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四卷西山县长第477章冤家路窄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龙涛突然听到警笛声大作,紧接着脚步声响起,不由得向外看去,眼神中露出一丝不悦之色,但是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慌张,在整个青龙县,除了自己的表哥龙彪他比较发憷以外,其他的人他都没有放在眼里,不过龙涛不得不对眼前的这个男人另眼相看了,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来公安局的人前来助阵的应该不是普通人。不过等他看到亲自前来的乃是县公安局局长孙国安的时候,他又笑了,别人来他龙涛可能还得卖给对方一点面子,但是这个孙国安来,他连一点面子都不用卖,因为他手中攥有孙国安的把柄!那一摞摞孙国安和某女人在床上的照片,是他嚣张跋扈的资本!

    龙涛满脸阴笑着看向孙国安说道:“孙局长你好啊,你今天出来做什么啊?有公事要办吗?需要不需要让兄弟我给你准备一个包间,在来两个……”

    还没等龙涛说完呢,孙国安便怒喝一声打断了龙涛,脸上一阵青一阵白,胸脯起伏着,心中恨得龙涛咬牙切齿,这个龙涛就是一个大无赖,混子,自己居然栽在他的手中,真是耻辱啊!不过他也没有办法,好在他已经看到了尹力平书记,连忙走了过去,恭声说道:“尹书记您好,我来迟了!”

    尹力平点点头:“你来的不算太晚,不过孙局长,咱们青龙县的社会治安现在好像不怎么样啊,我堂堂一个县委副书记居然被几个痞子给堵在了县政府对面的酒馆里,你这个公安局局长是怎么当的啊!”

    孙国安脑门的汗,嗖的一下就冒出来了。他擦了擦汗,然后满脸的尴尬,连忙说道:“尹书记,对不起,我马上把他们赶走!”说完,孙国安走到龙涛面前,怒视龙涛说道:“还不赶快滚,你知道这位是谁吗?这位是咱青龙县的县委尹副书记!滚,都给我滚!”

    龙涛看到孙国安怒了,心中也有点发憷,虽然他有孙国安的把柄,但是如果真的撕破脸的话,自己绝对讨不到什么便宜,所以他也只能适可而止,在加上一听自己得罪的人居然是县委副书记,他也有点头大,虽然县委副书记没有常务副县长有实权,但是那个位置距离县委书记也很近,一旦升职的话,捏死自己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尤其是看人家一个电话就能把公安局局长喊来,很明显能量是不小的,所以他冲着尹力平抱了抱拳说道:“尹书记,对不起,刚才我龙涛得罪了,我向你道歉,咱们有缘再会!”说完,龙涛就想往外走。

    如果刘飞没有在这里,尹力平认为让这件事情就这样结束了也是一个不错的结局,但目前的关键问题在于,目前自己正在积极准备靠拢刘飞,想要争取县委书记的位置,必须给刘飞留下一个好的印象,所以这件事情他可不想就这样结束了,于是他冷笑一声说道:“慢着!”

    龙涛立刻站住,转过身来略带愤怒的看向尹力平。/

    尹力平没有搭理龙涛,而是转头看向孙国安,冷冷的说道:“孙局长,难道你就这样放任肆意调戏妇女,收取保护费,围殴国家公务人员的混混离开吗?难道你们公安局就是这样办事的吗?”

    孙国安本来以为龙涛一走,事情就结了,却没有想到尹力平却有些不依不饶了,不由得有些头大,只能苦笑对尹力平说道:“尹书记,您看怎么办好?”

    尹力平冷笑道:“根据国家法律规定,做出调戏妇女、收取保护费、围殴国家公务人员这样事情的人,应该怎么样处理?”

    孙国安苦笑道:“先拘留再说。”

    “嗯,就这样办吧!”尹力平说完,转身就想回去。

    但是这次,龙涛却不干了,他冷笑着说道:“拘留,我看在这青龙县谁敢拘留我,有种的孙国安你派人拘留我试试!”说完,龙涛主动伸出双手递到孙国安面前。

    对于龙涛这样的青皮混混,而且还有点背景的又拿捏着自己把柄的混混,孙国安还真不敢把他怎么样,只能苦笑对尹力平说道:“尹书记,您看这件事情能不能和解,这个龙涛是我们副局长龙彪的表弟,您就当是给我一个面子行不行?”

    尹力平心说:“我给你面子倒是没有问题,只是如果被屋子里面的刘市长看了,我的面子栽了那才是大事!”所以尹力平直接摇摇头说道:“孙局长,不是我不给你面子,而是作为国家执法机关,你们公安局必须做到文明执法,公平执法,否则,人民如何还能在相信你们!拘留他吧!”

    孙国安脸色有些发青,看了一眼站在那里伸出手来的龙涛,又看了一眼不依不饶的孙国安,他真有些骑虎难下了。不过他也是急中生智,突然身体一软,躺在地上,“晕了过去!”。

    不得不说,孙国安的这些手下还是非常有眼色的,他们非常清楚,自己的这位局长最喜欢的病就是无缘无故的晕倒了!每当有事情不好处理的时候,孙国安就会晕倒。而等他醒来的时候,事情基本上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而他总能化险为夷。

    这下,尹力平可就傻眼了,他是知道孙国安有“晕倒症”的,却没有想到这次居然在这种关键时刻晕倒了,看着地上那些七手八脚的把孙国安抬起来往警车上抬,准备送医院的警察,尹力平鼻子都快气歪了,心说孙国安啊孙国安,看看你那点出息,如果我当了县委书记的话,第一个要拿下的人就是你,一个堂堂的公安局局长,连一个小混混都搞不定,做人做到这种地步,你也不用混了。他只能冷哼一声对孙国安的手下说道:“你们把你们局长送到医院去,让他好好养病去吧!你们有谁敢去拘留这个龙涛没有?”

    那些警察可都是非常精明的主,对于龙涛的背景他们都非常熟悉,这位虽然在青龙县黑道里面属于那种不入流的混混,但是他表哥是县公安局的副局长啊,副局长的表弟谁敢惹,而且这个混混对自己的局长都不怎么给面子,自己去拘留他不是找死吗?所以,所有的警察同时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一般,坚决不给自己找麻烦!

    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尹力平也有点郁闷,心说哥们真想在刘市长面前表现一下啊,可是我们青龙县的这些警察们实在太不给哥们争气了。而说话之间,那群警察已经抬着孙国安离开了。

    而这个时候,龙涛却已经转过脸来,走到尹力平的身边,阴冷的眼神死死的盯着尹力平冷冷的说道:“尹书记,你是想要和我龙涛做对到底了?”

    尹力平冷冷的说道:“龙涛,你算什么东西,你有资格和我做对吗?我只不过想要为社会除去你这个公害而已!只是没有想到孙国安那么不给紧,不过这不要紧,只要你今天敢这样离开,我保证你很快就会进入监狱!”

    龙涛突然发狂似的哈哈大笑起来:“好,好一个有胆识有良知的县委副书记,今天我倒是要好好会一会你了,兄弟们,给我上,给咱们的好书记留点美好的回忆。”

    顿时,四下里的小混混们纷纷冲了上来,对着尹力平展开了围攻。

    尹力平虽然三十多岁了,但是身体还是不错的,在加上经常锻炼的缘故,伸手还算敏捷,虽然被一群小混混逼得左支右绌,却也还是坚持了下来,只是节节败退。

    刘飞默默的点点头,不管是真心也好,作秀也罢,这个尹力平能够把事情做到这种地步,已经算是不错的了!只是这青龙县的公安系统的确是有些问题!于是,刘飞冲着黑子点点头,黑子便站起身来,走到外面,随便一伸手,就抓住一个小混混的脖子提了起来,然后用手掌一砍对方的脖子,小混混一声不吭便晕了过去,然后黑子直接把对方丢到地上。

    有了黑子的加入,形势斗转,本来还站在一片看热闹的龙涛突然脸色大变,等他发现事情不妙,转身想要逃的时候,却被黑子一把揪住后脖领子,给提了起来,然后轻轻一拳,打在他的小腹上,龙涛顿时便惨叫一声跪倒在地上,豆大的汗珠顺着脑门嘀嗒嘀嗒的往下掉。

    看到黑子出来之后,三拳两脚摆平对方,尹力平这才摸了摸额头上的汗珠,满脸惭愧的走到黑子旁边,说道:“谢谢你,黑师傅!”

    黑子笑了笑,说道:“报警吧,让警察把他们抓进去!”

    这次,警察倒是来的蛮快的,不过等警察进来一看地上那横七竖八倒着的痞子们时,脸色变了变,这时,尹力平冷声说道:“把他们都带回警察局去,有什么事情就说是我让办的,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准放人!”

    “好,好,我们知道了!”警察们一看这位县委副书记发飙了,也不敢怠慢,连忙把几个人拷了起来带走了。

    这时,尹力平才长出了一口气,回到雅间内,坐回座位,然后苦笑着看向刘飞说道:“刘市长,让您见笑了,我没有把事情办好!”

    刘飞笑着摇摇头说道:“不,你办得不错!来,咱们接着喝酒!”

    这时,只见老板兰姐又端了一盆热气腾腾的驴肉火锅走了进来,放到桌上说道:“各位,这是精品驴肉火锅,是我最近新研制出来的,请大家尝尝,今天这张桌子免单!”

    这是兰姐为了感谢尹力平的搭救之恩做出的决定。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就听到隔壁的一个雅间内传来一声召唤:“兰姐,你过来一趟!我有话问你!”

    兰姐只能苦笑着对刘飞他们说道:“各位,对不起,吴县长喊我,我过去一趟!”

    刘飞和尹力平就是一愣。

    这时,就听到隔壁传来一个十分气恼的声音:“兰姐,你这是什么意思?怎么给给尹力平那个副书记免单,不给我这个县长免单?是不是我的面子没他的面子大啊?”

    兰姐那柔弱的声音便穿了过来:“不不不,吴县长,您误会了,你们都是我这个店里的贵客,我都不敢怠慢的。”

    “不敢怠慢?不敢怠慢怎么给他尹力平免单就不给我吴文庆免单?难道我吴文庆亏待过你这个火锅店吗?我不是也经常来带人照顾你的生意吗?”气恼的声音接着说道。

    而这个时候,刘飞已经听出来了,隔壁包间的人正是青龙县的县长吴文庆,只是他没有想到,吴文庆居然也来这里吃饭了。不过听到吴文庆和兰姐的对话,刘飞的眉头可就皱了起来。

    这时,兰姐接着解释道:“吴县长,您真的误会了,要不这样吧,您这张桌子今天也免单!”

    “啪!”隔壁的包间里传来一声拍桌子的声音,“兰姐,难道你认为我们吴县长真的在乎你免不免这个单吗?难道你认为我们吴县长在乎这点钱吗?你太自以为是了!我告诉你,别说是你这个小小的火锅店,就是那些大酒店想主动给吴县长免单都没有机会呢!兰姐,你这个店是不是不想开了,不想开的话直接说一声,我立刻跟下面打个招呼,直接吊销了你的营业执照。”

    “别别别,郑局长,吴县长,我错了还不行吗?你们说怎么办,我照办就是了!”说道这里,兰姐的声音中都带着哭腔了。她一个人拉扯着孤儿寡母的很不容易,好不容易在县政府对面办起了这么一个火锅店,却又遇到龙涛等人收保护费,然后又遇到吴文庆今天闹事。兰姐委屈的眼泪在眼眶里面打转。

    “其实这件事情也简单,兰姐,只要你大声喊三声尹力平是王八蛋,今天的事情我们吴县长也就不和你计较了!怎么样兰姐,这条件真的不难吧?”

    听到这里,尹力平直气的七窍生烟,刘飞却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不要冲动,然后低声问道:“说话的这人是谁啊?”

    尹力平咬着牙说道:“这人是青龙县工商局局长陈有望!”

    刘飞点点头,还是没有说话。

    然而,此刻,兰姐却听到陈有望提出的条件以后,却真是急的哭了!没错,陈有望的条件的确不难,但问题是隔壁坐着的就是县委副书记尹力平,让她在这里骂人,她也吃罪不起啊!

    而此刻,县长吴文庆在用牙签剔着牙,好整以暇的看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