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四卷西山县长第526章冲天之怒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听到刘飞的质问,夏明哲心中也有一丝苦涩和无奈,还有一丝深沉的悲哀。诚然,刘飞已经把证据交给了自己,但是看到那些证据之后,夏明哲真的被彻底震撼了。20多亿的国有资产啊,就这样被齐海平和曹金阳他们两个使用各种手段给侵吞了,最可怕的是,在现任省委齐副书记和原省长曹少辉、原岳阳市市委书记王宝军和原市长沈宗成的联手之下,竟然采用瞒天过海的手段把这件事情给摆平了,表面上竟然看不出任何的问题!如果说这件事情没有人追查的话,也许会永远的消失了,没有人会知道这件事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居然被刘飞给盯上了,而且居然一查到底,把所有的证据都给捞出来了。

    幽暗的房间内,烟头的那一丝亮点忽明忽暗,夏明哲苦笑着望着桌子上那厚厚的一叠证据和材料,头很大。这件事情涉及的事情实在太广了,牵扯到2个派系、上百名官员,如果真的追查下去,整个鲁东省政坛会发生地震的。最关键的是,夏明哲属于中立人士,他的成长靠的是自己的努力,所以,他看的非常清楚,如果自己真要是把这件事情捅出去,恐怕自己这个位置也做不长了,虽然这件事情不是自己在任期间发生的,但是两大派系的联手反扑却是他一个小小的中立人士抵挡不住的?何况,这世间真的有中立人士吗?答案是否定的。否则,这个位置绝对不会落在他的头上,只是他隐藏的比较深罢了!如果他真的中立的话,宋向明也不会选择来鲁东省发展了!想起宋向明,夏明哲又是一阵头痛。宋向明来的时候已经跟他说的非常清楚了,他来鲁东省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赚钱的同时,要把刘飞彻底搞臭,搞残!对于这种衙内,夏明哲也无可奈何。尤其是宋向明来的时候带来了宋老的一句话:“沉默是金!”

    没错,沉默是金!对于宋老的意思夏明哲理解的非常明白,那是在告诉自己,对于目前的局势,要采取低调处理的态度,把事态控制在一定的可控范伟之内。绝对不能得罪曹、齐两大派系。否则,宋老也不一定能够保得了自己。而且只要自己控制好事态,相信刘飞背后的势力应该也不会难为自己。

    所以,现在,他只能对刘飞的质问保持沉默。过了一会,他才对刘飞说道:“刘飞,这件事情我会通盘考虑,纵观全局,谨慎处理,等你到我的位置你就知道了,这件事情牵扯很广,处理起来没有那么简单,这需要时间!”夏明哲开始玩太极推手了,一个字,托!把这件事情无限期的拖下去!

    刘飞的心可谓是玲珑剔透,对于官场上的人和事情琢磨的很清楚,虽然他现在还没有到达夏明哲的那种高度,但是对于夏明哲的心态,刘飞多多少少还是了解一些的,他现在完全可以确定,夏明哲在敷衍自己,所以,他的声音也多了一丝不满:“夏书记!至于您怎么考虑我并不关心,我只知道,天理循环报应不爽,天理昭彰,为恶必究!为了”东方威尼斯水城”项目,已经死了那么多无辜的人了,就连***刘部长的儿子、我的好兄弟刘臃现在还重伤住在医院中,夏书记,这件事情必须有一个交代!您说呢?”刘飞开始给夏明哲施加压力了。他可不想这件事情在夏明哲手中无限期的拖延下去。这绝对不是他想要的结局。

    夏明哲有些愤怒了,刘飞这是对自己的不信任,而刘飞是他的属下,刘飞已经触犯了他的尊严,所以,再次说话的时候夏明哲但的声音有些冷漠了:“刘飞,我说过了,这件事情我会妥善处理的。”

    刘飞也怒了:“妥善处理?您怎么处理?难道您想无限期的拖延下去吗?那我怎么办?难道我就无限期的以通缉犯的身份躲藏下去,难道没有任何罪过的我就这样被停职?难道我还等着那些人把我杀人灭口?难道我们岳阳市纺织厂老王一家子就白白的死了?夏书记,我敬爱的夏书记,我想知道,您会怎么处理?什么时候处理?”

    “啪!”夏明哲狠狠一拍桌子:“刘飞,够了,是你是省委书记还是我是省委书记,我有必要向你汇报吗?”夏明哲真的被刘飞给逼得有些愤怒了。他绝对不允许刘飞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自己的尊严。

    听到夏明哲这么说,刘飞的脸色刷的一下就沉了下来,如果说以前刘飞对夏明哲还保持着尊重态度的话,此刻,刘飞对夏明哲已经十分不满了,他的声音变得更加冷漠了:“夏书记,既然您这样说,那好吧,这件事情我就不拜托您来处理了,请把我交给您的那些证据还给我,我就那么一份原始证据文件,您不处理,我找可以处理这件事情的人去处理,省的您承担责任,您看这样行吗?毕竟,那些证据是我用自己的生命甚至是牺牲了好几个无辜老百姓的生命换来的,我绝对不会让这件事情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沉默下去。”

    “刘飞,你……你混蛋!”夏明哲终于把心中的怒火彻底的发泄出来!你刘飞在怎么说也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市长,正厅级而已,何况现在你还是待罪之身,而且还被停职了,这样跟我说话简直就是目无尊长,没有礼貌。

    “夏书记,请您把我那唯一的一份证据还给我,可以吗?”刘飞一字一句的说道。声音中已经再也没有任何的表情了。

    “不行!绝对不行!”说完,夏明哲寒着脸气呼呼的挂断了电话。同时,他的脸上却露出一丝欣喜的笑容出来,原来刘飞因为对自己比较信任,所以把所有的资料证据全都交给了自己,这样一来,只要自己把所有的证据控制在手中,这不仅不会给自己制造麻烦,而且也是自己手中的一把犀利的武器,在自己情况十分危机的时候拿出来,恐怕到时候不管是曹系还是齐系,都得给自己几分面子,为自己说说话。虽然这样做有些对不起刘飞的信任,但不是有句话吗?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虽然咱是省委书记,心怀天下,但是在特殊情况下,也不能免俗不是。何况自己这样做对刘飞也是有好处的,避免刘飞陷入的很深,以免导致刘飞背后的势力和曹系、齐系之间的矛盾更加尖锐。

    人要想给自己找理由,总是能够找到的,人总是会想办法给自己的行动找个理由!

    听到夏明哲气呼呼的挂断了自己的电话,刘飞的眼神中闪过一道寒光,他现在完全可以肯定,夏明哲是绝对不会把那些证据还给自己了,因为那些证据,是自己“唯一”的证据!

    “唯一吗?我有那么傻吗?华夏什么最厉害?盗版最厉害!只要你有需求,啥都可以给你盗版出来!夏书记,既然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了,机会,我已经给你了,没有珍惜住这个机会,那就怪不得了!”刘飞打开窗户,望着窗外又缠缠绵绵飘起来的雪花,脸色也如同外面的天空一样,阴沉沉的。曾几何时,刘飞做事情从来不考虑退路,对于可以信任的人,他都会选择无条件的信任,但是随着在官场中几年的磨砺,刘飞对于官场、对于人性的认知也越来越深刻,他早已深刻的理解到一点,这个世界上,哪怕是你最亲近的人,最信任的人,只要有人肯出合适的筹码,总是会有人选择背叛的。

    刘飞现在已经不再像以往那样相信忠诚,因为他现在有选择的相信一句话:“无所谓忠诚,只是背叛的筹码太低!”

    其实忠诚也好、正派也罢,都是来自主观评判,是依据现象来评判的。要说忠诚,古代的臣子要比现代的巨子合格;但细究起来,他们的那份忠诚,归根结蒂还是为了成全自己的“名”,或者为了照顾自己和家族的身家性命。至于现代人,忠诚的对象无非是领袖、上司等等,这中间掺杂了多少私利的成份,是不需要求证的。还有对爱情的忠诚,不能说忠诚于爱情的就找不出来一个,但与其说忠诚于爱情,倒不如说的平淡点,是老两口互相掺扶着过日子吧。

    窗外的雪,越下越大,原来的那层白皑皑的雪层上面,又覆盖了一层新雪。今年的冬天显得格外寒冷,路边的行人全都把自己武装的像个大肉球,除了眼睛和鼻子,凡是有肉的地方全都遮盖了起来。

    燕京市。西城区某部委大院内的某间办公室内。

    徐光春静静的坐在椅子上,戴着眼镜,仔细的翻阅着手中的文件。就在这个时候,办公室房门当当当的响了起来。他笑了,听着熟悉的敲门声他便知道,是自己的秘书胡海波在敲门。

    “小胡,进来吧!”徐光春淡淡的说道。

    “咯吱!”门一开,徐光春的秘书胡海波从外面走了进来,徐光春便感觉到一股冷风铺面而来。小胡把门关上,那股冷气才又消失了。

    胡海波的手中拿着一份快递邮件,轻轻的放在徐光春的桌面上说道:“徐部长,这是您让我重点关注的快件!刚刚到达,密封比较完好。”

    徐光春看到快件,脸色一下子便沉重了起来,对胡海波说道:“恩,我知道了,放这吧。”

    胡海波听到徐光春的语气便知道,这份快件十分重要,领导要打开查看了,他便转身告辞,临走之前,把门给带上了,而他则静静的坐在领导办公室对面的秘书办公室内,办公室的门敞开着,虽然气温有点低,但是他知道,这是一份十分重要的文件,绝对不能让任何人在这个时候去打扰领导。

    徐光春拿出壁纸刀,轻轻隔开邮件封套,取出里面的厚厚的一叠资料。

    啪嗒,一只U盘掉了出来,随着U盘调出来的,还有一张单独的纸张,纸张上写满了一行行的字。

    徐光春先拿起那张纸,仔细的看了一遍,顿时脸色刷的一下就变了,拿着纸张的手也颤抖起来。只见信纸的开头写道:“岳父,请您先看完这张纸,然后在看那张U盘,最后在看那叠文件。希望您能主持公道。”

    看完这行字,徐光春接着看了下去,只见上面罗列了一系列耸人听闻的事件:

    12月13日,我无意间看到棚户区,得知“东方威尼斯水城”项目导致上千人失业,决定插手这个项目。

    12月14日,为了查清访问岳阳市棚户区,当天晚上,回去的路上我的汽车发生爆炸,因为尿急,幸免于难。

    12月15日,再次访问棚户区,发现棚户区居民遭到威胁,无人敢爆出事情真相,唯有棚户区老王给了我一张纸条,说出事情牵扯到20多亿国有资金流失,当晚老王一家被火烧死;

    12月16~18日,得到线索,前往青州市抓捕威胁棚户区居**使者林立果和郭家庆,与青州市市长对峙,动用军方人员才得到两人,却不料两人被狙击手枪杀,我差点也被狙击手杀手,好友刘臃舍身相救,性命垂危,我被免职。”

    12月19日,得知郭家庆和林立果受岳阳市房地产开发商指使,去找开发商,再次被杀手追杀,开发商死亡,临死之前说出证据藏匿地点。

    12月20日,回青州市取证据途中,遭受杀手追杀,幸会有惊无险取得证据,却再次遇到杀手,性命危机时刻,华夏龙组朋友相救,逃出牢笼。之后制造了一份盗版仿真证据交给夏明哲,被出卖,关进看守所,再次遇到杀手追杀……”

    当徐光春看完刘飞写的那一条条的事件之后,被彻底震惊了,随着一条条的往下看下去,徐光春的心几乎都纠结起来,他现在才明白,自己的这个女婿为了取得证据,居然经历了这么多的惊险时刻,与此同时,徐光春更加愤怒起来,到底是谁想要至刘飞于死地呢?难道他们不知道刘飞是自己的女婿吗?看完这张纸条,徐光春心情沉重的把那只U盘插在电脑上,打开。

    映入眼帘的是3个文件夹,一张文件夹里面装满了图片,另外一个文件夹里面则是一系列的视频文件,还有一个是音频文件夹。徐光春没有去看图片,直接打开视频等他看完几个之后,彻底惊呆了!这些视频里,牵扯到那么多的大人物、小人物,有官员,有商人,有**,有***,有公关小姐,林林总总,不一而足,在听听音频文件,权钱交易、钱色交易应有尽有!然后便是那叠厚厚的文件,文件上,清楚的记录了那些人瞒天过海的证据,每个签字,每一个盖章都宛如一把把锋利的尖刀,在收割着那流油闪光的国有资产,还有老百姓缓缓流出的一滴滴的鲜血……”

    还没有看完,徐光春就已经再也忍不住了,“啪!”徐光春狠狠的一拍桌面,“过分,实在是太过分了,是可忍孰不可忍!”想到这里,徐光春再也没有一丝的犹豫,直接拨通了老领导的电话,他知道,这件事情他必须让老领导知道,而且这件事情牵扯面太广,必须有老领导这样的人物来统筹全局。一边打手机,他一边拿起那份资料往外走,一边吩咐秘书小胡赶快备车。

    老刘头本来正在和老谢头在下棋呢,这是两个老头最喜欢的娱乐活动。窗外雪花飘飞,室内战局惨烈,两个老头全都聚精会神的在思考着下一步如何走法。

    正在这个时候,徐光春的电话来了,刘老爷子接过警卫员递过来的老年人专用手机,接通了电话。

    老领导,我是小徐,现在有重要事情向您汇报,您看您方便吗?”徐光春十分尊敬的说道。

    老刘头点点头说道:“恩,过来吧!顺便中午一起吃个饭吧,我那孙媳妇怎么样了,怀上孩子了没有?”

    徐光春苦笑了一下,有些无奈,老领导最近对自己的女儿徐娇娇那是想当的关心,三天两头就会问一下有没有孩子,看来这老领导对于四世同堂是十分向往啊,徐光春一边解释着一边让司机快点开。

    很快,就到了老刘头的别墅内。

    当把刘飞的那些资料递给老刘头,等老刘头戴上老花镜看完之后,老刘头新配了才没有多久的那只紫砂壶再次飞了出去,直接摔在地上,粉身碎骨!老刘头气的胡子都撅起来了,一双手也在颤巍巍的发抖:“岂有此理,真是岂有此理!这些人还有王法吗?还有法律吗?难道他们老曹家和老齐家的门人弟子就是这样当官的吗?不行,这件事情我们这些老家伙必须得插一手了!否则我孙子还有活路啊!过分,实在是太过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