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四卷西山县长第438章刘飞发飙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刘飞转过头来看了一眼旁边风姿卓越的梅月蝉,眼神中露出几丝冷漠几丝烦躁,嘴角上浮现出一丝自嘲的凄凉:“妈妈?我有妈妈吗?我从小就是孤儿啊,我没有爸爸,也没有妈妈,更没有爷爷奶奶!妈妈?当我还是四五岁孩童的时候,看到那些小朋友们依偎在父母的怀抱中,我能做的只是孤零零的一个人站在小区里面的那颗枯干的大树下,看着满地的落叶,看着那寂寞的夕阳!当别的小朋友开家长会的时候躲在父母的怀抱中撒娇的时候,我只能默默的一个人坐在那只有大人的才能做的椅子上坚强的告诉老师和同学们:我是男子汉!当我和别人打架打的头破血流的时候,他们喊来父母,我只能落荒而逃!妈妈?那个时候你在哪里啊?妈妈!”

    “我……”梅月蝉欲语泪先流,脸上写满了苦涩和酸楚,“飞儿,我知道你自己一个人很苦,但是你可知道,妈妈一个人独自生活在美国无时无刻不在思念你,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着你,但是为了你的安全,妈妈只能一个人默默的站在异国他乡的橄榄石下,默默的注视着东方,注视着那太阳升起的地方,默默的为我的儿子祈祷,祈祷你平安无事,祈祷你身体健康!每天晚上,我只有一遍又一遍的抚摸着你的照片才能孤独的入眠,每每午夜梦回,枕巾总是湿了大半!孩子,妈妈每时每刻都在盼望着这一天,盼望着与你相见,天下哪里有不想陪着自己孩子一起长大的母亲呢?我也是一样……”

    梅月蝉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声愤怒的咆哮给打断了:“够了,你这个女佣人到底是什么人?这里哪里有你说话的份,给我退到一边去!”

    说话的人是陈志华,柳媚烟的表哥,本来他认为刘飞不会和柳媚烟结婚了,自己有机可乘了,却发现柳媚烟的心却一直都系在刘飞的身上,而前两天自己一直鼓动着的柳媚烟的父亲柳云龙也不知道到底去哪里了,今天一天也没有看到他露面!而陈志华一直自认为自己将会是柳氏家族最有可能的**人,所以,他一直都以柳氏家族的**人而自居!他回来的时候,就看到刘飞的身边站着一个女佣人,而他对之前发生的事情并不知晓,所以他并不知道梅月蝉的真正身份!而当他看到梅月蝉拉住刘飞的胳膊哭诉的时候,心中便极其烦躁,所以对于梅月蝉说的话他并没有认真的去听,再加上梅月蝉说话的时候还带有浓浓的河西省地方口音,所以他根本不知道梅月蝉在说些什么,所以他武断的认为这个女佣人也看上了刘飞。所以,他气不打一处来,怒吼一声打断了梅月蝉的哭诉!

    这一声,也让在场之人目光中全都露出震惊之色。

    刚才,虽然刘飞说的话句句滴血,心中悲苦而孤独,但是当梅月蝉抓住刘飞胳膊的那一刹那间,刘飞就感觉到一股股的暖流瞬间涌遍全身,那是一种十分舒服的感觉,那种暖流之中似乎洋溢着一股浓浓的母爱!是的,那就是母爱!那是一种***连心的感觉,那是一种心理磁场的碰撞!当刘飞看到梅月蝉泪流满脸的时候,他的心突然软了,眼角有了一种湿润的感觉!他想闭上眼睛,想要在仔细感受一下那绵绵的犹如春雨一般滋润心田的母爱,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他却突然发现,梅月蝉的说话被打断了,而那种***相连的感觉也瞬间消失了!

    刘飞猛的睁开双眼,便发现陈志华正在那里大放厥词:“滚,还不赶快给我滚出去!”说话之间,陈志华用手指着梅月蝉:“你这种***居然也敢来我们柳家做女佣,你有那个素质吗?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勾三搭四,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

    在那一瞬间,刘飞感觉到自己浑身上下冒起了汹汹怒火,他感觉到自己好像要发疯了,现在,刘飞连说话的心情都没有了,他三步并作两步来到陈志华的身边,伸出左手来一把抓住陈志华的脖领子把他顺势就给原地提了起来,然后伸出右手对着陈志华的脸啪啪啪啪啪啪就是一阵大嘴巴,每一巴掌都响声震天!转瞬之间,陈志华的脸蛋便肿的好像猪头一样,双眼肿的跟桃子一般!打的差不多了,刘飞才松开左手,放下陈志华然后抓住陈志华的头发把他揪到梅月蝉的身边,用手指着陈志华的眼睛说道:“你这个狗杂碎给我听清楚了,眼前这个女人他是我妈,虽然我不认她,但是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不管我们之间的关系如何,但是她是我妈,我的妈是不容任何人侮辱的,你算什么东西?跪下,给她道歉!”说着,刘飞一脚狠狠的踹在陈志华的小腹上,把他给踹了一个跟头。

    “啊!疼死我了!刘飞,你个小畜生,我和你没完,啊……”陈志华凄惨的呼叫声再次在客厅内回响了起来。因为刚才他骂完小畜生之后,刘飞又狠狠的踢了他一脚,把他踢得翻了一个跟头!

    这个时候,老柳头的脸可就有些挂不住了,不管怎么说,这陈志华好歹也是自己的晚辈旁系亲属,自己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在自己的家中被人侮辱啊,被刘飞打一遍就算了,可要是让他跪地求饶的话,这就有点过了,所以他咳嗽了一声说道:“刘飞啊,有事好好说嘛,人你也打了,气也出了,就让他给月蝉道个歉就算了,他还小,不懂事!”

    刘飞眼眼中露出两道寒光:“柳爷爷,这事情我希望您不要插手,年轻人的事情就让我们自己解决吧!行吗?我非常珍惜柳媚烟,也尊重柳家,但是我不允许任何人侮辱我的亲人,何况,她还是生我的女人!”

    老柳头还想说话,这时,旁边的老刘头拍了拍老刘头的肩膀,脸上表情异常凝重,冲着他摇了摇头,然后又用手指了指自己。

    老柳头猛的醒悟过来,他可是听老刘头说过,刘飞之所以和刘家在认亲酒宴上闹翻了,就是因为老刘头的孙子、孙女们排挤刘飞,让刘飞十分不高兴,愤而离席,他是不怕刘飞,但是为了自己孙女柳媚烟的幸福,他只得忍下了,叹息一声说道:“哎,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们老头子就不管了,不过他毕竟是我的亲戚,你看着办吧!”

    说完,三个老头站起身来,转身离去。

    屋子里面现在就剩下柳媚烟、陈志华、梅月蝉三个人,其他的全都离开了。

    而自始至终,梅月蝉自从被打断说话以后,她的眼神就一直没有离开过刘飞,当她看到刘飞冲冠一怒为的竟然是自己的时候,她的心里暖呼呼的,尤其是刘飞那几声妈叫的她心里直痒痒,但是她也知道,直到现在,刘飞依然没有认自己的打算,但是能够有这样重情重义的儿子,她已经非常开心了,因为虽然这个孩子嘴比较硬,但是他的心,还是期待着母爱的温暖的,想到这里,梅月蝉的眼神中露出几丝柔情,她已经看到了与刘飞***相认的希望。

    “狗杂碎,道歉!”刘飞阴冷的目光恶狠狠的注视着陈志华,吓得陈志华身子半趴在地上,不停的往后挪动,而他的眼睛却充满恐惧的望着刘飞,他虽然有满腹的阴谋诡计想要施展,但是在刘飞表现出来的强势面前,一切都只是徒劳的,他不由得把目光转向了柳媚烟,诺诺的说道:“表妹,表妹救救我!”

    柳媚烟早已烦透了陈志华对自己的百般骚扰,在加上以柳媚烟曾经当过市长的眼光,又怎么能够看不出陈志华那点小心思呢,只是念在两个人青梅竹马的份上,柳媚烟一直没有和他计较而已,但是今天,当她听到陈志华当面辱骂梅月蝉的时候,当她听到陈志华辱骂刘飞小畜生的时候,柳媚烟气得柳眉倒竖,杏眼圆睁,冷冷的说道:“表哥,自作孽,不可活啊!你好自为之吧!”说完,柳媚烟看了梅月蝉一眼,冲着梅月蝉笑了笑,然后也迈步走了出去,因为她知道,梅月蝉之间应该还是有话要说的。

    刘飞狠狠的瞪着陈志华说道:“狗杂碎,我数到3,如果你不道歉,我直接撕烂了你嘴!一……二……”

    “噗通!”陈志华快步爬了几步跪在梅月蝉的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着说道:“对不起,我错了,对不起,我错了!”一边说着,他一边狠狠的扇自己大嘴巴!心中说道:“我陈志华好汉不吃眼前亏,刘飞你小子等着瞧吧,我一定会找机会报复的!”

    “好了,你走吧!我不想在见到你了!”梅月蝉冷冷的说道。

    陈志华听完,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但是他却依然跪在梅月蝉面前,没有敢站起身来,而是看向刘飞,刘飞不同意,他还很不敢起来。

    刘飞就像轰苍蝇似的甩了甩手说道:“你滚吧,滚的越远越好!”

    陈志华连忙爬了起来,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生怕刘飞反悔。

    等陈志华走了,诺大一个客厅之中就剩下刘飞和梅月蝉两个人。

    梅月蝉走到刘飞的身边,双眼深情的望着刘飞眼神中流露出无限的慈爱眼神说道:“刘飞,可以给我一点时间,容我解释一下当年的事情吗?我只需要半个小时的时间,可以吗?”说着,梅月蝉的眼泪又流了下来。

    看着梅月蝉那凄楚的神情,刘飞突然感觉到心里好像被什么揪住了那样难受,他默默的点点头,然后坐到客厅一角的沙发上,用手一指沙发对面的沙发说道:“坐吧!”当他说出坐吧两个字的时候,他感觉到喉咙有点痒痒的,似乎有种哽咽的感觉。

    梅月蝉默默的做到沙发上,泪水涟涟的说道:“当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