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四卷西山县长第737章常委会较量之声东击西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8点55分,秘书孙宏伟走进刘飞的办公室,说道:“刘书记,可以开会去了。”

    刘飞便站起身来,孙宏伟已经拿起刘飞的手包,帮刘飞又倒了一杯茶水,便拿着两样东西,亦步亦趋的跟在刘飞的后面,走进东宁市常委会议室内。

    此刻,东宁市常委会议室内人头攒动,烟雾升腾,大家几乎全都得到了昨天晚上的消息,他们知道,今天的常委会,肯定不会风平浪静的过去。自从刘飞和曹晋阳到了东宁市以后,一直都十分低调,对于人事上的问题一直都没有什么动静。而且除了上次因为服装节事情召开过一次紧急常委会之后,其他的时候,大部分时间都是遵循着常委例会制度,对于东宁市的各项重大事件,刘飞和曹晋阳在很大程度上都保持了高度的默契,那就是只要不是关系到国计民生的重大事件,他们两个人也就不怎么计较,就按下面提交的报告来执行。这让下面很多官员都产生了一种意识,那就是刘飞和曹晋阳和前两任市委书记、市长没什么差别,最终都会沦为副书记罗霸道的傀儡。

    而副书记罗霸道却没有和下面那些官员一样的想法,他认为刘飞和曹晋阳是咬人的狗不露齿,他们现在肯定是在蛰伏期,在等待着机会,所以,虽然刘飞和曹晋阳都很低调,但是罗霸道却十分谨慎,一方面继续加强巩固统一战线,暗中建立反刘飞曹晋阳联盟,拉拢各级官员,另外一方面,则主动出击,从各个方面各个角度对刘飞和曹晋阳的尊严和权威发起挑衅。试图惹恼两个人,让两个人走出错误的一步。但是,让罗霸道比较失望的是,不管他怎么挑衅,刘飞和曹晋阳一直都是按兵不动,坚持不是重大事件绝不发表意见的做法,这样,整个东宁市的政局保持了一种十分微妙的平衡,并没有因为刘飞和曹晋阳的到来而掀起多大的风浪。此刻的东宁市就像是一艘千疮百孔的大船,虽然摇摇欲坠,但是却依然十分艰难的航行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上。

    刘飞和曹晋阳的忍让不仅没有消除罗霸道的戒心,反而让他对刘飞和罗霸道更加的忌惮,但是却偏偏又找不到拿两个人做问题的机会。所以,他只能小心的戒备着,隐忍着。一直到昨天夜里,当他得知刘飞和曹晋阳居然下令抓捕了100多名龙腾拆迁公司的人和数十名城建局、**局和公安局的公务人员之时,他终于预感到事情有些不妙了。所以,当天夜里,他紧急联系了众多常委,进行了电话公关,要求他们在今天的常委会上与自己保持高度的一致,并且提到,刘飞很有可能趁这次机会进行调整,必须想办法阻止刘飞。此刻,罗霸道心中已经充满信心,就算刘飞和曹晋阳在嚣张,也不可能和整个常委会叫板,现在虽然提倡**集中制,但是**是民别人的主,集中是集他罗霸道的中,而不是刘飞或者曹晋阳。在任何时候,谁也不敢忽视整个集体的力量。

    刘飞缓步走进常委会议室内,曹晋阳抬起头来和刘飞对视一眼,眼中露出严峻之色,他似乎已经感受到,现场的气氛有些诡异。在往里面走的时候,刘飞看到罗霸道抬起头来,冲着自己点了点头,似乎是在打招呼,但是他眼中却露出戏谑和挑衅之色,这让刘飞暗中有些警醒,他知道,罗霸道和王锐锋他们肯定不会束手就擒的,要想达到自己的战略目标,自己和曹晋阳都是任重而道远,首要问题就是拿下今天的常委会在说!否则,今天的常委会如果失败,以后恐怕就很难有什么作为了。

    刘飞对于罗霸道的挑衅只是淡淡一笑,不慌不忙的走到自己的座位上。秘书孙宏伟把刘飞的手包和茶杯放下之后便出去了,把门给关上。

    坐下来之后,刘飞的目光从在座常委的眼中一一扫过。每个人的状态尽收眼底。虽然只是粗粗的一扫,刘飞便明白刚才曹晋阳目光中的严峻之意了。现在整个常委会上的气场几乎全都是侧重在罗霸道身上,这一点从现在的座位上就可以看出来!此刻,刘飞坐在椭圆形会议桌弧顶的一侧,主持人位置,曹晋阳坐在距离刘飞不远处的左手边,曹晋阳对面是罗霸道。按理说罗霸道在常委中的位置在曹晋阳之下,他坐的位置最多也就是和曹晋阳平齐,以前的时候罗霸道也还算遵守规矩,但是今天,曹晋阳却故意往前面挪了挪,距离刘飞的距离比曹晋阳近了半尺左右,几乎就快要贴到刘飞身上了,很显然,他想要通过这种行为来暗示,自己的位置比曹晋阳重要!而真正让刘飞感觉到形式严峻的是,在椭圆形会议桌尾部那些位置上,市委组织部部长蒋健、政法委书记王锐锋、**部部长张卫国、宣传部长孙万浩、常务副市长李玉鹏、还有定远县县委书记施晓明等人一反常态的那种均匀布置的局面,而是挨得非常紧凑的坐在会议桌的最后面,中间几乎是断档,空出了至少2把椅子的位置,只有市纪委书记苗俊杰作为刘飞的铁杆支持者,还老老实实的坐在原来的位置上。本来按照常委排序,他的排序在政法委书记王锐锋之后,应该坐在王锐锋的后面。但是今天,王锐锋却因为和其他人坐在一起,在椅子座位上居然坐在了苗俊杰的下首。

    这是一种***的挑衅和宣战!罗霸道和王锐锋联手用铁一般的事实在告诉刘飞,整个东宁市的大局根本不在你刘飞和曹晋阳的掌控之中。

    刘飞邪着眼睛看了罗霸道一眼,此刻,罗霸道正巧向刘飞看了过来,两个人的目光在空气中交织在一起,罗霸道的眼神中那种戏谑玩味的眼神依旧,笑着说道:“刘书记,9点了,会议可以开始了吧!”

    刘飞轻轻的点点头说道:“好,、现在会议正式开始。今天的会议议题有两个,第一议题是如何处理昨天晚上参与强拆的龙腾公司和一些参与强拆的政府公务人员,第二个议题是关于人事方面的决定!我提议的,大家先讨论一下,散会之后,组织部长落实一下。”

    刘飞说完,整个会议室内静悄悄的。等刘飞把相关议题抛出来之后,大家便知道,刘飞和罗霸道之间的政治较量,在这一刻正式全面爆发出来。

    刘飞接着说道:“下面我们先讨论第一个议题,在讨论第一个议题之前,我想先问一下在座的诸位,第八纺织厂棚户区那块地的所有权属于谁?李副市长,你是主管城建方面的副市长,想必这个问题你应该非常清楚,你来回答一下吧!”

    李玉鹏皱了皱眉头,脸上露出一丝犹豫,他没有想到,本来应该是刘飞和罗霸道之间的短兵交接,居然把自己这个打酱油的给牵扯进来了,真是飞来横祸啊,而且他的的确确是主管城建方面的副市长,这个问题还必须由自己来回答,所以,他看了罗霸道一眼,罗霸道脸上的眉头紧锁,他在思考着刘飞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问题。他没有注意到李玉鹏的目光。

    李玉鹏求助无门,而刘飞那两道凌厉的目光又紧紧的盯着自己,他只能苦笑着说道:“刘书记,棚户区的那块土地所有权现在是属于卓远房地产集团的,合同都已经签署了,签署合同的日期是……”

    还没等他说完,刘飞便直接打断了他,冷冷的说道:“李副市长,据我所知,那块地的土地所有权在一年前还是属于第八纺织厂,为何现在变成了卓远集团的?”

    李玉鹏的脸色刷的一下变了,他心中隐隐有些不安,但是必须得回答刘飞:“刘书记,曹市长,那块地一年前的确是属于第八纺织厂的,但是第八纺织厂不是已经倒闭了嘛,土地的所有权便属于政府的了,而这块地在一年前,岳阳市市政府与卓远集团签订了开发协议,现在这块土地的所有权归卓远集团所有!”

    “哦,是吗?那么请问李副市长,这块土地的土地出让金是多少?”刘飞满脸含笑的说道。这种笑容,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但是在李副市长眼中,更多的却是一种讽刺。因为这块土地就是他亲自参与操作的,对于细节问题非常清楚。

    当刘飞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李玉鹏不敢回答了。

    “啪!”曹晋阳在旁边猛的一拍桌子,怒声说道:“李副市长,你为什么不回答?是不记得土地出让金的数据了还是有什么隐情?”

    曹晋阳的话一下子便点醒了李玉鹏,他连忙说道:“对不起刘书记,那个具体的数字我给忘记了。要不我现在回去查一下!”他现在就想赶紧离开这个地方,因为他已经感觉到,刘飞突然之间竟然把枪口对准了自己。

    “刘书记,那件事请已经是1年前的事情了,恐怕没有在提起的必要了吧!”罗霸道站了出来,为李玉鹏撑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