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章节目录第1269章蝇营狗苟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看着刘飞的背影消失在门口处,那个风sāo的女人傻眼了,何刚傻眼了,鲍文军也傻眼了!风**人没有想到自己领进来的人居然是一个省委常委,进来后直接就摘掉了何刚的官帽子,何刚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当场就被摘了官帽子,没有想到堂堂省委常委竟然会关心如此小的一件事情,鲍文军没有想到刘飞竟然也把矛头指向了自己。

    一时之间,整个雅间内鸦雀无声,直到刘飞的脚步声已经听不到了,何刚才第一个反应过来,他一甩手一个大巴掌便打在那个风**人的脸上怒声说道:“靠,你这个败家的女人,你就不知道帮忙挡驾一下啊!这下好了,我管没了,看我以后怎么养你!”

    这个风**人正是何刚的情妇,她被何刚这一巴掌打下去,给打醒了,顿时嗷的一声捂着嘴巴哭了,“我哪里知道他是省委常委啊!他们就说找你们的,我还以为他来找你们办事呢!”

    官场之上是非常残酷的!前一刻还坐在一起大吃大喝的鲍文军和何刚此刻身份立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鲍文军心中暗想到:“被刘飞抓到别说他何刚了,就连市纠风办主任陈少龙都被拿下了,看来我必须和何刚划清界限了,否则万一刘飞在把我给捎带脚了那就麻烦了!”想到这里,他满脸严肃的看向何刚说道:“老何啊,今天的事情你也看到了,刘飞可是亲自出面了,我看你还是在6天之内赶快把你们家侵占赵老六家房基地的地方拆除了吧,另外该赔偿的赔偿,该给他们盖房子就盖房子,否则8天之后刘主任如果在下来,我可没法jiāo代啊,咱们这么多年的老伙计了,你总不能看着我为难吧!我已经为你扛了2年了!”

    何刚听鲍文军说完,真恨不得冲上去狠狠的给鲍文军一嘴巴,因为他非常清楚,鲍文军之所以庇护他是因为如今郭山镇的很多事情都是自己把持着,鲍文军虽然是党委书记,但是先前和傀儡也差不多少,但是现在,他已经被刘飞一句话给把官帽子摘了,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啊!他只能苦笑着说道:“好吧,鲍书记,我知道该怎么做。”说完,他转身向外走去。上了自己的车之后,他一边开车一边拿出手机拨通了苍云县县委书记范德彪的电话,因为他的这个镇长职务,是3年前花了10万块钱从范德彪那里买来的。后面这三年自己每年也都会向范德彪进贡七八万块钱,他之所以敢在整个郭山镇为所yù为甚至是把镇委书记都当成傀儡就是因为背后有范德彪做后盾!而范德彪的后台据说也是极硬的,所以如今有了事情,何刚只能找他了。

    电话很快接通了,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十分爽朗豪放的声音:“是何刚啊,有什么事情吗?”

    何刚哭丧着脸用十分低沉的声音说道:“范书记,出事了!”

    “出事了?出了什么事情?在苍云县还能出什么事情,你好歹也当了三年的镇长了,怎么这么沉不住气!”电话那头,范德彪的声音充满了自信。

    何刚听到范德彪的安慰,心中踏实了许多,但是想起刘飞临走时看向自己那充满了鄙视和愤怒的眼神,他的心又提了起来,说道:“范书记,是这样的,我和邻居家在房基地上有那么点纠纷,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这么一件小事把省委常委、省纠风办主任刘飞给惹来了,他今天到了我们郭山镇,说要撤了我的职,并且让我向你亲自汇报,还让我把房子给拆了!还说8天之后要在我们郭山镇开现场会,范书记,你这次可得帮帮我啊,否则我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范德彪听完之后,脸色刷的一下便沉了下来,对于何刚侵占邻居家房基地的事情他是知道的,也是他指使县法院和信访办对于赵老六的上告不予理睬的,但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么一件小事,竟然把刘飞给惹来了!想起刘飞前些天在三江市的表现,他的眉头不由得紧紧的皱了起来。自己在苍云县的所作所为虽然十分隐蔽,但是毕竟这是事实,尤其是自己买官卖官的事情更是搞得风风火火,用日进斗金来形容也不过分,他已经喜欢上这种纸醉金mí的生活了。而何刚就是自己卖出去的一个官之一,他现在最担心的不是何刚,而是刘飞。他担心刘飞借着何刚的事情,顺藤摸瓜抓到自己的身上。尤其是刘飞还有省委常委这么一个身份,那可是省里的领导,自己根本斗不过对方。想到这里,他可是真的坐不住了,一边站起身来一边对着电话那头的何刚说道:“何刚啊,我看这件事情就先按照刘飞的意思办吧!你就先停职吧,以免牵连更多!你的职务问题,我会尽量帮你周旋的,刘飞毕竟是省里的领带,不可能总是把目光注视在咱们这里,等这阵子风头过去,我会给你调动一下,去别的地方任职,也就没什么事情了,不过我可得警告你一句,何刚啊,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应该知道吧?”

    听到范德彪的表态,何刚心里又踏实了许多,连忙说道:“知道,知道!范书记您放心吧,我何刚永远为您马首是瞻!”

    范德彪点点头:“行了,那你就先按照刘飞的意思去办吧,注意,一定要严格按照刘飞的意思去办,该拆的拆,该赔的赔,你已经捞了那么多了,就别在那么吝啬了,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引起刘飞的注意,否则就算是我也不会放过你的。”说道最后,范德彪几乎是声色俱厉的警告了。

    何刚连忙表态没有问题。

    挂断电话之后,范德彪盘算了一下,心想刘飞要在自己的地盘上召开现场会,这绝对是赤*luǒ*luǒ的打自己脸的行为,但是自己只是一个县委书记,对于刘飞是没有什么抵抗力的,人家说要召开,自己只能迎着,但是刘飞召开现场会的目的是什么呢?是只为了何刚这一件事情还是为了别的什么事情?不行,为了掩盖自己买官卖官的行为,对于刘飞的举动自己不得不防,但是怎么防呢?光靠自己是绝对不行的!只能依靠自己的靠山三江市市长付成。但是依靠什么去说服付成?付成可是一个十分精明的官员,跟他是绝对不能说出实情的,付成用自己是用自己在苍云县积累下来的人脉和对苍云县的绝对掌控力,在加上自己对付成年轻急于出政绩这种心思早已摸得透透的,付成想要出政绩,那么自己就做政绩给他看,为他长脸。

    盘算了一会,范德彪最后还是决定利用付成和刘飞之间存在的那丝矛盾。因为范德彪知道三江市纠风办主任是付成的人,而上次刘飞在建业大酒店召开现场办公会议的时候更是联合唐烈狠狠的打了付成的脸,以范德彪对付成的了解他断定付成肯定会把这件事情记在心上的,找时间肯定会找回来。想到这里,范德彪拿出手机拨通了付成的电话:“付市长,我是小范啊!”

    范德彪也是50来岁的人了,却在40左右的付成的面前称自己为小范,可谓是做足了姿态。

    付成此刻正在看文件呢,接到范德彪的电话听到他那谦恭的语气便笑了,他对于范德彪这个手下还是比较器重的,因为他会办事,懂得为领导着想,而且很有能力,便笑着说道:“小范啊,有什么事情吗?”

    范德彪沉声说道:“付市长,我说一件事情,您可先别生气。”

    付成一愣:“你说吧。”

    “付市长,刘飞要来我们苍云县郭山镇去开全省纠风系统现场办公会,原因是郭山镇镇长何刚侵占了邻居家的房基地。付市长,您说说,刘飞可是一个省领导,为了这么一点小事就召开办公会议,值得吗?我认为他这根本就不是为了召开什么会议,他这是在向您挑衅啊!刘飞的手也伸得太长了吧,就算何刚有些问题,我们苍云县自己内部处理就行了,刘飞还非得上纲上线的,这不明摆着是拿我们苍云县开刀吗?谁不知道我范德彪是您的人啊,刘飞他这根本就是不把您放在眼里嘛!”

    付成听完之后,顿时脸色便沉了下来。他没有想到,距离刘飞整顿三江市纠风办还没有多长时间呢,刘飞居然再次把手伸到了自己的地盘上来,而且还是自己最为得意的一个地盘苍云县,要知道,苍云县可是自己树立的三个小康示范县之一,那可是整个三江市的脸面,也是自己的脸面。刘飞那苍云县开刀,也就是向自己挑衅啊!一瞬间,付成的怒火便顶了起来!他冷冷的说道:“嗯,这件事情我知道了。你放心吧,8天后的现场办公会我也会去的,我倒是要看看,刘飞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而刘飞从胡嫂饭庄出来后,先让孙宏伟在镇上找了一辆车把明水村的村长和村支书送回了明水村,并拿出随身携带的1000多块钱jiāo给孙宏伟,让孙宏伟到明水村后jiāo给赵老六,然后他则让黑子开车围绕着整个郭山镇四处转悠了起来。越转刘飞的脸色越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