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四卷西山县长第479章煤矿事故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做了一年多刘飞的秘书,高明太清楚刘飞的脾气了,这位刘市长那可是有名的清高,就算是前任市委书记和市长都不敢和刘飞这样说话,这个吴文庆倒好,居然这样跟刘市长说话,居然还想要爆了刘市长的菊花,他也太能搞笑了。

    高明有些同情的看着吴文庆。

    而吴文庆却没有一点转醒的觉悟,看到刘飞根本都不搭理他,他感觉面子有些下不来台了,干脆就想一把揪住刘飞的脖领子,但是他的手快要伸到刘飞的衣服边上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身后传来一股巨大的力量,把他的整个身体给揪住往后一拉,他整个人又坐了回去!他回过头一看,便看到一个黑大个站在自己身后,正在怒视自己。

    吴文庆感觉到黑子带来的那股压抑感,心中有些恐惧,便只得作罢,不过他的嘴里却还是不依不饶的说了一句:“哼,连酒都不喝,真***不是爷们!”

    这时,黑子却轻轻的拍了拍吴文庆的肩膀说道:“小子,不是我们老板不和你喝酒,而是你没有资格和他喝酒!”

    吴文庆一听,顿时就恼了,那使劲一拍桌子怒声说道:“我没有资格和他喝酒,你以为他是岳阳市的市长啊,我告诉你,在青龙县,出了县委等书记,我最大,我没资格和他喝酒的人,现在还没出生呢!”

    刘飞轻轻的摇摇头,心中说道:“这青龙县的干部都是些啥人啊,怎么这素质这么低啊!一个工商局局长居然逼着一个妇道人家骂人,还打人,而一个堂堂的县长居然口出如此狂言!真是够乱的!看来这个青龙县需要好好的整理一番了!让这样人执掌这个县城,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对老百姓来说简直就是一场灾难!”想到这里,刘飞冷笑着抬起头来,端起酒杯说道:“你真的想和我喝酒?”

    说话之间,两道寒光从刘飞的眼神中射出。

    刘飞一直没有开口,在加上又一直低着头,所以吴文庆没有认出刘飞来。

    但是此刻,刘飞抬起头来,在说出整个岳阳市政界最有特色的满口京腔口音的普通话出来,在迎着灯光仔细一看,吴文庆顿时感觉到魂飞天外,腿肚子开始有些转筋了,他颤抖着声音说道:“您……您是……刘……刘市长?”

    刘飞冷笑着说道:“刘市长……呵呵,我可不敢当,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公务员而已,我可没资格和您这位大县长喝酒啊!”

    “不不不。刘市长,我……我刚才是酒后无德,喝多了胡乱瞎说的,我这嘴真***贱!”说着,吴文庆使劲的抽着自己的嘴巴,因为他知道,现在的刘飞可以说是一手遮天,以一己之力在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内接连弄下一个常务副市长,市长和市委书记也接连调走,其手段和实力绝对令人恐惧,而身为曹系干将的他自然也知道,这位刘市长即便是在曹系内部,也是被当成是头号敌人来对待的。所以,他虽然也想和刘飞做对,但是那是私下里,公开场合他可不敢。

    刘飞冷笑着看了几眼,看到吴文庆还算是懂事,那嘴巴抽的啪啪直响,便抬起手来说道:“好了好了,吴县长,你这是干什么啊,我又没说什么,你不想和我喝酒吗?来,我敬你一杯!”说着,刘飞端起酒杯来冲着吴文庆举了举。

    吴文庆一看,连忙端起酒杯来一饮而尽!

    刘飞也毫不犹豫的一饮而尽!

    然后刘飞又站起身来,给自己倒满酒,冲着吴文庆身边的那几个人说道:“来,我一人陪你们喝一杯,省的你们说咱是孬种!”说完,刘飞连干3杯!

    而青龙县工商局局长陈有望、安监局局长罗百吉、财政局局长周杰狼也全都傻眼了。说实话,先前他们已经喝了4杯酒,已经差不多了,但是此刻,人家堂堂的市长要和自己喝酒,而且人家已经先干了,他们怎么敢不干,一个个的连忙把酒干掉!

    不过等他们喝完第五杯酒的时候,双腿全都打晃了!

    然而,这个时候,黑子却又端着酒杯说道:“各位,我在来陪你们喝两杯,今天既然我们算是尹书记这边的人,怎么也不能让尹书记输了不是,来吧?”说着,黑子又端起了酒杯。

    到了现在,吴文庆也有些撑不住了,光是刘飞的地位摆在那里不说,他也看出来了,光是拼酒,他们这边四个人恐怕也拼不过尹力平那边的了,这个黑大个好像已经喝了8杯酒了,那可是2俩的杯子啊,8杯下去就1斤多的酒量了,如果在喝下去,恐怕自己这边全都得倒下去!他连忙苦笑着对刘飞说道:“刘市长,那个啥,我们认输了!”

    刘飞轻轻的点点头:“滚吧!”

    这个时候,吴文庆也顾不得狼狈不狼狈了,带着三个手下转身就往外走。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就听到门外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飞快的向这个酒馆跑了过来,然后,这个人与有些狼狈的吴文庆他们在门口处猛的撞在一起,吴文庆走在最前面,所以和来人一下子撞了一个满怀,吴文庆的身体实在太虚弱了,被对方一下子给撞倒在地上,陈有望他们把吴文庆扶起来,吴文庆张口就想骂人,但是等他看到和他撞在一起的这个人的时候,骂人的话就没有出口。

    因为撞进来的这个人实在太凄惨了,浑身血迹斑斑的,头发蓬乱,眼睛通红,这个人看都没有看吴文庆一眼,而是四下张望,然后他一眼就看到刚刚从一个包间里面走出来的兰姐,就飞快的跑了过去,然后拉住兰姐的手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姐,他们死了,很多人都死了……555555!”

    兰姐一看来人,顿时大吃一惊,吓得手脚有些冰凉,脸色惨白,颤抖着拉住弟弟的手说道:“小军,别着急,到底怎么回事?你身上怎么这么多血啊?”

    来人是兰姐的亲弟弟兰小军。

    兰小军抹了一把脑门上的血迹说道:“姐,我们煤矿发生瓦斯爆炸,很多人都死了,赵小六死了,陆天明死了,李海岩死了,还有二狗子也死了,555555,好多尸体啊,然后侯建峰那个王八蛋居然让保安把尸体都给烧了,然后下令封锁矿区,封锁消息,我整好昨天晚上闹肚子没有下井!我是到了天黑以后趁着他们防备松懈才逃出来,后来被他们发现了,一不小心滚落了山坡,他们以为我活不了了,才回去了。”

    兰姐一听,顿时脸色几乎变得惨白,连忙拿出手帕来帮兰小军擦拭脸上的血迹,而这个时候,高明刚好从厕所出来,耳听六路眼观八方的他看了一眼兰小军那血淋淋的模样,假装在洗手,便竖起耳朵听了个大概,然后悄无声息的又回到了雅间内。

    而此刻,兰小军一边让兰姐帮他擦拭血迹,包扎伤口一边气呼呼的说道:“姐,那个吴文庆的小舅子范晓明真不是个东西,他不仅毁灭了尸体,封锁了整个矿区,还连夜就离开了矿区,说是来县城攻关了,我看他根本就是想要逃跑!”

    而此刻,吴文庆被兰小军撞了一个跟头以后,只是厌恶的瞪了他一眼,因为怕刘飞在找事,所以就急匆匆的离开了驴肉火锅店。

    但是他刚刚离开驴肉火锅店,一辆奔驰S600L飞快的冲了过来,然后一个急刹车,停在了吴文庆旁边,把还没有上车的吴文庆几个人吓了一跳,出了驴肉火锅店,吴文庆等人再无顾忌,正要破口大骂,却见车门一开,自己的小舅子范晓明慢脸焦急的从上面走了下来。

    吴文庆不由得一皱眉头:“晓明,你怎么开车的,刚才多危险啊?”

    范晓明也不说话,一把拉过吴文庆,把他拽到一边没人的地方,然后压低声音说道:“姐夫,出大事了,我的那个煤矿发生瓦斯爆炸,死了20多人,现在还有30多人被困在井下呢!我现在得赶紧跑路了,要不晚了就来不及了,你看着处理一下吧!”说完,范晓明急匆匆的返回汽车,一溜烟的跑了。

    吴文庆一听,当时脸色就沉了下来,气的浑身颤抖起来。这个小舅子是老婆唯一的弟弟,自己对他也是关怀有加,还帮他弄了一个煤矿,好在这小子平时也懂得做事,该有的孝敬倒也没有少了,却没有想到他居然会闯出这么大的祸事出来!

    20多条人命啊!撤自己这个县长的职都够了!

    不行,必须得想办法把这件事情封锁起来!想到这里,吴文庆眼珠一转,心说这事情得把安监局局长给拖下水!想到这里,他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了回去,然后上了自己的车,上车之前,他拉了青龙县安监局局长罗百吉一下,罗百吉会意,说道:“吴县长,我和你一起走,正好我有点工作向你汇报一下。”

    虽然陈有望他们有些惊讶,不过也没有在意,打了招呼之后便开车走了。

    等安监局局长罗百吉上了吴文庆的汽车,吴文庆便沉声说道:“罗局长啊,三台镇矿区出大事了,你这个安监局局长是怎么当的?”

    罗百吉脑门上的汗刷的一下就冒了出来。

    吴文庆寒声说道:“我刚才得到通知,三台镇福隆煤矿公司的矿井发生瓦斯爆炸,死了20多人,现在还有30多人被困井下!你说怎么处理吧?”

    罗百吉顿时脸色惨白,心说这福隆煤矿不是你小舅子开的吗?你找我做什么啊?不过旋即罗百吉就明白过来,这是吴文庆在试探自己吗?还是给自己一个机会?不管怎么说,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如果处理不好的话,自己这个安监局局长肯定是要下台的,弄不好就要被县里当成替罪羊,想到这里,罗百吉连忙说道:“吴县长,这是啥时候发生的事情?”

    吴文庆说道:“据我得到的消息,这事情就发生在今天下午4点左右!老罗啊,你这个安监局局长处理事情一定要果断啊,死了20多人,这事情非同小可啊!”

    罗百吉现在骂娘的心都有了,不过他只能忍着说道:“吴县长,我认为当务之急是应该封锁消息,尤其是媒体,绝对不能让媒体知道这个消息,否则一旦曝光了,会给很多人带来麻烦!其次是对所有遇难者家属封锁消息,防止发生民*变!我现在就赶往事故现场进行处理!”

    吴文庆点点头,却没有表态,然后拍了拍罗百吉的肩膀说道:“罗局长,这件事情你一定要处理好,我会鼎力支持你的,我会马上组织警力去矿区帮你维持秩序的!”

    罗百吉心说你说了半天,就这句话还算是一句人话,如果这件事情把我牵连进去了,你也逃脱不了干系,那煤矿可是你小舅子开的,想到这里,罗百吉猛的想起来刚才撞见的那个人正是吴文庆的小舅子范晓明,他当时就明白了,原来范晓明刚才是通报消息来了,看到刚才范晓明走的那么聪明,弄不好肯定是跑路了。想明白了前后因果,罗百吉只能怨自己命苦,连夜让司机开车赶往三台镇,去主持封锁消息的事情。现在对他来说,时间就是自己的官位。

    而与此同时,吴文庆也立刻打电话联系县公安局局长孙国安,让他立刻组织警力前往三台镇,各个路口,封锁所有前往矿区的路口,禁止任何外来车辆的通行。

    本来孙国安还想装病不动的,但是吴文庆却冷冷的说道:“如果你不想当这个警察局局长,你可以考虑在装病试试。”一句话,吓得孙国安一下子从床上做起身来说道:“吴县长放心,我立刻赶往三台镇进行布控!”

    吴文庆布置完一切之后,本来想要回家睡觉的,不过思考了一下,还是让司机开车直接赶往三台镇,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他还真不敢掉以轻心,因为市长刘飞就在青龙县呢。而且之前他刚刚组织三台镇的人演戏欺骗了前来视察煤矿安全工作的刘市长。

    吴文庆刚刚离开,刘飞和高明他们也出来了。

    黑子开着车,缓缓的跟在吴文庆的车后面,赶往三台镇。

    车内,刘飞脸色阴沉的可怕,他没有想到,自己前脚离开三台镇,后脚那里就出事了。等他看到吴文庆居然也往三台镇方向行去的时候,而且居然没有向自己汇报,就知道,对方肯定是想要把这件事情给压了下来了。看来,这次,真正的较量才刚刚开始,之前的酒场较量,不过是热身运动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