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四卷西山县长第386章金蝉脱壳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看到众人那疑惑的目光,刘飞一笑,用手指着齐文强那持刀的手说道:“大家看他握刀的姿势看起来有什么异常吗?”

    众人摇摇头,看看齐文强,只见齐文强单手握刀,刀尖向前,刀尖上还有鲜血嘀嗒流下。

    刘飞却说道:“正因为这样握刀是最符合常理的,所以大家都忽视了一点,这一点也是凶手忽视的一点,那就是如果一个人要自杀的话,是不会这样握刀的,现在齐文强的握手姿势最适合和人搏斗了,如果自杀的话,这样是非常不得劲了,一般人自杀,都是刀尖向内,这一点大家可以仔细想一想电视里面出现的日本人自杀的场景,都是双手握刀刀尖向内使劲的扎!”

    听到这里,众人全都长长的哦了一声,似乎有些明白了,紧接着,刘飞又说道:“大家在看一下齐文强的身上,根本没有带着卫生纸而这个酒店的厕所内似乎也没有提供卫生纸,试问一下,如果一个人去厕所大墩,又怎么会不带卫生纸,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既然齐文强想要大墩,又为什么会想要在大墩的时候自杀呢?这一点也不符合逻辑。

    听到这里,刘臃看向刘飞的眼神中充满了崇拜,不得不说,虽然刘飞这几年一直在官场之中打滚,但他那观察力却是越来越强了,就连区展斌局长也频频点头,如果不是知道刘飞是副市长,还真以为他是经验丰富的老公安呢。

    这时,刘飞又指着齐文强的脖子说道:“大家看他的脖子,那里有一道淤痕,明显是今天刚刚出现的,而他的脸色也不是正常的脸色,而是有些发紫,所以我断定,齐文强应该是先被人用胳膊给勒死,然后才搬到厕所里面,狠狠的扎了他几刀,伪作成自杀的模样!”

    “啪啪啪!啪啪啪!”刘臃使劲的拍手说道:“好,刘市长说的非常好,和我的判断完全一致!”区局长,你去酒店保安室把今天大厅内所有的进出录像都调出来,仔细检查一下,看有没有可疑人物,尤其是在齐文强进入厕所的前后这段时间内,进出厕所的人。”

    事情到这里,刘飞便知道,在暗中,肯定还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于自己这个调查组针锋相对,密切注视着自己的一切行动。他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冷笑,对方的手段可真够毒辣的,居然采取杀人这种极端的行动来毁灭有可能蔓延的后果,那就说明某些人心虚,说明齐文强事件不仅仅的他自己一个人的事情,恐怕弄不好就是一个窝案,没准会牵扯出一大批官员出来!

    现在有人害怕了,找人杀死了他!可以说对方聪明,也可以说对方愚蠢!说对方聪明,是因为对方这样一来,就导致自己这边调查组的工作陷入停顿状态,无从在继续展开,因为目前所有掌握的证据全都表明,在大清河水利工程上,齐文强是贪污案件的主要成员,是执行者,如果让自己这边的调查组正常拘捕齐文强,对他进行审讯,很可能让他供出一些主使者和连带者,这就是对方的聪明之处,杀了齐文强,一了百了。说对方愚蠢,是因为对方这样一来,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更加坚定了自己查处下去的决心。

    当天下午4点多的时候,刘臃和区展斌经过对宾馆进出录像的排查,终于确定犯罪嫌疑人,并且迅速发布通缉令,对犯罪嫌疑人进行通缉,只是犯罪嫌疑人的身份还没有确定。同时,丰泽县警方也加大力度,对犯罪嫌疑人进行搜捕活动。

    到了下午4点半,众人纷纷离去,只是离开之时,分管水利的副县长唐磊脸色苍白,眼神阴晴不定。

    当天晚上,县委戴书记和县长王国光设宴款待刘飞等人的,刘飞、刘臃、冯昌华以公务繁忙等理由拒绝喝酒,吃过饭之后便回了宾馆。

    回到宾馆,刘飞先把刘臃、冯昌华和高明找到了自己的房间,压低了声音对他们说道:“冯书记,从明天开始,你和刘臃全都留在这丰泽县,争取2天之内把事情查清楚,如果两天之内查不清楚,则交给丰泽县警方继续查下去,我看那个区局长虽然胆子有点小,但是不失为一个好警官,只有给他充分的支持,他应该能够把这件事情办好。”

    刘臃就是一愣:“老大,你是什么意思?你让我们留下来,难道你要离开吗?”

    刘飞轻轻的点点头说道:“没错,今天晚上我连夜离开。”

    冯昌华就是一愣:“为什么?”

    刘飞苦笑着说道:“难道你们没有感觉到,我们现在没走一步,都已经被人抢了先机,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在暗中有人一直在盯着我们的一举一动,所以我们现在的工作已经陷入了被动。好在这次丰泽之行已经不算白来,拿下了一个齐文强也算是有所收获,只是我感觉这件事情还应该继续查下去,不过你们注意一点,如果真的查出来什么问题,你们先和王宝军书记请示一下,看他什么意思,然后在酌情处理。我一会就离开丰泽县,前往德安县,2天以后,咱们在德安县汇合。我2天后开机。还有高明,明天你要这么办……”

    与此同时,就在刘飞他们紧锣密鼓进行部署的时候,岳阳市常务副市长杨凯接到一个神秘的电话:“杨市长,刘飞他们已经到了丰泽县,他们可真够厉害的,到了丰泽县不到一天,就查出了齐文强,无奈之下,我只好把齐文强给干掉了。”

    杨凯点点头:“恩,你办得很好,不过要注意,刘飞这个人狡猾的很,非常善于声东击西、瞒天过海那一套,小心一点,千万别上他的当,一定要跟紧他,事事都要提前做好准备,不要露出任何马脚,否则被刘飞抓住了,事情就麻烦了。”

    “恩,杨市长您放心吧,我一定办好此事。”

    第二天一大早,冯昌华和刘臃就赶奔县公安局,与县公安局局长区展斌和分管公安的副县长廖化等人一起,研究部署关于查处水利工程建设中存在的各种问题。

    但是高明和刘飞所住的那个房间里,高明直到早晨9点多才起来,打开房门,去外面买了两份油条、两碗豆浆打包带回宾馆。而高明却根本没有注意到,在他进进出出的时候,暗中总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的一举一动,并不时的做着汇报:“报告队长,刘飞和高明早晨一直睡到9点多,高明9点03分下楼买了2份油条和豆浆回去了。”

    “恩,知道了,盯紧刘飞,千万不要跟丢了他,否则我们这次行动就失败了。”

    过了一会,高明又出来了,去附近的药房买了一包药提了回去。

    很快的,暗中的人又报告道:“报告队长,刘飞可能生病了,高明出去买药了。”

    “好,继续紧盯。”

    然而,谁都不知道,就在对方紧盯着高明来判断刘飞的时候。

    此时距离丰泽县大约有80公里远的德安县城内,德安宾馆内,刘飞从床上坐起身来,舒服的伸了一个懒腰,拉开窗帘,望着窗外那来往的车流,眼神中流露出一丝的欣赏之色。这个德安县是岳阳市的一个经济强县,重工业比较发达,农业发展的也想当不错!在全国百强县中排名在90多位。而在这次洪灾之中,德安县也是受灾比较轻的地区之一,这说明德安县的抗洪水利工程修建的质量比较高,德安市的干部也还是很不错的。这次刘飞来德安县的目的有两个,一个是看看德安县的水利工程修建的到底怎么样,第二个则是看看德安县有没有可以用的人才,因为他非常清楚,随着自己这次调查行动的展开,肯定会有一大批人落马,而这些位置就必须尽快安排合适的人选填补上去,而这些人最好是自己的人比较好一些。虽然任人唯贤这句话刘飞一直坚持的不错,但是在任人唯贤的原则下,用人唯亲也是必须的!否则即使对方在有才,不听你指挥,那这样的人用之何用?

    刘飞是昨天夜里11点多才赶到这里了,所以浑身疲惫,泡了一碗方便面草草的打发了自己的肚子,刘飞便走出宾馆,信步走到大街上,四处溜达起来,因为刘飞有做过县长、县委书记的经验,所以他深知,从一个城市的市容、市貌的建设就可以看出该县主要领导的执政方针出来!一边走,刘飞一边频频点头,这个德安县的街道两边商铺林立,非常繁华,看起来这个县的县领导对于发展经济上也是有一手的。

    走着走着,突然前面一阵哄乱之声,刘飞定睛一看,不由得皱起眉头。只见前面的街道几乎被堵死了,很多人看起来穿的破破烂烂的农民工打扮的人聚集在一个威严的大门前,他们拉着很多横幅,刘飞随便看了几个,只见上面写着:“政府不能拖欠农民工的血汗钱!”“请水利局响应国家政策!”等等口号。一边往里挤一边问:“老乡,这是怎么回事?你们聚集在这里做什么?”

    一个农民工气愤的说道:“还能做什么?要工钱呗!水利局拖欠了我们1年的工程款不给!我们家里都快揭不开锅了!”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警笛声大作,突然冲过来十几辆警车,下来一大帮警察,便把在场的农民工给包围了起来,而此刻,刘飞正好被夹在农民工里面,想出去都出不去了。刘飞心中充满了疑惑:这些警察来做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