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四卷西山县长第393章揭开布局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二位请坐,先吃点水果吧!”看到杜振西和李福进屋之后,刘飞笑着把果盘推到两人面前,脸上露出一副轻松的表情。

    他是轻松了,但是这两个人却哪里轻松的起来,两个人到现在才发现,今天的刘飞似乎有些诡异,此刻,刘飞的笑容在李福看来,好像奸商看到肥羊一般,实在让他有些心寒。在刘飞对面坐下之后,两个人默默的看着刘飞。

    刘飞就笑着说道:“把二位同时找进来是想跟二位谈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李福瞪大眼睛问道。

    “二位感觉你们称职吗?”刘飞的脸上依然是那副淡淡的笑容,说话的时候语气也还是那样平淡,但是这句话一说出口,对面两个人就好像听到一声晴天霹雳一般,直震得二位有些发晕。

    杜振西不愧是县委书记,经验丰富,笑着说道:“刘市长,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我想在龙华县还不会有人说我们不称职,这几年来,龙华县的经济保持着以每年12%的发展速度,这种速度在整个岳阳市也应该算是排名比较靠前的。这些数据刘市长是主管经济的,应该不会陌生吧?”

    刘飞看了杜振西一眼,心说这老小子倒是挺机敏的,不过他很快就又说道:“恩,杜书记的话不假啊,数据我是看到了,只是经过这两天我这么粗略的一看,发现咱龙华县城比起其他县城来实在有些破旧啊?不知道杜书记怎么看这个问题?”

    杜振西就笑了:“刘市长,我们龙华县的干部现在都一门心思扑在经济建设上,对于城市建设反而有些忽视了,不过您放心,现在经济发展起来了,我们也在酝酿一项旧城改造计划,来他一个五年大变样,到时候,整个龙华县就会变成一个展现的县城!”

    刘飞的脸上笑容依旧,但是眼底深处已经浮现一抹寒意:“是啊,既然杜书记说龙华县经济很好,那我想问一问,最近这两年咱们县的财政收入如何?”

    杜振西没有说话,因为这个问题由李福来回答比较合适,李福连忙接口说道:“去年全县财政8亿6000万,今年到现在为止已经完成了7亿左右,今年财政收入可能再创新高。”

    刘飞点点头:“恩,不错不错,非常不错,那么去年的财政支出是多少?今年的呢?”

    听到刘飞这个问题,杜振西和李福就冒汗了,因为他们心中非常清楚,现在的数据都是造假得来的,为的是自己的政绩,但是财政支出却是“实实在在“的。沉默了好一会,李福才沉着声音说道:“去年财政支出是10亿8000万,今年到现在为止财政支出是9亿3000万!”

    “啪!——”刘飞猛的一拍桌子,怒声说道:“好,好一个经济告诉发展的龙华县啊,财政支出都是负的了,好啊好啊,看来你们两个正副班长都很有才华!”刘飞这句话损得杜振西和李福脸上青筋暴起,脸色通红,心情非常紧张。

    “杜振西、李福,我问你们,抗洪工程款的那8000万你们是怎么花的,都花在哪里了?”最后时刻,刘飞终于露出了自己真正的目的。

    “刘市长,这个问题好像不属于你管辖的范围吧,你不过是主管经济发展的副市长,你还管不到我们两个头上,你没有资格向我们提出这个问题,如果你想问,请通过政府行文的方式来问,我们会公事公办,而且有关抗洪工程款的事情我们去年早已经提交了相关资料,并通过了相关程序,你突然问这个到底是何居心?”杜振西脸上现出强烈的怒气,也是狠狠的一拍桌子和刘飞叫板起来。

    刘飞冷冷一笑,然后从旁边的公文包中拿出一份红头文件猛的往桌子上一拍,说道:“杜振西,睁开你的眼睛看看,我是负责抗洪工程款事件调查组的组长,专门负责督办此事,这是经过市委市政府授权的,你们有义务配合我弄清此事!”

    这份红头文件两个人自然看过了,不过杜振西却是老奸巨猾,他发现刘飞突然在这个时候发飙,情况有些不对头,便冲着李福使了一个眼色,然后他猛的站起身来说道:“刘市长,既然你是想问我们关于那笔工程款的事情,我出去把财政局局长给你喊进来好了,那笔资金的事情他是最清楚的,我们县委和县政府工作繁忙,就不在这里奉陪了。”说着,两个人站起身来,拉开门就往外走。

    刘飞却不慌不忙的坐了下来,翘着二郎腿,拿起一块西瓜,悠闲自得的啃了起来,眼睛看都不看两个人。

    两个人走到外面,杜振西挥挥手大声说道:“没事的人都回去工作了,别在这里待着了!”

    外面的冯昌华一看,就知道里面肯定是谈崩了,连忙站起身来说道:“杜书记你这是什么意思,刘市长还没谈完话呢?”

    “谈话?谈什么话,都是些无稽之谈!不谈也罢!都回去吧!”李福在旁边也大声的吼道。

    有书记和县长发话了,冯昌华的话谁听啊,在龙华县书记和县长最大,于是,众人站起身来,走在杜振西和李福后面,浩浩荡荡的向会议室的大门口走去。

    就在这个时候,会议室的大门口砰的一下被打开了,然后几个手持冲锋枪的武警官兵呼啦啦的冲了进来,枪口对准屋子里面的众人,“后退,后退,都坐好原位上去!”众多武警官兵大声吼道。

    杜振西和李福吓了一跳,有些惊讶的望着冲进来的这些武警,不过在武警的压力之下,只得纷纷后退。

    这时,武警往两边一份,一个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他的手中提着厚厚的一个提包!

    来人正是失踪多日的刘飞的好兄弟、司机黑子!

    在黑子后面还跟着一个人,正是岳阳市公安局副局长陈永。

    进来之后,黑子二话不说,拿着提包走向小会议室,进门之后,把提包往刘飞面前一放,然后笑着说道:“老大,幸不辱命,在陈永陈局长的配合下,有关龙华县8000万工程款的事情我已经调查的非常清楚了,这些都是杜振西、李福他们联手构建假的的水利设施骗取国家财政资金的铁证,而且在调查的过程中,还有很多别的发现,比如杜振西、李福他们谎报数据捞取政绩、转移挪用***、把国家资产以超低价贱卖给亲人等等,足够治他们的罪了!”

    刘飞这才站起身来,满脸兴奋之色,使劲拍了拍黑子的肩膀说道:“好,黑子你干得不错!不愧是曾经的***,给我当司机实在是有些可惜了,要不我给你找个比较合适的岗位吧?”

    黑子却是淡淡一笑:“老大,你开玩笑了,我跟你说吧,我现在是副军级待遇,地方没有我合适的岗位,即使有我也不会去的,因为我就是你的司机!保护你的安全就是我的使命。”

    刘飞这还是第一次听到黑子提到自己的级别,听完之后也是大吃一惊,没有想到这个黑子居然这么牛逼,不过对于黑子为什么给自己当司机,他现在也搞不清楚,因为他知道,有些事情黑子不说,他是不应该问的,只要他清楚,黑子是朋友而非敌人就是了。

    这时,黑子从口袋中掏出一张名单递给刘飞说道:“老大,这些是涉案较深、违纪比较严重的人名单!”

    接过名单,拿起桌子上的提包,刘飞走出小会议室,然后把名单交给纪委书记冯昌华说道:“冯书记,你看这些都是涉案人员名单,这提包里面都是相关证据,直接抓人吧?”

    冯昌华点点头说道:“好,那就开始抓人,刘局长你说呢?”

    刘臃也点点头,冲着陈永说道:“陈局,开始抓人!”

    陈永那里已经得到了黑子给他的名单,随着刘飞等人的一声令下,立刻又冲外面冲进来一大绑警察,把所有人名单上的在场人员全都用手铐给拷上,押上了警车!”

    看到这种情形,杜振西和李福吓得腿都软了,不过杜振西依然困兽犹斗,他冲着刘飞大声吼道:“刘飞,你们没有权利抓捕我们,我们是正处级干部……”

    不过受到命令的警察可不管这些,因为这些警察全都是从岳阳市掉过来,全都是属于刘臃和陈永培养起来的嫡系,现在上头有命令,谁管你正处还是副处,直接戴上手铐带走!不过杜振西还是挣扎着说道:“刘飞,我要见杨凯杨市长……”

    刘飞冷冷一笑:“想见他啊,暂时没有机会了,我告诉你,这次抓捕行动,是得到市委市政府同意的,你明白了吗?就算是杨凯也是知道这件事情的!”

    “不可能,不可能,如果杨市长知道,他一定会电话通知我的,肯定是你私自行动!”李福不服气的挣扎着说道。

    刘飞冷冷一笑:“哼,我告诉你吧,我早料到有人会通知你们,所以,在我进门20分钟之后,当整个抓捕行动获得拼准之后第一时刻,整个宾馆便已经处于电磁屏蔽之中,任何手机信号都打不进来,也打不出去!而且所有的内线电话也全都被切断了!”

    “你……你……刘飞,你太阴险了!”李福气呼呼的吼道。

    刘飞冷冷的扫了他一眼,脸上露出一副不屑的冷笑。

    “放开我,我问刘飞几个问题!”杜振西使劲的挣扎着。

    刘飞挥了挥手,两个警察放开杜振西,杜振西缓缓走到刘飞面前,抬起头来望着刘飞,脸上露出恨恨的表情说道:“刘飞,我现在还是弄不明白,你到底是怎么样布局的,为什么这些天你们几个都在我们的监控之下,我们都没有发现你有任何行动呢?你的证据都是怎么来的?告诉我们,让我们输的明白,死的明白!”

    刘飞淡淡一笑,脸上露出一副得意的笑容,缓缓说道:“好吧,既然杜书记你想要知道,我就明明白白的告诉你吧!在我们离开丰泽县以后,我的司机黑子便已经悄悄的潜入到你们龙华县,暗中搜集有关那8000万抗洪工程款的一切证据,只是我没有想到,我们到了龙华县以后,你们居然采取了那种如影随形的招数,在我们的身边时时刻刻都有人陪着,跟着,监视着,让我们没有办法采取行动与黑子他们接头。说实在的,你的这招真的让我非常头痛,一时之间,我还真没有想到对付你们的办法。所以当时我们只能随即应变,将计就计,与你们周旋,用这种办法迷惑你们,为黑子他们争取时间,减轻压力,其实杜书记,如果不是你这两天把精力都放在我们这些人的身上,你们完全有可能发现黑子他们搜集证据的事情,因为就在这两天,黑子他们与你们龙华县很多干部群众都接触过,通过这些人才获得了这些大量的证据!”说道这里,刘飞举了举手中的提包在杜振西面前晃了晃,然后放下提包接着说道:“杜书记,我想这两天你们肯定是在为自己想出这个如影随形的办法而高兴呢吧,其实从你们的脸上我都看的出来,的确,前两天我很着急,很头痛,但是昨天晚上,当我接到一条短信以后,我突然想起了一个好办法,那就是今天的这招一锅端,昨天晚上经过我跟王宝军书记请示,我们两个一起商量了一下,定下了今天的调子,所以在今天上午我与你们谈话的同时,市委常委会已经通过了对你们进行抓捕的议题,至于你们接不到通知,就是因为我们已经设置了电磁屏蔽的缘故。”

    听刘飞说完,杜振西和李福面如土灰,尤其是杜振西,他那老奸巨猾的脸上露出佩服之色,虽然双手上都拷着手铐,不过他还是抬起手来双手竖起大拇指,脸上露出一丝自嘲之色:“刘市长,高,你真高,我真没有想到,我杜振西平日自诩诸葛孔明在世,事实都能提前做出判断和筹划,甚至我还想出了这个如影随形的计谋,没有想到我居然会败在你这个年轻人的手里,看来真是长江水后浪推前浪啊!我杜振西服了!”说着,他冲着警察说道:“走吧,带我去我应该去的地方。”说话之间,他的脸上露出一丝绝望一丝沮丧,整个人在瞬间好像老了十几岁,就连腰都变得有些驼背了。

    刘飞大手一挥:“全都带走!”说着,他也迈步跟在众人后面,向宾馆外面走去。

    而就在此时,宾馆外面,一辆地盘沉重的没有挂牌照的宝马车内坐着一个人,他的身上安全带绑得结结实实的,眼神紧紧盯着宾馆的大门口,看到有人出来,他缓缓启动汽车,脚虚点在油门之上,拉下耳麦说道:“报告,刘飞就快出现了。”

    “好,撞死他!然后赶快逃离现场!”一个阴测测的声音在他的耳麦里面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