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四卷西山县长第385章自杀还是他杀?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刘飞三人从医院出来,直到一个多小时以后,才敲响梁辉的家门,然而,他们敲了半天,却没有人说话,刘飞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刘臃轻轻一推门,却发现门应声而开。

    这下子三个人全都有些愣住了,刘飞迈步走进门内,抬头一看,眼神中不由得露出一丝冷笑,而冯昌华却突然惊声叫道:“不好,有人在我们前面来过了!你们看,梁辉家的天花板都已经被翻了个底朝天!这天花板上,地上到处都是散落的板材!”

    刘臃走进卧室,就发现梁辉的老婆胡主任被困在床边,堵着嘴,连忙把她嘴里的袜子给拉了下来,胡主任哇的一下就哭了出来,“5555,这些混蛋,居然到我家来搜查来了!”

    这时,冯昌华也走了进来,看到刘臃正在给胡主任松绑,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问道:“嫂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胡主任一边哭一边说道:“在半个小时以前,来了一伙人,我给他们刚刚打开房门,他们就一窝蜂的冲了进来,先把我给捆了起来,然后就满屋子乱翻,还逼问我证据到底放哪里了,我一个老婆子哪里知道老梁放哪里了!他们还打了我两巴掌!你们来之前,他们刚刚离开!”

    冯昌华一听,便冲着刘飞说道:“刘市长,现在你可以说了吧!”

    刘飞点点头,对胡主任说道:“胡主任,你老公的书房在哪里?带我们去一下!”

    胡主任虽然很纳闷,就看向冯昌华,冯昌华解释道:“这位是市政府刘副市长,我们这次来是专门调查水利工程一事的,老梁现在已经被我们给救出来了,现在就在县医院里!没有生命危险!”

    胡主任听到老公没事了,情绪有些激动,真想立刻就去医院看老公,但是听到刘市长让自己带着他们去老公的书房,虽然有些纳闷,但是也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带着三个人来到梁辉的书房之中。

    刘飞冲着刘臃点点头,刘臃便坐在书房的电脑前,打开显示器,立刻,电脑画面上立刻出现了屋子里面的监控图像,刘臃熟练的操纵着鼠标,从电脑里面调出了半个小时前的录像画面,立刻,五个男人冲进屋子到处乱翻的画面一一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看到这里,冯昌华就愣住了,就连胡主任都愣住了,冯昌华不解的问道:“刘市长,你怎么知道这些的?我记得在医院里的时候,梁辉没有说过这些啊!”

    刘笑着说道:“在医院的时候,他的确没有说,但是在救护车上,他说了!而且在医院里面他所说的话都是假的,是我们之前早已经商量好的!目的就是想看一看,到底是谁这么心急的得到证据!有了这个监控图像,这几个人想跑都跑不了!”说着,刘臃从口袋中拿出U盘,把录像数据靠在U盘里,然后便急匆匆的离开了,说道:“刘市长,冯书记,我先去布置一下抓捕任务!”

    刘飞点点头:“去吧。”

    等刘臃离开以后,冯昌华诧异的问道:“刘市长,那真正的证据在哪里?”

    刘飞笑着说道:“胡主任,请把你们家的一字改锥拿出来给我用一下!”

    胡主任虽然是家里的女主人,不过对于证据这件事情,她还真不知道老公到底放到哪里了,听到刘飞让她去拿改锥,她便去屋子里面的工具箱里面拿了一把出来,刘飞手拿着改锥来到客厅门口处,在进门的第一块地板前蹲了下来,然后拿出改锥撬了起来,过了大约三四分钟,这块地板便被刘飞给撬了起来,冯昌华搬起地板,刘飞伸手从下面摸出一叠用塑料袋包裹着的文件出来!

    看到此时,冯昌华才恍然大悟,明白了,到现在为止他算是彻底明白了刘飞的思路!心中暗暗吃惊,好一招打草惊蛇啊!用一条虚假信息,就惊动了那些想要取得证据之人,而真正的证据被他们踩在脚下,却根本不知,这打草惊蛇之计里面竟然隐含了声东击西、暗度陈仓这些计谋,而最可怕的是,这些东西刘飞居然全都是在救护车上那短短的不到20分钟的时间内就已经布置妥当的!

    而让冯昌华吃惊的还在后面,就在刘臃出去后不到10分钟,电话就打了过来:“刘市长,那几个人全都已经抓捕归案,情况已经问清楚了,他们是受了水利局齐文强的指使过来的。你看我现在怎么办?”

    刘飞冷笑着:“让他们签字画押,然后把这些人移交给丰泽县公安局的人!我和冯书记马上就到。”

    丰泽县公安局。

    当刘飞和冯昌华把那一叠证据亲手交道县公安局局长区展斌的时候,区展斌满脑门都是汗水,而旁边的丰泽县县委书记戴靖国和县长王国光全都脸色铁青,脑门冒汗。

    戴靖国和王国光看完证据之后,当场就指示区展斌说道:“区局长,你现在立刻带人去婚礼现场逮捕齐文强!”

    区局长连忙点头说道:“好好,我马上就去!”

    刘飞笑着说道:“走吧,我也陪着区局长一起去吧,我倒是真想看看这个齐局长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呢!居然能够做出这么优秀的‘业绩’出来!”

    戴靖国和王国光一看,连忙说道:“那好,我们也陪着刘市长一起去吧!”

    一行人5辆车,由警车开道,浩浩荡荡的来到婚礼现场的宾馆。

    此刻,已经是中午十分,参加婚礼的客人陆陆续续的都到了,等到区局长带着一干警察闯进婚礼现场的时候,当时众人也都愣住了,有的人还笑着向区局长打招呼:“区局长你也来参加孙局长女儿的婚礼啊,来这边,一起坐吧,咦,你怎么还穿着警服啊!难道刚刚执行完公务不成?”

    听到这里,区展斌狠狠的瞪了那个说话之人一眼,没有搭理他,而是对手下一摆手,顿时,区局长手下十几个人如狼似虎的警察纷纷散开,寻找起齐文强来。

    但是过了一会,这些警察全都回来了,向区展斌汇报道:“区局长,齐文强不见了。”

    当时区展斌的头嗡的一下就大了,如果自己这次抓不到齐文强,那责任可就大了,咬着牙说道:“去把新郎新娘和婚礼司仪都叫过来,看看他们知道齐文强去哪里了不?”

    不一会,新娘、新郎和婚礼司仪都被带到了现场,区局长冷冷的问道:“齐文强去哪里了你们知道吗?”

    新郎和新娘摇摇头。

    婚礼司仪说道:“大约10分钟前齐局长跟我说去躺厕所,那之后我就没有见过他!”

    刘飞站在旁边,听到这里,心中就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对区局长说道:“区局长,派人去所有的厕所查看一下!我感觉要出事。”

    区局长一挥手,十几个警察分别赶奔宾馆的各个厕所查看,过了大约5分钟之后,一个警察脸色苍白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颤声说道:“区……区局长,不好了,齐……齐局长他在二楼厕所自杀了!”

    “什么?自杀了?”区展斌一听,脑袋就大了,赶快头前带路。

    于是,众人呼啦啦的冲向厕所。

    刚刚走到***口处,一股浓浓的血腥味便从里面传了出来,那个警察打开厕所的门,众人一眼便看到厕所的地上,一滩鲜血顺着厕所的单间里面流了出来,那个警察皱着眉头,又打开了厕所隔断的门,众人便看到一个男人身体坐在马桶上,手中握着一把刀子,而他的胸前布满了伤口,鲜血还在缓缓的向外流淌着。

    新郎和新娘就站在人群后面,新娘一看那个人,当即就晕了过去!等众人把她救醒过来,新娘嗷嗷的哭喊着跪倒在那个男人身前,痛哭流涕:“爹爹啊,你为什么要自杀啊?你有什么想不开的事情啊!”

    区局长让两个警察搀扶起新娘说道:“姑娘,你先别伤心,不要破坏现场!我感觉这事情有些蹊跷!齐局长为什么会突然之间想到自杀呢?”

    这时,县长王国光身后一个分管水利系统的副县长唐磊突然说道:“你们说会不会是齐局长听到了什么风声,知道自己罪大恶极,便想自杀谢罪!”

    区局长轻轻的摇摇头说道:“按理说即使他被抓起来,也不至于被判死刑啊,没有必要自杀啊!”

    就在这个时候,刘飞和刘臃突然异口同声的说道:“不是自杀,是他杀!”

    “不是自杀!”两个人的话音落下,当时整个厕所内顿时一阵哄乱,那个唐磊县长则皱着眉头说道:“刘局长,你从哪里看出来他是自杀而不是他杀?”

    刘臃却笑着摇摇头,看向刘飞说道:“刘市长,我是专业警察,能够看出齐文强是他杀这很容易,只是我很好奇,你是怎么看出来齐文强是他杀而不是自杀呢?”

    刘飞淡淡一笑,说道:“这个凶手看起来非常聪明,很有智商,但是他忽略了一件东西,就是这个东西,让我判断出齐文强是他杀!”

    刘臃一愣:“什么东西?”

    这时,众人也充满了好奇,因为从现场来看,大家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之处,现场的一切都在告诉众人,齐文强是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