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四卷西山县长第596章刘飞顿悟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新源集团的股票价格一直在涨停与跌停之间来回来去的震荡着,震荡得许多大大小小的股民心脏承受能力受到了极其严峻的挑战!而且这种震荡一直持续到上午股市关闭的时候为止,这让很多大大小小的股民都有些心惊胆战了!

    新源集团股票的震荡,在网上引起了***的高度关注,各大门户网站几乎全都刊登了这一消息!而新源集团也在第一时间,成了***的焦点!

    而此刻,新源集团董事长薛仁贵却舒舒服服的躺在燕京市的一栋别墅内,一边喝着红酒,一边慢悠悠的看着源集团那动荡的股票!嘴角上泛起一丝不屑的冷笑,然后轻轻的摇摇头叹息一声说道:“哼,小孩子的把戏!”说罢,便往沙发上一靠,呼呼的睡着了。

    与此同时,在鲁东省青州市总部内,刚刚结束完一番血腥拼杀的徐哲有些气喘吁吁的从椅子上站起身来,他的身体已经被汗水给湿透了!刚才的那一番股市搏杀可谓惊心动魄,徐哲也可以看得出来,对方操盘手也绝对是一个不次于自己的高手。对方的算计能力和自己几乎是旗鼓相当!总是能够在自己稍微略站上风的形势下立刻挽救回来!不过还好,上午的总资金流量才100多个亿,还在徐哲的操控范围之内。

    等徐哲走了下来之后,***笑着走到徐哲的面前,低头在徐哲耳边轻轻的耳语了几句,徐哲听完之后,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惊喜,冲着***竖起大拇指说道:“***啊,你真是太阴险了,这种手段你居然也想得出来!不过咱们得跟嫂子商量一下去!”

    ***点点头,两个人迈步向薛灵芸的办公室走去,而这个时候,孙广耀也从沙发上坐起身来,看了看***和刘飞,眼神中露出一丝玩味之色,这两个小子是不是又想出什么鬼点子来了呢!不过从上午的徐哲的操盘手法来看,这小子的确很有一套,思维敏捷,计算精准,的的确确是一个很厉害的家伙!只是火候和经验还欠缺一些。

    而在燕京市的那所神秘的娱乐城内,计算机中心,刚开始还十分悠闲的宋向明早已经失去了刚开始时候的那份镇定,此刻双手撑着桌面,双眼盯着电脑屏幕,久久还不能平静!他嘴里喃喃的说道:“厉害,真厉害,难道对方刚才操盘的这个操盘就是华尔街双子星之一的孙广耀吗?”

    “不,这个人绝对不是孙广耀,虽然对方算计精准,但是手法还略显稚嫩,如果真的是孙广耀的话,恐怕你早已经输了!所以,我猜应该是咱们看到的那份资料里面其中另外两个人之中的一个!只是有关他们两个人咱们手头的资料太少了!而且这两个人也太低调了,否则知道他们两个人的一些性格资料,就能够制定出相应的应对措施来,不过现在也不需要了,我估计下午孙广耀就会开始操盘了,到时候我来应付他就好了,对于他,我可是知根知底啊!”代斯勒在旁边笑着说道。

    宋向明咬了咬牙说道:哼,如果不是孙广耀的话,那下午我就出手在狠一点,这样一点一点的逗引对方实在没什么意思!”

    代斯勒淡淡一笑:“宋总,这你可说错了,股市战争和军事上的战争原理是一模一样的,如果没有你前期这种小规模的一点点的吸引对方的资金,诱敌深入,等我出手的时候时机也不会成熟的,所以,下午的时候,你还是要以诱敌深入为主,只要你在前期的400多亿资金中能够把对方的资金套牢,让他们脱不开身,等我出手的时候,一下子给他们玩点狠得,到时候新源集团就是想要撤都没有机会了!到时候,他们最少也得赔一半左右!咱们也就功德圆满了!”

    宋向明眼中的火气小了一些,缓缓的说道:“恩,代斯勒先生说的有道理,我下午会按照既定方案去做的,小不忍则乱大谋,这个我还是懂得!哼,这次,我一定要把刘飞几个主要的羽翼全部给他铲除!恐怕现在王富贵那边进展的也差不多了!哼,王富贵居然不肯把他的做法告诉我,太实在太天真了,难道他以为我不知道他到底要做什么嘛,在鲁东省,我们宋系的势力还是比较强大的!希望他千万别作茧自缚才好啊!”

    中午十分,刘飞接连会见了冯昌华、冯涛等一干得力盟友以后,心中便有底了!他知道,自己必须得去省城跑一趟了,现在,只有走高层路线,才能力挽狂澜,把王富贵通过高层路线发动的攻势给化解掉,否则,如果自己不出面,光凭冯涛、冯昌华他们这些人自己去抵抗,在王富贵面前,根本只螳臂当车,但是现在的鲁东省,自己唯一认识的高层人物,只能算是刘枫宇了!自己的亲生父亲!只是刘飞实在不愿意去找他去!尤其是这次,不仅仅是见面,而是相求了!想起这一点,刘飞就有些不舒服!想想刘枫宇三番两次向自己递交和解信号,想认自己这个儿子,自己一直都没有答应,可如今自己却送上门去了,这多少让刘飞面子上有些下不来台!

    整个中午,刘飞一边吃饭脑海里面一直都在思考、衡量着这件事情,到底是自己的面子重要呢?还是保住自己的几个盟友重要呢!

    这时,电视里面突然传来一个十分愤怒的声音:“做人要看得长远一些,父子之间没有所谓的深仇大恨,毕竟,你身上流着我的血啊……”电视画面里,一个白发苍苍的父亲十分凄楚的冲着自己的儿子嘶吼道。

    突然,刘飞的目光定格在电视画面上,那个白发苍苍的父亲,那凄楚的神情,那痛苦的泪水,想必现在的刘枫宇一定也和电视上的这个父亲一样,非常痛苦,非常后悔吧!这时,刘飞不由得再次想起了自己的母亲,想起了那天在柳媚烟家中刘枫宇去见梅月婵时候母亲那悲凉的神态,刘飞最近还发现,有的时候,母亲梅月婵谈起刘枫宇的时候,目光中隐隐有一丝丝的柔情。刘飞还曾经听到母亲对刘飞说过的那句话:“如果想让我原谅你,先取得刘飞的原谅吧!”

    豁然之间,刘飞突然发现,原来经过二十多年时间的沉淀,自己的母亲和父亲已经不再年轻,就算是母亲,恐怕现在已经放下了对刘枫宇的那种怨恨,很希望和刘枫宇在一起吧,但是母亲因为自己对刘枫宇的态度,所以从来没有对刘枫宇和颜悦色过。到现在,刘飞终于相通了!

    尤其是想起电视上的那句话,人的目光,要看的远一些!的确,自己在对待别人,对待老百姓的时候,目光看得很远,但是对待自己的亲人方面上,反而目光有些短了!亲人,毕竟也是亲人!尤其是老刘头,几次三番在自己最危机的时刻出手帮助自己,但是他们从来没有说过,就连上次刘枫宇来到岳阳市的时候,也在明里暗里帮了自己几次!

    人心都是肉长得!尤其是刘飞,他是一个热血男人,恩怨分明,虽然自己因为老刘头甚至刘家抛弃自己而心生怨恨,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年龄的增大,这种怨气也越来越小,尤其是想到自己的母亲为了自己,宁可忍受着对刘枫宇的相思之苦,刘飞便做出决定!为了自己的这些盟友们,去找刘枫宇!反正在与刘枫宇之间父子关系上,自己不主动就行了!让刘枫宇看着办去吧!

    下午,刘飞乘车直奔省会青州市。

    而此刻,在青州市省政府内,岳阳市市委书记王富贵正在向省长马傲锋汇报工作。

    汇报完工作之后,王富贵从手包中拿出一叠厚厚的资料放在省长马傲锋的桌子上,神态严峻的说道:“马省长,我最近接到有人邮寄给我的一些资料,资料中举报岳阳市纪委书记冯昌华、常务副市长冯涛两人知法犯法,利用职务之便,大肆收受贿赂,为自己的亲戚朋友大开方面之门!您看,这些是举报材料,证据确凿!”

    马傲锋拿起桌子上的资料,随手翻了翻,然后十分谨慎的问道:“老王啊,这次你能确保这份资料的真实性吗?你可要知道,冯昌华和冯涛他们两个可是岳阳市的市委常委啊!我估计省委刘书记对他们肯定是十分关照的,没有确实的证据,想要扳倒他们可是很难的,可千万别打不着狐狸弄一身骚啊!”

    “嘿嘿,马省长,这个您就放心吧,在收到这些举报材料之后,我专门找相关的人员核实过了,都给他们做了相关的笔录,而且都已经和他们确认好了,到时候他们会出来作证的!”

    马傲锋听完之后,轻轻的点点头说道:“嗯,那好,你拿着这份资料去着省纪委郑大志郑副书记去吧!我会跟他打招呼的,注意,这件事情的运作一定要保密,相关原则就不用我说了吧!”

    王富贵连忙说道:“不用不用,我这就去找郑书记去!这次,我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刘飞!”

    本书首发

    (452789419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