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四卷西山县长第548章政治较量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不过王富贵在***面前却绝对不会对于这件事情表现的太过于热衷,那样就会给人一种没有城府的感觉,他只是轻轻的端起桌上的茶杯,轻轻的品了一口,笑着说道:“王总啊,这件事情孰是孰非我也不知道,而且刘市长的工作我也不能随意插手的!”说完,他便轻轻的低下头去,品起茶来。

    这是一种沉默的策略。这种沉默对于***来说,却是一种煎熬。

    此刻,***心情有些焦急,因为现在王富贵的表态等于直接否定了他的想法,看起来并没有直接插手这件事情的意思?不过***并没有太着急,因为他也知道,王富贵的沉默有两层意思,一层是对于这件事情真的不想插手,另外就是对于自己的试探和等待着自己翻出底牌。在官场和商场都有着同样的一条潜规则,那就是做任何事情,都需要付出代价的。女人找男人办事,需要付出金钱、**甚至是子女,男人找男人办事则需要送出女人、金钱或者匹配出等价的利益。***轻轻的咳嗽一声,引起王富贵的注意,然后淡淡的说道:“王书记,我知道您插手这件事情可能会有些为难,不过您放心,因为这件事情您是站在正义者的一方的,所以永远不会有任何麻烦的事情找到您,所有麻烦的事情我们都会搞定。而且我也得到一个可靠的消息,这个消息保证您听了会很震惊的。绝对物有所值,同时,这里还有一个箱子,箱子里面装着50公斤的报纸,是我送给您阅读用的!”说着,***把那个行李箱拎了过来,放在王富贵面前。

    对于送礼的学问,***并不陌生,在官场之上送礼,是要讲究策略的,虽然明着是送礼,但是在说话的时候,还是要比较讲究的,就像现在,***给王富贵送的是钱,但是却不能说是钱,而是要说报纸,送的是500万的现金,但是绝对不能说是500万,而是要说50公斤,一般1万元(100块钱一张)的纸币重量在2两左右,也就是100克,那么500万就是50公斤。

    王富贵听到***说皮箱里面居然是500万的时候,眼皮只是轻轻的动了一下,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在意,因为对于他来说,500万虽然数目不小,但是这钱还不放在他眼中,如果今天***只是随随便便拿出500万来就想让他插手此事,那他绝对会毫不犹豫的走人,在他眼中,钱虽然很重要,但是自己的权利更重要,只要手中有了权,钱不过是小意思而已,随随便便整一个上亿元的基建项目,王富贵收个几百万的回扣对他来说只是小意思而已!但是听到***说会有一个自己比较感兴趣的消息之后,他才微微抬起头来,淡淡的问道:“你刚才说的消息是什么消息?”

    ***也就不在卖关子,说道:“是这样的,我在燕京市的一个朋友告诉我,这次中央高层来岳阳市考察的名单已经定下来了,由孙总理直接带队,阵容可谓豪华至极,而且里面涵盖了不少的经济方面的专家,只是具体的考察日期因为保密太严格,还并没有消息。/不过据说应该不会超过20天了。而且我的朋友还在进一步的打探之中。”

    王富贵听到这个消息,顿时就是一愣。本来按照惯例,中央大员下去视察的时候,都会提前一个月甚至是半年通知当地政府,以做好接待和安保工作,但是这次总理带人下来考察,居然一直都没有通知下来,这是为什么呢?难道要微服私访吗?

    思考仅仅是一瞬间的事情,王富贵这才笑着说道:“王老板,你说刘飞之所以插手这范氏集团遗产案是因为和祝雪瑶之间的不清不楚的关系吗?你有证据吗?”

    ***点点头,从口袋中拿出一叠祝雪瑶和刘飞在一起的照片来,放在王富贵面前说道:“这些就是证据,虽然不能起到太大的作用,但是我想让刘飞失去任何作证的机会,这应该还是可以办得到的。刘飞昨天已经给岳阳市法院的院长带话回去,让他公事公办,但是我却不认为刘飞的本意是那样,他应该是想向岳阳市的法院施压,所以我希望王书记插手此事,让这件事情公平公正的进行,我相信以王书记的影响力,这点事情应该是小意思。毕竟,您才是岳阳市的老大!”

    王富贵笑着点点头说道:“恩,我知道了,这件事情我会过问一下的。”说着,他看了看手表说道:“时间差不多了,我该走了。一会还得去拜见马省长。”

    说着,王富贵站起身来,而***则跟在他的后面,拎着装满500万的箱子,直接送王富贵到了楼下,然后把箱子放进了王富贵汽车的后备箱里面。

    而王富贵今天晚上是自己开车过来的。送走了王富贵,***满脸得意的给范天彪打了个电话:“小范啊,事情搞定了,你就等着好消息吧,正常情况下,你应该不会败诉的。”

    第二天中午。

    刘飞、谢雨欣、祝雪瑶一起在新源大酒店的餐厅内吃了顿午饭。吃完午饭以后,谢雨欣去上班了,而刘飞则陪着祝雪瑶前往岳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只是临上车的时候,谢雨欣趁着祝雪瑶不注意,给了刘飞一个警告的目光,用眼神看了一眼刘飞的小*J*J,然后做了一个剪刀的手势,在暗示刘飞:“老公啊,你一定要管住他哦,否则我一定会剪掉他的。”

    刘飞脑门一阵暴汗。刘飞早已经得知,徐娇娇、谢雨欣几个女孩已经达成了协议,每天两个半月陪刘飞,一年正好每人轮一遍。前面徐娇娇刚刚轮岗完毕,现在到了谢雨欣头上了。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刘飞就被谢雨欣狠狠的敲诈了一翻,整个晚上,谢雨欣要了刘飞好几次,而且第二天起床的时候谢雨欣还充满疑惑的问道:“老公啊,我看这个祝雪瑶是一个超级绝色美女啊,比我们姐妹几个都漂亮,你不会是看上她了吧?要不要我忙你跟她说说,你干脆也把她收了得了,这样的话,正好凑成六个,我们每个人轮2个月。”

    刘飞当时就感觉到谢雨欣语气不善,连忙说道:“没有没有,我只是受朋友之托帮助他照顾一下他的女儿罢了,而且我和她之间一向不感冒,你也看到了,她看着我就像看到***一般!而且我已经有了你们姐妹五个,已经知足了。”

    刘飞刚刚说完,谢雨欣就冷哼一声说道:“哼,算你识相,我们几个姐妹早就商量好了,如果你要是敢在拈花惹草,我们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车内,刘飞静静的靠在座位上,回想中着谢雨欣那警告的眼神,心头有些甜蜜,有些无奈。

    而他旁边,祝雪瑶同样也陷入了深思之中,她没有想到,刘飞居然有一个这样漂亮的老婆,而且看谢雨欣的气质十分高贵,和自己站在一起,就好像一个是贵族小姐,一个是贫民之女一般,虽然祝雪瑶认为自己在长相上并不输给谢雨欣,但是她心理非常清楚,自己在气质上,和谢雨欣差得很多。现在她总算是明白,之前为什么刘飞说看不上自己了,当时自己还以为刘飞是故意贬低自己,抬高他自己呢,现在看来,当时刘飞的确是有点看不起自己了。想到这里,祝雪瑶感觉心理酸溜溜的。虽然之前自己一直看不起刘飞,认为他是个大***,但是现在看来,这个大***好像的确有些本事的。而且他能够当上一市之长,想来也不会是简单人物,而且还这样年轻。

    而与此同时,在刘飞身后的一辆车内,一个男人一边开着车一边打着电话:“喂,朱军啊,你现在开始开车前往岳阳市中级人民法院附近待命,刘飞很快就要到那边了。法院的停车场在法院的对面。中间隔着一条马路。刘飞下车之后,肯定要穿越马路才能到对面。他过马路的时候我会通知你的,今天的刘飞穿着一身黑色西装,花纹领带,黑色皮鞋,你看着照片,做好行动准备。”

    这时,破旧的吉普车内,朱军已经准备完毕。就在法院不远处的墙角处停着,他的手中拿着一张刘飞和祝雪瑶在一起时候的照片,正在仔细的盯着马路上过往的行人查看。他的嘴角上则洋溢着冷酷的微笑。他非常清楚,自己这辆车虽然看起来破破烂烂的,其实是经过改装的,地盘非常沉重,是专门用来做撞人生意的,而且撞完人之后,拉到汽修厂,立刻进行改装,很快就会变得面目全非,没有人能够看得出来。而汽车牌照则是随机弄的假牌照。汽车的安全性能对驾驶员来说也是非常可靠的,他已经做好准备了,撞完人之后,自己立刻闪人。

    10分钟之后,劳斯莱斯缓缓驶入岳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面的停车场内。

    刘飞和祝雪瑶下车之后,并肩走向法院,在他们身后,则跟着刘飞通过***专门从燕京市专门请来的著名的律师宋世杰,***和徐哲也跟在后面。今天,刘飞已经做好准备,作为证人出庭的。

    刘飞和祝雪瑶走在最前面,黑子、***、徐哲和律师宋世杰走在刘飞后面三四米左右的距离。

    这个时候,绿灯亮了。刘飞和祝雪瑶开始向对面的法院走去。

    就在这个时候,原本停在停车线内的一辆吉普车突然发疯似的冲了出来,对准刘飞和祝雪瑶猛的撞了过去。而因为这辆车经过改装,从起步到加速再到加速到150迈,紧紧用了3秒都不到的时间,等到众人注意的时候,这辆吉普车已经带着一股浓烈的杀气冲了出来。

    而这个时候,刘飞和祝雪瑶已经走到了路中央,他们正在讨论着即将到来的开庭,刘飞在安慰着有些紧张的祝雪瑶。

    而此时此刻,在青州市一家医院内,和尚用潘婷正痛苦的躺在病床上,他的胳膊上掉着输液瓶,被黑子用沙漠之鹰打断的手腕已经做了接续手术,能恢复到什么程度,连一声心底都没有谱,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的手腕已经不可能在向以前那样运用自如了。

    此刻,虽然输着液,里面也有止疼药,但是和尚用潘婷依然感觉到了钻心的疼痛不时的从断手处传来,不过,他的脸上却露出一丝丝的狞笑,因为此刻,他的手下正在岳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面停车场内给他进行着现场直播:“老大,朱军已经做好一切准备,刘飞他们已经到了马路中央了!

    老大,朱军已经开车冲了出来,速度已经提了起来,他的吉普车就像催命鬼一般,冲着刘飞和祝雪瑶撞击过去!

    好,现在距离刘飞他们仅有50米了!

    20米了!

    3米了!

    马上就要撞上了!”

    听到手下从现场发出来的现场直播,这一刻,和尚用潘婷已经感觉不到手腕的疼痛了,他感觉到浑身的热血已经沸腾起来,他似乎看到了刘飞被撞飞到了空中,在空中划出了一道美丽的弧线,然后狠狠的摔落在地上!

    他的另外一只手狠狠的攥紧拳头,脸上露出疯狂之色,咬牙切齿的怒吼道:“刘飞,你***吧!”

    而此刻,岳阳市市委书记王富贵正坐在办公室内,拿着固定电话和岳阳市高级人民法院的院长高翠峰通电话:“高院长啊,听说你们下午有一个遗产案子要开庭了,而且我听说刘市长已经和你打过招呼了?”

    高翠峰原本是属于中立派系的,一直没有向刘飞和王富贵靠近,而且因为他在司法系统的资历很深,所以不管是刘飞和王富贵都没有动他。因为牵一发会动全身的,而在岳阳市司法系统,几乎有三分之一的人是他提拔起来的,但也因为他的中立态度,虽然已经做到了法院院长的职位,却一直无法更进一步,否则现在的政法委书记绝对是高翠峰的。听到王富贵这样问起来,高翠峰顿时感觉到脑袋就大了,刚开始他得到刘飞的通知的时候,就知道,刘市长肯定要插手这桩遗产案了。

    而此刻,王富贵也打电话过来了。他就知道,恐怕自己的法院就要成为刘市长和王书记政治较量的角斗场了。麻烦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