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四卷西山县长第696章昂首过刀阵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就在钱二喜站起身来的同时,张八女手下八大悍将之中的另外六大悍将也全都站起身来,冲着刘飞怒声喝问有的人甚至从怀中摸出了开山刀。只有其中一个矮矮胖胖的家伙依然坐在那里,手中抓着一只刚刚上桌的乳猪的猪头在大口的啃着。而此时,其他的人却根本连筷子都还没有动过呢。看到张八女手下八大悍将有七个人站起身来了,张八女那些道上的朋友也纷纷站起身来,有的人甚至再次聚拢到了刘飞、曹晋阳他们身边,有的人甚至已经把枪都掏了出来,对着刘飞和曹晋阳他们两个指指点点,吆五喝六的。

    而此时,像罗霸道和王锐锋以及其他与刘飞他们同坐的常委们早已经吓得花容失色,有的人双腿已经开始颤抖起来。只有刘飞和曹晋阳依然稳坐钓鱼台,而孙铁生也是面无表情的默默喝着茶水。

    但是这次,因为对刘飞十分不满,张八女没有喝阻这些人,而是想要看看刘飞他们怎么样应付眼前的情况。

    大厅内的气氛再次紧张起来。因为紧张气氛的弥漫,整个大厅内此时倒也静了下来。

    “啪啪啪!啪啪啪!”一阵热烈的掌声打破了宁静的气氛,曹晋阳拍着手站起身来,他满脸含笑的站起身来,一边鼓掌一边说道:“好,好,刘书记说的好!既然刘书记已经说完了,那就轮到我来发表就职演说了,其实,我想说的话,刘书记已经说的差不多了,那么我就在这里表个态,刘书记说要加强人事制度,我支持,刘书记说要发展经济我支持,刘书记说要打黑除恶,我还是他妈*的的支持!我曹晋阳今天也就把话撂在这里了,我曹晋阳从来不是胆小怕事之徒,但是既然我来做东宁市的市长,那么我就要对东宁市的人民负责,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为老百姓的利益而死,为东宁市的治安而死,我认了!实话实说,我和刘书记来的时候,是抱着必死之心来的,不成功则成仁!”

    曹晋阳说完,现场再次冷场。

    什么叫低调的嚣张,曹晋阳再次用自己的行动回击了张八女说他是小白脸的言语,用极其嚣张的言语表达了自己要打黑除恶的决心。同时,也将太子*党蔑视一切的气势阐释的淋漓尽致。

    刘飞在曹晋阳发表就职演说的时候,就那样默默的注视着他,仔细倾听着他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同时,也在默默的思考着。从严格意义上来讲,刘飞认为自己并不算是太子*党,应该算是标准的草根,因为他从小便是孤儿,自己一个人在保姆的看护下长大,而小的时候与那些坏孩子打架的时候他从来没有屈服过,这也无形之中锻造了他坚强的意志和强健的体魄。但是当刘飞看向曹晋阳的时候,他能感觉到,曹晋阳就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他的武力值恐怕连自己的十分之一都没有。而且他还是标准的太子*党,从小就生活在众人的拥护之下,从来没有吃过亏。按理说,他这样的人在对方强大的武力面前表现出来的应该是畏惧,是恐慌,而刘飞所见过的大多数太子*党之人也都是欺软怕硬之辈。说好听点叫好汉不吃眼前亏,说难听点就是软蛋一耳光,但是现在,曹晋阳掷地有声,字字诛心,豪气云天,和自己不相上下。这让一直对曹晋阳以看太子*党眼光去看他的刘飞心中充满了佩服。不过同时,心中对他更是提高了警惕。

    曹晋阳说完,现场的氛围再次凝滞了。张八女的拳头已经抬起来了,他的胡须都已经颤抖起来。反了,反了,真是反了天了,居然敢在自己儿子的婚礼上提出要打击自己,这刘飞和曹晋阳真是太嚣张了。看来是时候给他们一点教训了。张八女的眼神中射出两道寒光,脑子中已经开始琢磨起下一步的行动方针来。

    “啪啪啪!啪啪啪!”一阵热烈的掌声响起,刘飞笑着站起身来说道:“好,好,曹市长说的非常好。俗话说的好,不怕狼一样的敌人,就怕猪一样的队友,曹市长绝对是一个虎一样的队友!我心甚慰!没错,各位,我和曹市长来到东宁市就是抱着必胜之心来的,在我们的眼中,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还东宁市老百姓一片晴朗的天,给他们一个舒服富足的好日子!好了,就职演说就到这里吧。孙部长,你看咱们是不是可以走了?”刘飞说完,笑着看向孙铁生。

    孙铁生早就想走了,在这种群狼环视之中,会给人一种很难受的感觉,心理总是有一种不安之情。毕竟,整个大厅里面好几百号人,对方又有刀又有枪的,万一不受控制给发飙起来,后果不堪设想。所以当刘飞提出要走的时候,他连忙说道,“好,那咱们就走吧,不打扰人家的婚礼了。”

    刘飞便笑着站起身来同时轻轻拉了一下曹晋阳的衣服冲着张八女和杨卓远拱了拱手笑着说道:“感谢张老先生和杨总的热情款待,婚礼仪式我们参加完了,入职仪式我们也举行完了,我们就不在这里打扰各位喝酒的雅兴了,咱们后会有期。”

    曹晋阳也拱了拱手说道:“是啊,二位,我们这边就先告辞了。”

    这个时候,其他的官员看到两个老大都站起身来了,他们也就跟着站起身来。

    看到他们要走,张八女那些黑道朋友可不干了,纷纷堵住刘飞他们的去路,凶巴巴的吼道:“刘飞,曹晋阳,你们算个屁啊,敢在八爷儿子的婚礼上撒野,不给你们点教训怎么能放你们走呢!”

    这是,也有人吼道:“哈哈,想走可以,从爷爷我的裤裆下钻过去吧!”

    刘飞看着眼前的这些人,只是冷眼旁观,却一句话不说,只是笑着看向张八女。

    张八女此时却已经压下心头的怒火,大手一挥说道:“散散吧,让他们走。”

    那些人还有些不服,不想让。

    张八女眼珠子一瞪,怒道:“我说让你们散开听到了没有?怎么,我八爷说话不管了怎么地?刀阵送客。”

    这时,其他的人这才纷纷让开一条通道,却纷纷抽出手中的长刀短刀开山刀,组成一个刀阵,露出一股凛冽的杀气。如果有一个人突然发起攻击,很有可能引发连锁反应,把从刀阵之中走过去的人万人分尸。

    虽然刀的长短不一,但都是寒光逼人,杀气凛冽,人还未进,便感觉到一股股的寒意从心底升起。

    刘飞没有说话,迈步当先走进了刀阵,一边往前走,还一边冲着两边摆刀阵的汉子们微笑点头致意,挑衅之意溢于言表。当真是让众多执刀的汉子们恨得牙根痒痒。只是耐于八爷治军严厉,没有人敢轻举妄动罢了。

    而在刘飞身边与他并肩行走的依然是组织部部长孙铁生,他也是经过大风大浪之人,对于黑道上玩的这些东西虽然没有经历过,但是刘飞既然敢走,他怎么也不能在下属面前露怯,所以他也是表情平淡的跟着刘飞并肩穿过刀阵。

    在刘飞他们后面,则是曹晋阳和刘子光,在后面则是罗霸道和王锐锋以及东宁市其他大大小小的官员。

    虽然刘飞和曹晋阳他们走的时候脸上带笑,但是这些官员却是笑不起来,因为他们都曾经听过一个传闻,据说当年有一个很嚣张的外地来的高手,想来来东宁市扬名立万,然后,满脸不屑的走进了八爷摆下的刀阵,结果却被刀手们手起刀落,来了一个大卸八块,然后装进垃圾袋给扔了出去。

    这些官员一边走,腿都是颤抖的。有的人一边走一边斜着眼睛看着刀,有的人则是快步跑过。

    等刘飞他们全都离开之后,张八女手下八大悍将之一脾气最为火爆的朱挺一下子站起身来,大声说道:“八爷,为什么把刘飞他们放走了,看他们那么嚣张根本就没有把八爷您放在眼里,为什么不在宴会上狠狠的教训他们一番。”

    朱挺是张八女的爱将,号称绰号美天王,是八大悍将里面长得最为英俊的一个,不过他的脾气却也是最为火爆的一个,也与他的脾气成正比的是,他的本事也绝对是想当强悍的,在张八女手下的八大悍将中稳居前三名。

    张八女冷冷的扫了朱挺一眼,说道:“你也知道今天是宴会啊,这就足够了,我只有这么一个女儿,所以,我必须让她的婚礼完美无暇,其他的事情等咱们回去之后在说,大家先开席了,今天是我女儿和老杨儿子杨毅的大好日子,大家吃好喝好!”

    酒宴散会之后,张八女对留下来的八大悍将冷冷的说道:“通知下去,今天晚上召开紧急会议!”说完,转头离去。

    看到张八女那铁青的脸色,朱挺脸上露出一丝冷笑:“嘿嘿,刘飞,恐怕你今天晚上要不好过了。八爷出手,例无虚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