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章节目录第1017章欺人太甚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刘飞听到黄文甲居然威胁自己,他笑了。就连刘飞身后的孙宏伟也笑了,别人不了解孙宏伟,但是身为刘飞的秘书,对于刘飞背后所隐藏着的庞大的关系网络,可谓略知一二,孙宏伟相信,在东宁市,还没有谁能够捋得了刘飞的胡须。

    看到刘飞居然还有胆子笑,貌似根本就没有把自己放在心上,黄文甲皱了皱眉头,要知道,以前的时候自己只要一亮出自己的身份,一般的市委书记市长们对自己都得客气一点,门户网站的影响力可是非同小可的,能够起到引导舆论的作用,甚至有一次为了一个新闻,一个县委书记居然跑到自己的家去送礼,花了不少钱才勉强把一个有关那个县的负面新闻给压了下去。无冕之王绝对不只是一个称号而已。想到这里,黄文甲脸上便露出一丝不屑的冷笑,虽然刘飞在东宁市很厉害,但是到了燕京也只是一般而已。久居京城,别说是副省级的干部,就是正省级的黄文甲也见过不少,所以从心底里对刘飞并没有畏惧的心理。

    就在这个时候,黄文甲的手机响了,他拿出手机一看,顿时缩了缩脖子,来电话的是自己的顶头上司,新良网新闻频道的主编血红,血红冷冷的说道:“黄文甲,你不是说要去旅游吗?怎么跑到东宁市去了?还打着我们新闻频道的名义去和当地政府做对?你听好了,我现在正式通知你,你的暂时先停职反醒一下,我们新闻媒体人到底应该怎样当?”说完,血红咔嚓一声挂断电话。

    黄文甲当时就傻眼了,在看向刘飞的时候眼神中露出一丝畏惧之色,因为他心里非常清楚,自己和血红之间的关系那不是一般的好,平时有好处了也都是利益均沾,血红拿大头,黄文甲拿小头,但是今天,血红上来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很骂,又停了自己的职,这让黄文甲感觉到有些不可思议,因为血红是没有权利给自己停职的,那么肯定是人事部那边通知血红的,越想黄文甲越是有些担忧。

    这时,黄文丙一看大哥那边似乎遇到了点麻烦,便站出来说道:“大哥,不用担心,还有我呢!没有人能够强拆得了我们家的房子……”

    黄文丙的话音还没落,他的手机也响了起来,等他拿出手机一看,居然是律师事务所所长的电话,他连忙恭着腰充满谄媚的说道:“王所长您好。”

    “黄文丙,你还真能惹事啊,好好的一个人不在律师事务所待着跑东宁市去做什么?你真行啊,惹祸都惹到天上去了,我现在正式通知你,你被辞退了!”说完,对方挂档一下挂断电话。

    这一下,黄文丙彻底傻眼了!

    黄文甲一看弟弟的表情,便知道这刘飞的能量大的超乎自己的想象,于是他把黄文丙拉到一边,辆兄弟商量了一下,然后走到刘飞身边,黄文丙说道:“刘书记,我和我弟弟商量了一下,我们也就不在要求2套住房了,只要给我们一套住房外加30万的赔偿就行了!这是我们最后的底线,不答应我们的条件,我们凝思不拆!”

    刘飞冷冷的看了黄文丙一眼淡淡的说道:“不可能!我可以明明白白的告诉你们,拆迁补偿标准是市里开常委会统一定下来的,这个标准得到了所有市民的赞同和认可,我们不会对此有任何的修改!而且黄老先生之前也已经在拆迁合同上千字,如果要打官司,我们市委市政府奉陪到底,如果你们不想搬迁,没有关系,我们可以考虑不拆迁你们的房子,你们就自己在那里住吧!其他的地方我们该怎么建怎么建!”

    “刘飞,你不要欺人太甚,我虽然已经被我们公司暂时停职了,但是我告诉你们,我认识很多水军,信不信我照样有办法让你们东宁市强拆成为整个新闻界的劲爆新闻!”黄文甲咬牙切齿的说道。

    “欺人太甚?什么叫欺人太甚?是你们!你们为了一己之私,挑动年迈苍苍的老父亲身上浇满汽油,公然与市委市政府对抗,你们做这件事情之处可曾想到过,你们父亲需要的是什么?他需要的是房子吗?不是,他需要的是关怀,你们你们做儿子的照顾!你们在外面花天酒地的时候,你知道你们的老父亲在做什么吗?他躺在病床上痛苦的忍受的病魔的煎熬,你们知道是谁一直在照顾他吗?不是你们!是民政部门出钱雇请的保姆在照顾着他!而你们呢?当你们两个人推着轮椅让黄老先生陪着你们在冰天雪地之中公然对抗拆迁办的工作人员的时候,你们可曾注意到黄老先生眼中的无奈?当你们穿着羽绒服在寒风中站立的时候,你们可曾注意到,黄老先生已经冻得瑟瑟发抖,你们可曾注意到,黄老先生衣衫那样单薄和破旧!你们身为黄老先生的儿子,难道就没有一个人为黄老先生买一件像样的羽绒服吗?是你们没有钱买吗?不是吧?你们都是高学历的人才,但是你们摸摸自己的心问问自己,你们到底有没有良心!当初是谁把你们抚养成*人,是谁供你们上学,可你们呢?我告诉你们,对于你们这样的人,就算是全天下的媒体都报道我们东宁市的负面消息我也不会满足你们的任何私欲的!向你们这样不忠不孝的东西还配称得上一个人字吗!”

    刘飞的话音刚落,一辆写着中*央*电视台商标的汽车咯吱一声停在现场,从里面走出来几个人,抗着摄像机的抗着摄像机,拿着照相机的拿着照相机,还有一个女主持人拿着话筒走了过来。

    女主持人向着刘飞满脸微笑的走了过来,隔着老远便伸出手来说道:“这位就是东宁市的刘书记吧,我是央视焦点访谈的主持人圆圆,我们听说东宁市正在大力推进廉租房建设,而且搬迁进度非常快,老百姓好评如潮,所以过来采访一下。”

    刘飞笑着说道:“圆圆你好,你的节目我是经常看的,不过我就不接受采访了,我目前正在工作中呢!你如果要采访的话就去采访我们拆迁办的人和市政府的人吧,主要工作都是由他们来推动的!”

    圆圆正要在说些什么,就在这个时候,又是一辆汽车嘎吱一声停在旁边,车上写着白云都市报几个大字,车门打开后1个记者下车之后,拿着照相机对着黄文甲和黄文丙就是一阵狂拍,拍完之后,记者来到刘飞身边,笑着冲刘飞伸出手说道:“刘书记你好,我听说这边出现了抗拆事件,准备过来做个新闻!”

    这时,央视的圆圆瞪大了美丽的双眼惊讶的问道:“抗拆事件?不会吧?东宁市的拆迁补偿条件这么好,居然还有人抗拆?这也太夸张了吧,正好,我也得好好的采访一下。”说着,圆圆看了黄文甲和黄文丙一眼问刘飞:“刘书记,那两人就是抗拆的人吧?”

    刘飞笑着点点头。

    圆圆听完之后立刻拿着话筒向黄文甲和黄文丙走去,他身后,摄影师也打开摄像机开始进行现场录像,圆圆拿出话筒伸向黄文甲说道:“这位先生您好,我是央视焦点访谈的记者圆圆,我想请问一下,你是出于什么原因拒绝拆迁呢?据我所知,东宁市的拆迁补偿条件创造了国内拆迁补偿记录,在这里,老百姓得到了真正的实惠,可以说拆迁补偿条件一下,几乎没有任何人拒绝拆迁。你们到底是为什么呢?”

    等圆圆一出现,黄文甲和黄文丙全都傻眼了,两个人连忙挡住脸说道:“不要拍,不要拍!我们拒绝接受采访!”说着,两个人慌忙跑进房间内,把门关上了。

    过了一会,黄文甲隔着房门喊道:“刘书记,我们哥俩知道错了,请你让记者们都走吧,我们马上搬迁。”

    刘飞长叹一声,说道:“二位,在临走之前我最后在劝你们一句,你们虽然出人头地了,但是永远不要忘了生你们养你们的父亲母亲,尤其是黄老先生,你们的母亲走的早,是黄老先生一手把你们养大的,是他一个人扛起了供你们上大学读书的重任,当你们在大学内舒舒服服读书的时候,你们的父亲却一个人同时做着两份工作,每天累得上气不接下气,现在,你们都出息了,你们的父亲却累倒了,他每天都期盼着你们回到他身边陪他一会,哪怕是一天甚至是一个小时。二位,做人要有良心啊!好了,我今天的话就说到这里,怎么做你们自己看着办吧!”说完,刘飞转身离去。

    而房间内,坐在冰冷轮椅上的老黄头那枯干的眼角上两颗泪珠缓缓滑落,他伸出骨瘦如柴的右手摸了摸站在身边的黄文甲的手,又摸了摸黄文丙的手,脸上露出欣慰之色,喃喃的说道:“孩子,你们终于回来了,我很……开心……”说完,老黄头脖子一歪,身体便软绵绵的靠在轮椅上,在也没有了呼吸。

    “爸——”

    “爸——”

    房间内,传来两声凄厉悲切的呼喊声……

    黄氏兄弟噗通噗通跪倒在老黄头的身前,泪如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