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四卷西山县长第370章愤怒的火焰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清晨,徐娇娇和谢雨欣天不亮就醒来了,这几天刘飞一直坚守在大坝上,让两个女人全都忧心忡忡,心中非常不安,总是担心刘飞的安全,因为她们两个都知道洪水无情。两个女人起这么早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每天早晨8点左右,刘飞一般都会打个电话向两个人报平安,但是今天早晨,两个女孩打开电视默默的等待着,一直等到9点多了,刘飞的电话还没有打来,两个女孩的心理便感觉到情况似乎有些不妙了。

    而这个时候,电视里面又开始播放起对副市长张玉民及新乐开发区一些干部的的采访来,在采访中,似乎所有的功劳都指向了电视上这位西装革履精神都搜的市长,而这些天来,一直默默坚守在大清河堤坝的刘飞和孔庆东没有任何人提起,徐娇娇一边看就一边皱起眉头,而谢雨欣则愤怒的指着电视上的那些记者骂道:“这些记者脑袋都被驴给踢了吗?采访不去大坝上采访,在市政府里面采访能采访出来真相吗?看来岳阳市电视台需要好好的整顿一番了!”此次谢雨欣掉到岳阳市电视台任的是副台长的职位,因为还没有到具体的报道时间,所以这些天她一直都没有去上班,徐娇娇的情况和她也差不多,报道的时间也没有到。

    两个人又等了一会,徐娇娇便等不及了,拿出手机来拨通了刘飞的电话,电话那头,手机嘟嘟嘟嘟的响了七八声之后,才被人接通了,是一个陌生的声音,徐娇娇便问道:“你是谁啊?刘飞呢?”

    “我是孔庆东,你是哪位?找刘市长做什么?”孔庆东的声音在电话那头穿了出来。

    “孔庆东?”徐娇娇稍微回忆了一下,便想了起来,说道:“你就是刘飞提议做开发区区长的那个人吧,我是刘飞的女朋友徐娇娇,那天晚上咱们在一起吃过饭!”

    “啊,徐小姐你好,刘市长他……”说道这里,孔庆东望了一眼岳阳市第一人民医院手术室那紧闭着的房门,心情沉痛的说道:“刘市长他病倒了,现在在第一医院急救室呢!”

    “急救室?病倒了?”徐娇娇脸色苍白惊声尖叫起来,手里的电话啪嗒一声滑落到地板上,她的身体软绵绵的倒在沙发上。

    而旁边的谢雨欣也听明白了事情的大概意思,急匆匆的站起身来,拉起徐娇娇说道:“走,咱们赶快去医院!”

    而此时此刻,在岳阳市第一人民医院刘飞的手术室外面,穿着各异的越来越多的新乐开发区大清河沿岸的村民们纷纷聚集在手术室外面,默默的等待着,而此刻,在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外面,乘坐着各式各样交通工具来到第一人民医院的村民还在越聚越多,这些村民很多都是在这2天2夜以来一直和刘飞奋战在抗洪前线的村民,而此时此刻,就在病房外面等候区内的液晶电视上,岳阳市电视台还在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的播放着分管水利的岳阳市副市长张玉民的“丰功伟绩”,播放着一些新乐县干部们讲述的张玉民市长在抗洪第一线所做出的感人事迹!

    这时,不知道是哪个村民,愤怒之下猛的抡起身下的椅子,砰的一下狠狠的砸在液晶电视上,顿时一阵烟雾冒起,液晶电视碎的稀里哗啦,还伴随着周围人们的尖叫声。

    “无耻!”几乎所有的村民全都大声的怒吼道。

    此时此刻,原本温顺的村民突然就像愤怒的雄狮一般,各个脸上全都散发出一股股滔天的愤怒。

    孔庆东连忙走了过来厉声喝道:“谁砸的?”

    那个村民刚要站出来,只见所有的村民胸脯一拔说道:“孔区长,是我砸的……我砸的!”

    孔庆东看了一眼众人,然后对冲过来的一个医院保安人员冷冷的说道:“你啥都不要说,这个电视我们新乐开发区赔偿给你!但是我奉劝你一句,最好现在就把电视全部给我关掉,否则我不敢保证你其他的电视不被砸!”

    这个保安有些摸不到头脑,但是看到一个个拉胳膊挽袖子跃跃欲试的双眼喷火的村民,他也有些害怕,连忙拿出对讲机来大声告诉指挥中心关掉所有的电视机。

    这时,一个年轻的小护士走了过来,对着众人说道:“你们先都回去吧?现在病人得了破伤风,正在清理伤口进行手术!”

    然而,平时一向很好说话的村民们此时却全都默默的摇摇头,一个五十多岁满脸皱纹的老头用那布满血丝的双眼看了小护士一眼,喃喃的说道:“不,我们不回去,这2天2夜,是刘市长陪着我们一起渡过的,他和孔区长带领着我们新乐开发区的人民战胜了洪水,他却累倒了,病倒了,我们所有的村民也要陪着刘市长一起渡过这段危机,我们相信像刘市长这样的好官是不会有危险的!”

    小护士的目光转向孔庆东,孔庆东满身的污泥,形容憔悴,他冲着小护士说道:“就让大家都留下来吧,我们这些人,都是和刘市长一起在抗洪前线战斗过的战友,我们要亲眼看着刘市长好起来!”

    小护士还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疯狂的村民,以她专业的眼光自然看的出来,这些村民的身体充满了疲惫,但是他们的精神却是那样的旺盛,他们虽然一言不发,但是她却能够感受到这些村民们身上蕴含着一股难言的悲凉和愤怒还有希望,他们有的蹲着,有的站着,眼神全都望着手术室的方向。

    一辆出租车停在医院门前,车刚刚停下,徐娇娇和谢雨欣便打开车门,飞快的向着第一人民医院的主楼跑去,一边跑一边打听着手术室的位置,等他们来到手术室门前,便一眼看到了站在门口处双手痛苦的揪着自己头发有些自责的孔庆东,徐娇娇一把抓住孔庆东的胳膊大声问道:“刘飞呢?刘飞在哪里?”

    孔庆东看到来的两个女孩,便认出了她们,对徐娇娇说道:“刘市长在手术室里面进行手术。”

    “他怎么了?”徐娇娇声音开始颤抖起来。

    “刚才一个小护士说是破伤风。”孔庆东满脸痛苦的说道:“对不起,都是我没有照顾着刘市长……”

    “破伤风?”听到这三个字,徐娇娇的身体一下子就软了下去,好在旁边就是谢雨欣,她一把搂住徐娇娇的身体说道:“娇娇,破伤风是怎么回事?严重吗?”

    徐娇娇脸色苍白,身体颤抖着说道:“看情况,轻的很好治疗,如果严重的话就会有性命危险!”

    谢雨欣听了脸色也刷的一下就变了,哇的一下捂着脸哭了起来!徐娇娇一看,赶紧又去安慰谢雨欣,因为只有她清楚,谢雨欣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十分坚强,但是在感情上,是想当脆弱的,尤其是她对刘飞的那份依恋,比自己只强不弱。

    过了一会,手术室的灯终于灭了,一群医生和护士从里面走了出来,一个主治医生一脸冷漠的问道:“谁是病人家属?”

    “我是!”徐娇娇拉起谢雨欣,站起身来说道:“医生,刘飞的情况怎么样?”

    医生看了徐娇娇一眼,然后说道:“病人伤口有些感染,在加上高烧一直没有退,所以现在一直昏迷不醒,伤口我们已经给他清洗了,但是由于伤口感染时间较长,现在已经出现了循环衰竭并发症,我们已经给他用药了,现在就看他能不能坚持36小时了,只要他能撑过这36小时,他基本上就没事了!如果不能撑过36小时,你们就准备后事吧!”

    徐娇娇和谢雨欣听完,顿时双双晕倒在地上,好在旁边有护士和医生,众人又折腾了一翻,才算唤醒两个女人,两人醒来之后,泪水纵横,开始寻找起刘飞来,医生一看,无奈之下把两个女孩带到刘飞所在的病房。

    刘飞所在的病房只是一个普通的病房,屋里里面连空调都没有,今天刚刚晴天,天气闷热的就像洗桑拿一般,徐娇娇和谢雨欣一走进病房,顿时就感觉像走进蒸笼一般。徐娇娇顿时就皱起眉头对护士说道:“护士,难道你们这里没有**病房吗?什么只给安排了一个普通病房?”

    那个小护士苦笑着说道:“对不起,**病房都已经住满了!没有空房间了。”

    谢雨欣一下子就怒了,寒声说道:“去把你们院长叫来,凭什么刘飞一个堂堂的副市长连一个带空调的房间都安排不了?他这个院长到底是怎么当的?”

    小护士看谢雨欣语气十分强硬,知道人家是副市长的家属,自己得罪不去,也只得无奈的去找医院的院长去了。

    与此同时,医院的院长周大福正在与杨凯的秘书通电话。

    杨凯的秘书说道:“周院长,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尽量把刘飞的病情给我拖延下来,最好能够让他病情恶化!”

    周院长却使劲的摇摇头说道:“黄秘书,对不起我不能这样做,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我们医生不能做违背医德的事情!你的要求我不能答应,我必须尽力去挽救刘市长的性命。”

    黄秘书声音突然变得更加阴冷起来:“周院长,如果你不做的话,我只能找人替你去做了,不过你可别后悔!”

    周大福咬咬牙,心中斗争了半天,最终还是前途战胜了良心,他说道:“黄秘书,我不能在医术上动手脚,但是我可以答应你不给他安排好一点的病房,破伤风在高温下是最容易感染的!”

    黄秘书这才满意的挂断电话,周大福院长这才擦擦满头的汗水瘫软到沙发上,而这个时候,小护士敲门,周大福让她进来,进来之后,小护士把谢雨欣的要求一说,周大福使劲的咬咬牙说道:“你去告诉刘飞的家属,就说医院已经没有高级病房了,就连单间都已经没有了,他们那个已经是最好的病房了!出去吧!”

    小护士回去把情况跟谢雨欣一说,谢雨欣和徐娇娇全都急眼了,此刻她们就算是再傻也知道,这是医院方面在故意刁难了,弄不好这背后还有看不见的黑手,否则以刘飞堂堂副市长的身份,怎么可能连一个高级病房都住不了呢!然而,他们两个在岳阳市也是人生地不熟的,怎么办呢?突然,徐娇娇想起了刘臃和徐哲他们,便打电话把他们给喊了过来,然而,三个人过来以后和医院方面交涉,即使刘臃亮出了自己公安局局长的身份依然无济于事,周大福一口咬定没有高级病房了。而此刻,刘飞又处于重要时刻,绝对不适合转院等高移动性的动作。而当刘臃提出自己给刘飞房间安装空调的时候,周大福严词拒绝了,标书安装空调会影响其他病人。

    最后无奈之下,**想出了一个主意,先在屋子里面挂了一个温度计,然后从外面采购来大量的冰块,然后把冰块放到一个大盆里面,通过增加和减少冰块的数量来维持屋子里面温度的恒定。

    徐娇娇和谢雨欣看到刘臃、徐哲、**三个大男人,来回来去的抱着冰块进进出出的,虽然抱着冰块,但是他们的额头上却是大汗淋漓,两个女孩颇为感动,但是与此同时,怒火也熊熊燃烧起来。

    燕京市。

    徐光春正在主持一个全国性的大型电视电话会议,突然他的手机开始不停的震动起来,他利用喝茶水的机会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看到是徐娇娇的号码顿时皱起眉头,因为他知道,一般情况下徐娇娇是不会像这样打个不停的,便对旁边的副手说道:“严部长,你来接着主持,我出去一下。”

    严部长一看徐光春的脸色,就知道肯定有大事发生了,他便拿过话筒,接着徐光春刚才的话题继续下去。

    接通电话以后,徐娇娇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哽咽着说道:“老爸,刘飞病危了,还有人欺负我们……”说着,徐娇娇便把事情的经过讲述了一遍。

    徐光春一听,当时气的脸都白了,手机狠狠的摔到墙上,顿时摔了个粉碎,“过份,这些人做的太过份了!当我的女儿和女婿是那么好欺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