块田黄石是我好不容易才淘到的,送给您做个念想!”说完了,刘飞也不等李开复表态收还是不收,拉开门跐溜一下就溜了出去。

    看着刘飞的背影,李开复笑着摇摇头,这几年来,刘飞是自己亲眼看着一点点的成熟起来的,经过4年多的磨砺,刘飞平时做事已经非常稳健了,也许只有在自己面前,他才会露出刚才那孩子一般的顽皮吧,想到这里,李开复拿起桌子上的那块田黄石来,仔细一看,顿时大吃一惊,但见这块田黄石田全石通体明透,似凝固的蜂蜜,润泽无比,绝对属于田黄石中的珍品,是制作印章的最上好的材料,而最近,李开复正好刚刚迷上了印章收藏,没有想到刘飞居然会送来了这么一块珍品,看来这个臭小子对自己还真是有心啊!不错不错,真没白费我栽培他一场。

    至于这块田黄石的价格,李开复自然心中非常清楚,最少也不下几十万,不过李开复并不担心刘飞会贪污公家的钱来给自己买这个,因为在刘飞离开西山县的时候,所有的账目全都是公开的,刘飞没有贪墨国家一分钱。对于刘飞的经济来源,李开复也略微知道一些,光是他大学时候创立的红克集团,每年的分红都是一个天文数字。

    在河西省又逗留了三天的时候,刘飞陪着徐娇娇玩了一天,陪着谢雨欣玩了一天,又陪着薛灵芸玩了一天,然后在第四天头上,又三女一起把刘飞送上前往鲁东省的大巴车,三个女孩在最后的时候,一一与刘飞拥抱分别,在拥抱的时候,三个女孩几乎都对刘飞说了同样的一句话:“刘飞,我会去找你的!”

    当天下午,刘飞和黑子就一起赶到了鲁东省省会青州市。当天晚上,刘飞和省委书记夏明哲取得了联系,并去夏明哲的家拜访了一下这位鲁东省的一把手。

    夏明哲的家在省委大院内,环境极为优雅,室内布局充满了文雅的气息,墙上挂满了诗词字画。刘飞笑着拿出李开复给他的那副唐伯虎的真迹放到夏明哲的面前说道:“夏书记,听李省长说您比较喜欢唐伯虎的作品,我准备了一副。”

    夏明哲打开一看,大吃一惊,虽然非常喜欢,但是却不肯收下,刘飞只好说道:“夏书记,您就收下吧,这幅画是李省长送给我,我又转送给您的。可没有贿*赂您的意思!”

    夏明哲这才缓缓的点点头,既然是这样,那你就有心了,别的我也就不多说了,就问你一句话:“下面的战斗,你准备好了吗?”

    刘飞很坚定的点点头,双拳握紧说道:“夏书记您放心,我已经准备好了。”

    第二天上午,刘飞去省委组织部报道完毕之后,谢绝了省委组织部派人送自己的好意,带上黑子一起到了高客站,坐了一辆青州到岳阳市的大巴车。

    坐在大巴车里面,刘飞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大巴车内的环境,不由得轻轻的点点头,这鲁东省的确不愧为全国排名比较靠前的经济大省,看这省会城市的大巴车,在档次上明显比河西省的高出一截。

    刘飞正在四处看着呢,就听到一阵叽里咕噜的鸟语声伴随着一阵阵淫*荡的笑声,三个中等身材的日本人走上大巴车,这三个人气焰非常嚣张,虽然上了大巴车,依然旁若无人的高谈阔论,只是他们用的是日语,刘飞根本听不明白对方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看到三个人根本不顾忌其他人的感受,在那里叽叽喳喳的说个没完,刘飞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汽车到了时间,便缓缓启动,上了高速公路,直奔岳阳市而去。上了高速公路以后,车上那位穿着蓝色***的漂亮乘务员拿出话筒用英文和汉语分别广播了两遍套词,便打开车上的录像机,播放起了电影《唐伯虎点秋香2》。

    这个电影刘飞早就听说了,据说拍的还算凑合,却一直没有机会观看,心说平时工作挺忙的,这次正好,利用难得的休息时间,好好看一看吧!

    但是让刘飞非常郁闷的是,自从上了车之后,那三个日本人一直在那里叽叽喳喳的大声的说话,还不时的发出一阵阵让人讨厌的淫*荡的怪笑声。

    似乎看出了刘飞的不满,黑子从旁边谈过头来,低声说道:“老大,那三个日本人是三菱会社青州分设的员工,他们在谈论着去岳阳市**的事情,据他们说,现在岳阳市的“人间仙境”娱乐场来了一批极品嫩妞,个个都是**,他们要去玩**的。”

    听到这里,刘飞的眉头刷的一下就立了起来:“难得岳阳市的娱乐场所以及这样开放了吗?这三个日本人远在省会,他们是怎么得到这个消息的,为什么千里迢迢的跑去岳阳市去消费呢?”一团团的疑云在刘飞面前升腾而起,刘飞的嘴角上不由得浮现出一丝冷笑:“看来自己岳阳之旅,恐怕真的会非常精彩啊!好一个混乱的岳阳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