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四卷西山县长第434章柳媚烟的老爸来电话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秦寿生眼睛死死的盯着华恒,颤抖着声音说道:“华董,您……您什么意思?”

    华恒冷冷的说道:“我是什么意思你还听不懂吗?你被我辞退了,我的五星皇冠酒店不需要你在担任总经理了!”

    这个时候,所有的人才换然大悟,原来,这家酒店居然是华恒的产业。

    刘飞笑了,刘臃笑了,徐哲笑了,曹晋阳傻眼了。

    秦寿生的情绪一下子突然激动起来,用手指着华恒的鼻子说道:“华恒,你太过分了,2年前你的五星皇冠酒店还处于保本维持的水准,可是我来了之后,酒店的业绩比以前提高了好几倍,没有我你的酒店能发展到今天吗?你说辞退我就辞退我了,凭什么啊?我又没有犯什么错误!这次不就是为了一个小小的婚礼包层吗?不就是赔了20万的违约金吗?与我为你带来的利润相比,差的太远了。而且我这样做,还可以不用让酒店得罪曹系势力,难道我的用心你看不出来吗?”

    华恒哈哈大笑着鼓起掌来,“说的好啊说的好,秦寿生总经理,你的口才真的很好,这也是我当初选中你当酒店总经理的原因之一!不过你和我说你的贡献,你好像太高估你自己了吧!没错,你来了之后我的五星皇冠酒店业绩是提高了不少,但是那全都是你的功劳吗?你真是大言不惭啊!难道酒店经营的那些点子都是你想出来的吗?”

    “是啊,难道还是您想出来的不成?”秦寿生挺直腰杆说道。

    “马季春,出来吧,给我说说酒店经营的那些点子是谁想出来的!”华恒冲着旁边不远处站着的一个穿着一身西服的男人点点头说道。

    那个男人快步走了过来冲着华恒躬身说道:“好的,华董!”说完,马季春笑着转向秦寿生说道:“秦总,你拍拍良心说一下,酒店之所以能够起死回生,那些点子有多少是你想出来的?”

    秦寿生看到马季春走了出来,脑门翁的一下,感觉脑袋一阵阵眩晕。这个马季春是自己亲自从上百名应征总经理助理的人之中挑选出来的,是自己在两年之内亲手把他提拔到了副总经理的位置上,他可以说是自己最心腹之人,自己做的很多事情除了两个人之外,没有其他人知道,可是今天,为什么这个马季春会突然出现呢?秦寿生感觉到事情似乎已经偏离了自己掌控范围了。

    不过他还是咬咬牙说道:“华总,没错,酒店之所以能够起死回生和马季春出的不少的好点子有关系,其中至少有三分之二的好点子都是马季春提出来的,但是就算是这样,没有我的掌舵,没有我那三分之一的点子,酒店能够发展到今天吗?而且,马季春是我亲自从上百人之中挑选出来的,没有我这个伯乐,又怎么会出现马季春这个千里马,所以,可以说酒店能够发展到今天这种地步,我的功劳最大!”

    华恒却轻轻的摇摇头,冲着马季春说道:“小马,给秦总说说你为什么会来应聘,还有那些点子的由来吧!”

    马季春点点头,冲着秦寿生说道:“秦总,你可能不知道,我之所以会去应聘,是因为在我去应聘之前,华总亲自找到我,和我谈了足足半天之后,我才答应去应聘这个职位的,在这之前,我是纽约劳伦斯大酒店的大堂经理,只是在美国呆腻了,所以想回国来休息几年,正好遇到华总了,华总对我比较信任,所以才让我来应聘的,本来华总的意思是、让我直接取代你当总经理的,但是我认为我没有当总经理的经验,需要从基层做起,所以我才会只应聘了一个总经理助理的职位。而且我所出的那些点子之中,有一些关键性的点子,都是华总告诉我的!秦总,我只能你能力比我强,但是你这个人唯一的缺点就是太贪婪了,每年酒店给你200万的年薪你居然还不满足,这两年来,你先后贪污了将近1000多万元,而我则贪污了200万元,但是我所贪污的每一分钱,我都一分不差的交给了华总,而你所贪污的每一笔钱我都有记录和证据!”说道这里,马季春拍拍手,旁观过来一个戴着眼镜的女职员,他的手中拿着厚厚的一碟资料、发票、收据等材料。

    马季春笑着用手一指那个女职员说道:“秦总,这是咱们的财务总监,她也是您招聘来的,而且不好意思,她也是华总的人,她手中的那些资料就是你这些年来贪污的证据!”

    秦寿生的脸色越来越苍白,腿肚子已经开始转筋了,最后普通一声瘫软坐在地上,他的两只眼睛紧紧的盯着华恒,咬牙切齿的说道:“华总,难道你从一开始就没有相信过我吗?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华恒淡淡一笑:“不,我一开始非常相信你,而且也给了你想当大的权利,但是作为一个老板,我怎么可能完完全全的把我的产业交给一个职业经理人去打理呢,我肯定会留下几手的,而我没有想到,你居然串通别的公司,栽赃陷害前任的财务总监,让我把他给开除了,然后你又亲自进行招聘,而我华恒并没有老糊涂,虽然我是大老粗,但是我不是一个人,我还有一个非常聪明的老大!”说着,华恒用手一指刘飞说道:“其实,当我得知前任财务总监贪墨挪用公司钱款的消息以后,我十分震怒,我甚至还派人打断了他的手脚!但是后来,我把这件事情跟刘老大一说,刘老大很快指出这件事情存在着很多的疑点,最终我进行查证之后发现前任财务总监是冤枉的,然后在刘老大的指点下,我亲自物色了一个新的财务总监人选,让她去公司应聘,而你也正好看重了她,包括马季春,也是我受到了刘老大的启发,下的一手妙棋!就是用来牵制和监控你的!还有马季春给你提供的那些点子,尤其是关键性的点子,也都是刘老大指点的,现在,你明白了吗?秦寿生秦总?”

    秦寿生面如死灰,满脸的沮丧,原本还是意气风发的中年人在这一瞬间就好像苍老了十多岁一般,脸上的皱纹都好像在这一刻增加了很多,他颤抖着声音不甘心的问道:“华总,既然你不相信我,为什么还要留下我?为什么?为什么啊?我想不明白!”

    华恒淡淡的一笑,“因为刘老大曾经对我说过一句话,叫人尽其用,而我一直留着你看重的就是你的经营才能,虽然你很贪婪,但是你的经营才能的确比一般的那些职业经理人要强很多,而我一直留着你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利用你带一带马季春,培养一下他,而这些你都做到了!本来,我还不想动你的,但是秦寿生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在11月11日的婚礼包层这个事情上动手脚,因为11月11日的婚礼包层是我的老大刘飞预订的,我可以容忍你的贪婪,容忍你的***,容忍你对酒店的服务员进行潜规则,但是我无法容忍你妄图破坏我老大刘飞的婚礼,因为没有刘老大,就没有我华恒的今天,可以这样说,我之所以能够有今天,全都拜刘老大所赐!这样吧,看在你这几年虽然贪婪,但是工作起来却也兢兢业业非常勤勉,你贪污的那1000多万,你留下500万,其他的你全部带走吧,我也就不为难你了!”

    秦寿生惨笑站起身来,脸上充满了绝望和失落,他冲着华恒躬身说道:“华总,谢谢您没有赶尽杀绝!我秦寿生感激不尽!”然后他又转过头来冲着马季春出大拇指说道:“马总,算你狠,我还真没看出来,这么多年来,你隐忍不发,居然图谋如此之远,我秦寿生甘拜下风!”接着,秦寿生又走到刘飞面前,直接冲着刘飞深深的鞠了一躬说道:“刘老大,我秦寿生这辈子没有服过人,但是今天我服了,没有想到华总那样的粗人居然都能被你点拨的比我还要精明,我秦寿生心服口服外带佩服!只是我想不通,您到底是什么人呢?您能否让我输的明白?”

    刘飞冲着他淡淡一笑:“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公务员,岳阳市的副市长!仅此而已!”

    听到刘飞是副市长,秦寿生眼神不由得收缩了一下,作为五星皇冠的总经理,他自然知道副市长到底是什么级别,只是看着刘飞的年纪实在太年轻了,他感觉到有些不可思议,便问道:“请问刘市长您今年多大了?”

    “27岁!”刘飞不想和他浪费口舌,因为他不配。

    秦寿生哈哈哈哈的大笑起来,声音中透露出一丝悲戚一丝兴奋:“哈哈,我秦寿生居然败在一个27岁的副厅身上,不冤不冤!”说着,秦寿生踉踉跄跄的走出大厅,失魂落魄的背影消失在酒店门口。

    这个时候,华恒对马季春说道:“小马,从今天以后,你就是五星皇冠的总经理了,我希望你能够吸取秦寿生的教训,努力的把酒店的业绩做的更好!”

    马季春点点头说道:“华总,您放心吧,我马季春之所以有今天都是拜您所赐,我知道该怎么做的!”

    华恒点点头,“还有,小马,从现在开始,你告诉酒店所有的住客,请他们在11月9日之前撤离酒店,11月9日到11月15日之间,咱们五星皇冠然作为刘老大婚礼的特别接待处,凡是刘老大的朋友可以免费入驻咱们酒店!”说完,华恒到刘飞的面前,躬身说道:“刘老大,一切都处理好了,11月9日到11月15日之间,酒店只为您的婚礼服务,服务时间可以无限期延长!至于11月11日的婚礼的包层服务,除了您,没有任何人可以得到!”

    一直以来,刘飞一直在冷眼旁观,说实在的,他没有想到华恒居然能够混到今天这个地步,他知道自己以前给了华恒不少的指点,不过刘飞就是有这点好处,那就是对于自己给别人的恩惠,很少能够记得,所以他早就忘了华恒曾经开了一个五星级酒店的事情,但是他却没有想到,自己今天本来以为是必输的局面,居然因为自己昔年做的一件好事,而得以扭转整个事态!看来真是天理昭昭啊!刘飞清楚的记得,当年自己就是因为看重了华恒为了小弟敢去挡那必死的一刀的决心,认为他讲义气所以才热心的帮助他,当时刘飞为了帮助华恒创业,拿出了自己大一大二两年积攒的全部积蓄,给华恒投在了他的华恒房地产公司,并且一直利用业余时间帮助华恒分析市场动态,指点他经营的方法。而且刘飞从来没有想过从华恒身上得到回报。

    却没有想到,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刘飞也笑了,他笑着看向坐在椅子上的曹晋阳,他发现,此刻的曹晋阳满脸的失落和郁闷,二郎腿也不再翘着了,表情有些凝重。

    刘飞笑着走到曹晋阳的身边,笑着说道:“曹秘书长,非常对不起啊,本来我都以为要输给你了,没有想到这个酒店居然是我朋友华恒的产业,看来这一局还是你输了!请吧!”

    说着,刘飞用手一指门口,下了逐客令。

    曹晋阳铁青着脸色站起身来,目光中射出两道怨毒的寒光,声音变得异常的冰冷,咬着牙说道:“好,刘飞,这局算你赢了,不过你也不用得意,五星皇冠酒店对面就是凯莱金帝大酒店,那里也是五星级大酒店,我今天就把那里包下来,11月11日的婚礼,我一定办得比你的婚礼更加隆重,更加气派,我请来的宾客级别,绝对比你的高!到时候咱们在比较高下吧,刘飞!”说着,他凑到刘飞的耳边冷冷的说道:“刘飞,你这个私生子是永远不可能真正赢我的!”说完,他哈哈狂笑着转身离去。

    刘飞望着曹晋阳离去的背影,怒火中烧,咬破嘴唇,冲着曹晋阳吼道:“曹晋阳,你别得意,我刘飞的婚礼,一定会盖过你曹晋阳的!咱们等着瞧吧!”

    一直跟在刘飞身后的华恒在刚才听到刘飞说自己是他的朋友之时,身体便狠狠的震动了一下,眼角都有些湿润了。这些年来,他结交过不少***,很多都称兄道弟,不分彼此。但是听到刘飞刚才那一句话,他突然觉得,以往的那些所谓的朋友和刘飞口中的这一句话朋友比起来,那真是差的太多了。他突然发现,自己刚才所做的一切,都是最正确的。此刻,华恒眼中闪过一丝郑重之色,心中说道:“刘老大,我华恒永远是你的小弟,你永远是我的老大!”

    就在这时,刘飞的手机突然响了。

    刘飞拿出手机一看,电话号码十分陌生,犹豫了一下,还是接通了,“你好,请问你是……”

    刘飞后面的那句话并没有说出去,就是为了给对方一个解释的机会。

    这时,就听电话里面传出一个十分愤怒的声音:“刘飞,我是柳媚烟的老爸,你这个兔崽子赶快来我家一趟!否则我就让柳媚烟打掉他肚子里面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