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四卷西山县长第534章刘飞的反击2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看到胡院长满头大汗的挤了进来,现场所有的人全都是一愣,尤其是李伟清,他充满了惊讶的看向胡院长,皱着眉头说道:“胡院长,你搞什么飞机,你哪里来的证据!给我!”说着,他就伸过手去。

    但是胡院长却是轻轻摇摇头说道:“李局长,对不起,这证据暂时还不能交给你!”

    “我是公安局局长,为什么不把证据交给我?难道你还怕我私藏证据不成?”李伟清气呼呼的说道。

    胡院长轻轻的点点头说道:“没错,我正是有这种担心!”

    李伟清的脸色顿时一阵红一阵白的,狠狠的瞪了胡院长一眼,然后转头过去,心说我是公安局局长,你这证据早晚都要交给我的,我也不急于这一时。这次这个局可是上级领导亲自布局的,就算你刘飞在厉害,也不可能看破的!

    说话之间,胡院长手中拿着一只U盘走了过来,笑着说道:“刘市长,这个是证据!”

    刘飞接过胡院长手中的U盘,脸上充满赞赏的看了他一眼,拍了拍胡院长的肩膀说道:“恩,胡院长,你的工作做的不错!”说着,刘飞把U盘冲着李伟清晃了晃说道:“李局长,证据就在这里,不过在出示证据之前,我先说说我的推论吧!”说着,刘飞走到场地中间,尸体所在的那个地方附近用手指着木质地板上面的坑说道:“李局长,不知道你有没有仔细对现场进行过勘察,看到这个坑了吗?诚如刚才的小沈说的,第一个疑点,这个坑怎么来的?难道你身为公安局主管刑侦房门的副局长连这么最浅显的疑点都发现不了吗?我不知道你这个局长是怎么当的!”

    刘飞说完这番话,李伟清的脸色瞬间变得通红通红的,但是面对着市长有理有据的指责,他无能无力,虽然他的后面有领导在撑腰,但是在这个时候和刘飞较劲,他却是不敢的。只能听着刘飞继续说下去。

    刘飞用手指着地板上的坑接着说道:“这个坑明显是新弄出来的,刚才护士们也证明了这一点,所以对于这件事情,我想大家的看法应该是一致的,但是这个坑是怎么弄出来的呢?又是谁弄出来的呢?小沈,你说说你的看法。”

    小沈点点头,站了出来说道:“我刚才仔细官场了一下现场,这个坑所显出的形状与匕首的柄的后部极其吻合,如果把匕首拿出来的话应该可以正好放进去!”说着,他从旁边的警察手中接过已经装进塑料袋里面的匕首直接往地板上面的那个坑放了进去,让众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果然,匕首的后部整好完整无缺的放进了坑中。众人不由得惊呼起来。

    沈存飞拿出匕首递给那个警察,转过头来对刘飞说道:“不过刘市长,我怎么也想不明白,那个匕首为什么会在地板上戳出一个坑出来!按理说那么深的坑需要很大的力气,没有工具辅助的话,根本不可能弄出这么大的坑的!”

    这个时候,围观的众人也纷纷点头,就连李伟清也是十分纳闷,虽然他今天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坐实徐娇娇杀人这个事情,但是上级领导布的局到底是怎么布的他自己并不清楚,根本就没有参与进去。而其他围观的众人听到沈存飞和刘飞的分析之后,也全都充满了疑惑,众人全都望向刘飞。

    刘飞轻轻的点点头,笑着说道:“恩,小沈做的不错,能够思考到这一步说明你还是大有可为的,只要以后工作上在细致一些,前途不可限量!不过小李,其实为什么会出现这个凹坑的疑点你已经发现了,只是你没有把这些事情联系到一起而已!你刚才不是也说,为什么地上会有一大滩水渍吗?”

    沈存飞连忙点头说道:“是啊,我也很纳闷啊,但是我想不明白!”

    而这个时候,刘飞却抬起头来对病人家属王秋丽说道:“请问你们出去的时候,地上有这滩水渍吗?”

    王秋丽使劲的摇摇头说道:“没有,我们走的时候,地上很干净!”

    刘飞的声音虽然是向着王秋丽发问,但是他的目光却是看向王秋丽的两个儿子,而那个两个儿子脸上立刻露出惊惧之色。

    刘飞这时却笑了,转过头来对王秋丽的两个儿子问道:“你们两个最近这些日子是不是在洗手间内玩冰块啊?”

    “啊!没有没有!我们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会玩冰块呢?”那个打了徐娇娇的大儿子连忙使劲的摇头否认,但是他的脸色却有些苍白。

    “到底是有还是没有?”刘飞突然大声的呵斥道。

    “有……”被刘飞充满官威的一声斥责,那个小儿子当即腿一软就坐在了地上,脸色刷白刷白的。/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个王秋丽又说话了,“儿子啊,咱可不能撒谎啊,你和你哥哥天天玩那个冰块做什么啊?我一直也纳闷呢啊!”

    “妈,没你的事情,别瞎掺和!”王秋丽的大儿子满脸气愤的说道。

    王秋丽顿时就是一愣。有些不解的看向儿子。

    不过大家都是聪明人,已经不需要在解释什么了,众人都看出来了,王秋丽的这两个儿子最近倒是很有个性的人,大冬天的还玩冰块!

    刘飞的脸上这时已经露出一丝冷笑,他看了看那两个小子,问道:“你们玩冰块做什么用啊?”

    那个大儿子使劲的摇摇头说道:“没有什么用,我们只是玩玩冻点冰块自己吃!”

    “哼,胡说八道!”刘飞冷冷的说道,他转过脸来对沈存飞说道:“小沈,你不是一直很纳闷屋子里面的温度为什么开这么高吗?为什么有水渍吗?现在我可以告诉你,那些水渍是冰块溶化之后造成的,为什么空调的温度开的这么高呢?就是为了要让冰块融合的快一些!”

    “但是刘市长,那些冰块有什么用呢?”沈存飞不解的问道。

    这时,刘飞走进洗手间,把冰箱里面的那几个破损的冰块拿了出来,往地上一放说道:“看到这些冰块了吗?你注意到没有这些冰块的中间都有一个圆洞!其实,这个圆洞的地方就是防治匕首用的。用这些冰把匕首冻在中间。”

    “但是刘市长,但是为什么匕首会插在病人的后背上呢,我很纳闷啊!”沈存飞不解的问道。

    刘飞用手一指病房中的那个匕首和凹坑说道:“病人先把匕首放在冰箱中,冰冻在冰块里,匕首尖向上,然后把冰块放在地板上,也就是凹坑的那个位置,然后把空调打开到最高温度,接着他站在椅子上,身体对准匕首,然后往下一跳!正好匕首插在后背上!而病人摔下来之后,因为冲击力比较大,所以匕首虽然**了后背里,但是匕首的那一端也冲出冰块的束缚狠狠的撞击在地板上,形成一个凹坑,然后病人身体弹了过去,或者是他主动爬了过去,翻过身来,让匕首形成从后背**来的形势,而这个时候,冰块已经四分五裂,在经过空调的高温很快便溶化了,所以在地板上形成了这么一滩水渍,就算是匕首没有扎在致命位置上,但是病人流血过多也会死亡的!看看地上那一大滩血便是证据!而病人的家属因为出去时间不短,所以病人的死是肯定的!而恰在这个时候,徐娇娇前来巡查,进入房间。这个时候,病人的家属正好回来!所有的这一切,都是精心安排好的!胡院长,把你的证据给大家放一放吧!”

    胡院长连忙喊来一个护士,抱了一台笔记本电脑过来,然后把U盘插入到笔记本里面,打开里面存储的一个视频文件,苦笑着说道:“刘市长,李局长,说时候,如果不是今天发生这件事情,我是不打算把这个视频文件拿出来的,我们医院为了保证每一个病人的安全,为了确保能够及时发现有危险的病人,也为了减少有些不怀好意的病人对我们医院进行敲诈和蓄意诬赖行动,我们在每一间病房里面都安装了***机对整个病房实行监控,因为这已经侵犯了病人的**,所以,这件事情我们做的极其隐蔽,从来没有公布过!刚才我曾经回监控室看了一趟,调出了历史监控画面,大家请看!”

    说着,他打开视频文件,立刻视频文件上就出现了病人在病房里面的活跃的身影,其采取的行动和刘飞所说的几乎是一模一样,看完这个视频之后,在场的人全都傻眼了!就连李伟清也傻眼了!谁都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是这种情况!

    现场围观的众人全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好精妙的布局,好诡秘的心思!现在就算是在傻的人也看出来了,徐娇娇是冤枉的,她是被人故意陷害的。

    这个时候,刘飞阴冷的目光望向那两个兄弟,冷冷的说道:“二位,你们可知道,蓄意诬陷可是违法行为,你们现在的行为已经构成了违法犯罪!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这是我们党和国家的一贯宗旨!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要用你父亲的死亡来诬陷她!”

    听到刘飞声色俱厉的怒斥,两兄弟同时瘫软在地上,他们没有想到,这件事情居然这么快就败露了,更没有想到,对方居然还有视频证据这一手!两个人脸色惨白,身体也全都颤抖起来。那个小儿子则哆哆嗦嗦跪倒在地上,不停的磕头说道:“刘市长,求求你饶了我们吧,我们也不是故意的,是那天有一个人在我们吃饭的时候找到我们,说只要我们肯这样做,就会给我们30万块钱作为我父亲的丧葬费!而且当场就给了我们30万元的现金,我们一想,反正我父亲也已经是癌症晚期了,根本治不好的,而我们兄弟两因为家境贫寒,现在还没有娶老婆,有了这笔钱,正好可以作为我们娶老婆的钱,然后我们就瞒着我妈把这件事情和我老爸一说,我老爸毫不犹豫的便答应了,但是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做,就在这个时候,那个人又给我打来电话,告诉我们该怎么做,所以这几天我们一直用冰块做试验,想办法把匕首安放在冰块上,正好昨天我们做好了,今天早晨8点左右,那个人通知我们我父亲可以开始行动了!于是,我们哥两就拉着我妈以去买早饭为名出去了!等我们回来的时候,就看到那个女人在屋子里面,后面的事情就是那样了……”

    刘飞让两个警察把那个小儿子搀扶起来,这才对他问道:“那个人的联系方式和电话你有吗?”

    “有!”那个男人拿出手机来,递给刘飞,指着上面的手机号对刘飞说道:“就是这个手机号!”刘飞拿出手机拨了出去,电话居然接通了,就在这个时候,就听电话那头传来一阵阵阴险的奸笑声:“刘飞,算你狠,算你运气好,没有想到这间医院居然在病房里面还有监控装置,这次我输了,不过下次你可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嘟嘟!”很快的,电话里面传来一阵忙音!刘飞再次拨通过去,手机里面已经显示您拨打的电话已经关机。

    把电话递给那个男人,刘飞的脸色变得铁青,到现在他已经完全明白了,对方所有的一切都是针对自己而来的!对方的真正目的是自己!一个大大的问号在刘飞的脑海之中,所有的一切到底是谁干的?

    就在这个时候,刘飞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刘飞拿过手机一看,是市委书记王富贵的电话,只听王富贵愤怒的声音在电话里面传来:“刘飞,你到底在做什么?为什么现在网上全都是有关你打人的铺天盖地的消息!你到底是市长还是流氓地痞!难道这就是你一个市长的作风吗?我会向省委提出,对你进行问责的!”说着,王富贵挂断了电话。

    而刘飞的电话刚刚挂断,***的电话就打了过来:“老大,我们在岳阳市的房地产项目被城建局和安监局联合下令停工了!”

    “我草,这***是谁啊,还没完没了啊!~当我刘飞好欺负是不是!城建局?哼!”想起城建局,刘飞的眼睛竖了起来,城建局现在的局长是王富贵新换上来的,也是以前自己最看不上的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