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四卷西山县长第369章功劳被抢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听到刘飞失踪的消息,原本正在附近组***墙参与抗洪抢险的黑子脑门上一下子就冒汗了,等到他所在的那个人墙处堵好口子之后,他立刻拔腿就冲了出去,沿着刚才刘飞所在的那个口子向下面寻找了过去,在孔庆东的指挥下,也有七八个村民下去寻找刘飞,而其他人则依然在孔庆东的指挥下继续在大坝上组***墙进行抢险。

    现在,所有的人全都面临着艰难的抉择,孔庆东面临着到底是先寻找刘飞还是先抗洪抢险的抉择,他明白如果此刻刘飞站在他的位置上,肯定会选择接着抢险,所以他除了派七八个村民下去寻找刘飞以外,他自己则继续留在大坝上进行指挥,因为他知道,刘飞的目的就是为了保住大坝!因为水火无情!

    而黑子在刚才的那一刻他也面临着艰难的抉择,在完成那次人墙封堵任务之后,他选择了去寻找刘飞,因为他的首要任务是保护好刘飞的安全,其他的都是次要的,作为军人,他要做的就是保护好刘飞的安全!其他的他都可以不顾。但是现在,刘飞却失踪了,黑子心急如焚,暗暗责怪自己没有保护好刘飞,他现在恨不得狠狠的扇自己几巴掌,但是现在,他必须赶快找到刘飞,否则他只能自裁谢罪了。

    刘飞到底到哪里去了呢?

    刚才一个浪头狠狠的打来,刘飞顿时感觉到身体被一股击打的力道袭来,身体根本都不受控制狠狠的推了出去,在那一瞬间,刘飞感觉到胸口好像压了一块大石头一般,闷的发慌,眼前金星乱冒,然后整个人便犹如一叶浮萍一般,汇入翻腾的河水里面向下游冲去。

    危机时刻,刘飞的意识突然变得极其灵敏起来,一股强烈的求生***让刘飞在翻腾浑浊的激流中勉强半睁着双眼,然后双手不停的划动中,使劲的向旁边游去,刘飞一口气被冲出去足足有200多米远,才突然猛的抱住路边的一颗大树,才算稳固了下来,不过此时此刻,经过几次人墙行动和刚才的一翻挣扎,此时的刘飞已经精疲力竭了。他的双手死死的抱着那颗大树,身子悬浮在湍急的激流中。

    过了大约足足有五六分钟,刘飞感觉到自己的力气在渐渐的消失,一种死亡的危机便笼罩在刘飞的上空。此时此刻,决口还没有堵上,湍急的洪流依然向一匹野马一般肆无忌惮的向前冲去。

    就在这个时候,黑子的身影出现在不远处,他一边四处张望一边大声的呼喊着:“老大——刘飞,你在哪里?”

    听到黑子的呼唤声,刘飞浑身一震,一股强烈的求生***让刘飞拼尽力气大声的呼喊道:“我在这里!”但是无奈刘飞的体力已经耗尽,虽然用尽全力,但是声音比起平时也小了很多。

    此时的黑子浑身五官的灵敏度早已经提高到最高级别,虽然刘飞的声音有些微弱,但是他还是敏锐的捕捉到了,顿时寻声望来,便看到身体已经摇摇欲坠的刘飞双手艰难的抱着大树,双手已经渐渐有松开的趋势。

    黑子顿时就像一道野狼一般,开足马力以最快的速度冲到大树旁边,飞快的伸出一只手来,抓住刘飞的胳膊往上一提,刘飞整个人便被黑子拉了上去。然后黑子一把背起刘飞,大步的向堤坝处走去。现在不仅是大清河河水爆满,就连堤坝下面的天地里面的积水也足足有20厘米深了!

    回去的路上,两个人遇到了几个村民,众人簇拥着黑子和刘飞走了回去,来到大坝之上,大坝之上顿时一片欢呼之声,在场的村民纷纷过来问候刘飞,尤其是孔庆东更是激动的走过来搀扶着刘飞说道:“刘市长您没事吧?”

    刘飞笑笑在村民递过来的一个树墩子上面坐下来,笑着说道:“我没事,只是刚才在激流中挣扎了半天耗尽了体力,休息一会就没事了。”

    “刘市长,你还是先回去吧,这里我指挥就成了!”孔庆东对刚才的危机还是心有余悸,所以想要把刘飞劝回去。

    刘飞使劲的摇摇头,说道:“孔区长,你赶紧去指挥吧,别管我了,我是分管开发区的市长,我要与开发区的人民站在一起,快去,别管我,出了事情我喂你是问!”

    孔庆东一听,刘飞就知道刘飞的决心已定,也就不说话了,对黑子说道:“兄弟,你别管其他的了,一定要照顾好刘市长。”

    黑子点点头,没有说话。

    孔庆东很快又投入到抢险的指挥之中。一个半小时以后,1万多条麻袋终于运到大坝附近,有了麻袋,抗洪抢险工作就好做了很多,但是因为新乐段这两三公里的大坝建筑质量太差了,导致多处堤段频频出现险情,所以,刘飞和孔庆东一直在大坝现场坚守着,吃住都在现场。因为两个人都在现场,所以其他的区委区政府的相关领导大部分也全都在大坝现场坚守着,如此一来,工作效率倒也高了很多,虽然危险事件频发,但是在孔庆东的统一指挥调度之下,在刘飞带头的苦干之下,到了第二天晚上的时候,大坝依然安然无恙!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在刘飞辛苦的在大坝上督战抗洪抢险的同时,徐哲和**这两个刘飞的好兄弟也没有闲着,随着暴雨的来临,**敏感的意识到,一个发财的机会来了。尤其是市政府正在面向民间大力收购麻袋,而且收购价高出正常市场价1.5倍之高。

    于是,**和刘臃一商量,便定下来他们新成立的德义商贸公司成立之后的第一笔生意——麻袋生意。因为**平时没事的时候就喜欢上网寻找各种商业机会,商业资源,所以对整个北方地区各种各样的商业资源集散地大部分都比较熟悉,而麻袋生意**也曾经关注过,所以一旦决定下来要进行麻袋生意以后,**迅速上网搜索了一下河西省唐石市一个名叫窝洛沽的小镇,在百度上输入:窝洛沽、麻袋以后,立刻,网站上很多有关麻袋生意的公司广告便出现了,**先与其中大部分登有麻袋生意的货栈老板取得了联系,约定要货之后,当天上午徐哲便亲自赶往窝洛沽镇。因为河西省和鲁东省相邻,而窝洛沽镇距离岳阳市更是不到400公里的距离,所以当天下午2点左右的时候,**便赶到了窝洛沽镇。在镇上雇了4辆大卡车,拉了足足有15万条麻袋,便浩浩荡荡的杀回岳阳市。

    当天夜里12点左右,便到了岳阳市。一夜休息之后,第二天早晨,**和徐哲两个人穿上整齐的西装,而**在临行之前,还特地在他的那身特制的带着口袋的西装上,别了一只钢笔,每人手中提着一个公文包,来到岳阳市负责收购麻袋的临时办公地点。

    路上,徐哲就说道:“**,这次的麻袋我感觉咱们应该采取薄利多销的方式,以正常的市场价销售给岳阳市政府,这样一来咱们能够获得市政府的好感,为市政府节约大量的资金,二来可以缓解老大所负责的新乐开发区大坝上麻袋紧缺的状况!”

    **点点头说道:“没错,英雄所见略同!作为商人,我们要做有社会责任感,在自己发财的同时,也要为社会带来福利,这是老大一直跟咱们说的经商原则!”

    麻袋收购办公室是由岳阳市水利部门和民政部门联合成立的一个临时办公室,地点就在民政部的物资仓库的办公楼里面。**和徐哲走进办公室,便看到三个人正围坐在办公桌前斗地主。看到两个人进来了,一个30多岁的男人抬起头来瞥了两个人一眼,先出了一张牌,然后才冷冷的说道:“你们来做什么啊?”

    徐哲看到三个人之后就是一皱眉头,缓缓说道:“我们是麻袋商人,看到电视上和报纸上说咱们这里收购麻袋,所以就过来了!”

    那个人听到徐哲说是卖麻袋的,这才把手中的牌收拢起来,然后脸上露出严肃的表情说道:“你们有多少麻袋,我可跟你们说啊,少于1000条就不要麻烦我们,我们没那个闲工夫!”

    徐哲笑笑,说道:“我们也没多少,就拉了15万条过来了!”

    听到15万条麻袋,其他两个人也把手中的牌收拢起来放到桌面上,转过身来,其中一个40多岁戴着眼镜的男人惊讶的问道:“你们确认有15万条吗?”

    徐哲很郑重的点点头,笑着说道:“当然了,我们怎么敢和政府开玩笑呢!”

    那个戴着眼睛的男人这才站起身来,主动笑着伸出手来说道:“二位你们好,你们好,我是临时办公室的主任曹金华,咱们里面去谈!”说话之间,把二人让入办公室里间屋子。

    接着,另外两个人又分别给**和徐哲倒上一杯茶水之后,便出去了。

    看到这些人前倨后恭的态度,**和徐哲也有点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

    曹金华关上房门之后,笑着说道:“二位老板,不知道你们的麻袋要卖什么价格?我们现在公开的收购价格是5块5毛钱一条!”

    **和徐哲一听,顿时大吃一惊,因为他们这些麻袋从窝洛沽镇运出来的时候才2块钱一条,即使加上运输和各种成本在内,撑死了也就2快5毛钱,两个人准备3块钱卖给政府就OK了!而正常的市场价也就是3块钱到4块钱之间。”

    不过本着刘飞告诉两个人做生意的原则,徐哲笑着说道:“曹主任,我们准备3块钱一条卖给市政府,也算是我们作为商人,为全市人民做出一点点微薄的贡献!”

    然而,曹金华听到这里之后,原本还笑孜孜的脸上突然一变,冷着脸说道:“你们确认你们准备3块钱一条卖给我们吗?”

    徐哲这次也是第一次做生意,所以经验很少,虽然感觉到这曹金华有些不太对劲,但还是没有听出来到底哪里不对劲,轻轻的点点头说道:“是啊,我确定。”

    曹金华的声音更冷了:“我看是你们麻袋质量有问题吧,是不是你们的麻袋都是破烂麻袋,拉过来以次充好想要趁机发一笔横财啊,难道你以为我们市政府的人都是好骗的吗!对不起,你们的麻袋我们不收了!”

    听到这里,徐哲顿时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说道:“曹主任,天地良心啊,我们这些麻袋可都是从窝洛沽镇拉来的上好麻袋,全都完好无损,不信的话你可以亲自验货!”

    “哼,验货?我可没那个时间!我们做事的原则一向是宁缺毋滥,尤其是涉及到抗洪物资,更不能以次充好!好了,你们出去吧,我们的工作很忙!没有时间招待你们!”说完,曹金华打开房门,示意两个人出去。

    自始至终,**一直默默的观察着曹金华,一句话都不说,直到这个时候,**才关上房门,突然笑着说道:“曹主任你别着急,我这个兄弟啊没怎么做过生意,多多见谅,他说的那个价格我们连成本都不够呢,怎么能那么便宜就卖了呢!你看应该定在什么价位合适?”

    听到**这样说,曹金华的脸上这才露出一丝满意的微笑,缓缓说道:“这位老板还是你比较会做生意,不是我多事,而是我们收购麻袋必须本着认真负责的原来来做事,我们要确保我们所收购的每一条麻袋全都完好无损,质量优良!”

    **笑着说道:“那是那是,那你给定个价吧!”

    曹金华笑着说道:“恩,我看你们大老远的冒着雨拉过来的也不容易,就4快5毛钱一条吧!”说道这里,曹金华又压低了声音说道:“不过咱们可得说好了,我在给你们开票的时候,可是得按照5快5毛钱来开,我的意思你懂吗?”

    **脸上顿时露出一丝会意的神色说道:“懂,我懂!曹主任,我当然懂了,你看你还需要验货吗?”

    曹金华笑着说道:“不用验了,你们的货我绝对相信质量没有任何问题!走,咱们出去开票卸货!”

    这时,**突然一拍脑门说道:“哎呀,曹主任,我给忘了,我有一个朋友向我要了一车货,我忘了他这事情了,这样吧,这15万条麻袋呢,我卖给你们12万条,其他3万条,整好是一车,我留给我那个朋友,你看行吗?”

    曹金华愣了一下,随即笑着说道:“没问题没问题!这样吧,为了补偿你们冒雨给我们来送货,虽然你们给我12万的货,我就给你们按13万条写吧,不过多出来的这1万条你们只能每条得到2块钱!”

    **笑着说道:“没问题没问题!那我们就太感谢曹主任了!”

    紧接着,**和徐哲陪着曹金华一起去了财务部领取了现金支票,然后又随着**和徐哲一起去了躺银行,把应该属于曹金华的那部分钱又转账到曹金华提供的一个账户上,几个人这才一起出来卸了一三车货,而另外一车货则原封不动的带了回去。

    等离开麻袋收购办公室,徐哲这才对**说道:“**啊,还是你高明啊,我低价没有卖出去,而你高价却卖出去了!”

    **笑着说道:“这主要是因为你之前久在机关待着的缘故,而我在这几年的时间却没有闲着,虽然有一半的时间在机关里,但还是拿出了一半的时间去尝试着做些生意,要不你以为我是神人啊,可以积攒下四五千万的资产。”

    “可是**,咱们这么做恐怕和老大说的原则不符吧!”徐哲皱着眉头说道。

    **冷笑着说道:“徐哲啊,你还是太老实了!”说着,徐哲从胸口处拿下他一直别着的钢笔,轻轻的按了一下笔帽,便听到钢笔里穿出曹金华的声音:“你们有多少麻袋,我可跟你们说啊,少于1000条就不要麻烦我们,我们没那个闲工夫!”

    “啊?你这是录音笔?**,你真是太阴险了!”徐哲惊叹道。

    **冷冷的一笑说道:“阴险,我告诉你徐哲,在商场之上,比这阴险的招数还多着呢,令你防不胜防!本来今天我没有想用这招的,只是这个曹金华实在是太贪婪,太不上道了!所以我才决定整他一下!我告诉你,这支笔不仅是一只录音笔,还带自动录像功能,声音和视频都是同步的,只要回去用把数据拷出来在电脑上就可以播放!到时候咱把这笔里面的资料送给老大,看老大怎么处理,没准还能帮得上老大一些忙呢!”

    接下来,两个人又和刘飞取得了联系,说自己手中有一批3万多条麻袋,问新乐开发区政府有没有意思收购,价钱只按市场价出售。刘飞便把电话转给了开发区区长孔庆东,孔庆东一听,顿时大喜,先和区委书记沟通了一下,鉴于目前的危机形式,区委书记当即拍板,这笔麻袋要了,不过得人那个**他们亲自送到大坝上,两个人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而且临去大坝之前还买了很多的食品、照明用节能手电筒、帐篷等必备物资,亲自送到了大坝上。至于钱的事情,有刘飞作保,两个人自然不用担心。

    当天中午的时候,**和徐哲便在大坝上见到了刘飞,然而,等见到刘飞的时候,两个人差点没有认出刘飞来,但见刘飞那张原本帅气的脸上充满了泥污,形容枯槁消瘦,双眼布满了血丝!两个人看到刘飞这副样子都有些心疼,不过两个人还是单独把刘飞拉了出来,把今天麻袋收购办公室遇到的事情说了一遍,刘飞一听,脸上露出一丝寒冷的笑容,拍了拍**的肩膀说道:“好,**这事情你办得很好,既然他杨凯玩阴的,这次我也不介意玩一次!资料你保存好!等我日后需要的时候找你要!”

    3天后的早晨,连绵的阴雨终于停住了,东方的天空中露出了鱼肚白,一轮红彤彤的太阳冉冉升起,大坝上,田野间渐渐笼罩起一层浓浓的雾气,附近的乡村里,袅袅的炊烟从各家各户的烟囱上冒了出来,到处一片哇叫之声!

    昨天晚上,刘飞和孔庆东又是一整夜没有合眼,刘飞因为脚上受了伤,只是简单的包扎了一下,就穿上鞋继续指挥,没有在下手封堵人墙了。正是因为有了刘飞、孔庆东和一干新乐开发区全体干部、群众的一起努力,整个大清河大坝新乐段这两三公里长的堤坝处虽然险情处处,不过都被及时的排除了,最终洪水没有冲垮大坝,新乐开发区的人民群众可以过一个放心的中秋节了!

    刘飞和孔庆东并肩站在大坝之上,刘飞望着对面宽阔的大清河那湍急的水流,望着对面那缓缓跳动着、跃升起来的一轮红日,刘飞缓缓的说道:“艰难的3天终于熬过来了,我刘飞问心无愧!以民为本,我做到了!”

    孔庆东也缓缓说道:“是啊,刘市长,您做到了!我也做到了,学到了!”此时此刻,在孔庆东的眼里,虽然刘飞的年纪比他要小上一轮,但是孔庆东却用上了敬语“您”,因为他看到了新乐开发区发展起来的希望,看到了一个真心实意为老百姓做事的好的党的干部!

    他们两个四周,簇拥着上百个脸上充满泥污但是眼神中充满了希望和神采的老百姓,这些老百姓就那样的默默的站在两个人四周,谁都没有说话,但是众人望向刘飞和孔庆东的眼神中充满了尊敬和爱戴,因为大家都是一起战斗过的战友,他们因此而感觉到自豪和骄傲!而就在这个时候,在河面对岸,一颗大树后面出现了一个男人,他的手中拿着一只高倍数的摄像机,调整好焦距之后,啪啪啪,接连拍了3张,然后整个人便消失在茫茫的雾气之中。

    刘飞望着那轮初升的朝阳,心情舒畅,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突然,他感觉到脑袋一阵阵眩晕,然后一头栽倒在地上,人事不省!这下子,原本十分怡然、宁静的画面突然被打破,现场一片大乱,黑子飞快的冲到刘飞身边,摸了摸刘飞的脑袋,发觉刘飞的体温烫的吓人,他观察了一下刘飞的眼皮和心跳,连忙背起刘飞大声说道:“刘市长病了,我得先送他去医院,大家都闪开一下!”

    而就在刘飞被送往医院的路上的时候,岳阳市电视台早间新闻里面播出了电视台记者对常务副市长杨凯和分管水利系统的副市长张玉民以及部分新乐开发区的干部,尤其是新乐开发区的某些干部们更是极尽赞美之词的面对电视镜头说道:“我们新乐开发区的干部群众在市委王书记和市政府沈长的指示下,在杨市长与张市长的亲自带领下,一起奋战在抗洪第一线,经过2天2夜的艰苦奋斗,终于成功的战胜了洪水,保住了家园,最让我敬佩的是,杨市长和张市长始终奋斗在抗洪第一线亲自坐镇指挥,干民一心,齐心协力……”

    而此时,新乐开发区辖区内,尤其是靠近大清河堤坝附近的村庄里,不知道多少村民愤怒的摔碎了电视机的遥控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