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四卷西山县长第494章卑鄙小人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刘飞在看到黑影闯进来的时候,猛的蹲下身子,双手闪电一般从手铐中解脱出来,随后他双腿连环扫出,他身前的几个警察几乎在不到10秒钟的时间内全都被刘飞放倒在地,随后刘飞站起身来,又飞快的把手枪从这些警察的手中踢飞,与此同时,看到黑影进来之后,程辉突然感觉到事情要坏,惊慌之下,他把枪口对准了刘飞,猛的扣动扳机!他决定不惜一切代价杀死刘飞!

    一道闪亮的银光在空中发出嗖嗖的声音,嘭的一下正中程辉的手腕,当啷一声,手枪掉落在地上,不过那清脆的枪声还是响了起来,刘飞应声倒在地上!

    程辉右手生疼,但是他贼心不死,飞快的蹲下身体,拾起地上的手枪,对准刘飞的身体就要开枪,但是这个时候,那个黑影已经像一条黑色的猎豹一般,冲动了他爱的身边,猛的飞出一脚,狠狠的踢在程辉持枪的左手上,咔嚓一声脆响,那是手腕断裂的声音!随后,黑影猛的抬起一脚,踢在程辉的胸口上,程辉整个人哎呀一声惨叫,身体向后倒飞出去!咕噜噜在地上滚了几下才算停住。

    而这个时候,那些失去手枪的警察也已经站起身来,其中一个警察冲着进来的人怒声呵斥道:“你是什么人?知道这里是哪里吗?”

    来人是一个身材高大脸庞黑漆漆的男人,胳膊上胸口处露出黑漆漆的毛发,整个人往哪里一站,就宛若一只大猩猩一般!来人不是别人,正是黑子。

    黑子冷笑着说道:“我当然知道这里是哪里!这里不是琼州区公安局吗?”

    “知道这里是公安局,你还敢公然闯进来,并打伤我们局长,你是不是不想活了!”那个警察继续严肃的喝斥道。

    黑子冷笑一声,没有搭理他,而是蹭的一下从腰中掏出他的那把巨型沙漠之鹰,指了指那些警察说道:“去,都去那边墙角蹲着去,谁要是敢站起来,别怪我不客气!”缓缓的走到刘飞的身边走到程辉身边,发现刘飞还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脸上就着急了,连忙低下头来,把刘飞扶了起来,替刘飞检查起来!找了半天,重要在刘飞小腹处找到了一个枪眼!

    当时黑子就吓得脸都白了!

    使劲的大声呼喊着:“老大,你没事吧?老大,你醒醒啊!老大……”

    但是刘飞依然没有苏醒过来,慌忙之下,黑子也没有仔细检查刘飞的伤势,他用手摸了摸刘飞的鼻子,没有呼吸了!

    顿时就急了,眼泪刷的一下就下来了!他用手抹了一把脸上的眼泪,咬着牙说道:“老大,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你,你放心,既然你死了,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然后去黄泉路上一起去陪你!”说道这里,他噌的一下站起身来,来到程辉身边,看到程辉一手上扎着一把闪亮的钢刀,一手已经折断,正躺在地上惨叫呢,不过黑子这次却没有任何的同情,而是走到程辉身边,一脚把他踢的翻了好几个跟头,程辉在翻滚中发出一阵阵比猪被杀时的惨叫声还要凄惨的叫声!

    这时,那些警察也有些害怕了,还是那个警察,指着黑子说道:“喂,你要干什么,我告诉你,这里是警察局,你要是乱来,一定会受到法律的制裁的!”

    “嘭!”一声巨响,那个警察的脚下被黑子一枪打出了一个凹坑,子弹头在里面滴溜溜转了一圈,最后停住了!

    “草,是真枪!”那个警察看到眼前的情形吓得一缩脖子,在也不敢出声了,心中却纳闷起来,心说这个人是谁啊,怎么这么猛啊,居然敢在公安局暴打警察和公安局局长,关键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他手中的那把沙漠之鹰的是哪里来的啊?按理说这种重型武器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持有的!

    而这个时候,黑子已经凑到程辉身边蹲下,用手拍了一下惨叫着的程辉的脸说道:“小子,你死定了!居然敢开枪打死我老大,我要你血债血偿!”说着,黑子把枪口对准了程辉的脑袋!

    这下,程辉吓得脸都白了,只感觉到***一阵热乎乎热流不受控制的喷发而出,一股又骚又臭的气息顿时在屋内散发出来!

    黑子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程辉哆哆嗦嗦的问道:“你……你是谁?我是警察,你不能杀我!”

    黑子眼珠子一瞪:“草,警察就牛……逼啊,你刚才冲着我老大开枪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你是警察,你这样人配当警察吗?你杀了我老大,我今天要让你血债血偿!”说着,黑子就要扣动扳机!

    “不要,不要杀我……”程辉突然惨叫着跪在了黑子面前,磕头如同捣蒜一般,“求求你,不要杀我,我上有80岁的老母,下有才3岁的儿子,我死了,他们可怎么活啊!求求你了,千万不要杀我,只要你不杀我,我可以给你钱,10万够吗?不,10万太少了,100万怎么样?只要你不杀我,我可以给你100万!”

    “100万?100万难道可以买我老大的命吗?你太天真了,算了,别啰嗦了,你还是去跟阎王好好聊聊天去吧!”说着,黑子就准备扣动扳机。

    就在这个时候,只见原本躺在地上的刘飞突然坐起身来,嘴里含糊的说道:“***,疼死我了!”

    这一下可把黑子吓了一跳,不过看到刘飞坐起身来,黑子顿时喜出望外,连忙又跑了过去,蹲下身来说道:“老大,你感觉怎么样?你刚才不是已经死了吗?”

    “靠,你才死了呢!哎呦,疼死我了!”说着,刘飞低下头去,往自己疼痛的部位看了过去,黑子这时也才注意到,刘飞的小腹处虽然有个枪眼,但是这个枪眼是打在刘飞的腰带上的,他帮着刘飞解开腰带,然后仔细观察,顿时就笑了,只见刘飞的腰带被子弹打穿,但是子弹最后却卡住了腰带与刘飞的皮肤之间,刘飞的小腹处虽然有鲜血渗出,但那只是皮外伤!

    看到这里,黑子也咧嘴笑了:“老大啊,你可真是命大啊,没有想到这次腰带居然救了你一命!否则如果子弹从这个位置打进去,即使不死也得残废啊!”

    刘飞点点头,随着疼痛感的过去,刘飞站起身来,他的眼睛一下子就盯在了程辉的身上,他没有想到,程辉身为警察局局长,居然敢如此胡作非为,他缓缓走到程辉面前,冷冷的说道:“程辉?难道你真的那么恨我吗?咱们两个之间的恩怨好像没有那么深吧?去西山县那是省委作出的决定,是非常公平的,你也没有必要怀恨我这么长时间,甚至想要杀死我吧!”

    程辉脸上露出一丝狰狞之色,笑声中有说不出的凄惨:“刘飞,别在这里假惺惺的了,你的出现,已经破坏了我的前程,难道你不知道,官场之上,结仇主要有两种方式,一种是你破坏了人家的前程,一种是你让人家丢了面子!而你,不仅破坏了我的前程,还让我丢尽了脸,以至于我根本没有脸在河西省混下去了,最后不得不跑回我的老家来!而且你还把我弟弟给痛打了一顿,你说咱们之间的仇恨化解的开吗?我能不恨你吗?”

    “老大,这样的人跟他废什么话,直接把他干掉算了!”黑子的脾气好的时候很好,但是一旦触及了他的底线,他那潜藏在心中的那份暴戾之气就会完全的爆发出来,这次虽然刘飞没有大事,但是这件事情却已经触犯了他的底线!他相信,以程辉这样的表现,即使自己一枪结果了他,也不会有多大的麻烦!

    刘飞却轻轻的摇摇头说道:“算了,这样的人挺可怜的,就随他去吧!程辉,把你诬蔑我的那些证据和照片都拿出来吧!我放过你!”

    然而,让刘飞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时候,程辉却哈哈大狂笑起来:“刘飞啊,我说过的,这次一定要让你身败名裂的!我告诉你,这次有关你和那个妓*女之间的照片我已经让人发到网上了!这次,我一定要让你身败名裂!哈哈哈哈!刘飞,这次,你输定了!”程辉疯狂的得意的大笑起来。而这个时候,一个警察一不小心,把手中的一叠照片掉落在地上。

    刘飞走过去,拿起相片一看,顿时脸色大变!照片上,一个女人赤*身裸*体的坐在自己的身上,正在进行着某种动作,表情似乎十分享受,虽然刘飞知道,这肯定是假的,但是从照片上的角度来看,根本看不出真假,但是那种暧昧的意思,却已经完全表达出来,如果这种照片公布出去的话,足以让自己身败名裂了!刘飞看向程辉的眼神中不由得多出了一份愤恨之色:“程辉啊,难道你一定要置我于死地不可吗?”

    程辉早已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从黑子出现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自己的结局已经很危险了,所以,他果断了按下手机上的一个键,让自己的朋友把拍摄的刘飞的那些照片全都发布到网上,发布到中纪委!发布到鲁东省纪委!程辉看到刘飞脸上那忧心忡忡的模样,露出愉快的笑容:“刘飞啊,这次你死定了,中纪委和鲁东省纪委很快就会接到这些图片,你百口莫辩!你死定了!”

    此刻,黑子也傻眼了!他虽然功夫高强,但是政治斗争却没有一点经验,他只能充满郁闷的看向刘飞。

    刘飞无奈的摇摇头,心中充满了苦涩,叹息一声说道:“程辉啊,我刘飞大江大浪经过的多了,却没有想到最后居然阴沟里翻船,最终输在你这个小小的琼州区!算你狠!”

    程辉虽然身上血流不止,脸上却越发显得得意,疼痛折磨着他的身体,但是那种报复得逞的快感却让他几乎忘记了疼痛,突然,他感觉到脑袋晕乎乎的,身体一软,便倒在地上!地上,一滩鲜血,沾染了他一身!

    刘飞皱了皱眉头,对那些警察说道:“赶快叫120救护车,把他弄到医院去!”那些警察顿时如释重负,纷纷冲了出去,有的负责向上级报警,有的去叫120,顿时忙碌起来!

    而这个时候,刘飞却软绵绵的坐在椅子上,心头充满了无奈、苦涩和郁闷!他知道,当中纪委、鲁东省纪委受到这些照片之时,也就是自己仕途之路走到尽头之时。而现在,琼州区警察局又被自己和黑子给搅得一团糟糕,恐怕琼州区甚至是海口市的人也不会放过自己。虽然自己是岳阳市市长,但是毕竟现在是在异乡,没有什么关系可以用。

    一团阴云,笼罩在刘飞的上空。

    这个时候,黑子看到刘飞那眉头紧皱的样子,心中有些不安,他犹豫了一下,拿出手机,走到窗边,拨通了一个电话,过了一会,黑子挂断手机走到刘飞的身边,轻声说道:“老大,走吧,没事了!海口市警方我已经搞定了,他们不会追究咱们责任了,你还在休假期间,咱们还是接着休假吧!”

    刘飞轻轻的点点头,说道:“没错,黑子你说的对,哎咋咋地,只要我问心无愧就成,就算照片到了中纪委和鲁东省省委,也无所谓,反正我问心无愧!走,咱们回去吧,我睡觉还没睡踏实呢!”

    黑子和刘飞走出琼州区公安局,那些警察们全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这两个人,他们没有想到,这两个人在伤了自己的局长之后,居然还能够大摇大摆的走出公安局,甚至他们都已经接到了上级的命令,对他们两个人不能进行阻拦!

    刘飞他们回到宾馆的时候,已经凌晨3点多了,刘飞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虽然在琼州区警察局的时候刘飞说的轻松,但是想起那些照片可能引起的后果,刘飞心中一片黑暗,难道我的仕途之路,就这样断送了吗?难道我刘飞就这样败在了程辉这样阴险小人的手上了吗?难道我就没有一点反击的办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