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章节目录第1361章唐烈浮出水面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过了足足有半个小时刘朝辉手中的烟已经抽完了第三根之后,才猛的抬起头来说道:“好,刘飞,我不得不承认,你是一个出色的说客我真没想到,我的一念之贪竟然差点给咱们刘家带来灭顶之灾,恐怕是真的有人在阴谋算计我们刘家了我的事情,等你离开之后我会跟纪委的同志们坦白的,争取宽大处理,至于拉我下水的人,刘飞,跟你说句实在话,我根本不知道到底是谁我接触比较多的人有2个,一个是建业大酒店的老板李建业,一个是国华钢厂的董事长赵明轩,而我之所以会继续保持贪污、权钱交易甚至是权色交易,甚至是张金成的事情,这一切都是有人在后面逼我的而真正的原因是因为我曾经参与了一次集体性的所谓的上流社会的聚会活动,那次聚会上,大家都很放得开,发生了群P事件,而我则尤为奔放,那次聚会的照片和视频不知道是被谁拍下来了,然后就用把这个曝光威胁我,说如果我不按照他们的要求去做,他们就会把这个视频和照片曝光,让咱们刘家彻底把脸丢光,逼得我不得不一错再错,为了维护咱们刘家的信誉,我只能一步一步的跟着对方走下去,刘飞,你不知道,自从那次事件之后,我就后悔了,我每天都活在煎熬里只是一开始,对方的条件并不过分,只是让我参与到权钱交易之中,甚至是权色交易,为他们办事,没有想到,对方的要求越来越过分,但是那个时候,我却已经很难在走下他们的那辆车了,只能深一脚浅一脚的跟着走下去,说实在的,从他们让我对张金成家下手开始,我就知道我早晚有这么一天的,只是我也不甘心,我也想调查出到底是谁在幕后暗算我,所以,我一面和对方虚以委蛇,一边在暗中调查,就在我快要追查到线索的时候,却被你给双规起来这也是我为什么特别恨你的原因刘飞,答应我,一定要帮我找出那个阴我暗算我之人”

    刘飞听完之后,对于刘朝辉的事情看得清楚了,刘朝辉的的确确没有辱没了刘家子弟这个名声,虽然被人陷害利用,但是却也算是一条汉子,他轻轻的点点头说道:“你的条件不用说我也一直在做的我也正在查到底是谁把你拉下水的,而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陷害大伯的幕后主事者,就是他想要把我们刘家陷入到危机之中,我绝对不会放过这个人的你查出来的线索到底是什么?”

    刘朝辉苦笑着说道:“刘飞,说出来你也许不相信,我之所以和李建业与赵明轩认识,是因为三江市市委记唐烈的介绍,我后来调查的时候,发现我被对方抓住线索的那个地方,最开始的时候是赵明轩和李建业他们带我去的,以前和他们一起去的时候从来没有出过事,唯独那次我单独去了,就出事了我怀疑他们两个,但是却找不到证据然后我又秘密的调查了一下唐烈,发现他这个人隐藏的特别深,而他和付成之间的关系,也并不是像外面表现出来和传闻的那样水火不容,他们两个人每隔一个月都会在我去的那家会所内聚会一次,这一点让我十分不解”

    听完刘朝辉的话之后,刘飞的后脊背一下子就凉了起来

    唐烈和刘朝辉竟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种关系?他们每个月都会聚会一次?他们要讨论什么问题?工作问题吗?常委会上就可以讨论了,记办公会上也行,为什么却要偏偏的跑到会所内去聚会?

    一时之间,刘飞陷入了深思之中他自从来到三江省之后就知道三江省水很深,尤其是在一开始的时候, 他就感觉到唐烈被付成压抑得很厉害,所以在和唐烈关系的处理上,他一直都是以拉拢为主,拉拢唐烈,打压付成,目的是为了通过唐烈的手对三江市能够有一丝控制权,而和唐烈结盟,也可以让自己在省委常委会上不至于太过于被动和孤单不过如果唐烈和付成之间关系密切的话,那么不仅自己的拉拢分化政策没有成功,反而会成为对方的笑柄,甚至是让对方把自己看得清清楚楚

    所以思考良久之后,刘飞抬起头来看向刘朝辉说道:“刘朝辉,你认为拉拢你下水的幕后黑手到底是谁?”

    刘朝辉苦笑着说道:“刘飞,其实如果在给我一段时间我或许会查出来,但是现在查不出来了就连每次给我打电话的那个人在给我打电话之前也是使用变声装置的,根本听不出对方真实声音,不过我敢肯定,我被拉下水和唐烈、李建业、赵明轩三人肯定脱离不了干系但是到底是谁我却无法下定论他们三人都有可能是幕后的指使者或者是执行者”

    刘飞听完之后,也只能苦笑了三个人,一个市委记,一个手眼通天的级商人,一个是国有企业钢厂的董事长,要查这三人,岂是那么容易的不过这却也让刘飞意识到,三江省的水真的很深

    从刘朝辉那里走出来的时候,刘飞笑着把两张建业大酒店的贵宾卡送给了两个纪委的人:“二位,这两张卡可以在建业大酒店内使用一年住宿免费,用餐半价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让二位等到这么晚真是辛苦了”

    两个人一开始还想推辞,刘飞却笑着说道:“二位,你们也别推辞了,要不就是看不起我了,一会你们就进去和刘朝辉谈,我已经把他给劝通了,他会全面交代自己的问题的,还希望二位对他多多照顾一下,别让他受苦了毕竟,他是我的兄弟”

    听刘飞这么说,两人也就不再推辞了

    刘飞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5点左右了,他一觉睡到中午,吃过午饭之后,孙宏伟的电话便打了过来:“老板,您现在方便吗?我有事向您汇报”

    刘飞正想去国华钢厂呢,却没想到孙宏伟要来见自己,便说道:“好,那你来我家,我在家等你”

    半个小时之后,孙宏伟出现在刘飞家中

    他从背包中拿出厚厚的一叠复印件放在桌面上说道:“老板,您看,这些资料是我们从国华钢厂的那些账本中整理出来的,主要是分三大部分,其中国华钢厂采购总量最大的分别是铁矿石、煤炭和机械设备,铁矿石这块,国华钢厂的铁矿石主要是从河口的代理商东明贸易公司来进货的,东明贸易公司的老板叫王振强,他们每年的交易量都很大,而让我不解的是,国华钢厂的进货量远远大于他们所需求的数量,而机械设备很多都是几套几套的一起进,虽然每一单看起来都没有问题,但是综合到一起却感觉这些设备有些是重复的,比如这套高温炼钢炉,他们分6次进口了18套,而根据我的了解,他们真正使用的只有5套,而另外的13套根本就没有使用,在整个厂区也找不到这13套高炉设备,虽然这些设备的价格和市场价持平,但是多出来的这些设备却在国华钢厂内找不到,所以我认为,国华钢厂这里存在的问题很大冶炼设备这块是从德国进口的,是一个叫茂源进出口有限公司的代理商提供的,老板名字叫马涛,分公司就设在三江市,不过煤炭采购这里,倒是没有什么问题,国华钢厂的煤炭是从三江市几个不同的煤炭代理商进货的,价格也差不多,和市场价格持平”

    刘飞点点头:‘嗯,那这样,你立刻可靠的人去这两家公司去找这家公司的老板谈一谈,看看能不能从他们那里进行突破不过我估计希望不大,现在国华钢厂既然敢让我们查账,就说明他们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恐怕这两个老板都不在那里,不过咱们也不能干等着,如果找不到这两个人,你们尽量和这两家公司的其他人聊聊,看能不能找到一丝线索”

    孙宏伟连忙站起身来就要走,这时诸葛丰笑着问道:“宏伟,把煤炭那堆资料给我看看”

    孙宏伟早已经分门别类的分好了,所以十分快的从桌子上拿起一叠文件递给诸葛丰

    诸葛丰看完之后,笑着说道:“老板,我看您得亲自出去一趟了”

    刘飞一愣,问道:“为什么?”

    诸葛丰说道:“老板,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恐怕对方不会给咱们任何机会去找到王振强和马涛的,而这些煤炭代理公司国华钢厂方面并不担心,因为这些煤炭代理公司的老板全都是假的,三江市所有大型煤炭代理公司只有一个老板,那就是常九”

    “常九?”刘飞不由得皱起眉头

    “对,就是常九我有一个亲戚跟着常九手下干,他就是常九手下一个煤炭代理公司的管理层,我是听他说的而很显然,国华钢厂方面认为咱们根本无法从常九那里找到突破口的”诸葛丰满脸苦笑着说道

    刘飞双眼中露出两团寒芒,现在,唯一能够从国华钢厂打开缺口的线索只有常九了,这个机会他是绝对不会放过的他冷笑着说道:“好,那我就再去会一会常九看来,这个常九还真是无处不在啊”