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四卷西山县长第692章参加婚礼1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姜大伟听完电话里面张八女的声音传过来之后,身子顿时就弯了,虽然隔着很远,但是他依然脸上露出恭敬之色,“好的,八爷,我立刻开道。”

    啪嗒一声,电话那头传来一声冷哼,挂断了电话。

    而姜大伟的脑门上,手心里还有后背上全都汗水,心也已经慌了,想想对面的车队是省委常委和市委书记、市长的车队,在想想背后是在东宁市一言九鼎的黑*社会老大八爷,他根本都不敢在衡量了,得罪了省委常委和市委书记、市长大不了就是一个丢官罢职,但是得罪了八爷,那小命也许就没了,所以,他根本就没有犹豫,直接一个电话打到了对面副队长罗宝鹏的手机上:“草,罗宝鹏,你给我听清楚了,八爷说了,你们等一会,我们先过。”

    罗宝鹏听到姜大伟的话以后,脑门上也冒汗了,他刚才跟在政法委书记王锐锋身后可是亲眼看到了新来的两位书记、市长的强势,这两个人来了之后就地就给了东宁市官场老大连忙说道:“队长,您能不能等一会,我向政法委王书记请示一下。”

    “请示?请示个毛,原地等着,一会八爷生气了,连你老爹罗霸道一起干掉!”姜大伟怒声吼道,然后便鸣响着喇叭向前开了出去,直挺挺的挤占了车道。

    这下子,看热闹的人群便沸腾起来。

    本来当人们看到两个车队同时抵达的时候,便已经高度关注起这件事情来,尤其是有的消息灵通人士已经通过孙铁生的车牌判断出在刘飞他们这个车队之中至少有一位省委常委级别的人存在,在加上有传闻说新任市委书记和市长要在这几天上任,稍微有些政治常识的人便猜到,新任市委书记和市长肯定就在另外那个车队中。所以对于两个车队到底谁会给谁让路充满了好奇。现场很多人都认为,就算是八爷张八女在厉害,也不敢和省委常委叫板的,但是却没有想到,最终先启动的车队竟然是张八女的车队。所以,整个十字路口现场很多看热闹的人们纷纷三个一群两个一伙聚在一起议论纷纷。

    有的人感叹道:“哎,看来新来市委书记和市长和以前的也差不了多少啊,咱们老百姓的苦日子还得要持续下去啊!”

    旁边的人则小声的提醒道:“老伙计,你小声一点,没有看到人群中有不少八爷的人吗?你不想活了!”

    那个人听完立刻警惕的看了看四周,然后摸了摸脖子,一脑门的冷汗。

    而更多的老百姓则表现的想当茫然,他们只是默默的看着八爷的车队缓缓驶过十字路口,在他们眼中,整个东宁市天大,地大,也不如八爷大。就算是以前的市委书记的车看到了八爷的车,都要给八爷让道的,八爷在东宁市已经嚣张惯了。这么多年了,还没有看到过谁能把八爷怎么样。

    此时此刻,八爷女儿张金贝婚礼的车队缓缓的驶过,因为车队太长,所以等待的时间就很长。

    车内,刘飞看着对面那一望无际的绵延车队,脸上露出不悦之色,而刘飞旁边的孙铁生脸色更是有些苍白,他直接拨通了东宁市政法委书记王锐锋的手机:“王锐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是谁家的婚礼车队?为什么会有警车开道?对方是什么级别?为什么咱们得给他让路?”孙铁生这一番话说完,东宁市政法委书记王锐锋的脸色也已经白了。

    他心理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而且他刚才也询问了一下开道的罗宝鹏副队长,等罗宝鹏告知是八爷的意思的时候,王锐锋虽然很生气,却没有一点办法,心中便一直在琢磨着怎么应付眼前的局面。听到孙铁生的问话之后,王锐锋连忙说道:“孙部长,是这样的,过去的这个车队是东宁市著名的民营企业家张八女的的女儿张金贝结婚的车队。他是东宁市政协委员。”

    孙铁生听到这里,脸上便露出疑惑之色,接着问道:“为什么咱们要为他们让路呢?”

    这句话说得义正词严!这就是典型的官本位!民就是民,你在民营也是民,凭什么让我们官给民让路?

    王锐锋听出了孙铁生的不满,便耍了一个小滑头,说道:“孙部长,是这样的,好像是他们的车队先到达十字路口的,然后头车就过去了,后面还有很多车,我们只能等一会了。”

    孙铁生咣当一声挂断了电话。他的脸色有些铁青。他孙铁生能够做到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这个位置,智力又岂是弱智级别,你王锐锋真以为我看不出来吗?

    刘飞就坐在孙铁生的旁边,所以他和王锐锋之间的对话他倒是听得非常清楚,看到孙铁生的行动他便知道,此刻孙铁生非常的生气,而刘飞自己又何尝不是憋了满肚子的怒火啊。

    在来东宁市之前,他早已经做足了功课,对于东宁市的资料他搜集了很多,通过这些资料他早已经了解到,东宁市的黑*社会活动非常猖獗,最厉害的莫过于黑*社会老大张八女,根据从网上搜集的资料显示,张八女和东宁市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王锐锋之间有着很深的关系,而且在白云省省里也有一定的关系网络。前任市委书记刚刚来的时候,也标榜着打黑除恶为民做主,但是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原因,原本大张旗鼓打黑除恶的声势便渐渐销声匿迹了,除了铲除了几个小痞子作为黑恶势力以外,便没什么动静了。这时,刘飞便想起了来东宁市之前手中对自己所说过的话:“刘飞啊,你去东宁市第一个重要任务便是打黑除恶!”

    如今看来,***真是有先见之明啊!这张八女的确很嚣张啊!居然敢让省委组织部部长和市委书记、市长给他让路。

    想着想着,刘飞的嘴角上便挂起一丝冷笑,在他刘飞的字典里,虽然不缺乏谦虚和礼让,但是如果***着谦虚和礼让,那就不是刘飞的性格了。所以,他转过头来笑着对孙部长说道:“孙部长,我想咱们应该把就职仪式、欢迎仪式换个场合来举行,你看如何?”

    孙铁生听到刘飞的话以后,眼神中露出一丝疑惑之色,转过头来看向刘飞,他发现,刘飞的表情虽然很平淡,但是眼角眉梢都带着千般的傲气,万般的傲骨。虽然不知道刘飞有什么打算,但是孙铁生也曾经研究过刘飞的简历和一些网上有关刘飞的传闻和故事,知道刘飞从来不会无的放矢,再加上今天的确被气的不轻,便点点头说道:“好,刘书记,你看着办!你和曹晋阳到哪里,欢迎仪式便在哪里举行!”

    刘飞一听,便明白了,孙铁生的意思是自己的打算如果要付诸行动,必须得和曹晋阳达成一致意见才行,便笑着点点头说道:“好,那我和曹市长商量一下。”说着,刘飞拿起手机,拨通了曹晋阳的电话。

    曹晋阳接通手机之后,笑着说道:“刘书记,有什么指示?”

    刘飞则笑着说道:“曹市长,有没有兴趣去参加一个婚礼,我看前面走过去的那个婚礼车队挺长挺气派的,想要凑个热闹。”刘飞言语之间,充满了豪气。

    曹晋阳听完之后,顿时便笑了,心中暗道:“刘飞啊刘飞,你还真是够嚣张的,居然刚刚上任就想要和黑*社会老大掰掰手腕,而且还使用激将法来激我,不过刘飞啊,我曹晋阳又怎么会输给你呢?你有豪气,哥们我照样不缺。”想到这里,曹晋阳便哈哈大笑着说道:“好啊,没问题,就照刘书记的意思办,我也想看一看,这婚礼现场会有多气派啊!”

    挂断电话,刘飞笑着对孙铁生说道:“孙部长,曹市长已经同意了,我们两个人准备一起去参加一下这个婚礼,去长长见识,我看这婚礼的车队中有很多的公务车,肯定有很多东宁市的官员也在现场,我看我和曹市长的就职仪式和就职演说的的舞台就放在婚礼现场吧!”

    孙铁生虽然先前已经猜到了刘飞的大致想法,但是等刘飞说出来的时候还是吓了一跳,他看着刘飞那淡定从容的表情,轻轻的向着刘飞竖起大拇指:“刘飞,你很厉害,老哥我佩服。”

    言词之时,对刘飞的称谓已经悄然发生了变化,由称呼公职改为自称老哥了。

    刘飞便笑了,顺破下驴道:“孙哥,你太客气了,我只是想要去见识见识而已!”

    在经过10多分钟的等待之后,长长的婚礼车队终于开了过后,这个时候,开道的罗宝鹏突然接到东宁市政法委书记王锐锋用颤抖的声音说出的通知:“罗宝鹏,你在前面开道,不去市委市政府,直接跟在前面的车队后面,刘……刘书记他们要去参加婚礼!”

    罗宝鹏听到王锐锋的通知,惊得一下子从车上站起身来,脑袋撞到车顶上又捂着头坐了下去,瞪大了眼睛说道:“啥?市委书记他们要去参加黑*社会老大女儿的婚礼去?我嘞个去的,这个世界太疯狂了!太疯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