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四卷西山县长第515章青州抓人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胖子刘臃是一个想当敬业的人,也是一个聪明的人,接到刘飞让他前往青州市抓捕砍刀盟副盟主林中华的消息以后,他就马不停蹄的带上四个钢铁一般的战士坐上军车前往青州市。

    车是四个战士开过来的,张瑞新对刘飞现在的处境了解的非常清楚,他知道现在的岳阳市风起云涌,人心向背,刘飞真正值得信赖的人没有几个,尤其是公安局那边,更是本地势力极深的地方,真正涉及到敏感问题,没有几个人值得信任,所以,他干脆买四送一,又派了一辆7座的军车给胖子刘臃使用。张瑞新虽然不是岳阳市本地人,但是他在岳阳市军政委的位置上已经坐了好几年了,在加上军队和地方政府又是不同的系统,所以他派来的这几个士兵都是十分可靠的。并不用担心***的问题。

    车上,胖子先给自己的空姐老婆打了个电话,告诉她自己要去青州市出差,可能要去两三天,空姐听完挺郁闷的,说道:“胖子,你走了我下面怎么办啊?”

    胖子说道:“下面的话就去外面的超市买2包方便面去!”

    “哼,你这个臭胖子,故意气我不是,我是说我下面怎么办?你不在了,谁负责我下面!”

    空姐娇嗔道。

    胖子自然明白老婆的意思,故意逗她说道:“你下面平时都是我负责的,这次我不再了,你就自己负责吧,对了,咱们家的冰箱里面还有几根黄瓜,你可以用黄瓜下面!”

    “哼,死胖子,不理你了,就知道欺负人家!”空姐气呼呼的说道。

    胖子一看老婆生气了,连忙说道:“老婆别生气,我就出差两三天而已,等我回去了,立刻咱就补回来,好不!乖!”

    “嗯,这还差不多,死胖子,你挺清楚了,不许你在外面拈花惹草的哦,否则让我知道了,就把你的小**切下来,让你变成太监!”说完,挂断了电话。

    刘臃的脑门上立刻冒出细密的汗珠,心说这老婆真是越来越彪悍了,刚开始认识她的时候,可是温柔娴熟,轻声细语的,连一句过头的话都不说的,现在居然可以帮助自己修炼葵花宝典了。

    而车内的几个战士却全都捂着嘴偷偷在那里笑,谁都没有想到,这个威震岳阳市的公安局局长居然也有这么温柔的时候,居然也是一个怕老婆的角色。

    刘臃挂断电话,看了看几个使劲憋着不笑的战士,然后缓缓说道:“恩,那个啥,想笑就笑出来吧,等你们有了老婆就知道了!”

    “哈哈哈哈!”几个战士一同笑了出来,彼此之间的关系也因此而变得更加融洽起来。

    五个多小时以后,一行人到了青州市。刘臃先带着四个人在青州市找了一家酒店住了下来,然后在酒店餐厅吃了晚饭,便一起回去休息了一会。

    刘臃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把自己在路上车内早已思考的差不多的计划又思考了一下,然后把几个战士叫了过来,把自己的思路和几个战士说了一遍,又咨询了一下几个战士的意见,最后对刘臃的方案达成了共识。

    刘飞拿出手机,换上一个鲁东省德阳市的手机卡,然后拿出刘飞给他的砍刀盟副盟主林中华的电话号码拨了出去。电话过了半天才接通,还没等刘臃说话,电话里面立刻传来一个十分不悦和冷漠的声音:“你是谁啊?怎么有我这个手机号!”

    刘臃听到之后,能够感觉到林中华的声音中充满了警惕,“林总,我是德阳市德奥集团的副总经理杨子荣,我想和你谈笔买卖。/”

    林中华此刻正在魅力倾城***里面喝酒呢,今天晚上是他和砍刀盟的大盟主郭家庆约定的相聚的日子!他们两个人虽然都属于黑帮的高层,但是他们两个人为人做事极其低调,就是他们手下的小弟们也都比较低调,平时很少去外面惹是生非,没有任务的时候全都在***里面做服务生或者看场子,除了***以外,两个人也都有其他的正当生意做幌子,郭家庆经营了一家电脑公司,而林中华则开了一家保龄球馆。两个人每个月聚一次,时间比较具有弹性,以免被别人摸到规律。正好今天,是两个人在***里面聚会,谈一谈这个月的生意情况,以及下个月的订单。

    接到刘臃的电话,林中华就愣了一下,德阳市的德奥集团他还是早有耳闻的,这是一家大型的房地产开发商,属于上市公司。不过以前从来没有和他们合作过,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德奥集团会和他进行联系,而且居然派出了副总经理这个级别,看起来德奥集团似乎非常重视,所以,林中华说话的语气比之刚才就缓和了一下,但是依然充满了警惕:“哦,原来是杨总啊,你从什么渠道得到我的手机号的,和我谈什么买卖?难道你想入股我的保龄球馆吗?”

    “哈哈,林总,你实在太保守了,既然我能够得到你的手机号,自然是有圈内的朋友指引,具体是谁我不方便透露,不过林副盟主,咱们明人面前别说假话,我们德奥集团在德阳市最近新买了一块地皮,但是有几十个钉子户不肯拆迁,你也知道,我们德奥集团是上市公司,做事情必须得规规矩矩的,不能动粗,但是还有一家公司对那块地皮有意思,虽然我们拿下了那块地皮,但是那家公司想给我们捣乱,就买通了那几十个钉子户,所以我想林总的砍刀盟出面,帮我搞定那家公司!只要这事情能够搞定,我们集团愿意出300万的酬劳!如果林总对这个价钱不满意,咱们还可以商量!”

    刘臃说完,电话那天明显沉默了半天。

    刘臃并不知道,此刻,林中华一边用手捂住电话的听筒,一边对旁边的大盟主郭家庆说道:“老郭,德阳市的德奥集团想找咱们做笔生意,但是他又不说到底是从哪个渠道得到的我的联系方式!不过这件事的酬劳倒是挺多的,300万,而且价钱可以再谈。”

    郭家庆是一个比较贪婪而且十分狡猾的人,听林中华说完,他略微思考了一下,笑着说道:“不管他从哪里得到你的联系方式的,但是既然他能够得到,就说明他认识圈内的人,既然是那样,也没什么可忌讳的,让他来咱们***,在青州的地面上,在咱们的地盘上,还怕他翻了天不成!至于价钱方面,就要到500万好了,德奥集团可是大公司啊,不在乎那点钱,只要咱们到时候把事情办得好了,他们多出一点钱也就值了!”

    林中华的性格和郭家庆不太一样,他虽然也爱情,但是他更贪生怕死,所以做事情十分谨慎,和郭家庆正好形成性格互补,两个人配合起来倒也比较紧密,他略微沉思了一下,说道:“老郭,那就去会客厅和他谈,四周的暗室中都隐藏好打手,咱们给他们来一个鸿门宴,他们如果真心谈生意啥都好说,稍有异心,让他们站着进来,横着出去。”

    郭家庆点点头:“如此甚好!”

    林中华这才放开话筒上的手,笑着对刘臃说道:“那杨总,你来魅力倾城***吧,进来之后就跟服务员说一声,我们在3楼会客厅等你!”

    刘臃一听林中华答应了,脸上有些兴奋,便高兴的说道:“好的,杨总,那一会见!”

    挂断电话,胖子和四个战士准备了一下,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魅力倾城***,半个小时之后,刘飞和四个战士来到魅力倾城***的门口,和门口的服务员说了一下,要去三楼会客厅见林中华,服务员便引导五个来到会客厅门口。

    刘臃和四个战士走进会客厅,他的眉头便皱了一下,只见会客厅的四周全都是厚厚的红色的窗帘,里面的灯光很明亮,气温有些高,但是刘臃却感觉到,整个会议室内杀气腾腾的,虽然刘臃的功夫并不高,但是他的鼻子很好使,他感觉到,屋子内有着十几股不同的气息。

    那几个战士进入门之后,眼睛立刻瞪了起来,他们昂首跟在刘臃的身后。

    刘臃看着稳稳当当的坐在会议桌对面的两个人,笑了笑说道:“二位,难道你们就是这样待客的吗?那就算了,做生意讲求的是平等、互惠,既然你们二位老板把我杨子荣当外人,那这笔生意不谈也罢!告辞!”说完,刘臃转身就往外走。

    这时,一直在默默观察着刘臃的林中华才笑着站起身来说道:“杨总,请留步!”说罢,他和郭家庆全都站起身来,走了出来,来到门口笑着说道:“杨总,你也知道,做我们这行的必须得谨慎一点,现在是和*谐*社会,我们也怕被和*谐啊,刚才我们只是试验了一下,看看杨总有没有诚意,是不是警方派来的卧底,现在一切都已经很清楚了,杨总心地坦荡,请坐下,咱们现在可以开诚布公的谈一谈了!这位是我们砍刀盟的大盟主郭家庆!”

    刘臃这才停住脚步,转过身来,脸色不善的说道:“林盟主,郭盟主,做生意讲究的是一个信字,我杨子荣既然敢把我的身份提前告诉你们,就是让你们有一个准备和调查的时间,你们现在可以直接给我们集团公司的总机打电话,核实一下我的身份,这是我的身份证和公司的电话号码!”说着,刘飞从口袋中拿出一张身份证和一张写着电话号码的纸条。

    看到刘飞都做出这个份上了,两个人的戒心已经完全褪去,林中华和郭家庆都主动伸出手来,郭家庆笑着说道:“证件就不用看了,杨总这样谈成足见没有任何问题,请上座!”

    刘臃这才与两个人握了握手,坐到会议桌前,郭家庆、林中华两个人坐在对面。

    有服务员过来,给几个人满上茶水,然后便离开了。林中华看了一眼桌上的茶杯,脸上露出自信的微笑,这茶杯就是他的道具,一旦他感觉情况危险或不对劲,就会摔碎茶杯,隐藏在每面窗帘后面的4个强悍打手便会手持砍刀冲出来对付刘臃他们。他认为,自己的安全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坐下之后,胖子刘臃先把早已经编好的谎话给两个人说了一下,然后笑着问道:“郭盟主,林盟主,我们集团初步开价是300万,你们对这个价钱满意吗!”

    林中华笑着说道:“杨总,刚才在你来之前我跟郭盟主商量了一下,感觉去德阳市执行任务的话,有着诸多不便因素,弄不好我们就得有伤亡,所以我们认为,300万的价钱低了些!”

    刘臃淡淡一笑,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水,笑着说道:“那林盟主认为什么价位比较合适?”

    林中华看了郭家庆一眼,郭家庆点点头,林中华笑着伸出手掌说道:“这个数!”

    刘臃脸上露出一丝冷笑:“500万?”

    林中华的心缩了一下,他感觉到刘飞的笑容中突然多了一丝不屑,但是既然已经定了这个数,他也不准备退让,便使劲的点点头说道:“没错,就是500万!这是我们的底价!如果杨总认为价钱高的话,可以请别的组织去做!”

    刘臃的目光在林中华和郭家庆两个人的脸上来回逡巡着,看的这两个人浑身都有些不自在,但是又不甘示弱,纷纷反看回去,三个人六双眼睛紧紧的交织在一起。谁都不甘示弱,全都集中精神看向对方。但是林中华和郭家庆都没有注意到,刘飞的手在身后轻轻的摆了一下,他身后的那四名战士悄然的向四周的四面窗帘移动过去。

    “啪!”刘飞猛的一拍桌子,把对面的郭家庆和林中华吓了一跳,与此同时,刘飞猛的伸出一双大手,探过桌面,猛的一把抓住林中华的脖领子把他从桌子那边硬生生的给揪了过来!然后一拳打在林中华的小腹上,打得林中华身体立刻蜷缩起来,而与此同时,那四个战士已经如同下山的猛虎一般,猛的拉开窗帘,与各自窗帘后面的四个打手动起手来。这个时候,郭家庆见势不妙,猛的伸手从腰间抽出一把微型砍刀出来,就要对着刘飞出手,而这个时候,刘飞已经从腰间拿出一把枪来,左手扣住林中华的咽喉,右手的手枪对准了郭家庆的脑袋,冷冷的说道:“郭家庆,把刀放下,否则我不介意给你的脑袋上来一枪!明明白白的告诉你,我就是警察!”

    此刻,郭家庆和林中华的脸色可就好看了,一会红,一会白,一会青,尤其是林中华,他后悔的场子都青了,而这个时侯,那四个战士经过一翻打斗,也已经搞定了各自窗帘之后的四名打手,毕竟,黑帮的打手在厉害,也不能和久经训练的军人想比,更何况这四个人可都是张瑞新看得上的能力出众的士兵,虽然他们比起黑子来差的很远,但是对付这些二把刀的打手来,还是轻而易举的,在加上他们到后面已经掏出枪来,那些打手们只能乖乖的束手就擒!而这个时候,几个战士早已拿出身上早就准备好的超细特种***用绳,把这些打手全都给***了起来。把他们的嘴巴也给赌了起来!

    这个时候,四个人才分成两组,分别用枪对准了林中华和郭家庆。

    这时,林中华才哆哆嗦嗦的问道:“敢问这位好汉,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是求财还是求色,我们都可以满足你!”

    刘臃冷冷一笑:“林中华,郭家庆,你们听好了,我的确是警察,我不求财也不求色,我只想从你口中得到一个消息,只要你现在说出来了,我保你生命安全!”

    林中华问道:“什么消息?”

    刘臃冷笑着问道:“是谁指使你们去岳阳市威胁那些棚户区的老百姓的?”

    林中华听到刘臃问道这个问题,脸色立刻就变得惨白惨白的,然后摇摇头说道:“你不用问了,要杀要剐随你便,我们兄弟不会皱一下眉头,但是事关客户信息,我们是不会透露一点的,这是我们做生意的原则!”

    刘飞用枪狠狠顶了一下林中华的太阳穴说道:“真的不说?”

    林中华脑门上的汗刷刷的往下冒,但是嘴巴却是很硬:“死也不说!”

    刘臃冷笑着点点头:“好,是条汉子,够爷们!带走!”

    刘臃说完,四名战士两人一个架住了林中华和郭家庆,枪抵在两个人的后背上。刘臃冷冷的看了两人一眼说道:“如果你们敢多说一句话,我们不介意把你们当成逃犯处理,开枪打死逃犯是很正常的事情!你们好自为之!”

    刘飞在前面走,而四个战士则在两侧夹着林中华和郭家庆,不慌不忙的往外走去,一路之上,不时的有服务员和服务生和两个人打招呼,但是两个人都没有敢说话,只是冲着众人苦笑点头。

    走出魅力倾城***的大门,便看到了停车场上的军车,刘飞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终于顺利的把这两个人给带出来了,看来此行还是挺顺利的,终于可以向老大交差,可以早点抓到危险老大的幕后真凶了!”

    几个人向停车场走去。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就见魅力倾城***两侧的马路上好几辆警车同时鸣响着飞速的奔驰到***门前,全部来了一个急刹车,然后停了下来。车门打开,十几个警察纷纷从警车内跳了下来,快速掏出手枪,枪口纷纷对准刘臃几人。

    这时,一个40多岁的警察从一辆警车上走了下来,看着刘臃冷冷的说道:“刘局长,你好好的公安局局长不做,跑我们青州市来抓人,手续可曾经办了吗?难道以为我们青州市警方都是吃素的吗?人全都给我留下!”

    刘臃看到警灯闪烁的时候,就预感到形势有些不妙,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一行人行动这么隐蔽,居然还是被人给查到了踪迹,看到老大这次所要面临的对手真的是非常强大啊,不过现在人已经抓到了,刘臃是绝对不会把这些人轻易放手的,这两个人可是老大手中可以利用的唯一的线索,只有从他们的嘴中,才能得到棚户区威胁事件甚至是纵火事件的幕后主谋!想到这里,刘臃看了一眼对面的那个警察,笑了笑说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青州市警察局的吴晓东吴局长啊,不知道你带着这么多警察,用枪口指着我意欲何为啊?我可是岳阳市警察局的局长,你难道还想对我开枪不成?”

    吴晓东哈哈大笑起来:“刘局长,咱们都是场面上的人,说话也别拐弯抹角了,我们今天来,是来抓林中华和郭家庆的,他们经营的魅力倾城娱乐城涉嫌卖*淫*嫖*娼活动,我们要依法对他们进行逮捕,请刘局长把人交给我们!”

    刘臃心如电转,他才不会相信吴晓东只凭这么一个简单的借口就要抓人,他现在可以肯定,吴晓东来和自己抢人,肯定和“东方威尼斯水城”项目有关,甚至和老大刘飞被威胁有关,所以他已经打定决心,绝不会将人交出来,所以他冷笑着说道:“吴局长,你这样做好像有些不太妥当吧?这人是我们抓的,而且他们是我们岳阳市棚户区纵火案的主谋,证据确凿,我们抓他们是理所应当的!”

    “哼,我不管他们在岳阳市犯了什么罪,但是现在,他们在我青州的地面上也犯了罪,我们抓他们也是义不容辞,名正言顺,如果他们被你们带走了,我们青州市警方的脸往哪里放,刘局长,我劝你还是把他们交给我们为好,否则咱们撕破脸可就不好了!”

    刘臃摇摇头:“对不起,人我不会交的!”

    吴晓东脸色一沉,冲着刘臃说道:“那就不好意思了,动手抢人!”说罢,他手下的警察便冲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