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四卷西山县长第436章包藏祸心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老刘头双眼望着刘飞身边的女人,脸上露出一丝苦笑,说道:“她,就是刘飞的妈妈,我那儿子刘枫宇的媳妇,梅月婵!”

    “梅月婵?这个名字好熟悉啊!美国有一个梅月婵基金,难道她就是那个梅月婵?”老柳头瞪大了眼睛望着刘飞身边穿着女佣衣服的女人,发现虽然穿着女佣的衣服,但是这个女人往那里一站,风姿卓越,气质高雅,卓尔不凡,纵然粗布陋衣,但是难以掩盖其绝世风华!老柳头知道,这个梅月婵基金在美国可是堪比量子基金的超强存在,虽然自己可以和索罗斯叫板,但是这个梅月婵基金却曾经数次打败过量子基金,柳氏家族真的能够硬抗这种强悍的存在吗?会不会是一个两败俱伤的下场?一时之间,老柳头陷入了沉思之中。

    这个时候,梅月婵却没有注意别人,她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刘飞的身上,这是第二次亲眼看到自己的儿子,她的脸上露出慈爱的目光,那是一种母性的光辉!

    而此时,刘飞也在打量着自己身边的这个女人,在看到这个女人的那一刻,刘飞的心中就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那是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但是与此同时,刘飞的心中也升起一股滔天的仇恨,27年了,她从来没有在自己的身边出现过,从来没有给过自己一丝一毫的母爱,难道她就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吗?有这样抛弃儿子的亲生母亲吗?看着看着,刘飞的眼神越发显得冷漠和愤怒。

    梅月婵一直仔细关注着刘飞表情的变化,看到后来,她那精致的脸上越发显得苍白和凄楚,眼角有两颗经营的泪珠顺流而下!她知道,儿子依然没有原谅自己!

    一辆劳斯莱斯幻影2010仿佛一道深夜幽灵一般,飞快的驶往柳氏别院。

    车后面,柳媚烟挺着微微有些凸起的肚子,依靠在后座上默默无语,闭目养神。

    她的旁边坐着一个30多岁的男人,这个男人长得大眼睛,高鼻梁,倒也算得上是相貌不凡,颇有几分男人味。他斜着眼睛看了柳媚烟一眼,看到柳媚烟胸前那高高挺拔的凸起之时,喉咙动了一口,吞咽了一次口水,眼神在瞬间露出一丝**!他心中想到:“柳媚烟啊柳媚烟,你真是不知好歹啊,想我陈志华辛辛苦苦追求你好几年,对你关怀备至,本期待你能够嫁给我陈志华,可是我却没有想到,你居然把自己委身给了一个小小的副市长!柳媚烟啊柳媚烟,我好不甘心啊,就算你已经成为别人的女人,我也一定要得到你!因为只有得到你,才能得到柳氏家族那样数量庞大的财产。”想到这里,一丝怨毒之色从陈志华的眼神闪过,不过很快的,他的眼神变得清纯而又真挚起来,满脸充满关切的神色说道:“表妹,你累了吧,要不要表哥帮你揉揉肩?”说话之间,他就想要把手放在柳媚烟的肩头上。

    柳媚烟却是肩头轻轻一抖,声音冷冷的说道:“表哥,不用了,我不累,我只想好好的眯一会。”

    陈志华听到这里,本来强行压抑下的邪火一下子就冒了起来,不过看到柳媚烟那***而又成熟的艳丽容颜时,他再次压了下去,柔声说道:“表妹啊,我听说那个刘飞有好几个女人,他不一定和你结婚啊,是不是这样?”

    柳媚烟嗯了一声,不想多说话。

    “表妹,表哥对你的心你知道吗?表哥一直都是爱着你的,这些年来,我一直那么关心你,照顾你……”陈志华还想在说下去,却被柳媚烟给打断了,“表哥,我知道你从小就喜欢我,但是我从小的时候不就跟你说过,咱们两个人之间是不可能的,我只把你当成是我的表哥,我对你之间只是兄妹之情,没有别的,你不要总是胡思乱想了好吗?”

    “表妹,你错了,感情是可以培养的,我们两个从小就青梅竹马一起长大,难道还比不上你和刘飞认识的那短短几年的时光吗?表妹,官场上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们对作风问题是非常看重的,刘飞肯定不会娶你的,你就嫁给表哥我吧,表哥我不会嫌弃你的,我会把你的孩子当成自己的孩子来养的,我以后会好好的对你的!”说着,陈志华就想伸手去搂柳媚烟的脖子。

    柳媚烟柳眉倒竖,杏眼圆翻,怒视陈志华,娇斥道:“陈志华,你说的是什么话!如果你要是在这样胡搅蛮缠的话,我立刻就下车!”

    陈志华一看柳媚烟的表情,就知道柳媚烟的心现在还在刘飞的身上,不过陈志华心中说道:“柳媚烟啊,你肯定会自讨苦吃的,刘飞他一个堂堂的副市长,他是不可能娶你的,我回去之后在做做你父亲的工作,我相信以我的口才一定能够鼓动你父亲把刘飞踢出家门的,你就等着吧!”

    柳氏别院,大厅内。

    整个大厅内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诡异的氛围。

    刘飞和老柳头之间的关系因为柳媚烟而显得剑拔弩张,但是老柳头却稳稳压住刘飞一头,而刘飞20多年未见面的母亲梅月婵的突然出现,却打破了僵局,让刘飞与老柳头之间的局势变得平衡起来,形成了势均力敌的局面。

    而刘飞看向梅月婵的眼神却越来越冷。

    此刻,老刘头看了梅月婵一眼,咳嗽了一声说道:“月蝉,好久不见了,这些年你过的还好吗?”

    梅月婵听到老刘头的问话,一双美目中突然射出两道愤怒的火焰,冷冷的说道:“好,当然好了,拜您老人家所赐,我梅月婵漂洋过海辛辛苦苦27年,还是勉强活了下来,还没有死去!您老人家是不是非常失望啊!不过你放心,我永远都不会再去纠缠你那宝贝儿子刘枫宇的,永远不会!”说道最后一句话,梅月婵几乎是用尽全身的力气吼出来的,本来就有些苍白的脸色显得更加惨白,几乎看不出一丝血色,反而是她的双眼中此刻布满了血丝。

    老刘头的脸色也有些难看,他的双手也微微颤抖起来,不过他还是抬起头来用真诚的眼神看向梅月婵缓缓说道:“月蝉,这么多年都过去了,难道你还没有忘记过去的那些事情吗?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好了,现在枫宇很想念你们***,我也期望你们***都回来吧!”

    梅月婵面色阴冷的听完老刘头的讲话,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老人家,您的记性可真是健忘啊,那我就提醒您老人家一下,27年前的那个数九寒冬,是谁给我准备好了护照逼着我远赴异国他乡,是谁让我发誓25年内不准回国,不准和刘枫宇见面!难道您都忘了吗?好,现在我做到了!刘枫宇那个孬种,我永远都不想在看到他!永远不想!”

    老刘头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身体也开始颤抖起来,老谢头这时用手拍了拍老伙计的肩膀,冲着他柔和一笑说道:“梅月婵,别激动,请容我说两句,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当时老刘的思想还比较僵化,这些年他已经改变了……”

    老谢头的话还没说完,梅月婵却摆了摆断了老谢头的话:“谢老爷子,我谢谢您的好意,我知道您的心意,不过我的心意已决,我和刘飞是不会回去的。刘统勋应该为他所做的事情负责!”

    老谢头只能苦笑着摇摇头,有些惭愧的看了看老刘头,老刘头向老谢头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

    就在这个时候,客厅的门一开,柳媚烟迈步走了进来,她的身后还跟着她的表哥陈志华,进屋之后,柳媚烟一眼就看到了刘飞,不过她只是冲着刘飞笑了笑,然后向老刘头和老谢头纷纷问候了一声,就走到老柳头的面前乖巧的抱住老柳头的胳膊娇声说道:“爷爷,你们在这里做什么啊?怎么这么多人啊?”

    老柳头看到自己的孙女的时候,脸上便露出一丝慈祥之色,老柳家一向都是一脉单传,到了自己儿子这辈上,只生出柳媚烟这么一个女儿,所以老柳头对柳媚烟从小就疼爱有加,捧在手心怕摔了,喊在嘴里怕化了,只是当他听到自己的孙女居然跟刘飞在一起,并且怀了刘飞的孩子之后,当时就气的差点没派人把刘飞给抓回来。好在当时老刘头及时出面,化解了这场危机,但是当他听到刘飞要结婚却一直没有通知自己的时候,可就怒了,所以今天才喊来老刘头和老谢头还有刘飞,准备一次性解决柳媚烟的问题!此刻,看到柳媚烟那挺着的大肚子的时候,老柳头的火顿时就大了,怒哼一声说道:“哼,烟烟啊,你还知道有一个爷爷啊,连有孩子这么大的事情都不提前通知爷爷一声,更可恨的是,那个没良心的到现在都对你没有一个交代!”

    柳媚烟一看老柳头把矛头对准刘飞,连忙抱着老柳头的胳膊撒娇的说道:“爷爷,你不许生气哦,我知道刘飞的为人,他不会亏待你孙女的。”

    “哦,是吗!那我可倒是要问问他了!”说完,老柳头怒视刘飞说道:“刘飞,这么半天了,到底你打算怎么安排柳媚烟,今天就给我一个合理的答复吧!”

    刘飞看了柳媚烟一眼,眼神中射出无限的慈爱,轻轻的点点头说道:“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