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四卷西山县长第726章一触即发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挂断了杨卓远的电话,张八女一个电话打到自己手下八大天王之一的丑天王钱二喜的手机上,钱二喜除了八大天王身份以外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龙腾拆迁公司的总经理,这个是他的表面身份。 他的手下养着上百号人,数十台拆迁机,专门从事各种拆迁、强拆的经营活动。

    “二喜,纺织厂那块地是时候拆迁了,你带人过去吧!我不管结果,我只要求明天早晨一觉起来,听到纺织厂那块地已经拆迁的消息。草,别搞错了,不是第一纺织厂,是第八纺织厂,那个早已经倒闭了的纺织厂。”张八女冷冷的说道。

    “好的,八爷,我马上带人过去。”钱二喜毫不犹豫就答应了下来。在他眼中,这东宁市就没有他钱二喜拆迁不了的房子,没有他过不去的坎。在东宁市,八爷的话就是圣旨,八爷就是天,即使自己捅破天了,还有八爷兜着。所以,他没有任何犹豫。等八爷挂断电话之后,钱二喜立刻大吼一声:“黄启军,马上给我集合20个兄弟,带着两台拆迁机,给我前往第八纺织厂的棚户区,今天晚上给我拆了丫的!”

    “好的!”随着钱二喜一声令下,在钱二喜隔壁房间一个身材威猛脸色黝黑的强壮男人走了出来,此人看起来二十九七岁,虎背熊腰,乃是钱二喜手下的得力悍将,也是龙腾拆迁公司的项目经理,拆迁工作他最专业。他迈步走到门口处,一伸手按下了一个红色按钮,顿时整个龙腾大厦整个五层楼里面的第一层立刻响起了急促的铃声,然后黄启军又拿过话筒大声吼道:“拆迁一组到院子里面集合。”

    很快的,黄启军跟在钱二喜身后衣衫整齐的出现在龙腾大厦的院子里。 龙腾大厦其实只有五层,是龙腾拆迁公司的驻地,院子里面停着整整齐齐的十辆拆迁机,共有5组人马,每组轮流值班,每组30多个拆迁工人,今天轮到拆迁一组值班。等钱二喜带着黄启军来到院子里面的时候,院子里面已经横七竖八的站了20多个男人,这些人有的歪戴着帽子,有的脖子上带着粗大的金项链,有的光头纹着纹身,一看便是流氓地痞或者***,但是其实他们是龙腾拆迁公司的员工。

    此刻有些人都已经准备进行夜生活去了,却没有想到集合令突然响了起来,纷纷骂骂咧咧的来到院子里,但是一看到院子里面站着钱二喜和黄启军,全都住嘴了,身体也站直了。

    钱二喜冷峻的目光在众人身上扫视了一眼说道:“刚刚接到八爷急电,立刻前往第八纺织厂进行拆迁,做的好的有奖,做的差的责罚。出发!”说完,钱二喜和黄启军登上了钱二喜的最爱悍马车在前面开道,很快的一辆金龙大客车从车库内开了出来,跟在悍马车的后面,在后面两辆拆迁机跟着。一行人浩浩荡荡的从龙腾拆迁公司内行了出来直奔第八纺织厂的桥头而来。

    此刻,在桥头的小卖部外面。

    刘飞和对面的谢老头棋局激战正酣,两个人已经下了2盘了。刘飞赢了一局,输了一局,现在是第三局,已经到了中局阶段。现在刘飞每走一步,脸上的表情都十分严峻,但又嘎嘣干脆绝不拖泥带水,就好像是指挥千万大军的将军一般。而老头原来那种游刃有余的表情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凝重的表情,之前和刘飞对峙两局,第一局因为轻敌输给刘飞一盘,第二局他拿出了压箱底的功力,和刘飞激战到最后,依靠着自己出色的残局功力才扳回一局,到了现在的第三局,双方则是妙招迭出,看得围观的老胡头和那几个拆迁指挥部的人全都是一愣一愣的。 很多时候,除了老胡头以外,其他人根本就看不出两个人的意图,只有在经过几步甚至是十几步之后,人们才能发现两个人的精妙招式,纷纷惊叹不已。

    而黑子站在旁边,他眼角的余光一直在观察着跟着自己和刘飞身后的那两拨人的动静,其中一辆奔驰车停在一家大酒店外面,车主则坐在大酒店临街的窗口处,喊了几个菜,一边吃着一边观察着这边,而另外一辆北京现代车上,车主随便把车停在路边,打开着窗户,狠狠的抽烟,一边抽烟,一边通过倒车镜看着刘飞他们这边的情况。

    突然,那个抽烟的家伙手机响了,接通手机之后,他很快就关上车窗,开车走人了。而另外那个开宝马的人却依然没有动,只是默默的在那里观察着。

    黑子的眼神便收缩了起来。看着北京现代消失的方向,眼神中多了几丝担忧。

    果不其然,就在那辆北京现代消失后不久,轰隆隆的马达声从远处传来,很快的,一辆黄色的悍马车带着一辆金龙大客车气势汹汹的疾驰而来!

    这个时候,小卖部里面,以及外面的几个抗拆指挥部的人纷纷站了出来,望着从远处驶来的悍马车和金龙大客车,顿时露出骇然之色,纷纷拿出手机开始打起电话来,很快的,随着几个电话打出去以后,浩浩荡荡五十多从棚户区里面冲了出来,堵在了桥头边。

    而那边,悍马车嘎吱一个急刹车,停住了,钱二喜顶着一张马脸面色阴沉的走了出来,而他身后的金龙大客车停下之后,车上20多个痞子们也纷纷手中拎着统一制式的警棍从车上鱼贯而出,他们手中的警棍可是真正的警用装备,警棍的外面是橡胶,而在警棍的头部,里面则是一块沉甸甸的铁块,这一棒子下去如果打在***,表面上根本就没有皮外伤,但是里面肋骨断了几根甚至是内脏大出血就看个人的造化了。这些人下车之后,立刻集合之后站在钱二喜和黄启军的身后,目露凶光望着对面那些破衣烂衫的贫困户。

    此刻,刘飞听到声音之后,看到钱二喜那张嚣张的马脸,皱了皱眉头,坐直了身体说道:“老先生,今天就下到这里吧,有人不想让咱们下了。”

    干净老头也皱了皱眉头,看了对面那些龙腾公司的人一眼,然后对刘飞说道:“是没法下了,这些龙腾拆迁公司的人实在太不像话了,三天两头过来找事,不是泼油漆就是扔死耗子,要么就是半夜砸人家窗户,已经有好多人家被吓得搬出棚户区,到外面避风头去了。今天真不知道这些人想要干什么?还把拆迁机都带来了,难道他们真的想一夜之间拆了我们这棚户区不成?”一边说老谢头一边叹气,收拾着棋盘进了小卖部去了。

    刘飞和黑子并肩站在一起,就站在棚户区居民的身后,黑子说道:“老大,咱们走吧,弄不好这里要发生冲突!”

    刘飞摇摇头说道:“不能走,你现在以一个普通老百姓的身份给110打电话,就说这里要发生流血冲突,让公安局的人马上过来。”

    黑子拿出手机拨通了110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大妈不耐烦的声音:“谁啊,什么事?”一边对电话里的黑子说话,那头大妈和另外一个人聊天的声音也从电话那头传了出来。

    黑子皱着眉头说道:“警官,第八纺织厂外面来了一个拆迁队,想要强拆棚户区,你们派人过来看一看吧,我看要发生流血冲突啊!”

    电话那头,那大***不耐烦的声音传了出来:“你是谁啊?”

    黑子道:“我是一路过的!”

    “你一路过的瞎操心做什么啊!我问你,现在他们发生流血冲突了吗?”

    “没有!”

    “没有不就得了吗!我们警方很忙的,哪里有时间理会这些小事!”说道这里,那位大妈直接啪嗒一声挂断电话。然后拿起桌上的电话立刻拨通了队长的电话,然后队长又拨通了区分局局长的电话。

    而与此同时,钱二喜就当着众人的面拨通了第八纺织厂所在的长安区区分局局长西门靑的电话。“喂,西门局长吗,我钱二喜啊!”

    此刻,西门靑正在***潘金玲家与***一起在洗鸳鸯浴呢,听到是钱二喜的电话,西门靑轻轻拍了拍跨坐在自己腰间的***潘金玲一下,示意她不要在那里磨了,然后对钱二喜说道:“原来是钱总啊,有何指示?”

    钱二喜笑着说道:“西门局长,我现在正在第八纺织厂棚户区这边准备拆迁,有些刁民准备阻止,我跟你打个招呼,现在你们警察就不用过来了,等事情结束之后在过来!”

    西门靑自然知道钱二喜的意思,看来他是想要对棚户区的居民用强了,而之前政法委书记市公安局局长王锐锋也打过招呼,所以他笑着说道:“没问题没问题,不过钱总,你可要注意一点,千万别闹出人命,要不我也不好交差!”

    钱二喜笑道:“这点你放心,我手下有分寸的!”

    挂断电话,钱二喜大手一挥,“上,给我狠狠教训一下这些刁民!”

    顿时,那二十多个痞子挥舞着警棍便冲着这些居民冲了过去。

    就在此时,突然下来一辆中巴车,从中巴车内下来10多个劲装的男人,这些男人手中拎着棒球棍,冲着刘飞和黑子便冲了过去。

    大战一触即发。

    只要输入--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