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章节目录第982章难解之局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当那些身穿蓝色工作服的工人突然出现在马路中间拦住车队的时候,后面车内的刘飞和曹晋阳也全都懵了!他们今天已经视察过刘臃所做的安全防范的部署工作,可以说两人对于刘臃所做的工作那是非常满意,在整个车队预定所要通过的道路上,不敢说是五步一岗,十步一哨,最起码在各个交通路口上以及人流比较密集的场所,市局都部署了警力以及大量的便衣警察,可谓防卫森严,但是谁也没有想到,这些工人竟然从路边的一个小区内蹿了出来。

    真正让刘飞和曹晋阳震惊的是,这些工人在拦住车队之后,竟然一起跪倒在前面,排了整整齐齐的3排,秩序井然,众人齐声大喊道:“请中央领导为我们做主啊,我们要吃饭,我们要求惩处贪污**份子苏恒!”众人声音悲切,有人甚至一边说着,一边夸张的抹起了眼泪,眼睛红通通的。

    车队受阻停了下来,刘臃已经当先下了汽车,而在后面,刘飞和曹晋阳以及一干市委常委们也全都下了车,考评小组的组长包永超、副组长安晨晖以及李建三个也跟在后面下了车,众人一起走到车队的前面。

    包永超的脸色漆黑如墨,扫了一眼现场跪在地上的众人,脸色更加黑了,他那冷峻的目光射向刘飞:“刘书记,这是怎么回事?”

    刘飞的脸色铁青,他看到这些工人的服装的时候,便已经认出这些人是定远县东宁矿业集团的职工制服,他昨天才刚刚从定远县返回东宁市,该发的工资也已经大部分补发给工人们,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些人竟然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前来闹事。刘飞的智商绝对不是盖得,在略微一思考之后,他便敏感的把握到,这些人出现的十分诡异!别的不说,光是迎接考察组的车队从哪个路线经过,除了市委常委们以及有限几个主要领导,其他人都是不知道的,那么这些人是怎么知道的呢?还有一个问题,根据刘臃的布置,对于各种不安定因素在东宁市各大交通要道上早已经做好布置,在火车站、汽车站也已经布置好了人手,就怕有人在考评组在东宁市期间进行寻衅滋事,但是这些人却依然从定远县混进了市区,他们是怎么进来的,当把这些因素考虑进去之后,刘飞便分析出,这些人绝对不是普通的矿业集团的职工,他们也不是前来要求处理问题的,而是前来闹事的,故意前来给东宁市市委市政府抹黑的,想到这一点,刘飞的眼神中露出两道寒光,当刘飞的目光向曹晋阳看过去的时候,便发现曹晋阳也是脸色阴冷,目光中射出凛凛杀气,刘飞相信,自己能够想到的问题,曹晋阳也能够想到。

    不过刘飞脑瓜赚得却是飞快,他很快便想好了处置眼前这种突发事件的方案,他先冲着考评组的包永超副司长说道:“包司长,真是不好意思,让你们受惊了,请稍等片刻,我和曹市长现场处理此事。”

    刘飞正在说话的时候,一大队警察以及便衣已经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把现场包围起来,一边规劝前来看热闹的老百姓尽快离开,一边看向刘臃。刘臃对领头的一名队长做了一个暂时不要轻举妄动的指示,众位警察便很快的围成一圈,把里面与外面隔绝开来。

    包永超看到外面快速反应的警察队伍,暗暗点了点头,心说这东宁市警方的反应倒是挺快的,不过听到刘飞提出现场解决问题的建议,他倒是有些没有想到,便轻轻的点了点头。

    刘飞和曹晋阳迈步走到矿业集团众人面前,刘飞声音有些冷漠:“大家好,我是市委书记刘飞,你们是矿业集团的人吧?你们有什么问题需要市委市政府帮助吗?尽管提出来,现在我们市委市政府的主要领导全都在这里,有任何问题我们都会现场为你们解决的。”

    听到刘飞这样说,在场的矿业集团职工们却是没有想到,纷纷把目光看向职工之中的一个30多岁皮肤白皙的男人,这个男人乃是汤武安插进来的嫡系亲信,负责带队的,听到刘飞承诺现场解决问题之后,他眼珠转了几下说道:“我们要求解决我们矿业集团的吃饭问题,要求解决大贪污犯苏恒贪污**的问题,你是市委书记,你就是苏恒的靠山,我不相信你!我们要向中央的领导反应问题!”

    听到对方这样说,刘飞的脸上顿时蒙上了一层阴霾,他已经完全相信,对方完完全全是来闹事的了,想到这里,刘飞淡淡的说道:“照你这样说,你不相信我,那曹市长呢?你相信吗?”

    听到刘飞的话以后,曹晋阳向前迈出小半步,与刘飞并肩而立,淡淡的望向那个白面男人,曹晋阳也已经发现,此人的真正身份,绝对不是普通的矿业集团的工人。

    “曹市长我们也不相信,我知道只相信中央的领导,我们要求和中央的领导对话,如果不让我们和中央的领导见面,我们死也不会离开这里的!”那个男人说话之时,表情十分坚决。

    曹晋阳听完之后,笑了,随后脸色猛的严肃起来:“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我们是矿业集团的工人!”那个白脸男人答道。

    “你是哪个部门的?”曹晋阳问道。

    “我只是普通的工人,在问题没有解决之前我们不会告诉你身份的,否则你万一打击报复怎么办?”白脸男人十分狡猾的说道。

    “你口口声声说要解决矿业集团职工的吃饭问题和苏恒贪污**问题,那么我想问你一句,你是代表你们自己,还是代表全体矿业集团的职工呢?”刘飞突然插口问道。

    “我们当然代表我们矿业集团的职工!”说道这里,白脸男人又感觉到刘飞似乎话里有话,很有可能给自己设下圈套,所以又补充了一句:“当然,我们也代表我们自己!”

    “你确定你们可以代表整个矿业集团的职工?”刘飞抓住白脸男人的一句漏洞,开始穷追猛打起来。

    听到刘飞的追问,那个白脸男人脸色一变,他情知刘飞恐怕已经给自己设下圈套了,他眼珠一转,便立刻不再说话了,而是跪在地上使劲的磕头,磕得脑门前血液横流,一边磕头一边大声喊道:“中央的领导们啊,求求你们,见见我们吧,请听听我们基层老百姓的心声吧!”

    刘飞和曹晋阳同时皱了皱眉头,他们谁也没有想到,此人竟然如此狡猾老练,很快就意识到刘飞给他设下的圈套,如果是在平时,刘飞有N种办法来摆平此人,但是在眼前中央考评组面前,任何一种方案都是行不通的,尤其是在白脸男人使劲磕头的情况下,必须不能让他在继续磕头下去。

    刘飞和曹晋阳对视一眼,同时点点头,在眼前的这种形势下,两个人唯一的选择就是让出整个事件处理的主导权,让这些人见一见包永超。刘飞便看向包永超,把希望寄托在包永超的手中,希望包永超能够分辨是非,给自己和曹晋阳一个反击的机会。

    此刻,包永超也发现刘飞和曹晋阳的窘境,他知道,如果自己不再,刘飞和曹晋阳解决这种问题十分简单,但是因为自己身份的特殊性,反而限制了两个人的发挥,他便迈步走上前来,对着白脸男人说道:“我是中央机关编制委员会的,你们应该清楚,我们并不负责解决你们的问题,我建议你们去找当地的政府或者市政府来解决此事。”

    见到包永超出面,白脸男人心中大动,他知道,自己立功的时候到了,只要自己能够成功抹黑刘飞和曹晋阳,那么回去之后,自己至少可以得到50万的奖励。这笔钱对他来说绝对是一笔巨款!想到此处,他情绪变得亢奋起来,大声说道:“领导,求求您了,定远县县政府和市委市政府都是一丘之貉,他们都不管我们矿业集团职工的死活,对于苏恒这种贪官污吏一直采取纵然绥靖政策,我们矿业集团的职工们都已经没法活下去了,这逼得没有办法才拦住车队的,请领导为我们苦哈哈的老百姓做主啊!”

    包永超听完白脸男人的话以后,虽然认为白脸男人的话有些夸张,但是对于东宁市市委市政府已经产生了一丝怀疑,所以,看向刘飞和曹晋阳的目光中多了几分阴郁。

    就在这时候,包永超身边的安晨晖插口说道:“哦?照你这样说,市委市政府要对你们矿业集团的衰败负责了!”

    白脸男人一听,顿时便顺杆爬了上来,大声说道:“是啊,市委刘书记昨天到我们矿业集团,公然力挺贪污**的矿业集团高层苏恒使用阴谋诡计去争取总经理的位置,领导,您说,这样的市委领导我们矿业集团的职工能相信吗?”说道这里,这小子居然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了起来。

    刘飞的目光看向安晨晖,他发现,这个家伙简直就是落井下石啊!自己到底和他有多大的仇恨呢?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