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四卷西山县长第728章强拆进行时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其他人听到罂粟花这个名字,全都沉默不语了。因为他们知道,罂粟花这个女杀手是整个组织里面最为神秘的一个人,几乎没有人看过她的真面目,因为这个女人非常善于化妆以及伪装,几乎她每次出现在组织内的公共场合的时候,都是用不同面孔出现的,如果不是她随手携带的那个罂粟花标本做成的“身份证”,几乎没有人能够认出她来。所以,到底罂粟花长得什么模样没有人知道,只是看身材,罂粟花绝对应该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女人。

    此刻,在东宁市市委招待所内,负责管理刘飞房间的服务员赵凌薇刚刚收拾完刘飞的房间,她不慌不忙的走过去把刘飞的房门给关上了,锁好。然后从工作袋中拿出了一个全新的空气清新剂的盒子放在了刘飞的床头,然后又从自己上衣口袋中拿出一只注射器以及一个小小的瓶子,瓶子里面充满了色泽鲜艳妖媚的蓝色液体,把注射器的针头插进瓶子里面之后,用注射器吸了四分之一的液体,然后轻轻的注射到同样是蓝色液状空气清新剂之中。她注射的角度非常特殊,就在表面那层液体的下方。根据她多次试验得出来的结果,这瓶子里面那蓝色的药剂将会在晚上11点之后挥发出来,12点左右就可以将刘飞完全迷倒,不省人事。

    办完事,赵凌薇并没有立刻离开,因为她已经得到消息,刘飞现在最迟也得1个小时之后才能回来。她十分舒服的靠在沙发上,一双修长的黑丝***翘着,脸上露出十分欣慰的笑容,等做完刘飞这一单,自己就可以向组织申请正式退役了。组织有一个规定,凡是能够通过任务积累到一定积分的人员都可以向组织申请退役,这样的话还可以领到一笔不菲的退休金,而如果加入组织后,玩不成自己的任务积分就想要退役,那么这个人将会受到组织无穷无尽的追杀,直到死亡为止!躺在沙发休息了一会,赵凌薇从自己雪白的脖颈之中拿出一只用红绳穿起来的项链,而项链的坠子赫然是一只封闭在水晶里面的罂粟花标本。那红色的罂粟花是那样的鲜艳,就仿佛是一朵滴血的玫瑰一般,在房间内迷离的灯光下显得愈加妖媚。赵凌薇用手轻轻的抚摸着罂粟花坠子,喃喃自语道:“自由,我终于快要获得自由了,刘飞,你将会成为我通向自由之路的最后一个亡魂!”

    就在赵凌薇在刘飞房间内坐着的时候,在第八纺织厂的棚户区桥头,刘飞和他的几个人正要走,却见老谢头从小卖部里面走了出来,老谢头只是充满惊讶的看了一眼刘飞身后的黑子和其他三个人一眼,然后笑着端着棋盘走了出来,说道:“小兄弟,别着急走啊,这盘棋还没下完呢!我看你手下这些人伸手都挺不错的嘛!来来来,咱们在下一盘,一会我弟弟马上就要过来了,你可以和他来来两盘,他水平比我还高一筹。”而其他的那些抗拆指挥部的人在看到刘飞的人抗击那些悍匪之时所表现出来的超牛的伸手,对他们十分忌惮,在加上他们也不是张八女那边的人,所以对于几个人的去留这些人也没有关心。

    刘飞本来想走的,不过看到老谢头对自己并没有忌讳,他正好也想通过这些棚户区的原始居民了解一下强拆的内幕,所以便笑着留了下来。当场接着与老谢头对局起来,而原本被招来的那些棚户区的居民大部分则纷纷散去,也有一小部分人留了下来,继续警戒着,后来等刘飞与老谢头下到第四盘的时候,留下来的人也纷纷散去了,只留下原来那些抗拆指挥部的人,继续留守在这里。

    不得不说,老谢头还是老了,到了第三局中盘的时候,计算能力比之刘飞差了很多,最后在收官之战中,被刘飞一个卧槽马给将死了。

    突然,咯吱一声急刹车,一辆普通牌照的奥迪A6停在了桥头,然后走下来一个20多岁身体笔挺身穿便装的年轻人,他恭恭敬敬的走到后门处打开车门,一个身穿灰色中山装的老者从车内走了下来,老者有50多岁了,身材笔挺,虽然头发上有些白发了,但是往那里一站,依然充满了彪悍之气。

    年轻人一下车,便低声对老者说道:“***,我看这里有些荒凉啊,要不我立刻让省军区陈参谋通知东宁市武装部,让他们派人过来执行保卫任务吧!”

    老者皱了皱眉头说道:“小楚啊,我不是跟你说了吧,这里是我哥哥家,我每年回这里都没有发生过什么事情,不用麻烦当地武装部了。难道就凭咱们两个还应付不了一般的歹徒吗?再说了,你不是还带着枪呢吗!好了,别说了,我要去见我哥哥了,跟着我走就是了。”

    年轻人没有办法,只能跟在老者的后面,脸上一片苦笑,但是他的神级却已经全面开启,机警的观察着四周的一切,作为***的贴身警卫员,他必须随时保持着警惕,绝对不能让***受到一点伤害,在离开省军区司令部的时候,他可是亲自向参谋长下了军令状的。但是当警卫员小楚跟着自己的***来到老谢头身后的时候,小楚的眼神立刻便充满了警惕,他冷峻的目光射向了刘飞身后的黑子以及黑子身后犹如三尊雕像一般站立着的叶星,云无雨、曾志强三人,小楚感觉到手心有些发凉,他的右手几乎就在看到黑子他们的一瞬间便摸到了腰间的枪柄上,犹豫是否把枪拿出来。因为对面那四个人看起来实在太危险了,作为一名优秀的侦察兵,小楚有着天然的警觉性。

    然而,让小楚十分震惊的是,对面的那个黑大个以及他身后的三个人几乎同时看了自己一眼,嘴角上露出一丝不屑的笑意,然后冲着他轻轻的摇摇头,便不再搭理他了,而是警惕的看向四周。

    小楚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拿出枪来,只是警惕性却已经提到了极限,但是他的手,却摸在后腰上,保持随时可以拔枪的姿态。同时,他也感受到对面那四个人给自己带来的庞大的压力,对面那四个人往那里一站,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场几乎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好在对方并没有任何异动,似乎也是在担任警戒任务,这让小楚十分惊讶,到底是什么人,居然能够拥有如此彪悍的护卫。

    此刻,新来的老者已经笑着走到老谢头身边,十分恭敬的喊了一声:“哥,我回来了。”

    老谢头却头也没有抬起来,只是淡淡的喊了一声:“平头,给你谢叔那个小马扎来!”

    很快的,小卖部里面那个小*平头走了出来,手中拿着一把小马扎,十分恭敬的走到新来的老者身边,笑着说道:“谢叔,您坐,您吃饭了吗?我给您弄点吃的去!”

    老谢头笑了笑说道:“还没吃呢,你不用忙活了,一会我和哥就在小卖部里面随便整点吃的就行了。”

    而此刻,刘飞和老谢头的第四盘棋也已经到了中局,激战正酣,但是经过第三局的惨败之后,老谢头已经稍微显出疲态,计算能力也下降了好多,刚到收官阶段便举手投降了。等这盘棋结束之后,老谢头笑着站起身来对旁边的老者说道:“二弟,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今天傍晚刚刚认识的小棋友,棋力超强,我和他激战了4局,结果一胜三负,你也和他来两局吧!”

    刘飞是一个非常传统的男人,尊老爱幼还是懂得,看到老者之后,他并没有因为对面老者穿的衣服比较普通而轻视对方,而是十分恭敬的伸出手来说道:“您好,我叫刘飞。”

    新来的老者刚才一直在看刘飞和哥哥下棋,对于刘飞的相貌并没有在意,反而对刘飞的棋力表现出十分震惊,因为他发现,刘飞的棋力似乎根本不比自己弱,作为一个高级军人,他非常清楚,象棋这东西是最需要智慧的,如果一个人能够把象棋下好,那么说明他的智商非常高,做起其他事情来也绝对是非常有章法的。而刘飞的年纪非常年轻。等刘飞站起身来说道他是刘飞的时候,这位老者眼中闪过一道异彩,又仔细看了一眼刘飞,心中说道:难道这个刘是那个刘飞?不过这种想法只是一闪而过,对他来说,不管对面的刘飞是谁,对目前的他而言,也仅仅是一个棋友而已,所以也笑着伸出手来和刘飞握了握手说道:“我是谢磊,小刘啊,你棋力很不错嘛,咱俩下两盘。”

    刘飞便笑着说道:“好啊,正好向老前辈请教一二。”

    很快,棋从新摆上,迅速开局,不过这次,从一开局时候起,刘飞便感觉到了从对面老者的棋局里面散发出一股凛冽的杀气,对方的棋大开大合,波澜壮阔,却又给人一种十分飘忽的感觉。

    高手,绝顶高手!刘飞知道,这次,自己遇到对方了。

    就在刘飞在这里下棋的同时,张八女也受到了钱二喜的汇报,听到钱二喜居然惨败而回的时候,张八女勃然大怒,当时就在电话里面把钱二喜骂了个狗血喷头。等钱二喜回到总部,把事情的经过仔细的跟张八女讲了一遍,张八女也有些摸不到头脑,他的眼中露出惊讶之色,说道:“除了你我没有派别人出去啊,对方居然打着我的旗号去的,真是怪事了,等等,你说对方好像针对刘飞,我嘞个去的,你这次还真是傻人有傻福,恐怕阴错阳差办了一件好事,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对方应该是想要致刘飞于死地,与上次在第一棉纺厂门口击杀刘飞的那帮人是一伙的,幸好他们没有得手,否则咱们就得给他背这个黑锅了。好,你办的非常好。行了,你先回去准备准备,尽量多着急一些人马,准备今天晚上12点,夜袭棚户区,进行强拆作业。这次我会派几个龙堂的高手协助你的。哼,居然敢成立抗拆指挥部对抗我张八女,不给那些棚户区的家伙们一点颜色瞧瞧,他们还真以为我张八女是吃素的呢!”

    钱二喜一看任务办砸了,八爷没有生气,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便跟八爷告辞,回到龙腾拆迁公司之后,为了弥补之前的过失,立刻命令手下的得力助手黄启军,立刻召集所有的人马回来集合,1个小时之内到齐,否则家法处置。黄启军得令之后,立刻出去召集手下的马仔打电话,很快的,散步在东宁市各个地方的歌厅、舞厅、洗浴中心、家里的龙腾拆迁公司的马仔们,纷纷从各自的女人身上爬了起来,立刻穿衣服赶回公司,因为他们知道,一旦钱二喜发出这种召集令,那绝对是要有大事情发生了。谁都不敢怠慢,因为钱二喜绝对是一个说出来做得到的人,他的家法处置可是砍人的手指头。

    等钱二喜离开之后,张八女也没有闲着,立刻拨通了东宁市供电局局长赵雪峰的电话:“赵局长,帮个忙吧!”张八女说话十分客气。

    而电话那头,正在骈头身上纵横驰骋的赵雪峰一听是张八女的电话,立刻停止了冲刺,满脸陪笑着说道:“八爷,您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小赵我立刻去办。”

    张八女对于赵雪峰的态度比较满意,这才恢复了正常语气说道:“嗯,从现在开始,立刻对第八纺织厂的棚户区进行拉闸断电,没有我的命令不许通电!”

    赵雪峰连忙说道:“没问题没问题,我马上通知下面拉闸断电!”

    挂断赵雪峰的电话,张八女又联系了自来水供水公司的老总,让他们立刻对棚户区进行断水处理,然后又给城建局局长、公安局局长分别打了招呼,让他们配合今天晚上的强拆行动。

    打完电话,张八女的脸上露出一丝不屑的目光,淡淡的说道:“哼哼,刘飞啊,难道你以为你能够阻止得了我张八女的行动吗!门都没有!东宁市是我张八女的地盘!我的话就是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