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四卷西山县长第492章程辉的报复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给他泼一盆凉水!”程辉看着刘飞昏迷在那里,狠狠的踹了刘飞一脚,对旁边的警察说道。

    那个警察连忙跑了出去,端着一盆拔凉拔凉的凉水来到刘飞身边,对着刘飞当头泼下。

    原本还在沉睡之中的刘飞被这凉水一泼,浑身打了一个激灵,随后缓缓睁开双眼,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那炽烈的灯光!强烈的阳光让刘飞的眼睛在睁开的那一刹那又连忙的闭上了,眼前暂时一片漆黑,刘飞闭着眼睛,心中却开了锅,心中说道:“我这是在哪里?”

    “行了,刘飞,睁开眼睛吧,别在那里惺惺作态了!”一个阴冷却又有些熟悉的声音在刘飞的耳边响起,刘飞用手遮挡在眼前,这才缓缓睁开双眼,稍微适应了一下,这才抬头望去,程辉那张露棱角分明的脸便出现在刘飞的面前,只是此刻,他的脸上充满了得意、嚣张和嘲讽。

    刘飞看着程辉,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他只感觉眼前这个人的声音有点熟悉,好像曾经在哪里听过,这个脸庞看起来也有点熟悉,但是一时半会刘飞还真想不起来了,便皱着眉头问道:“你是谁?我这是在哪里?”

    程辉哈哈大笑着说道:“刘飞啊刘飞,你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啊!想当年,咱俩同在河西省省政府做秘书,我比你去的早啊,我8年前就已经是正处级秘书了,而那个时候,你不过才是一个正科级的小秘书,刘飞,你在仔细看看,我是谁?”

    刘飞通过程辉一提醒,再次仔细审视着眼前程辉这张脸,渐渐的,一个人的名字逐渐与眼前的这个人对应起来,刘飞回忆着说道:“你是……程辉?当年的常务副省长马傲文的秘书程辉?”

    “哈哈,不错不错,刘飞啊,你终于响我来了!我真不知道是应该感到荣幸呢,还是感到悲哀,刘飞啊,我听说你现在混的不错啊?据说已经混到了副市长的位置?”程辉脸上充满了嫉妒的说道。/

    “呵呵,不好意思啊,我现在已经是市长了~!”刘飞脸上淡淡的笑着说道。既然是程辉,那就是老对手了,两个人之间的矛盾,即使在刘飞当年离开蒋正元去了西山县当县长之时都没有解开,后来陆陆续续两个人之间一直在明争暗斗着。所以对于这样的对手,刘飞从来都是以打击为主,从来没有任何的妥协。

    “我草,你还真***听能走***运的啊!”说话之间,程辉猛的抬起脚来,狠狠的踢在刘飞的后腰上,踢得刘飞一声闷哼,疼的龇牙咧嘴,他猛的想要站起身来进行反击,却突然发现自己的手已经被手铐子铐在了暖气片上,身子是坐在地上的。

    刘飞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冷冷的说道:“程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里是哪里?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哈哈哈哈,刘飞啊,我告诉你这里是哪里!这里是琼州区公安局的审讯室,我是这里的公安局局长,而你,则是因为招*妓被抓,我现在准备对你进行审讯~!现在你明白了吗?刘大市长!”程辉嘿嘿的冷笑着说道。

    “招*妓?程辉,你***眼睛瞎了吧,我刘飞需要招*妓吗?我记得我之前正在睡觉呢啊?怎么会到这里来呢?”刘飞皱起眉头,开始回忆起来。过了一会,他的记忆中仿佛有一道闪电闪过,想起了不久之前,自己正在熟睡之际,突然响起了门铃声,自己打开门,然后有一个女人进了自己的房间,然后她的手把手帕在自己面前一甩,自己便失去了知觉!想起来了,刘飞全都想起来了~!刘飞是什么脑瓜,前后一思考,便知道,自己是被人给设计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设计自己的人肯定就是眼前的这个程辉。

    “程辉,你设计我?”刘飞脸上依然是那样的淡定,但是眼神中却射出两道寒光。

    程辉哈哈大笑道:“刘飞啊,你别***自作多情了,我设计你?你配的上我亲自出手吗?你***不配~”说着,程辉猛的又抬起一脚,狠狠的踢在刘飞的大腿上,踢得刘飞一龇牙,虽然疼得他眉头紧皱,却没有出声,但是刘飞的目光却变得更加的阴冷。

    “程辉?我不管是你设计的也好,不是你设计的也罢,你应该知道,我是国家干部,你无权对我滥用私刑!”刘飞冷冷的说道。

    “哈哈,刘飞啊,你真***傻*逼啊,你说你是国家干部,我认识你吗?我根本不认识你啊!你现在是鲁东省的干部,而我是南海省的干部,咱俩隔着十万八千里呢,我怎么会认识你呢~!你不过是我们警务人员进行扫黄打非活动中抓获的一个嫖*客而已!听明白了吗?你***智商一个嫖客!我们对你只是进行例行的审讯!今天我们对你所做的一切都不会传出去!”说着,程辉又狠狠的朝着刘飞的大腿狠狠的踢了一下。

    刘飞看向程辉的目光显得越发阴冷,“程辉?咱们之间有多深的仇恨啊?值得你这样设计陷害我吗?”

    “仇恨?刘飞,我告诉你,咱俩之间的仇恨结的大了!你知道吗?本来我的仕途之路一片坦荡,在没有遇到你之前,马省长已经许诺了,只要我在干两年,资历熬够了,就会把我外放到西山县去,成为西山县的县委书记,但是你出现了,你先是在省政府的食堂内,当众把我殴打一顿,让我成为了整个省委省政府秘书班子里面第一个被一个科级秘书殴打的对象,从那以后,马省长看我的眼光也变了,虽然他不说,但是我看的出来,他不在像以前那样信任我了,但是好在我我一直尽心尽力的服侍着马省长,他对我也还算不错,准备外放我的事情一直没有放弃!但是我没有想到,就在4年以后,西山县出现空缺了,马省长本来提议要外放我去西山县的,但是那个时候,你的领导蒋正元那个老王八蛋居然直接把马省长的提议给否则了,他的理由是我品德不端,并列举了一系列的证据,这些证据足以把我双规了,好在马省长极力为我开脱,我才得以解脱出来!然后通过马省长的关系,把我弄到了这个海角天涯的城市,当了一名公安局的副局长,是正处级的副局长!我***郁闷啊!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刘飞!是你,抢占了我外放西山县的位置,而你则从西山县崛起,一路县长、县委书记、副市长、市长,你的路走的那样瞬,我可以肯定的说,如果当时我去了西山县,做出的成绩一定比你强,比你好,因为我比你更聪明,比你更能揣摩领导的心意!你刘飞不过是一个愣头青而已!我恨你!刘飞,我恨不得扒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因为就是因为你,断送了我的仕途之路,而我这些年来,苦苦熬到现在,才熬成了琼山区公安局的局长,级别还是正处级,而你,现在却已经是正厅级了!8年的时间,咱们两个之间的差距越来越打,而我所有的这一切悲惨遭遇,都是因为你!”说完,程辉对准刘飞又是一阵猛踢!

    刘飞没有说话,他默默的承受着程辉的打击!因为他看到,在程辉身后,还站着好几个警察,这些警察手中有有枪,全都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如果自己稍有异动的话,弄不好就会被这些人直接开枪给毙了,然后在给自己安一个袭警的罪名,对于程辉,刘飞还是比较了解的,他相信程辉敢这么做!

    所以,刘飞只能默默的忍受着。

    程辉踢了一会,感觉到气稍微瞬了一点,然后他站起身来,猛的拿起桌上的一盘热乎乎的炒菜,对着刘飞当头拍下,顿时,饭菜顺着刘飞的脑袋倾洒到刘飞的脸上、身上,盘子也化为片片碎屑!然后,程辉又拿起桌上的水杯冲着刘飞脸上狠狠的泼了过去!顿时,刘飞的脸上菜汁、油渍、水渍混合在一起,滴滴答答的往下滴落!

    然而,刘飞的头却一直直挺挺的昂着,他的目光中充满了不屑和嘲讽。

    这时,就听程辉哈哈狂笑着说道:“刘飞,还记得吗?当初在省政府的食堂内,你就是用这一盘烧茄子扣了我一脑袋,今天我原物璧还!怎么样,这菜的味道不错吧!别着急,更有滋味的还在后面呢!我明明白白的告诉你吧,今天我要玩死你!让你死的不明不白,让你死之后也要身败名裂!不过在你临死之前,我就让你死的明白一点吧!你知道我什么会找到你吗?因为你打了我的弟弟!我真没有想到啊,刘飞,在河西省你把我欺负惨了,到了海口市,你居然还敢欺负我的弟弟,把我弟弟给打得凄惨无比,他的牙齿掉了好几科,现在人还在医院躺着呢!刘飞,你知道吗?这次,是你送上门来找死的!这就叫自作孽,不可活!”

    说完,程辉猛的转过身去,冲着身后的警察说道:“兄弟们,动手,让刘飞品尝一下咱们最具特色的拿手好戏——洗脸死!”

    海岛酒店,黑子本来睡的正香,但是迷迷糊糊,他突然感觉到床头的腰带不停的震动起来,顿时惊醒,爬起身来,只见自己的腰带正中央有一颗红点正在不停的闪烁着,而腰带则不停的震动着。

    “不好,老大出事了!”黑子顿时爬起身来,飞快穿好衣服,向外冲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