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章节目录第910章错综复杂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就在孙宏伟打电话的间隙,又是一大卡车的人从他和刘飞的身边驶过。

    刘飞的眉头可就紧紧的皱了起来,他有一种预感,可能要出大事。

    这上百人凑到一起,不出事则已,一出事就是大事。

    “死胖子,快点开车,我们必须尽快赶到现场阻止这种情况发生。”刘飞十分冷静的说道。

    此时此刻,接到孙宏伟的电话以后,区长陈斌立刻拉上副区长王佳路迈步坐车,又通知了区公安局局长让他立刻出动全区大部分警力立刻前往槐底村解决突发事件。

    作为一任区长,陈斌非常清楚槐底村那些人到底在想些什么,至于这个事情里面的一些内部他也清楚一些,但是他更清楚,作为一任区长,自己的职责是什么,如果说槐底村的那些人小打小闹这没有关系,这在他的容忍范围之内,但是一旦超出这个底线,当闹事人数超过拜仁以会,那就不是一般的事件了,而是要上升到维护社会稳定这个高度上来了!他非常清楚,不管是市委书记刘飞还是市长曹晋阳,对于这种事情都十分重视,在自己的辖区内坚决不允许出现重大事件,否则自己这个区长位置也就坐不稳了。

    车上,陈斌透过车前面的后视镜默默的注视着与自己并排坐在一起的副区长王佳路,这王佳路其实自己并不喜欢他,因为这个人做人太倔强,做人太强硬,还有一点就是他是罗霸道时期留下来的人,是罗霸道一手把他从一个乡镇的副镇长一步一步的提拔到了副区长的这个位置上的,虽然罗霸道倒台以后他并没有受到牵连,但是新任的市委书记和市长对罗霸道都不怎么感冒,而对于罗霸道遗留下来的人,也并不怎么愿意使用。所以他对于这个王佳路在使用的时候也非常谨慎。自己刚刚被提拔到区长的位置以后,在进行副区长分工的时候给这位副区长分工的全都是一些别人不怎么愿意接手的行业,比如安监、环保、信访这种责任比较大,权力却又相对来说比较小的部门,不过王佳路也非常聪明的给这位副区长安了一个维稳小组副组长的头衔,让他负责维护稳定的职责,因为这个家伙从和平区的村长、副镇长、镇长、副区长一路走来,基层工作经验十分扎实,在和平区这一亩三分地上人脉关系十分广博,罗霸道之所以提拔他任副区长也有让他维护一方稳定的意思。对于罗霸道对这个人的使用他也是比较赞同的!用之,但是却不重用,这是陈斌对于王佳路的态度!因为副区长和区长之间只有常务副区长这一小道坎,甚至可以直接迈上区长的宝座,这是一个对自己非常有威胁的人。中华et作为一个领导,在用人的时候,对于这种工作能力超强的人必须慎重,以免他做出突出业绩影响到自己的地位。

    而陈斌这次拉王佳路过来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王佳路是从槐底村的村长任上发展起来的,他是槐底村的人,槐底村之所以能有今天的发展,主要依靠的十九这位王佳路大力发展地区经济的政策,虽然王佳路已经离开槐底村好多年了,但是王佳路在槐底村的威望还是很高的。

    “陈区长,这次出来咱们到底是什么事情,我本来今天已经安排好了要去开一个环保调研会议呢。”王佳路对陈斌这个区长也不怎么感冒,他非常清楚自己的实力本来升任区长绰绰有余,但就是因为自己是罗霸道在任时期提拔起来的,所以现在所有的领导全都戴着眼睛看人,而陈斌在前段时间的区长微调中,走通了新来的市委副书记王增的门路,弄了一个区长的位置。而自己,因为无门无路又是罗霸道提拔起来的人,尽管工作能力非常突出,却没有获得领导的重视。所以,王佳路最近心情也不太好。

    陈斌此刻已经拿出手机来,笑着对王佳路说道:“稍等一下我在跟你解释,我得先给领导汇报一下。”说着,他拿出手机拨通了市委副书记王增的电话:“王书记,我是陈斌啊,我有一件紧急事情向您汇报一下。”

    王增一听紧急事件四个字心里就是一凛,连忙放下手中的文件集中精神问道:“怎么回事?”

    陈斌道:“王书记,和平区南安镇槐底村上百村民正在准备围攻投资商的建筑工地,我已经通知了公安局的人过去维护秩序,现在正在准备赶过去。”

    王增听完之后眉头也紧紧皱了起来,作为曾经的省委书记1号秘书,他非常清楚不管在任何时候,维护社会的稳定工作永远都是非常重要的,这一点不管自己在任何职位上都不会变得,想到这里,他立刻说道:“好,那你先去,去了之后务必要稳定好现场的形式,绝对不能让矛盾激化,该妥协的时候必须妥协,但是务必要保证不能出现大的伤亡事件或者引发更大的冲突,我随后马上过去,这件事情你向刘书记和曹市长报告了吗?”

    陈斌立刻说道:“还没有呢,得知事情之后我第一时间就向您报告了。”

    王增听到这里,脸上露出满意之色,说道:“嗯,不错,曹市长已经出差了,这件事情我一会和他沟通一下就行了,刘书记那边你跟他说一下吧。”

    陈斌立刻说道:“嗯,好的,我马上遵照您的指示去办。”

    挂断王增的电话之后,陈斌才拨通了刘飞的电话:“刘书记,跟您汇报一件事情,和平区南安镇这边出现了一件群体**件,我已经派了公安局的人过去了,我正在赶过去。”

    刘飞听到陈斌的电话以后,冷冷的说道:“嗯,我知道了,你们区委何书记呢?”

    陈斌连忙说道:“何书记去南方发达城市考察去了,得过几天才能回来。”

    刘飞点点头:“嗯,这件事情我知道了,我现在马上就到现场了,但是你们和平区公安局的人还没赶过来,我已经通知市局的人往这边赶了!”说完,刘飞便挂断了电话。

    对于陈斌这个区长人选,前段时间在王增提起来的时候刘飞并不怎么满意,因为他曾经研究过陈斌这个人的简历,这个人一直在林业局工作,基层工作经验非常缺乏,只是碍于王增是第一次开口跟自己提安排一下陈斌这个人,而且还是私下找自己沟通的,刘飞照顾他曾经是赵德海大秘的面子,所以破例提了陈斌一下,让他坐上了和平区区长的位置,不过刘飞当时和王增说的非常清楚,现在的陈斌只是代区长,如果他不能很好的完成工作,过段时间就会对他进行调整的。

    此时此刻,刘飞和孙宏伟已经到了事发地的现场。

    这是一个距离槐底村1.5公里远的建筑工地现场。这块地占地差不多有三四十亩左右,四周已经圈起了围墙。但是此刻,在建筑工地的大门口处,10多名保安正在和上百名槐底村的村民对峙着。

    在保安和村民之间,站着两个人。

    一个是孙宏伟的朋友,投资商秦宁,一个是槐底村建筑材料工程公司的老总宋金国。

    两个人正在进行最后的谈判。

    宋金国冷冷的说道:“秦宁,你应该非常清楚,你拿地的价格非常低,这可是我们槐底村村民做出的巨大牺牲才让你以这么低的价格拿到土地的,于公于私你都应该照顾一下我们槐底村不是,你说说,不就是让你从我们的公司进点建筑材料吗?有那么困难吗?”

    秦宁是一个30来岁的年轻人,样貌英俊,只是此刻他那英俊的脸上布满了寒霜:“宋总,我知道你们的意思,但是我要说两点,第一,这土地我不是从你们槐底村拿得,是从区政府拿得,这合同也是我和区政府区委何书记签订的,是受法律保护的,至于拿地价格的高低是区政府统一定价,这一片所有的土地都是这种价格,期间不存在任何猫腻问题,这一点你们应该也非常清楚;第二点,要说从你们这里进货本来也无可厚非,有人送货上门我们自然愿意,但是你们要想做生意,怎么着也得遵守商场上的规则不是,你看看你们的产品,质量奇差无比不说,同类产品的价格比市场价格高出5成,你让我怎么接受?”说话之间,秦宁显得非常愤怒。

    这时,宋金国冷笑着说道:“秦宁,我可以明明白白的告诉你,这价格高一点是正常的,我们当时之所以把这些土地以较低的价格出让就是希望能够通过其他渠道赚进来,把这种逆差给补上,这一点不仅是你,在我们槐底村所有的企业都得遵守,这是我们的潜规则!只要你想要在我们的土地上投资建厂,就必须遵守这点,否则你让我们村这么多失去土地的老百姓靠什么生活?至于说质量差一点,这我不认同,现在很多其他企业都是从我们这里进的货,到现在也没有看出什么问题!你要是又想当婊子又想树牌坊,可得问问我们村民答应不答应,大家你们说是不是?”

    “是啊!从我们这里进货,不进货就不让你们开工!”人群中一个人高声喊道,其他人也跟着附和起来。

    此刻,刘飞和孙宏伟已经到了人群外围,看到群情激奋的众人,全都皱起了眉头。

    下车之后,孙宏伟问刘飞:“刘书记,我们现在怎么办?”

    刘飞冷冷一笑:“走,咱们进去!”

    说罢,两人在死胖子的保护下迈步挤向人群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