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四卷西山县长第367章抗洪前线2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什么?杨伟被省公安厅的人给带走了?你和陈永干什么吃的?为什么不拦住他们?他们凭什么插手此事?”刘飞愤怒的斥责道。

    这么多年了,刘飞还是第一次对刘臃进行如此语气严重的斥责。这让刘臃颇为委屈。

    “老大,今天早晨我和陈永就接到省厅的通知,让我们两个一起赶往省厅开会,所以我们把事情和下面交代了一下,就赶往省里了,还在半路上的时候,我们就接到市局的消息,说省厅的人今天早晨突然出现在市局,并出示手续表示这次案件由省厅亲自接手,市里负责配合就行了。老大,我们中计了,调虎离山计,肯定是杨凯干的!”刘臃现在郁闷之极,因为作为公安局局长,省厅的指示他必须听从,尤其是这种开会的事情,天大地大,开会最大。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杨凯居然玩了这么一手。

    刘飞听完刘臃的解释,心中的怒火熊熊燃烧起来,他也不是傻瓜,自然知道这件事情肯定是杨凯在幕后推动的,刘臃和自己一样,也是刚刚到岳阳市,很多事情也是身不由己,他知道自己刚才的语气有些重了,便诚恳的说道:“胖子对不起,我刚才的话有些重了,你别往心里去。刚去开会就去开会,咱手里有证据,什么都不怕!只要谢雨欣手中的证据没有丢失,杨伟就跑不了,就算是省厅插手他也跑不了!”

    刘臃听到刘飞的道歉,心中舒服多了,近年来,随着老大职位的越来越大,他对刘飞的尊敬也逐渐升级,虽然兄弟两个人还保持着那种赤诚的兄弟情谊,但是在工作中,他还是非常在意这种等级的,所以他勤勤恳恳的工作,为的就是不让别人抓住自己的把柄,给刘飞抹黑,因为他知道,只要自己做出成绩来,刘飞肯定会想办法提拔自己的。此刻,听到刘飞的道歉,刘臃非常感动,所以他说道:“老大,你放心吧,这件事情我不会放手的,我一切听从你的调遣。”

    “嗯,好,我先挂了,现在大清河堤坝出现险情了,我得去看看!”说着,刘飞挂断电话,跑向出现险情的地段,冲到近前一看,刘飞气的脸都青了,这哪里是什么堤坝啊,根本就是土坡吗,其他的地段都是水泥石头和混凝土筑成的,而这里,根本就是土坡上面摆了一层石头,石头上面抹了一层水泥,此刻河水水流加大,经过一段时间的冲击,下面堤坝上的泥土被洪水带走了大半,堤坝立刻就坍塌了,那一层石头和水泥也纷纷落到了水里。这时,区长孔庆东大声的站在溃坝的边上指挥:“大家不要慌张,我们一定要在堤坝上严防死守,确保每一个地方都不能出现溃坝,否则一旦堤坝决口,我们区里面这几十个村庄,十多万人全都得被淹,快,把准备好的麻袋全都拿过来,麻袋里面装上沙子和石头在这里堵起来,坚决不能溃坝!”

    很快的,几十个村民抬着装满沙子和石头的麻袋快速冲了过来,扔进了溃坝的地方,随着几十个麻袋的如水,这处的堤坝算是保住了,洪水再次冲过来的时候,堤坝虽然摇摇晃晃的,但是总算稳固住了,不过孔庆东一看,又大声的吩咐道:“别闲着,趁现在这个机会,赶快把这个地方在加固一下,其他的地方也赶快进行加固!”

    这个时候,区政府水利局局长和民政局局长也来了,两个人哭丧着脸说道:“孔区长,麻袋快没了。”

    “什么?快没了?按照规定,不是应该库存至少上万条的嘛!”孔庆东冲着两个人怒喝道。

    水利局局长陈兵说道:“孔区长,前任张区长在的时候,有一次视察储备仓库,发现仓库里面麻袋堆积如山,有的已经发霉了,便说留着这么多烂东西做什么,全都卖了吧。我们就只好按照张区长的指示把这些东西全都给卖了!现在库存也就只有三四百条而已!你看是不是咱打报告赶紧向市里申请抗洪物资。”

    “这些事情不需要请示我,赶快去申请,一定要快!”孔庆东焦急的说道,两个人感觉离开去申请抗洪物资了。

    刘飞看到这种情形,突然发现,自己把孔庆东提拔上来的确是一个神来之笔,没有想到这个家伙对抗洪救灾也有一手,便有些好奇的问道:“孔区长,你懂得水利工程这一套?”

    孔庆东苦笑道:“我也只懂得皮毛而已,96年那一年,还在当兵的我参加了多次抗洪抢险行动,硬着头皮进行指挥,倒也积累了一些经验,本来这些事情应该由防汛抗洪指挥部的那些人来指挥的,但是那些人全都是一群饭桶,啥都不懂!”

    刘飞点点头:“恩,你做的很好,这方面我也不懂,你就当我是一个小兵,哪里需要我就往哪里冲!”

    孔庆东连忙说道:“使不得使不得,刘市长,你还是赶快会市区吧,这里太危险了,有我在这里坐镇就行了。”

    刘飞摆摆手说道:“不行,我是分管开发区的领导,必须与前线的民众一起奋斗!”说着,刘飞便冲到人民群众中间,搬起一袋装满沙子的麻袋,往肩头上一放,便随着人流往危险的地方放去,而黑子也抗着麻袋紧跟在刘飞的后面。

    堤坝上除了孔庆东没有人认识刘飞。

    刘飞扛了几趟之后,便感觉有些累了,比较那一麻袋沙子混杂着石块也有一二百斤呢,刘飞大部分时间又都坐在办公室里面缺乏锻炼,所以,等到抗到第10次的时候,刘飞便揉着有些酸麻的肩膀,看着那麻袋有些发憷和眼晕了。

    这时,一个光着膀子的四十多岁满脸是污泥的村民走到刘飞跟前说道:“小伙子,别干的太猛了,你一个人那样干是吃不消的,这东西都两个人抬着干,悠着点劲,后面的活还多着呢!我估计这两天都闲不下来!咱俩一起抬吧!”

    刘飞用手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然后微微一笑说道:“好的老乡,咱们一起抬。”两个人抬一个麻袋,便轻松了许多,随着时间的退役,2个小时以后,仅剩的三四百条麻袋很快就被加固到堤坝处。但是,这一段堤坝足足有两三公里长,这三四百条麻袋怎么够用呢!麻袋用没了,但是河水还在上涨,很多地方也出现了塌方的征兆。

    作为总指挥,孔庆东可就有点急了,连忙摸出手机打通了水利局局长陈兵的电话:“陈兵,你那边事情办得怎么样了?麻袋申请到了没有!”

    陈兵连忙说道:“孔区长,已经申请了,不过主管水利的副市长张玉民说市里麻袋的存货也不多,现在各地都在向市里申请抗洪物资,所以只能给咱们下拨2000条麻袋应急!现在市里正在大量收购民间的麻袋!”

    孔庆东一听,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虽然他不是分管水利的,但是他也非常清楚,正常情况下,市里至少也得准备个几万甚至十多万条麻袋备用的,可是只分给新乐开发区2000条,这里面肯定有问题!所以他迅速走到正在抬着麻袋的刘飞身边,大声说道:“刘市长,陈兵已经向市里申请麻袋等抗洪物资了,但是市里主管副市长张玉民只批了2000条,麻袋的缺口很大啊!”

    与刘飞一起抬着麻袋的那个村民一听孔庆东居然管刘飞叫市长,顿时手就一哆嗦,麻袋掉了下去!

    正好刘飞可以稍微休息一下,他皱起眉头,眼神中闪过一丝怒色,从西山县一步一步从县长到县委书记走上来的刘飞自然明白,即使一个县里面常备的抗洪物资也不只那么一点点,但是市里只批下来2000条麻袋,很显然这是冲着自己来的。

    刘飞对孔庆东说道:“手机借我用一下!”刚才刘飞为了搬运麻袋,已经把自己的手机放到车里面去了。

    孔庆东连忙拿出用塑料袋包裹着的手机递给刘飞,刘飞直接拨通张玉民的电话:“张市长,现在新乐开发区大清河段堤坝非常危险,请你多划拨一些抗洪物资过来,尤其是麻袋,好吗?”

    张玉民接到刘飞电话的时候,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心说刘飞啊刘飞,如果不是发生这种事情,你会求到我的头上?哼,想让我帮忙,门都没有,尤其是刚才自己已经得到杨凯的通知,要他一定要拿捏一下刘飞。所以张玉民只是冷冷的对刘飞说道:“刘市长,你也是分管的副市长,你应该很清楚,全市都是一盘棋,现在出现险情的地段可不紧紧是你们新乐开发区,其他县区河段都发生了险情,我必须综合考虑!如果你想要更多的抗洪物资,直接去找杨凯市长说话去吧!只要他点头了,我这边就没有问题!”

    刘飞一听这话,心中就有了一种不妙的预感,这件事情本来应该是张玉**管的事情,为什么把自己推到杨凯那边去呢!但是现在情况紧急,刘飞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直接挂断张玉民的电话,又拨通了杨凯的电话。

    杨凯接到刘飞的电话,便阴阳怪气的说道:“刘市长啊,你可是大忙人啊,找我有什么事啊?”

    刘飞一听,也没理会他话里话外的嘲讽之意,单刀直入的说道:“杨市长,我想请你给玉民市长打个招呼,给新乐开发区多批几千条麻袋应急!”

    杨凯听完之后,沉默了一会,然后冷冷的说道:“刘飞,咱们做笔交易吧,你把昨天晚上拍摄的有关我侄子的照片交给我,我让张玉民给你多批6000条麻袋!否则一切面谈!”

    刘飞一听,顿时气的浑身发抖,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钢牙几乎咬碎,人居然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我应该怎么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