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章节目录第1020章富不过三代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看到张小凡在自己面前那种嚣张的模样,刘飞不由得苦笑着摇摇头,这年头,随着富二代越来越多的浮出水面,走向前台,富一代们的身影渐渐开始走向幕后,但是经过娇生惯养的富二代们表现出来的本事却是越来越令人失望和叹息。富二代们生长在阳光下,沐浴在蜜糖里,他们更多的人选择的是享受生活而不是去创造生活,就像眼前的张小凡,富二代的出身造就了他嚣张跋扈的性格,他总是认为自己高人一等,总是认为金钱可以摆平一切。刘飞相信,随着张小凡家长的渐渐隐退,他很难真正扛起家族发展的重任,即使和权力结合起来也不行。商战如战场,比拼的不光是谁的钱多,谁的关系广,比的还有眼光、手段、头脑!这时,刘飞的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一句话“富不过三代!”

    看着渐渐远去的张小凡那嚣张的背影,刘飞不由得想起前几天自己曾经研究过的富不过三代这种现象。当时,为了研究这种现象,刘飞找了很多资料,尤其是古代那些大量家族的兴衰史。刘飞通过研究发现,无论某一家族通过什么途径发家致富,保持富裕状态的时间,很少有超过三代的。

    而对于现在各个大家族的刘飞也曾经进行过认真的研究,根据他掌握的资料,他发现自从改革开放以来,华夏民营企业家已经超过了300万,有些调查显示,由于找不到合格的接班人,95%以上的中国民营企业家无法摆脱“富不过三代”宿命。目前国内富人家族的孩子中,只有约10%的子女继承了父母的优良品质,成为积极向上、勤奋好学的人。对不少富有家族及企业来说,不是富过三代的问题,而是能否富过两代的问题。刘飞通过研究也发现,“富不过三代”并非中国特色,全球家族企业普遍面临“穷孙子”问题。在美国,家族企业在二代能够存在的只有30%,到三代还存在的只有12%,到四代及四代以后依然存在的只剩3%了。葡萄牙有“富裕农民——贵族儿子——穷孙子”的说法;西班牙也有“酒店老板,儿子富人,孙子讨饭”的说法;德国则用三个词“创造,继承,毁灭”来代表三代人的命运。

    “老大,你在想什么?你好像有些走神了!”徐哲看到刘飞的眼神有些飘忽,笑着问道。

    刘飞听到徐哲问话,回过神来,他并没有直接回答徐哲的问题,而是反问道:“徐哲,你对于富不过三代这个问题怎么看?”

    徐哲刚才看到刘飞的目光一直望着张小凡的背影,便明白了刘飞为什么会走神了,便笑着说道:“其实我认为富不过三代的原因很简单,一代的创业者大都备尝创业的艰辛,当他们事业有成之后,大部分人并没有理性地认识到过去的艰苦对自己是一笔宝贵的财富,正是过去艰苦磨炼的吃苦精神,对自己的艰难创业起到了积极的支撑作用,才使自己拥有财富。反而,他们不希望子女再吃苦受累,对子女娇生惯养,以为多给子女钱财,子女就会好好享受。所以才会出现60码事件、出现药家兴这样的败类,才会出现我爸是李刚这样的垃圾之人,正因为富一代们的过分溺爱,不知创业艰难的富裕人家的子女常常挥霍浪费,最终导致家庭败落。穷养儿子富养女这句话的确非常有道理!”

    刘飞听完之后,轻轻的点点头:“嗯,你分析的非常到位,很多富人认为要给子女最好的学习、生活条件,而且不少富人选择送他们的子女出国学习、游玩,并不注重他们实际能力的培养,而他们的子女到了国外以后,钱是大把大把地花,酒是大碗大碗地喝,唯独缺乏创业斗志,总是自命不凡,但实际能力平平,一旦掌管家业,很快将祖业亏空。而没有送子女出国的那些富人们大多对子女也是非常溺爱,在加上企业治理不规范、财产移交不科学、社会不良风气影响、市场竞争优胜劣汰和不利环境等原因,这些富二代的衰败便成了必然的结果!阿哲,看来以后咱们对于孩子的教育必须狠狠的抓一抓,绝对不能对他们太过放纵!”

    徐哲很沉重的点点头说道:“是啊………”

    徐哲的话还没有说完,便听到外面传来一阵高呼之声:“东宁市隆盛集团刘总到!刘总,您里面请!”

    随着话音落下,门外传来一阵清脆的脚步声,一个身材矮胖的中年人迈步走了进来,向刘飞他们这边看了一眼,随后走到对面,随手从手包中拿出两叠厚厚的人民币排在桌子上,冷冷的看了刘飞他们这边一眼说道,不屑的说道:“看清楚了,是2万,不是200!跟张家打对台戏,你们比得起吗!”说完,这家伙居然搬了一把椅子好整以暇的坐在刘飞他们不远处看起热闹来!接下来,张小凡那边又有好几个商界的朋友前来捧场,每个人的礼金都在1万块钱以上,有个人交完钱之后看到那个刘总坐在刘飞他们附近,顿时向着刘总挤眉弄眼的走了过来,嘻嘻哈哈的说道:“哎呦,这不是隆盛集团的刘总吗?你怎么坐在这里呆着啊?怎么不去楼上坐着啊!”

    刘总也看出对方的意思,便哈哈大笑着说道:“哎,其实我也不愿意坐在这里啊,不过没办法,刚才鼎盛集团的张总给我打电话,说儿子结婚被落了面子,让我过来看一看,我还真没有想到,在这东宁市,居然有人敢跟张总叫板,所以,我今天决定坐这里看个热闹!老李,咱们现在收了多少礼金了?”

    那边负责记收礼金的中年男人看了一眼礼单笑着说道:“刘总,已经有8万8千元了!”

    刘总看我之后,哈哈大笑着冲走过来的那个家伙说道:“老李啊,你看到没有,咱们都收了8万8千元了,他们这边一毛钱都还没有呢!你说好笑不好笑,就这种穷酸的泥腿子,居然还敢跟小凡的婚礼打对台戏,他们真是没有长眼啊!”说话之间,嘲笑味道十足。

    听到他们两个在不远处一唱一和的嘲讽自己这边,徐哲脸色一下子便沉了下来,蹭的一下站起身来,就想冲过去,却被刘飞一把给拉住了,刘飞笑着说道:“阿哲,急什么啊,咱们有必要和他们一般见识吗?这年头你被狗给咬了一口,难道你还要咬回来不成!很多时候,越是没素质的人越是流于形式和表面,咱们要做一个有内涵的人!”

    徐哲听刘飞说完,顿时便笑了起来,嘿嘿的笑着说道:“老大就是老大,这损人都不带脏字的!我服了!咱们就当他们是在放屁吧!”徐哲说话的时候,故意把音量放得很大,让刘总听得清楚。气得他脸色黑沉沉的,怒意上涌,不过他倒是沉得住气,很快便路程一丝不屑之色对同伴说道:“老李啊,你说这年头有些年轻人嘴上没毛就是办事不牢啊,素质和内涵是需要有实力做后盾的,否则那就不是素质,是吹牛了,哦,不对,应该说是吹猪了!因为我说现在的猪肉价格都赶上牛人了!”

    老李听完也哈哈大笑起来,说道:“好,刘总说的好啊!那我也陪你坐下来看热闹吧!”谁让咱和老张有交情呢!敢和老张打对台戏,这热闹咱们必须得好好看一看!

    很快的,刘飞他们这边一个前来参加黑子婚礼的客人来了,是红克!红克是今天早晨6点多就开车从燕京市出发一路疾驰而来,来到大厅之后,他一眼便看到了刘飞他们这边,因为刘飞低着头,所以一开始红克并没有认出刘飞来,来到近前之后,红克便从西装口袋中摸出一个很薄的红包笑着说道:“交礼金。”

    徐哲抬起头来接过红包,顿时便愣住了。

    “徐哲,你怎么跑这里收礼金来了!”红克吃惊的问道。

    徐哲嘿嘿一笑,用手一指旁边的刘飞。

    这时,正好刘飞抬起头来,红克一看负责写字记录的居然是刘飞,顿成彻底呆住了!

    刘飞嘿嘿一笑:“红克,别愣住了,你来了正好,也别把自己当场外人,自己去找把凳子去,在拉一张桌子来,我估计过一会我们两个根本就忙不过来。”

    红克嘿嘿一笑说道:“好嘞,我马上就去!”

    红克刚要走,刘飞他们不远处的刘总便得意洋洋的走了过来,轻蔑的瞥了一眼红克的那个红包充满挑衅的说道:“哎呀呀,真没想到,你们一个客人居然这么穷酸啊,那么薄的红包能放多少钱?哈哈,有没有胆量打开看看啊!当然了,如果要是怕丢人的话就算了!”

    红克当时就愣住了,他没有想到,自己刚到现场就有人找茬。

    “哈哈,快点打开看看啊,让大家看看是100块钱还是200块钱啊!如果要是超过1000我就站着这里学3声狗叫!”刘总又催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