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章节目录第1273章谁中了谁的圈套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听完刘飞的话之后,谢雨欣也愤怒的说道:“刘飞,那咱们明天就去郭山镇吧,郭山镇的那些干部们也太不像话了!”

    刘飞轻轻的摆摆手说道:“不用着急,郭山镇去肯定是要去的,不过得过几天开现场会的时候去。否则到时候现场会就出不来效果了!”

    谢雨欣轻轻的点点头:“行,就按你说的办吧!等你开现场会的时候,我会进行现场报道的。”

    刘飞笑着点点头。

    刘飞并不知道,几天后郭山镇那场小小的现场会已经引起了省委大佬的重视。

    不管是付成也好,胡志峰也好,都向杜明毅和石振强汇报了这件事情,因为现在这两位大佬对刘飞做出的每一个重大的举措也全都感兴趣起来,尤其是杜明毅,他现在已经开始研究起刘飞来,因为他隐隐有一种感觉,刘飞的存在对自己来说不仅仅是一种巨大的威胁,而且甚至有可能搅luàn整个三江省原本十分平衡的势力布局,如果到时候刘飞真的能够在三江省站稳脚跟甚至是以一个小小的纠风办主任就和自己与石振强等人鼎足而立,那自己可是没脸在回去面对曾系内部的各位大佬了,尤其是自己在刘飞来三江省之前,曾经说出过大话,自己一定会在三江省把刘飞压得死死的,让他没有翻身的机会!所以在经过上次被刘飞造势、借势bī的不得不在成立信息处的资金上签字的时候,他对于刘飞的警惕已经提升到了很高的级别,对于刘飞的各种举措都让手下关注起来并及时汇报,以便自己能够随时了解刘飞的动作,判断出刘飞的战略意图,及早做出防范!

    此刻,杜明毅家中,听完付成的回报之后,杜明毅轻轻的皱起眉头,问道:“付成啊,你认为刘飞此次在郭山镇召开现场会是偶然呢,还是有什么战略意图呢?”

    付成也轻轻的摇摇头说道:“杜省长,如果说是有什么战略意图,我看却未必,就算刘飞在怎么厉害,在一个小小的乡镇里他还能掀出什么làng花出来,不过我也不会对刘飞轻松,他不是想要在郭山镇发飙吗?那我也带人去郭山镇,我要抢在刘飞的前面发飙,让他满腔的愤怒无处可发。他总不能重复我说的话吧!从现在开始,只要刘飞在我三江市内,我就让他处处受到掣肘,绝对不会在给他一次像三江市纠风办那样的机会。”

    杜明毅点点头:“嗯,很好,你这样做是对的。在战略上轻松敌人,在战术上重视敌人,这是我们采取的方针之一。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你和刘飞都非常聪明,但是刘飞的厉害之处在于总是能够从你意想不到的角度出手,所以你对他却不得不防,必须让下面的人做好完全的准备,不能给刘飞寻找到一丝一毫出手的机会,防止刘飞chōu丝剥茧一点带线的进攻。”

    付成点点头说道:“好的,杜省长,您放心吧。我回去马上布置。”

    胡志峰那边也把刘飞准备在郭山镇召开现场办公会的事情通过石振强的秘书陈川汇报给了石振强,石振强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并没有做出什么太大的反应,只是轻轻的点点头说道:“陈川啊,你让下面的人关注着几天后的现场会就可以了,看看刘飞纠结怎么做,这小子现在做事越来越稳重了!”

    陈川就是一愣:“石书记,这句话怎么讲?我看刘飞前段时间不是直接在全省纠风系统大会上发飙了吗?您怎么反而说他稳重呢?”

    石振强淡淡一笑说道:“陈川啊,这我可得批评你了,我不是跟你说过吗?要看一个人,不能只看他眼前的行为,要把这个人每一个细节的动作都串联起来,刘飞在全省纠风系统大会上看似发飙,实则早有预谋,他在发飙之前已经酝酿好了一系列造势、借势的行动,甚至是大会之后也是步步为营,才营造出一个bī得我和杜省长同时签字的局面。但是这次刘飞在郭山镇再次召开现场会,我看绝对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其实这个地方你没有当过大领导可能想不到,这也不怪你,我之所以说刘飞现在办事稳重,就是因为他这次出招没有选择在各个省市级部门,而是选择在了一个小小的郭山镇,道理非常简单,刘飞这次出招算是继上次路北区中学之后第二次出招,如果刘飞要是把出招的地点放在省里或者市里,这些地方势力错综复杂,刘飞一不小心就有可能得罪很多人,而他又新到三江省不久,那样做虽然能够树立起自己的威信,但是却得罪了别人,尤其是有可能得罪到市委常委或者是省委常委级别的人物,这样做得不偿失!而现在刘飞把出招地点选在在了苍云县郭山镇,这一方面说明他现在正在努力的推进省纠风办的工作,给上上下下盯着他的人一个jiāo代,另一方面他从下面的乡镇入手,各方面对他阻力就会小很多,就算得罪了人,得罪人的级别刘飞也不会放在眼中,因为乡镇级或县处级的那些人还不能对刘飞形成威胁或者掣肘。所以,很多人会鄙视刘飞,说刘飞着眼点太低,实则这恰恰是刘飞经过深思熟虑之后的结果,而这也恰恰体现出刘飞现在越来越稳重了。陈川啊,刘飞的这一点你可得好好学习学习,不管做什么事情,必须得考虑到利害关系,既要能够打出自己的气势和威风,又要不激起过分的反弹。”

    陈川听完之后,脸上露出凝重之色,缓缓的点点头说道:“是啊,石书记,我明白了,谢谢您的点拨。”

    石振强笑了笑说道:“其实只要你深入的思考一下也会想到刘飞这样做的目的的,只是我现在有些想不明白的是,刘飞既然要从乡镇入手,他如何把这个战果进行过大呢?如果他仅仅是处理了一个乡镇的镇长,这根本没有多大的影响!这才是我对刘飞的行为感兴趣的原因,陈川啊,你也仔细的观察一下,看看刘飞后面怎么出招,这些对你日后主政一方都是有好处的。”

    陈川连忙点头称是,心中一阵激动。

    时间,就像无情的妓*女一般,不管你愿意不愿意,她总是在不停的向“钱”推进,才不会管你是谁!转眼之间,刘飞离开郭山镇7天之后,整个苍云县迎来了准备参加现场会的省纠风系统的同志们,这些都是距离苍云县比较远的地市的领导们。自从刘飞在干部大会上发飙之后,每个人对于开会的各种纪律全都引起了足够的重视,大家都知道,新来的纠风办主任可是一个强势的人物,没有人敢在次挑战刘飞的底线,包括上次没有来的几个地市的纠风办主任和副主任,这次更是提前2天就赶过来了,生怕迟到了。

    而刘飞也在开会的前一天晚上悄然抵达了郭山镇,找了一家看起来还算干净的旅店住了下来!

    第二天一大早6点半点钟,刘飞便起床了,和黑子一起向明水村赶去,在7点多一点,便赶到了明水村,此刻,明水村的村长和村支书早已经在赵老六家门口等候刘飞多时了,看到刘飞过来了,村支书连忙跑了过来,给刘飞打开车门等刘飞走下来后问道:“刘主任,咱们在哪里开会啊?我现在去准备一下。”

    刘飞摆摆手说道:“不用咱们就在赵老六家开吧,你们去多搬一些凳子来就行。”

    说完,刘飞让孙宏伟指挥着村长和村支书等人开始筹备会议用品,而他则和谢雨欣一起从后备箱内拿出一堆的学习用品、米、面等东西走进了赵老六家的小房内。

    赵老六看到刘飞和谢雨欣又来了,脸上露出惊讶之色,尤其是看到刘飞和谢雨欣手中拿着的东西的时候,更是感动的热泪盈眶,他在床上噗通一声给刘飞跪了下去老泪纵横的说道:“刘主任,谢谢您了,这次何刚终于把侵占我们家的房子给拆了,他还说要帮我们家盖房,并且赔偿了我们5000块钱!”

    刘飞连忙走过去扶起赵老六说道:“赵老哥,你就别客气了,这些是我应该做的,何刚是我主管的干部,我的下面出现这样的干部,我应该向你道歉才对,跟你说个事情,今天我想借你家开一个现场会,你看成不?”

    “成!当然成!我们家都是您帮我要回来的,您做什么都成!”赵老六连忙说道。

    刘飞点点头没有说话,赵老六那激动的眼神让他感觉到了一丝丝震撼!这是多么朴实的百姓啊,可为什么总是有些人非得要欺负这些朴实的百姓呢!

    就在刘飞和孙宏伟在赵老六家忙碌的时候,整个郭山镇都已经热闹起来,在郭山镇通往明水村的道路上,省纠风办以及各地纠风办的干部们坐着一长溜的小轿车缓缓的行驶在坑坑洼洼的土路上!而在他们身后,则是四辆大巴车拉着三江市市委、市政fǔ、市人大以及市政协四套班子的主要领导,自从郭山镇下了柏油路之后,大巴车便开始颠簸起来,颠簸的这些领导全都皱起了眉头。

    市委那辆车上,三江市市委书记唐烈更是眉头紧皱。只是在他那紧皱的眉头之下,隐隐还透露出一丝兴奋。他突然发现,刘飞真的很厉害。

    市政fǔ那辆车上,付成却开始隐隐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太妙了,他感觉到,自己好像又钻入了刘飞的圈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