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四卷西山县长第545章遗产之争3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不过,此时此刻,真正让刘飞郁闷的是,自己可是堂堂的正厅级的市长啊,成天打打杀杀的像个什么样子,此时此刻,自己最应该做的事情是坐镇在市政府里面,指点江山,挥斥方遒,为人民的福利殚精竭虑,死而后已。不过,对于自己现在的生存状态,刘飞并不后悔,因为他认为,整天坐在办公室内,批阅那些小山一般的文件,并不一定能够做出多少业绩来,作为一个市级领导,自己应该奉行走出去,请进来的执政策略,多了解一些社会上的事实,多了解一些老百姓的疾苦,只有这样,在制定各项发展政策的时候才能真正的做到有的放矢。就像这次发生遇到的王启明这个人,刘飞就已经决定,回去之后,一定要让教育局的领导们注意,非本单位车辆,一律禁止进入校园。

    “喂,刘飞,***的想啥呢?哥们我要搞你,你胡思乱想个啥,怎么着也得看看哥们我吧,要不打起你来太没有成就感了,我就喜欢看着别人惨叫求饶的样子!”说着,和尚用潘婷哈哈大笑起来。

    刘飞抬起头来,看了和商用潘婷一眼,挠了挠后脑勺,心中不由得觉得有些好笑,心说难道现在的***老大全都变得这么滑稽了吗?难道是看周星驰的《功夫》看的次数多了,行为方式也改变过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和商用潘婷突然大吼一声:“兄弟们,上啊!”

    顿时,众人便呼啦啦的冲了上来。

    刘飞站起身来,护在祝雪瑶身前,搬起一把椅子,轮了起来,在前方清理出一片空间出来。但是,其他的***的人则在瘦猴的指挥下开始迂回冲向刘飞他们,渐渐的,刘飞的椅子被打碎了,顺手搞定一个男人,抢过橡胶棒,与这些***们厮杀起来。

    现在,刘飞真的有点怀念黑子了,心中说道:“要是黑子现在在自己身边的话,自己只需要坐在那里,风轻云淡的喝咖啡就可以了,黑子可以轻松把这些人搞定!”

    随着时间的推移,刘飞越来越感觉到有些里疲惫了,毕竟他刚刚使用过重拳,身体还处于恢复期,动作也越来越慢!

    突然,啪的一声,和商用潘婷抡着一只橡胶棒一下打在刘飞的肩膀上,疼的刘飞一龇牙,手中的橡胶棒啪嗒一声就掉落在地上,伸手捂着肩膀,脑门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

    就在这个时候,和商用潘婷已经抡着橡胶棒冲着刘飞的脑袋当头砸落。

    其实,现在刘飞是可以躲得开的,但是刘飞身后就是祝雪瑶,刘飞对于这点非常明白,作为一个男人,在这个时候,他绝对不能退缩,躲藏。

    而此时,祝雪瑶也已经探出身来,看到了眼前发生的一切,她惊声尖叫一声:“刘飞,快闪!”但是刘飞,却没有闪,因为他是一个男人!他只能郁闷的闭上了眼睛。

    和商用潘婷就喜欢看到别人那种无助的,痛苦的神态,他那光秃秃的脑门下脸皮兴奋的突突直蹦,他感觉到自己从心理往外都是那么爽。

    其他人在这个时候,全都停了下来。因为众人都知道,这个时候是老大自己一个人享受的时候,众人只是堵住了四周,防止刘飞逃跑。

    “砰!”一声清脆的枪声响起。

    与此同时,和商用潘婷猛的发出一声痛苦的凄厉的惨叫声,啪嗒,一只断裂的手腕掉落在地板上,发出咚的一声闷响,鲜血噗的一下便从断腕出狂飙而出。

    砰!又是一声脆响,本来正在向刘飞打过去的橡胶棒被子弹打出,横着落在了地面上!

    现场顿时陷入了一片沉寂之中,所有的人全都转过头来,愣愣的望着门口的方向。

    嘟嘟嘟!嘟嘟嘟!一阵大头鞋敲击地板的声音从门口处传了过来,随着那稳健的脚步声,一个身材彪悍长得黑漆漆的犹如黑猩猩一般的男人迈步走了进来,他的右手上拿着一把大号的银色沙漠之鹰,此刻,枪口处还冒着一股股的青烟。他的脸色阴沉,眼神中射出两道犀利的寒光,冷冷的扫视着现场的众人,与此同时,黑洞洞的枪口指着和商用潘婷的脑袋。

    嘟嘟嘟,嘟嘟嘟!

    很熟悉的脚步声。

    刘飞猛的睁开双眼,看外看去,便看到一个黑漆漆的脸庞上露着兴奋的笑容,正在看着自己。

    刘飞顿时就笑了,快步走了过去,上一眼下一眼的打量着黑子,说道:“黑子,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在养伤吗?”

    黑子嘿嘿一笑说道:“前几天我的伤口就好的差不多了,医生说还需要在静养一段时间,不过我放心不下老大,便偷偷的溜出医院,来岳阳市了,正好给闷棍王打电话,他说你在这里,我们两个便跟着过来了。”

    说话之间,闷棍王肩头上抗着他那把金光闪闪的闷棍走了进来,看到满屋子的***份子,还有刘飞捂着肩膀时候那紧促的眉头,顿时就怒了!走上前去,二话不说,冲着每个人的大腿狠狠的一人给来了一棍子!顿时,整个屋子里咔嚓咔嚓之声不绝于耳,那是骨头断裂的声音!屋子里面所有的***的人全都被闷棍王把腿给打断了!

    祝雪瑶在一旁看着,吓得花容失色,看向刘飞的眼神中充满了迷茫和疑惑。

    这时,刘飞来到和商用潘婷面前,轻轻的拍了拍他的嘴巴冷冷的说道:“是王启明派你们来的吧,回去告诉他,就算他爸爸是**,这次他也完蛋了,胆敢利用***殴打我这个正厅级的国家干部,胆子还真是不小。”说着,这时,外面救护车和警车已经响了起来,几个医生护士抬着担架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几个警察。刘飞则拉着祝雪瑶的手站起身来说道:“走吧,咱们先离开这里吧,这件事情交给我兄弟处理就可以了!”

    而这个时候,根本不用刘飞吩咐,闷棍王便留了下来,跟警方进行交涉,而黑子则直接走到对方面前,出示了一下自己的证件和手枪,然后直接跟在刘飞的身后,走上劳斯莱斯。

    看到突然走上来的黑子,萧芳芳和欢欢全都大吃一惊,此刻,黑子走出咖啡厅之后已经把墨镜给戴上了,看起来特像一个***老大。

    因为闷棍王的这辆劳斯莱斯是加长版的,所以后面有第二排,上了车之后,黑子的身体顿时就依靠在车座上,脸上露出有些痛苦的神情,豆大的汗珠从黑子的脑门上冒了下来。

    刘飞不由得皱起眉头,问道:“黑子,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还没有完全好利索呢?”

    黑子轻轻的摇摇头说道:“没事,就是刚才开枪的时候,沙漠之鹰的后坐力太大,把伤口给震开了,静养几天等伤口愈合起来就没事了。”

    刘飞点点头说道:“恩,这样可不行,伤口不好利索的话,有可能会对你的身体造成影响,回岳阳市之后,你先在医院养伤,听到没有,这是命令!”

    黑子只能苦笑着点点头说道:“完了,我刚出龙潭,又进虎穴了。”

    刘飞也笑了,两人四目相对,全都从对方眼神中对自己的关切。四只大手紧紧握在一起。

    好兄弟,就是这样的,总是会千方百计的为对方着想。

    刘飞先让司机开车先是把祝雪瑶三个女孩送回学校,和祝雪瑶约定明天早晨9点来学校接她,然后便和黑子一起回去接上了闷棍王,三个好兄弟在闷棍王所在的世贸酒店要了一个三人间的特殊标准间,住了进去。重温了一下8年前几个人在河西省南平市看守所内相识时候的情形。

    现在,闷棍王在以前的那个小娱乐公司的基础上,重新创建了一家飞超影视娱乐集团,在娱乐圈内也算是排名前5的大集团。现在身价也有二三十亿。而刘飞呢,则以28岁的年级,当上了正厅级的市长,前途不可限量,至于黑子,因为他的突出贡献,他的军衔已经秘密的被提升到了正少将的军衔,副军级。当黑子在聊天的时候说出自己的秘密之后,刘飞和闷棍王全都一愣。现在看来,黑子反而是几个人之中比较风光的,但是刘飞知道,黑子的军衔,是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尤其是这次为了保护自己,黑子几乎送命,别说是副军级,就是给他正军级刘飞也会举双手赞同的。

    而在黑子被授衔的背后,则是谢雨欣的爷爷老谢头在后面操作的结果,这是一般人不知道的。

    第二天一大早,刘飞坐着劳斯莱斯,去鲁东大学接了祝雪瑶,根据高明提供的地址,直奔银都大厦21层的华彪集团。

    华彪集团占据了整整一层的楼层,楼层里人来人往的十分忙碌。在楼层入口处是一个天蓝色的背景牌,背景牌下面是一个天蓝色的前台,前台后面坐着一名身穿红色旗袍的女孩,长相十分艳丽。

    前台女孩看到刘飞和祝雪瑶走了过来,都站起身来,说道:“二位你们好,请问你们找谁?预约了没有?”

    刘飞笑着说道:“我们来找范天华和范天彪,你告诉他们,债主上面讨债来了。”

    前台女孩就是一愣,原本笑孜孜的脸蛋上顿时冷若冰霜,冷冷的说道:“对不起,我们两位范总都不在,请你们预约之后在来吧!”说完,她便坐回到座位上,低下头去不在搭理两个人。

    刘飞淡淡一笑,直接迈步向里面走去。祝雪瑶跟在后面。

    这下,前台女孩急了:“喂喂,你们怎么回事?我们范总不在。你们在不走,我可要叫保安了。”

    就在这个时候,从一个办公室内走出来一个挺着大肚子的肥胖如猪的男人,这男人看起来也就二十六七岁左右,肥头大耳的,一双三角眼中闪烁着奸诈的光泽,冷冷的扫了刘飞和祝雪瑶一眼对前台女孩说道:“娇娇,你怎么回事?怎么让陌生人随便就进来了。”

    前台女孩顿时满脸委屈的说道:“范总,我让他们走了,他们非得硬闯进来的。”

    刘飞一听,便笑了,看来真是巧了,遇到正主了,便说道:“你是范天华还是范天彪?我们来上门收债来了。”

    “我是范天彪?我好像不认识你们吧?收债?你们收什么债?”

    刘飞看向祝雪瑶。

    祝雪瑶一听是范天彪,顿时眼眉也竖起来了,冷冷的说道:“我就是你口里说的贱货,这是我父亲范伟的遗嘱,我来接受我父亲留给我的范式集团,请你配合一下。”

    说着,祝雪瑶把手中的遗嘱文件递给范天彪。

    范天彪接过遗嘱一看,顿时一双三角眼中闪过一丝愤恨之色,咬牙切齿的说道:“哼,我就知道这个老东西没有把我们兄弟两个当成亲人看待,虽然每个人给了我们1000万的创业基金让我们出来创业,但还是把大部分的资产都留给了你这个贱货,哼,这个老东西,真是死有余辜!”

    “范天彪,虽然我不承认他是我父亲,但是我希望你别在侮辱他,毕竟他是你的养父!”祝雪瑶恼怒的吼道。

    “哼,养父怎么样?最后他还不是把遗产全都给了你,不过我感觉你真的很傻,居然把遗嘱给我,哈哈哈哈!”说完,范天彪咔嚓咔嚓几把,把遗嘱撕了个粉碎,让天空中一阳,顿时碎纸化作漫天碎屑,纷纷扬扬的散落满地,范天彪冷冷的说道:“遗嘱?什么遗嘱?我怎么没有看到过?那个娇娇啊,你看到了吗?”

    那个前台女孩倒是很机灵,连忙说道:“没有啊,我啥也没看到,我就看到他们这一男一女进来找麻烦了,我去打电话喊大厦的保安上来!”说着,女孩屁颠屁颠的跑开了。

    而范天彪则充满挑衅的笑着说道:“祝雪瑶是吧,你太幼稚了,还有你,你谁啊?难道是这个***的小白脸不成?哼哼,小子,不属于你的东西还是不要惦记了,否则到时候惹了不该惹的人,到时候落得个凄凉下场可就不值得了!”

    刘飞轻轻一笑:“你的意思是你是我不应该惹的人了?”

    范天彪嘿嘿一阵冷笑:“哼,祝雪瑶的背景我早就调查清楚了,不过是范伟那个老东西的私生女而已,一贫如洗,现在只是一个大学生而已,而我,现在可是华彪集团的老板,你们惹我,惹的起吗?我随便喊个警察过来就能治你们一个敲诈勒索之罪!现在遗嘱已经没有了,你们凭什么向我索要资产。幼稚、脑残!”

    刘飞依然脸上带着那种平淡的笑容,而旁边的祝雪瑶却不由得对刘飞伸出大拇指,然后寒着脸不慌不忙的从自己的手包中又拿出一份遗嘱出来,冷笑着说道:“来,撕吧,范天彪你接着撕!反正你撕的也只是复印件而已,难道你真的以为我有那么弱智吗?难道你以为对于你的为人做事风格,我事先就没有一点的调查吗?你实在太小看我了,不过你小看我这无可厚非,但是你小看他,那可就不得不说,你才是真正的脑残了!”

    范天彪只是看了刘飞两眼,脸上露出一副不屑的样子:“哼,他?就他这样的小白脸需要我去注意吗?随便找几个人就把他摆平了?不过祝雪瑶,你这个***倒是挺聪明的吗?居然还留有后手!既然你有遗嘱的原件在手,那你就去接收遗产去吧!不过刚才我也看了,这遗嘱上说的是让你接收范式集团的资产,你来我的华彪集团做什么?我们这里可没有你的范式集团的资产。”

    祝雪瑶淡淡一笑,说道:“范天彪,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范式集团早已经被你和范天华给挪空了,现在不过是一个空壳子而已!实话告诉你,如果不是你左一句***,右一句贱货,我根本都不想接收这份遗产的,对我来说,钱不说是一堆数字而已,但是你的嘴太欠抽了!所以,这遗产我接收定了!还是那句话,拿了我的,你给还回来,吃了我的,你给我吐出来!”

    范天彪嘿嘿一阵冷笑:“好,好一个***,没想到你的骨头倒是挺硬的,那你想怎么办?我明着告诉你,范式集团的钱的确早已被我都给转移出来了,但是我一分钱都不会给你,有本事你自己拿走!你要是能从我手里拿走一分钱,我就是你孙子!”

    正在这个时候,就听门口处传来一阵嘟嘟嘟的脚步声,随后,那个前台女孩娇娇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就是他们,他们来我们公司捣乱,把他们都给我轰出去!”

    说话之间,七八个保安走了进来,冲着刘飞和徐娇娇冲了过来。

    刘飞淡淡一笑:“你们是华恒物业的吧?你们还想干不想干了,如果这份工作还想干下去的话,给你们的大老板华恒打个电话,告诉他,我刘飞在现场呢?问问他的意见之后,你们在来找我!”

    顿时,满屋子全都是错愕的目光。尤其是范天彪,看到刘飞那有恃无恐的嚣张模样,突然心中一阵不安,心说难道我真的低估了这个小白脸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