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四卷西山县长第523章背叛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刘飞静静的站在马路旁边,看着天上纷纷扬扬的雪花散落下来,看着路边冒着热气的汽车不时的驶过,他的心中,也如同这天空一般阴沉,一般寒冷。

    因为他刚才扔掉的手机卡是一个很少用的手机卡,知道这个手机卡号码的人这个世界上只有两个人,一个是他自己,而另外一个则是夏明哲!到底那些人是怎么追查到这个号码的呢?是他们通过音波检测从万千的通信数据中查出来了自己的声音,还是夏明哲将这个电话号码透露了出去?刘飞的心中,此刻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与此同时,一个更大的问号在刘飞心中冒了出来,这些文件到底牵扯到了哪些人呢?难道紧紧是齐海平一个人吗?

    不行,我必须先找个地方,把这些文件仔细翻阅一遍,这样才能做到心中有数。想到这里,刘飞往前走了一阵,转身钻进了一家复印店内。

    而此时此刻,刘飞的手机被一个路过的骑着电动车的妇女发现了,她立刻把电动车停了下来,捡起手机,左右看了一下没有谁过来,立刻拿起手机,骑上电动车,飞快的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

    在那间宽大的房间内,巨大的DLP大屏幕拼接墙前面,那个神秘的男人双眼紧紧的盯着上面的电子地图上面的红色圆点,脸上眼眉皱了起来,嘴里喃喃的说道:“这些人是怎么办事的,刚才不是已经把人给堵住了吗?怎么突然之间全都没有消息了呢?怎么我呼叫了这么多次没有一个人回复啊?难道他们出事了?”想到这里,这个男人拿出手机来,拨了一个电话:“猎人3队出动,目标地址,水源街与新华路附近!”

    很快的,电话里面传来一阵十分快捷的回复:“猎人3队收到,马上行动。”

    很快的,一队警察开着警察快速冲上了水源街,一边听到电话中的指示,一边迅速赶往目的地,很快的,他们便根据电话里面的指示锁定了目标,那是一个车筐前面装着满满一篮子芹菜的妇女,警车呼啸着堵住了妇女的去路,而另外一个辆警车也把后面的路给堵上了,一大帮警察从警车内冲了下来,很快的就把已经吓傻了的妇女给带到警车上,经过一翻询问之后,才得知,原来是刘飞手机惹的祸。

    当妇女满眼泪水旺旺的从警车内走出来之后,那些警察已经向上级进行汇报,当DLP大屏幕前面的那个神秘人物接到汇报以后,顿时气的直接把手边的水杯狠狠的摔在地上:“我草,好狡猾的刘飞!”

    的确,刘飞这一手玩的真的挺帅的,而此刻,刘飞刚刚从那间复印店里面走了出来,往前又走了几步,他找了一间公用电话亭,拿起电话拨通了省委书记夏明哲的手机号,电话很快的接通了,夏明哲那深沉的声音从手机话筒里面传了出来:“刘飞,你到底怎么回事?被停职了好好反省不就行了,你怎么能胡乱杀人呢?现在好了,你已经成为鲁东省的通缉犯了!你现在在哪里?知不知道你现在的形势很危险!你还是赶快自首去吧!”

    刘飞听到夏明哲的话之后,直接就愣住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稀里糊涂的居然成了通缉犯,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让自己成为通缉犯的事情只有两件事,第一个就是在岳阳市的时候,自己在超市里面一拳打倒那个杀手的事情,另外一件事情就是自己在碧涛阁被那几个杀手追杀被龙梅子救了之后,警方把那些人的死算在了自己头上,不管怎么说,自己倒是挺冤枉的,最关键的是,现在夏明哲表态了,让自己自首去!”

    刘飞的嘴角上不由得露出一丝冷笑:“自首?开玩笑,自己去自首还不等于说是自投罗网吗?现在整个鲁东省他几乎没有几个值得信任的了!如果说可以信任的话,也只有夏明哲一个人了,毕竟自己是夏明哲从河西省要过来的,这一年多来,自己为他立下了汗马功劳,在自己的成功搅局之下,夏明哲终于掌控了整个鲁东省的政局,而且自己的市长这个职位,也是在夏明哲的大力提拔之下才得以荣升的,刘飞认为,夏明哲对自己有知遇之恩,虽然夏明哲之前已经声明不会在帮自己,但是刘飞却认为,夏明哲可能是受到了来自高层的压力,但是这个人还是非常值得信任的,在想起刚才自己看到的那些触目惊心的证据,他有信心,只要夏明哲得到这些证据,一定会大力支持自己的,那样的话,就可以为国家挽回几十亿的资产流失。想到这里,刘飞对夏明哲说道:“夏书记,我手中有大量证据可以证明,在“东方威尼斯水城”项目中,齐海平和曹金阳联合起来,侵吞巨额国有资产,而且前省长曹少辉、现任省委齐副书记也牵扯到了里面,我想亲自当面交给你!”

    电话那头,夏明哲沉默了好半天,这才缓缓说道:“你现在在哪里?”

    刘飞看了看地方,说道:“在光华路附近,距离省委不远,夏书记,我在光华路上的星巴克咖啡厅等你吧!”

    “好吧,我马上就出来,千万要保护好那些证据!”夏明哲重点嘱咐道。

    刘飞点点头:“夏书记,您放心吧,我会保护好这些证据的。”

    挂断电话,刘飞迈步走进了马路对面的星巴克咖啡厅,找了一个比较僻静的角落坐了下来,要了一杯蓝山咖啡,细细的品味起来。同时,他的心情也十分的激动,他相信,以夏明哲的力量,只要认真的去推动此事,一定会将齐海平、曹金阳等一干吸血虫全部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翻身!23个亿人民币啊!这些人的胆子也太大胆了一点,居然用区区的2个亿的代价,哄骗走了国家23个亿的资产,而这些资产,大部分都是银行贷款,导致岳阳市财政赤字多达十几个亿,而最终王宝军和沈宗成居然挪用、挤占了大量的国家各种专项资金,包括抗洪抢险资金,扶贫资金,教育资金等多项关乎国计民生的资金,这才填补上这个巨大的资金黑洞,而他们这种瞒天过海的手段,已经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而且其中涉及到的大大小小官员更是不计其数!”想到这里,刘飞的心情变得异常的沉重,就连脖颈子就开始往外冒凉气。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刘飞的咖啡已经喝了2杯了。这时,咖啡厅的门一开,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走了进来。这个人在咖啡厅内扫视了一眼,最终锁定在刘飞的位置上,迈步走了过去。在刘飞对面坐下。

    刘飞看到来人,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笑意,站起身来,伸出手去说道:“夏书记,您来了!”

    夏明哲和刘飞握了握手,脸色有些沉重,说道:“证据全都带齐了吗?”

    刘飞点点头,把一份厚厚的证据文件和一只U盘放在桌上,说道:“夏书记,证据全都在这里!您看一看!”

    夏明哲点点头,先把U盘踹在怀中,然后又把那份厚厚的文件打开,随手翻了起来,越翻他的脸色越是苍白,翻阅文件的手也开始颤抖起来,他愤怒的低声说道:“这……这些人的胆子太大了,这简直是目无国法,无法无天,天理难容!”

    刘飞点点头说道:“是啊,当我看完这些文件以后,我感觉到十分的震惊,没有想到,齐海平他们为了钱,居然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幸好岳阳市旧城改造项目我亲自监督进行,否则没准那个项目也会像“东方威尼斯水城”项目一样,造成巨额国有资产流失!”

    夏明哲点点头说道:“恩,你说的不错!这些人做的实在太过分了!我绝对不会坐视不理的,这些证据我先拿回去,好好筹划一下,刘飞,你还是自首去吧!”

    刘飞却轻轻的摇摇头说道:“夏书记,我没有犯罪,我是不会自首的!这些文件就交给你了,希望您能够秉公处理,我走了!”说完,刘飞站起身来,转身向外走去。

    然而,一件让刘飞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他刚刚走出咖啡厅的大门,两旁突然冲出来20多名便衣警察,这些人把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刘飞,其中一个领头首先拿出自己的警官证在刘飞面前晃了晃说道:“刘飞,我是青州市二级警督周海滨,你被捕了,你可以保持沉默,但是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将作为呈堂证供!”

    说完,过来两个警察,其中一人亮出明晃晃的手铐,把刘飞的双手给拷了起来。

    而这个时候,夏明哲也拿着文件从咖啡厅内走了出来。

    此时此刻,就算刘飞在傻也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了,他没有在挣扎,他也不想在挣扎了,他十分乖巧的伸出双手,让警察被双手给拷上,但是此刻,他的双眼中充满了悲伤和愤怒,眼睁睁的望着夏明哲说道:“夏书记,您出卖我?”

    夏明哲叹息一声说道:“刘飞,不要误会,我是为你好,你现在已经是杀人犯了,所有的罪犯,都应该受到应有的惩罚!你也不例外!”说完,夏明哲转身离去。

    这时,几个警察推搡着刘飞向旁边的一辆警车走去,而这个时候,刘飞猛的使劲的挣扎着伸长脖子冲着夏明哲吼道:“夏书记,那“东方威尼斯水城”那个项目的事情你准备怎么处理?是追查到底还是既往不咎?”

    夏明哲回过头来冷冷的看了刘飞一眼,冷漠的说道:“刘飞,这好像已经不是你能操心的事情了吧?管好你自己就可以了!”说完,夏明哲的秘书为他打开车门,夏明哲钻了进去,汽车缓缓驶离现场。

    刘飞望着夏明哲离去的背影,望着他那冷漠的眼神,好像就像看到另外一个人一眼,他的神态是那样的陌生,这还是那个把自己从河西省要来时,对自己充满了希望的夏明哲吗?这还是那个对自己百般鼓励,无限欣赏的夏明哲吗?为什么此时此刻的夏明哲看起来竟然是那样的陌生呢?难道自己之前的一番心血,全都白费了吗?夏书记,你到底想做什么啊?”

    “噗!”刘飞心情郁结,在加上这些日子以来连日的奔波,没有吃过一顿好饭,睡个一个好觉,在加上夏明哲这个他最尊敬的人竟然突然玩了这么一手,心力交瘁的刘飞猛的大嘴一张,喷出一大口鲜血,然后整个身体软绵绵的倒在地上,人事不省。

    当刘飞醒来的时候,天色早已黑了下来。

    他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但见眼前不远处是一盏昏暗的灯泡,鼻子里闻到的是一股股难闻的发霉的味道。他把眼睛睁得再大些,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硕大的充满狞笑的驴脸突然出现在刘飞的面前,他冲着刘飞一龇牙,露出满嘴黑漆漆的牙齿,一股难闻的臭味冲击刘飞的鼻孔里面,“小子,你醒了,正好,哥几个刚吃完晚饭,你起来给我们表演几个节目吧!”

    被那股臭味一熏,刘飞差点没背过气去,好不容易等那股味道过去,刘飞这才撑着手臂坐起身来,打量了一下四周,幽幽的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我草,你居然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是不是进来之前被那些条子给打傻了!那老子就给你上一上课,这里是青州市第四看守所!也是青州市最破烂的看守所!很荣幸在这里见到你!”说着,那个满嘴黑牙的驴脸伸出手来。

    刘飞条件反射般的伸出手去与对方握了一下,而那个驴脸握住刘飞的手之后,猛的用力一拉,一下子就把没有防备的刘飞给从床拉了下来,脸上露出一丝残酷的笑容:“嘿嘿,小子,你算什么东西,也配和本大爷握手!小子们,来先给这小子舒展舒展筋骨!”说话之间,七八个身材彪悍的纹身男全都满脸狞笑着冲刘飞走了过来。

    青州市。海市蜃楼娱乐城内。

    齐海平和曹金阳对面而坐,桌前摆放着五粮液。

    齐海平笑着问道:“老曹啊,你把刘飞给安排到哪里过夜去了?”

    曹金阳嘿嘿一阵冷笑:“第四看守所,我还专门安排了一些人去照顾他呢,据说他的身体现在十分虚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