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章节目录第1344章三江省的水真深啊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老大,这似乎不太可能?怎么可能有人提前那么长时间就布好局了呢?”黑子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刘飞苦笑着说道:“其实我也是猜的,不过我真的希望不是这样,因为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个对手那就实在是太可怕了!黑子,你还记得当年我在东宁市的时候,为了搞定张八女之时所布的局了吗?”

    黑子轻轻点点头说道:“记得,当初你猜到自己有可能要去东宁市之后,为了对付张八女,提前了好长时间就把死胖子给弄去了东宁市,隐姓埋名化名为贾明成为张八女的八大悍将之一,这步棋的真正威力最终在针对张八女收官之战中得到了充分的发挥,张八女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这就是暗棋的作用!”

    刘飞听完之后苦笑着说道:“没错!这就是布局的功能,如果我的分析是正确的,也就是说,刘朝辉是一个甚至多个势力针对我来三江省进行的布局,那么这一手可就够我喝一壶的了,别的不说,我要来三江省这个消息恐怕在去年七八月份的时候,就已经有人可以猜到了,如果那个时候他们猜到了信息,然后等到进一步确认这个消息之后,他们便开始针对我进行布局,那么你说,我的处境有多危险?”

    黑子点点头,脸色也严峻了起来:“是啊,老大,如果刘朝辉是对方针对你进行的布局的话,那么这个布局恐怕也仅仅是对方布局中的一个很小的部分,对方的目的只是为了让你们刘家内斗起来,或者是尽力削弱你和刘家在三江省的影响力,那么为了把你赶出三江省,对方的后招恐怕不会少的,因为没有人会把真正的杀招一开始就用出来的,而刘朝辉恐怕只能算是一盘开胃菜而已!”

    刘飞苦笑着点点头:“是啊,这一点也正是我最担心的问题。如果对方真的这么恐怖,那他的智商至少不比我差,我真的不希望这个人就是付成啊!我清楚的记得,在我离开东宁市要前往三江省的时候,曹晋阳曾经提醒过我,说是付成绝对是一个要值得重视的对手,但是到现在为止,我并没有看到付成表现有多优秀,但是从之前两次账本被烧的事件又可以看出,付成至少与第一次账本被烧事件脱不开关系,不知道到底是曹晋阳忽悠了我,还是付成在玩装傻充愣、大智若愚的把戏,不过有一点我现在是真正的体验到了,这三江省的水,真的好深好深啊!你看着,恐怕过一会刘朝辉的老婆该找我来了!”

    刘飞的话音刚落,他的房门便砰砰砰的响了起来,一个急促的女声在外面响了起来:“刘飞,你给我起来,你现在居然还有心情睡觉啊,你这个白眼狼!”

    刘飞听到这个声音,不由得苦笑着摇摇头,冲着黑子点点头,黑子站起身来走到门口打开了房门。

    房门一开,一个留着卷发身香水味颇浓的浓妆艳抹的女人便从外面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对方只是看了黑子一眼,便直接将他忽视了,直奔房间里面的刘飞冲了过来,来到刘飞身边之后,立刻指着刘飞的鼻子大声骂道:“刘飞,你这个烂人,居然苦心积虑的把刘朝辉给双规了,你到底安的什么心?难道你还记恨着当年你认祖归宗的时候他对你的鄙视不成?难道你的心胸就这样的狭小吗?”

    看到眼前这个怒气冲冲浓妆艳抹的女人,刘飞的脸色十分平淡,“晓燕,我只问你一件事,刘朝辉诬陷张金成,强迫张金成的妻子跟他床的事情你知道不知道?”

    对面的女人正是刘朝辉的妻子李晓燕,李晓燕听到刘飞的话之后,脸色一暗:“知道。”说完之后,李晓燕随后便立刻醒悟过来,想起今天的目的,她立刻改口说道:“就算我知道这件事情又怎么样,张金成不过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白了,他媳妇死就死了,那又怎么样?又不是刘朝辉杀的,也用不到让刘朝辉偿命,更用不到把刘朝辉双规了?”

    刘飞听完之后突然狠狠一拍桌子怒声说道:“李晓燕,你说得倒是轻巧,普通老百姓一条命难道不是一条命吗?难道你和刘朝辉的命比普通老百姓还金贵吗?我告诉你,你和刘朝辉的观念全都大错特错了,在我看来,不管是普通老百姓也好,像你们这样的官二代、富二代也罢!大家都是平等的,不管是谁犯法都应该受到法律的严惩!尤其是刘朝辉,身为我们刘家之人,更应该克己奉公,遵纪守法,可是他是怎么做的?贪污受贿1000多万元啊,还涉及多项权钱交易、权色交易,难道你敢说,刘朝辉发展到今天这里面就没有你的作用吗?你看看你身穿的、戴的都是些什么东西?你手挎着的是手包是香奈儿今年最新款的限量版,售价10万人民币,在看看你脖子戴着的钻石项链,那个是从今年3月份的香港拍卖会拍卖过来的,花了400多万人民币!你说说,你这钱哪里来的?还不是刘朝辉贪污受贿来的吗?不然哪里有钱供你这样花钱!现在出事了知道找我了,早你干嘛去了?”

    听完刘飞的话之后,李晓燕先是一阵沉默,随后突然把手包摘下来狠狠的摔在地,然后又从脖子摘下项链来狠狠的摔在地歇斯底里的声泪俱下的说道:“是,刘飞,我李晓燕是一个爱慕虚荣的人,但是我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还不都是刘朝辉的功劳吗?你可知道,自从去年月份之后,一向每天都按时回家的刘朝辉就开始经常不回家了,即便是偶然回家一次也是满身的酒气,满身的香水味,谁知道他去哪个狐狸精哪里鬼混去了!而且他这个人对我也越来越没兴趣了,他只知道弄来钱之后就交给我,其他的,什么我都看不到啊!我是女人啊,我要的不是钱,是男人啊,是男人的爱啊!但是刘朝辉呢,整天在外面鬼混,女人、喝酒,我能怎么办?为了能够挽留住他的心,我能怎么办?我不是只能尽量打扮我自己,打扮得跟狐狸精一样,但是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姿色很一般,我能比得那些狐狸精吗?但是我只能拼命的去打扮自己,去挽回刘朝辉的心!可是你知道吗?自从去年10月份到现在,整整7个多月的时间啊,刘朝辉一共跟我了2次床!两次啊!你知道吗?我们德仓市市政府高层所在的小区被成为什么吗?”

    刘飞一愣,没有说话。

    这时,李晓燕满脸幽怨的说道:“我们这边的小区被成为寡妇村啊!几乎这里面一半以家里的男人整月整月的不着家啊,他们夜夜在外面开垦处女地,而家里的地,早就荒了啊!刘飞,你说,刘朝辉混成今天这个样子,能光愿我一个女人吗?”

    刘飞听完之后,心中就是一阵吃惊,从刚才李晓燕所说的话中,他敏感的意识到,刘朝辉的确是从去年月份左右开始发生变化的,而到了去年10月份以后,就更加变本加厉的堕落了,而李晓燕所说的市政府高层小区竟然被成为寡妇村,这问题可就严重了,这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德仓市市政府层面,存在着严重的问题,尤其是在一些领导身!难道刘朝辉的堕落,和德仓市的大环境有关系吗?”想到这里,刘飞的眉头便皱了起来。

    这时,李晓燕抹了一把眼泪,抽泣着说道:“刘飞,不管怎么说,就算他刘朝辉在怎么王八蛋,担他总是我的老公啊,也是你的堂弟,他出了事情你得帮他遮掩着不是,为什么你非得把他往死里整呢?”

    刘飞听完之后,只是挥了挥手说道:“晓燕,你走,我告诉你,刘朝辉这个案子是我牵头办的,我是绝对不会以权谋私的,而且我还会秉公执法,还张金成一家一共公道!还德仓市一片晴朗的天空!”

    李晓燕听完之后,顿时瞪大了眼睛愤怒的看着刘飞:“刘飞,难道你就一点都不念兄弟之情吗?”

    刘飞冷冷的说道:“我说过,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刘朝辉身为刘家子弟知法犯法,更是难以容忍!”

    “好,算你狠!既然你不帮忙,我找公公去!”说完,李晓燕转身摔门而去。不过他刚走出去没有几步,又走了回来,把项链和手包又捡了起来,狠狠瞪了刘飞一眼才离开。

    等李晓燕走出去之后,刘飞仰面靠在床头,久久没有出声。

    良久之后,他才长叹一声:“官场凶险啊,处处都是地雷,可怜的刘朝辉,你为什么就不能洁身自好呢?你是我的堂弟啊,你以为我亲自办了你我心里就好受吗?毕竟我们之间有血缘关系啊!但是你所犯之罪,已经天理难容,如果我放过你,别人又怎么会放过我,放过我们刘家呢?即使我不拿下你,你最终的结局也比现在好不到哪里去,从我到三江省的那一天起,你的结局便已经被人给安排好了!三江省的水,真深啊!到底是谁安排了这一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